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未亡之痛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31 2019.03.27 17:11

  “这么晚回来怎么不早点去休息?”仓库的门口,艾莉娅关切地问他。“排名赛这么快就完了?”

  “抱歉,打扰你休息了。”洛恩在打开成捆的干草,似乎是希望用来铺成一个松软的垫子,“这次的比赛就是寻找标的物而已,挺简单的,但因为赛制的规定,我们还不知道成绩,三天之后去看榜。劳烦把仓库门先关起来一下,冷风吹会冻着的。”

  “……啊,好的。”这小子也知道体贴人嘛。艾莉娅先把仓库的门关上了,这会并没有什么睡意,尽管明天还要开店,但是既然洛恩回来了,就想听听他在比赛之中的见闻和趣事,比如这次又遇到老对手了没。

  “带给你的鹿腿肉,明天可以给烤来吃吗?”放下手里的干草,先将礼物/猎物献给大宅的女主人。

  “没问题啊,只要你有胃口。”老板娘接过那条鹿腿,开心地笑了,“家有御用猎人真是好,还是全国排名前三的。”

  洛恩没有接话,这才卸下自己的箭袋,箭袋里已经只剩下一两支箭矢,虽然魔法便携行囊里还有备用的,猎人们依然会使用箭袋这样更加方便的老习惯。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从箭袋里小心翼翼地抖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来,放在了干草垛上。

  要是一般富人家的大小姐,恐怕尖叫声早就突破房顶了,好歹因为弟弟是猎人,自己又是个厨娘,对于洛恩带回来的稀奇古怪的猎物早就习以为常,艾莉娅是倒抽一口凉气,好歹也迅速镇定心神,指着干草垛上此刻全长超不过前臂加手掌长度的奇怪物体问:“这……也是你的猎物?”

  洛恩点点头,回答姐姐的问话:“猎物……勉强算吧,森林里捡来的。”

  一听捡来的,艾莉娅不禁微微皱眉,这难道是猎人们通有的习惯么:“真是的,你以前捡些阿猫阿狗也就罢,前些年捡了个贵客我也认了,这次又捡些奇怪的东西……”

  “因为没见过所以才捡回来,想让你见识见识新鲜东西。”他的逻辑可真是……只能用神奇来形容。“再说捡来……我也是长者卡布从红树林捡回来的~~”

  “所以说这个到底……好像螳螂哦。”可是螳螂穿铠甲的吗?是稀有品种吗?能卖个好价钱吗?还有机会活蹦乱跳不——身为商人的艾莉娅立刻开动脑筋停不下来。

  “能做菜么?”弟弟的需求这么低,让姐姐不得不白了他一眼,有点追求好吗。

  “油炸蚱蜢、蚕蛹之类昆虫料理的我做过。想来炸过的味道,昆虫的味道都差不去太多,香喷喷的蛋白质是没跑的。怎么,想尝试一下?”

  大概是衡量了一下此刻视觉上看起来不够装一盘,原大的又没法处理,猎人思考后还是放弃了油炸:

  “呃……算了,还是烤鹿排吧。”

  “这玩意不知道送到海底餐车,师匠她收不收。”艾莉娅一边观察这“猎物”,一边注意洛恩的神色犹豫和复杂,大胆地拎起这昆虫的一只胳膊,似乎没有反应,她觉得自己应该追问一下:“看你的动作,这东西……应该没死透吧。”

  猎人没有立即回话,也许他担心的正是这一点。拿出腰间小包里的一片树叶,默念了某个短语,从指间到树叶出现了微微的绿光,艾莉娅明白,那是一种简单的德鲁伊法术,抱养洛恩的德鲁伊老人教给他的,说来说去也只会几个少数的德鲁伊简易法术。“‘滋养’还有效果,说明就没死透。”

  家主姐姐“啧啧”了两声表示遗憾:“可惜,餐车又少了一项罕见的食材。你是在比赛的时候捡到的?”

  “没错,昨晚上打雷,在一个山洞附近发现的。”

  “被闪电劈了还能活?那可真命大。”能驾驭雷电随心所欲,甩闪电链如同甩长鞭的,指哪打哪,一般是能够与元素交流并获得无伤庇佑的萨满祭司;或者有着特定防御魔法的法师,再或者是带着某些避雷道具的普通人,真被劈中了还能存活的例子,她没听说过。不过从这个昆虫人形身上焦黑的斑驳看来,的确也是被劈中过。天,这得生得如何坚韧,才能逃过这般大劫。“你打算怎么处理?当宠物养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

  艾莉娅了解弟弟的心思,他想养。哎,这些猎人们呀,看到有意思的宠物或者感兴趣的野兽就想驯养,跟同行们互相晒来晒去比收藏,若不是猎人公会跟法师公会沟通到位,就凭这朝三暮四的花心劲头,家里没庄园的简直想都不要想。

  “若你坚持,我也没有太大的意见……”

  弟弟抬手做了个“停”的手势,希望姐姐谨慎做出决定:“等等,姐,你得听我说完。这家伙的原大尺寸不是这样的,你看到的不过是维克多给我的魔法道具‘缩小魔杖’所达成的效果,它的实际个头得超过两米。”

  “吓?!”披在身上的毛皮大衣差点掉地上。

  “嗯。我很好奇它是怎样的生物……所以才弄回来的。”

  “不用给我多解释,反正家里我做主,你想养就养,只要别给大家闯祸就行。”她是个很开明的家主。“但如果确认这个东西是文明开化的生物,那恐怕就报官比较好,免得我家本来一片好心,却落得一个非法囚禁的罪名。”

  “谢谢……但是我首先需要你帮我准备一下……”

  “需要什么尽管说。”我们姐弟还有什么见外的。

  “……极为坚固的镣铐,还有锁链。”不需要故作神秘,洛恩掰了三个指头,“一间没人打扰的地下室。”

  “……我明个去买。”艾莉娅认真地看着她家的猎人,点头,迅速意会。瞥一眼看这家伙还没有恢复原大的尺寸,先放在地下室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家里从来没有举办过什么可疑的派对,因此那种特殊嗜好的道具(镣铐和锁链)的确没有,说来一般除了猎人公会也不怎么有贩售的地方,公然去买估计又有点可疑,也许得另托别人才行。“地下室的钥匙?回房间我给你。”

  迷失的英杰做了一个极为糟糕的梦,梦里的一切都仿佛在暗示它将步入无尽的黑暗。

  在琥珀里封存许久,身心协调状况并没有立刻恢复到全盛时期。好不容易醒来,回到这个充满新鲜空气与灿烂阳光、绿色生机的鲜活世界,为了挽救国家遭遇的命运,排除潜在的危险,它与其它同僚一起领受了来自圣树、议会和皇廷的特别敕命,作为整个皇国的精英,踏上寻找树种和敌人、还有真相的旅程。

  女皇米柯艾夏不轻言战争,并非因为它年幼和胆怯,有着魔网之主恒久智慧的皇廷主人明白,同时惹恼整个世界对自己的族群毫无意义,它和其他同族一样,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找出树种的下落,与真正的敌人。所谓的,冤有头,债有主。

  凯鲁克亚并不忌讳全面的战争,作为一名战士,从战士中脱颖而出的荣耀的一族英杰,在如潮水般涌来的敌人中掀起杀戮的风暴与血色的浪潮,正是它的渴望所在。与另一位嗜好寻求血液的同僚不同的是,它的目的只为一个战士报效祖国的至高荣耀,圣树-凯希亚对它的肯定与褒奖会让它奋勇向前,死而无憾。

  这是它第一次北上到如此之远的地方,虽然想过肯定不会太过顺利,但……

  梦里所见的背影是前辈们的,本来大家都在一起飞行,渐渐地,前辈们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而天色愈发阴沉甚至晦暗,不祥的雷雨云包围了孤单的英杰,继而用可怖的电闪雷鸣,夹杂着暴雨,不断地侵袭它的身心。它想要呼喊,却被雷声无情盖过,雨水像子弹一样打在身上,翅膀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也许支撑不了多久的飞行,就会因为支撑不了己身的重量而坠落下方幽暗的深海。海里有什么?凶恶的鲨鱼,让人恶心的娜迦……总之,海水之下,等待它的只有死亡。只有拼命地往前飞,并奢望着划过天空的闪电能够为它照亮可以停留的岛屿。

  就在这时,迎面而来的闪电,它的速度无法凌驾其上——

  意识被光速夺走,就此陷入黑暗。

  喉咙像是被勒住,发不出声音来,眼睛也无法完全睁开,神智上应该是“醒来”了,但生理上遇到了极为困难的障碍——几乎动弹不得。

  果然是到了亡者的世界吧。除了自己的气若游丝之外,一切静寂无声,一切墨色浸染,一切绝望环绕。

  它第一次想要哭,第一次感到无尽的失落与悲哀——因为还没有完成使命,就这样毫无意义地死去了。虽然,在死前拼命地破坏了某处敌人的防御意图,但那不过是给自己的失败找到一丁点释然的理由而已。如果有幸被同族寻找到已经腐烂的尸骨,同族会怎样看待没有完成敕命的自己?议会会不会因为这个就剥夺了自己英杰的名号?假若落到敌人手里,敌人也只会在燃尽尸骨的火焰堆旁大声嗤笑,看,这就是与我们作对的下场。

  连死亡也无法解除耻辱与痛苦的折磨,到底哪里有可以逃避这些的容身之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