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六章 隐患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50 2019.08.05 09:15

  影华卫队官邸·拷问室——

  说起来这里也很久没有真正意味上地派上用场,于是几乎驻留卫队的一半队员都围到这里来看热闹,毕竟主君带着国王、安德烈王子和异国英杰亲临此地,那事件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加西亚国王和侄子在拷问室的安全隔间坐着,而雷诺则与卡尔利兹在关押蛇发女妖的的一侧空间站立,他们全程目击雷诺从这个昏厥的蛇妖脑子里揪出一团乌漆抹黑的污物,放进了一个透明且特殊加固并附魔的球型烧瓶里。肉眼可见,那块污物是以核状物体为中心,衍生网状枝杈的东西。

  “哪怕只是触碰一下,这种物质都会深入被接触者的躯体,探索至大脑,最后蒙蔽并操作精神。呼,希望我的卫队队员在搜查剩下线索的时候千万别鲁莽地碰到了。”

  “……最后甚至会扩散到全身,凡世的生物都会成为它的傀儡。当年奈罗图斯就是这么控制尤妮卡的。尽管现在清除它已经能够做到,但总归需要时间,以我的能力来说。”

  “那我比你好一点,这种东西排斥我的能量和魔力波纹特征,算是以恶制恶,以毒攻毒了。安德里亚,明天我要亲自过目你们带回来的那72个人,必须等到净化和调查完成才可以将其送回家中。”

  “遵命。”

  “这股邪恶的能量若真如当年克罗米娅她们散布的一样,那么附近应该会有邪树的存在?”加西亚问到。

  “肯定,”卡尔利兹点了点头,“我希望我的同伴和你们的卫队去搜索这个蛇妖的住所时足够小心谨慎,至少我离开之前是这么嘱咐过的。所以,我希望首席枢机卿阁下能与我一同启程,尽快拔掉那个试图扎根大地的恶毒之物。”

  待到他们一起到达栽植邪树树苗的地方,发现哈维让所有的卫队队员守在洞口,并没有接近,询问之下,军需官道出了红榴家猎人的警告,因此没有人擅自去触碰,听到这里,首席枢机卿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称赞哈维对猎人的警告判断正确,这的确不是普通队员能够收拾的物体。卡尔利兹则思考为什么小少爷的反应会那么激烈,难道越是弱小的生物,对潜在的危险便越是警觉?

  在处理邪树树苗的过程中,首席枢机卿将其劈成两半,她尝试与异国英杰交流一下彼此处理这邪恶之物的方式:“在我这里,我会将我的恶魔之力和魔力波纹完全淹没并复写能量特征,静置一段时间之后,会将其送到某个异空间的星球上储存,等到一切改写完毕,它的能量质地就完全转化了。”

  “在我国收集的经验中,净化奈罗图斯的遗毒并不是靠一己之力完成。首先是初代大人給予应对其能量特征的克制波纹,加上一位炼金贤者的研究,再是我自己的异能——花了万年的时间才终于得到完善的祛除方法,本质是‘邪能烧却’,将其完全净化。这点量不算大,可以当场焚烧殆尽,如果是一颗大树的话,恐怕就要花上几天的时间了。”

  “炼金贤者……难道是……”

  “嗯,您知道?”

  “呃,还是不瞎猜了……”

  最终的结果是,卡尔利兹处理的那一半最后只留下了白色的灰烬,其本质接近于木炭屑,应该烧却了能量后只剩了植物的本质残骸;而首席枢机卿那一半还在转化过程中,需要拿回去晾晒,但总的来说对于影华卫队的成员来说已经没什么害处了,她说拿回去丢到堆积坑捣碎后便可以丢到暗黑船城上噩梦花园里当肥料了。

  “这个任务比预期的复杂,我可以在您的卫队官邸写好报告书,然后枢机卿阁下赏脸签个字吗?我的后辈好拿回去到公会交差。”卡尔利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向首席枢机卿开了口,就算对方拒绝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它喜欢去碰这些看似墙壁的障碍,大概是觉得试探的过程本身就很有趣,如果试探的过程能让对方暴跳如雷那就更嗨。

  “我就不质疑你会不会写我国文字这种事了,既然能提出来的都是胸有成竹。可以,但写完之后要誊一份给我的卫队,这次事件的解决善后必须要有我卫队的一份苦劳。”总不能让民众觉得卫队近些年太平盛世就闲得只能吃白饭。

  “那是自然,感谢您的慷慨。不过我想问,这样的任务远超S级别了吧?如果来的不是我,而是我别的同僚,恐怕……结果恕难逆料。”

  “请不要随便怀疑我在任务里掺难啃的骨头,如果早知道结果是这样,根本就不会留到冒险者公会,整个帝国能够处理它的人只有我。邪树事件过去十几年,帝国境内一直没有再回报过类似的案件,这是第一桩,不知道算是你们倒霉或者幸运。你说得对,若来的不是你,此事不过是一桩普通的绑架案罢了,谁还会预见到里面有如此‘深厚’的内涵?”

  “您完美地做到了最大限度驱使异国英杰为您效力……所以,现在您心情不错了?”

  “如你所言,还真的有点不错~伟大英明的圣树凯希亚果然没有派错人选嘛。”

  首席枢机卿得意的笑容让卡尔利兹深沉地怀疑英杰来到维拉克鲁斯到底是干什么的,如果帝国官方肯协助后辈全国通缉红蝎佣兵团,查找圣树子嗣下落,估计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己方还要费心费力给明明就有些理亏的一方帮这么大的忙?一边忿忿不平,一边借办公室认真撰写报告书的牧师心头贼不爽了,本来自己没打算在帝国官方面前露面的,但是面对此世最恶的邪能,它历时万年的辛苦和医师的洁癖都不能容忍自己袖手旁观。

  安德烈王子这会没事,借口监督来客撰写报告并提供官方咨询,算是陪同凯希亚英杰在这里打发时间。

  除了正经的官方用语询问答疑,王子也不知道轻松的话题从哪里开始,暂时只能安静地观察。

  这与前些天在教堂遇到的它稍有不同,不再是一个失恋失意、多愁善感的存在,从正面接触以及觐见的流程非常熟悉,不用多想就是个朝堂常客。

  重要的是,即便初次面对令人敬畏的恶魔君主也毫无惧色,言语流畅,动作恭敬但不拘谨,自信的微笑始终挂在外交官一样专业的面孔上,不知道它为此练习过用人类拟态保持微笑这个动作有多久?

  “第一份总算快写完了……唔,小王子,即使你戴着面具,我也知道你看我视线就像看在一只稀有昆虫。真的那么感兴趣吗?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非法入境者呀~~”

  “你为你的非法入境找到了一个将功补过的意义,难道我不能为此产生一点正常的兴趣?你的底牌第一张就大到要用地渊女神作保,这可让我们没法不保持警戒。”说起稀有昆虫,在上午见识的那段时间里,安德烈是真想看看所谓螳螂妖的英杰的真身,是否像书里描绘的那么高大可怖?如果真的是,那红榴家的小猎人早就被吓跑了吧,维克多也不会安心地帮忙前后跑腿呀。

  “那天在教堂我的灵魂再次受到了触动所以暴露了弱点,之后也后悔答应你关于牧师之间的相互较量。既然你的监护者们打算为难我的后辈,我索性就亮一张底牌,保全自己和后辈了。言下之意,别过份,一切好商量,即便没有正式建交,也请帝国官方考虑南北的基本相处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