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五章 盛大展会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44 2019.07.25 19:15

  尽管夏季的太阳已经下山了,卡尔利兹还是感觉焦躁,它没心情继续在圣都繁华喧闹的街道上像往日那样轻松愉快地闲逛,现在只想立刻回到后辈那安静的郊外乡下小别墅里窝起来,继续修复复发的心伤。

  “看来小王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嘛……”化身管家的英杰候补给上位者殷勤地准备了点心和茶,那些飘香的食物和茶点稍微缓和了卡尔利兹浮躁的心绪,“您刚到此地便遇到如此阶位的贵人,好好打交道一定能有点成绩的,毕竟他可是首席枢机卿和国王身边知道秘密最多的王室贵胄,千万别只把他当婚礼司仪看,国王和首席枢机卿走到哪都会带着他。话说回来,您找到点什么头绪了么?”

  “小王子暂时看不出什么端倪,他的心象风景里最重要的只是获得某个君主的认可,尽管色调晦暗的一点,风景非常清晰,意外地坦诚,时间有限,我也尝试去搜索了目力所及的角落,嫌疑还没有,或者他根本就不知情。”蘸蜂蜜的玫瑰花饼和加冰的红茶,在炎炎夏日是维拉克鲁斯贵族们非常钟情的下午茶必点,凭着对食物本能的热爱,卡尔利兹觉得自己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点。

  “那您还是会去展会的了。”

  “那个自然,不然对不起两份邀请函,再说了,后辈的大冒险,做前辈的怎么能不给它准备后路。”

  “那到时候请恕在下可能无法给予及时的后援,毕竟做得太多,可能会连累到阿尔卡纳侯爵。”

  希科罗亚的态度,让卡尔利兹在稍微不悦的态度中带了部分好奇:“这个人类贵族对你好到不能履行身为英杰候补的义务吗?”

  以人类做为面目的伪装对这些善于操纵心灵的牧师来说简直易如反掌,此时管家先生的温和笑容可谓世故与圆滑的集大成之作:“瞧您说的,那可不是。当然……有一些因素确实存在。圣树尊上给予我的敕命与您和凯鲁克亚大人是不同的,我为了自己的任务必须继续潜伏,才能寻找失落的灵魂。若是二位做得太过火,邀请函的签发人是侯爵,势必会遭到牵连,他可不会那么好心把我的过失也包庇起来,毕竟二位是以‘我的朋友’而得到信任的。”

  “按你这么说,如果凯鲁克亚在觐见的过程中出事,我也不能直接插手是吗?”

  “您心里自然清楚,与恶魔君主直接对局,您不会是赢家的,不如准备好后备的手段,剩下的就看三寸不烂之舌的功夫了。而且比起了解维拉克鲁斯帝国君主和重臣在树种失窃这件事上的立场,您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据我离开故土前的信息,凯鲁克亚大人,是没有签约圣树子嗣,定下‘寄魂’契约的……”

  卡尔利兹虽然这会有点浮躁,但对自己的工作有着很清醒的认知,希科罗亚的话就像是打击木桩的锤子一样敲在心门上,着重强调了一下自己另一个使命。

  英杰是凯希亚皇国投入浩大成本打造起来的,承继过去,面向无尽未来的永恒武器,是无价之宝,哪怕身死也不可放任魂灭,圣树为此让自己的子嗣承担保管英杰灵魂的责任,只要英杰能够与某一颗树种签下契约,在战况胶着或者不利的情况下,将负责收纳灵魂的树种送到战场附近,以备最坏情况下回收灵魂,不能让对手得到凯希亚英杰所承载的一切知识和情报,乃至灵魂力量。

  凯鲁克亚在英杰里都太年轻了,尽管功绩卓著,但还未获得任何一颗树种的认可,不过大家都觉得来日方长,谁也不是在三千岁的时候就“年纪轻轻”(英杰概念里的)的获得了“寄魂”的契约。于是,在第一次凯鲁克亚失去踪迹过后,皇廷和议会就讨论过回收的事情,鉴于商人们从维拉克鲁斯没有带回特别的情报,高层视为对方还没有捕获英杰的灵魂,于是暂缓了回收计划,再说,刚出事就急于回收反而更容易中了对方的圈套。至于凯鲁克亚寄回的信函,则让它们好歹是松了一口气。

  于是,卡尔利兹这次被调过来不仅仅是监督后辈的工作,听取报告,另一部分也是为它的大冒险做好最坏的准备——抢在对方下手之前回收英杰的灵魂。回收灵魂的工具是一颗特殊的琥珀,不过比起寄魂的圣树之种效果还是差点,距离必须较近才行。考虑到这次潜在对手的棘手程度,卡尔利兹真的有些怀疑自己能全身而退吗?

  “与其担忧这么多,不如我们来祈祷凯鲁克亚大人的‘觐见’能以最完美的结局收场吧。”

  祷告是牧师的本职之一,卡尔利兹点头同意了后辈和下位者的意见,一起向南方故乡的神明祈祷,也向守护本土的光与暗之神祈祷,事情最好能够一帆风顺地得到一个答案。

  很快,命运之日的日历翻开了它未知的一页。

  黄金鹿纪年第35年 7月25日清晨——

  早在6点,洛恩就被姐姐艾莉娅催着起床洗漱打扮,穿上家中最豪华的礼装,在穿衣镜前被姐姐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打量,虽然不是贵族,但作为商人中的一员,同行之间攀比的习气让他们被动地也要不落下风才行。更别说是珠宝世家,搞奢侈品这行的,少不了跟贵族打交道,彼此都有点门道靠山不足为奇,故而同行之间少不了炫耀攀比冷嘲热讽,哪家的人今天领带打歪了一点,耳环造型不够华美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和谈资。尽管弟弟不是行内人,但也代表了参展的家族亲眷,一点也马虎不得。

  凯鲁克亚本以为自己可以悠闲地一边吃早餐一边看着搭档经受来自家姐的严格考验,在艾莉娅总算把穿衣镜前的洛恩收拾停当之后,她锐利如刀的目光嗖地向餐桌这边飞了过来:“你也别想跑,吃完快点过来。”

  英杰礼装幸好是可以随意幻化更改,省去了被裁缝折腾的苦楚,但是被异族的雌性以挑剔的目光和口气前后左右地打量和逐步要求,也不是一件令它愉快的事情。问题是她起码能花整整十五分钟来评定自己今天是不是足够合适出门,而且必须要求把炫酷的风镜给收起来……要么就干脆隐去它的外形,凯鲁克亚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后者,没有风镜不意味着没有安全感,只是它早就习惯了眼前有点什么。

  在对礼装下摆的形状和长度做了最终调整之后,艾莉娅终于勉强地宣布你今天可以出去好好表现了,凯希亚英杰结束忍耐,在松口气的同时,搭档也在旁边为它松了口气。等艾莉娅走出几米远,它才悄悄地跟搭档说,跟我原来在议会下属学院里教授礼仪课的礼官差不多严格。洛恩回应它说,这也是去觐见国家高层,你就按往日的适应便好。

  早晨七时,三人与家族负责展会的重要仆役一起乘车前往维拉克鲁斯国立大会展堂。

  大会展堂不定期有国内大型的各种展会,在本年的八月终于轮到了加西亚陛下即位以来的第四届全国工艺品展览。不是每个行业的大展,国王陛下一家都会亲临,但这种四年一届的大展,陛下考虑到提振经济和消费的方面,基本都会在第一天安排出席的行程。如果时间足够充足,他也会排出时间来会见行业以外的社会名流,毕竟七至九月是圣都的社交季,就连王室贵胄也不例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