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深岩虫母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202 2019.05.17 12:25

  剩下六条大型食晶岩虫的灵魂也捏在死灵法师手中,他听到凯鲁克亚让自己待命而动的指示,暂时没有立刻使用它们。

  没有了其他大型食晶岩虫的骚扰,治疗的压力大大减轻,现在只等技能冷却,避免出现一击致命的重大失误。事实上,两个铭牌等级低的队友真的是很听话,一方面可能也是明了危险系数和实力只差,非常理智地跟随在治疗的左右,团战指挥没安排的事,一件也不要去自作主张,瞎逞英雄,免得团队指挥一怒之下让他们的复活代价抵扣分配的战利品,那可就得不偿失。

  光是目击和见证这场战斗就足够让他们心潮澎湃。

  这是什么神仙打架!在罗诺威矿山,让诸多冒险者小队折戟沉沙的祸害根源,食晶岩虫的虫母正在与自己的团队鏖战,遍地都是沉重的大型食晶岩虫残骸,遍地都是材料和钱,换做其他实力不济队伍来,说不定还会增加遍地血迹和尸体,而他们现在,至多算是轻伤,随时都能被治疗者治愈。

  潜行者和战士忍耐着自己的热血沸腾,目光可谓虔敬地望着正在与虫母缠斗的高手们,梦想有一天能够企及到那样的高度,或者是获得神兵武器。

  似乎刚刚在心头念完“高手们就是不一样”、“这样的大腿我想抱一辈子”,惊险的一环就降临了,维罗塔被脚下的岩石绊倒,又被路边突出的晶石尖刺划伤了脚腱,鲜血直流,而硕大的虫母岩尾下一秒就朝他当头劈下。

  慕纳女士的至尊土元素抵挡住致命的一击,甚至将一部分虫母的注意吸引了过去,一瞬间,头尾僵持住,凯鲁克亚对两人一声大喝:“愣着干嘛,拖走他!”

  幸好靠得近,本身也有意搭救的两人最快速度冲过去,架起维罗塔往慕纳女士身边跑。

  虫母眼见受到制约,不再凶狠地摆尾和用头附近的晶石环牙与玫瑰骑士坚实的大盾对冲,而是昂起头颅,发出高频尖啸,迫使所有冒险者停下攻击,试图堵住灌脑魔音。

  魔音穿脑对英杰来说,皇国的装备在声波防御上做得很好,它受到的影响被削弱了三分之二,因此它能更理智地对待现状:虫母的头部,环牙内侧的三块红色水晶开始发出蓄能一般的亮光——要来了!

  “蓝龙,给没物理盾的人上盾!真言术的不管用!”

  “好的!冰晶反射浮游盾!”接到团战指挥者的命令,辛达瞬间将自己手里的法杖挂回背上(法系职业都有相应的法术保证在空手的情况下携带法杖),手指现出六块冰晶浮游盾的影像,实体则出现在队友面前,六块是它手指所能操纵的极限,而且是依据龙形的六根前爪来定下的数目,而不是人类拟态。

  维克多有盾,慕纳女士今天副手武器也带了盾,凯鲁克亚开启了琥珀反射盾,洛恩开启了龟壳反射盾,刚好剩下六人完美地被冰晶反射盾所保护。

  部分反射回去的射线虽然没有让虫母自身结晶化,却真实地伤到了它。

  恼羞成怒甚至更加愤怒的虫母,头部的三块晶石发出了黄色的光,紧接着,脚下的大地开始不断剧烈震颤起来。萨满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当心地震术!”

  不过超乎她预想的是,地震术紧接着,是地刺棘林。“不好!”

  地面上不断隆起尖锐的岩刺,追着冒险者们到处跑,灵活一点的,只能在食晶岩虫的尸块(石块)上跳跃以求躲避,幸好这时维罗塔•岩剑的脚腱已经被两位治愈者治愈了。

  洛恩也试着用爆炸射击和反制射击打断僵直状态的虫母释放技能,但是无功而返,箭矢砸在临时的水晶外壳上毫无作用。

  “它想把我们耗死在这里!”洛恩焦急地大嚷,环形圆台上也不能去,那里的地面也逐渐升起了长长短短的尖刺,还在继续密集生长中,满地的食晶岩虫尸体碎块拦不住这些地刺的生长,毫不怀疑,待会就根本没地方下脚了。

  凯鲁克亚深知下一步的攻击,必须等待深岩虫母近似无敌的防御外壳随着技能释放完结后瓦解。在此之前,大家必须挺过没地方下脚这几十秒,然后一击制胜。

  “萨满!你的阵风图腾!”

  “啊?!”慕纳女士被喊愣住了,对方要阵风图腾干什么,这个至多只能在此地营造阵风,加快大家的移动速度而已。

  “快!!”不容置疑的怒吼犹如雷霆贯耳,几乎媲美战士的技能,慕纳女士管不上为什么了,从臂甲上的快捷图腾架上抽出了阵风图腾:“阵风之灵,于此地起舞,庇佑我们!”

  图腾令整个空间充满了舒适宜人的凉风,而凯鲁克亚则用炎属性的流焰宝石在琥珀之刃•轰毅的刃面一划,顿时刀刃感应到灼热的元素之力,暂时变成了红色,下一秒,受到主人意志驱使,从刃中散射而出的猩红闪电成环状围绕洞穴一圈,然后砰砰炸开,将原本的凉风变成热腾腾的气流。

  “异能——驭风者之威!”在此基础上,它使用了螳螂妖一族精英者的异能。

  所谓异能,是独立于法术、武技等技能之外,与生俱来,无法被沉默,很难被阻断的天赋能力,甚至不受职业专精天赋调整的影响,犹如一个人身上的一块胎记。

  本来,凯鲁克亚并不想在这些人面前展示自己的特殊能力,可时局所限,它并不想这些脆弱的低等生命死在自己的“第一次任务”里,虽说下来要花点口舌功夫编个谎,眼下最重要的仍然是大家的性命与存活。回想在过去的时光,在战场上它也是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同族们。

  上升气流随着它抬升的手猛然大幅上升,队友们纷纷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变轻了,脚下忽地离开了地面,就算随着重力仍会下降,他们神奇地发现,只要自己试图跳跃,气流就能神奇地带着他们再度上升。维克多甚至开玩笑说,在这里放一个屁,指不定效果更好。

  “这是飞行法术吗?”骨和辛达惊讶地说——其实辛达能飞,只是在这个地方没法好好盘旋,变回龙形只能成为硕大的靶子,随时可能撞到天花板和墙壁。而维拉克鲁斯帝国受制于魔网之主的规约,飞行法术非战争、救灾时间和紧急状况不能被应允使用,以免有些膨胀的法师飞来飞去,撞坏这里,撞坏那里,惹是生非……

  浮在空中的感觉,只有牧师的漂浮术可以做到,但那一般都是为了有些冒险者偷懒跳崖用的,只能缓慢降落,并不能像小鸟异样自由飞翔——除非你乘坐狮鹫、双足飞龙、飞毯等载具。

  然而凯鲁克亚没有回答骨的话,眼睛依然观察着虫母头部三颗晶体的亮度持续变化,晶体已经开始闪烁,意味着它的技能即将结束,那么,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的拖延战,想要一击致胜的话,只有一次机会。

  “骨,”这次它并没有叫对方的职业名称,而是言简意赅的喊的名字(简化版),“准备好你刚才眩晕它的技能,这个地刺棘林结束,它的外壳瓦解了就释放!”

  说着,英杰抽出自己的双刃,交叠,开始专注蓄能,镶嵌在琥珀双刃上的能量宝石刺目地亮起。它目光钉准了虫母头部的三颗宝石,那是危险的信标,必须立刻毁掉。

  “了解!醒魂的凤尾螺——”岩虫的魂灵们,预备!

  “结晶外壳消失了!”猎人激动地大声吼到。

  攻击虫母!

  随着凤尾螺的声音,幽魂们冲向了它们的主母,再度将其击晕,然而,这次只有约六秒的机会,因为高级魔物在第二次承受该攻击的时候,会产生一定的抗性,眩晕时间会大大缩短。

  与此同时,英杰的身躯犹如爆发的离弦之箭,向虫母的头部笔直冲去,在接近虫母前五米的距离,它呼唤了琥珀反射盾,同时释放了积蓄在双持武器中的巨大能量——

  奥义——雷暴的烈风三连斩!

  几乎没有人看清它挥动十字双刃的瞬间,第三斩犹如幻觉,却又真实的存在,倾刻间头部的宝石悉数碎尽,发出爆炸的轰响,盖过了宝石碎裂的声音。

  在那轰响中,英杰本能地说了一句过去在斩杀大敌时惯常会说的话,一如颂诗般的虔诚祈祷,身后的人都没有怎么听见:“愿深渊之光为我们照亮前路。”

  意为初代英杰的威能将庇护后辈一路披荆斩棘,战无不胜,凯旋而归。

  它当然说用故国的语言说的,怎么可能用外来语言嘛。

  紧接着,琥珀双刃插进了岩虫的喉咙,迫使它闭不上嘴,头部周围的晶石环牙也在刚才的爆炸中全部炸碎。在同伴看起来,凯鲁克亚似乎是毫发无伤,但它知道自己即便有琥珀反射护盾的保护,仍然受了爆炸震出的内伤,如此近的距离,琥珀反射护盾能反射大部分的爆炸性伤害,震动波依然难以完全避免,幸好,自己的敬畏铠装防御力虽然在上次的大爆炸中下降不少,还算是能让自己撑住,假设是完好状态,大概能少受一点伤。

  已经能感觉到嘴角渗出的血在往下滴,它的双手仍然持剑在与咬合力强大虫母僵持,丝毫不敢退让,毕竟除了头部周围的两圈环牙,内齿依然尖锐锋利,咬断一条腿并不在话下。只是,相对地,琥珀之刃的雷电已经触及了虫母最脆弱的头部,那是元素核心所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