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初次尝试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56 2019.04.09 19:27

  “对了,洛恩,既然来了沙都,明天到我家做客如何?明天我家嫁妹妹~~”

  “那你还有空在外面闲逛。”家里的事情不是更重要吗,这个兄长可真水,“令妹嫁到哪个如意郎君了?”

  “她自己觉得如意就行咯。据说是前不久从某个赏金佣兵团退下来的一个佣兵,她们倒是谈了两三年的马拉松恋爱了,能等到平安回老家结婚的佣兵真不算多,因此,能修成正果也算是缘分吧。作为我有名的同行,明天一定来啊,我知道你肯定来不及准备什么礼物所以就不用在意那些了,来吃个饭意思意思就是。”

  “啊,好的,我知道你家的地址。”

  送走了戈迪亚·沙棘,洛恩用手肘捅了捅同行人:“嘿,有零散的小块琥珀吗?鹌鹑蛋那么大来两颗就行了。”

  “有倒是有,干什么?”

  主人客气归客气,自己作为珠宝商家的少爷也不能真的就傻到去吃白饭,否则碎嘴的客人往市面上一传,自己回家就得挨姐姐一顿训:“反正拿你塞牙缝也不够,借来用,明天他妹妹的婚礼,你觉得我真好意思这么空手去?”

  “人类的风俗真麻烦。”白给人当礼物那也叫借?

  “别这么小气好吗,讨好了这家伙至少沙都附近的情报都可以让他留意留意,好歹是本国目前猎人之中最为精英的代表,沙都著名土豪,他的母亲是当年协助加西亚陛下平定叛乱的贵人之一,他自己人脉也算不错的。”

  入境其他国家难免要给向导一点活动经费,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异国精英从魔法口袋里摸索摸索:

  “——给。”

  两个成人拇指大小,洛恩倒有些觉得作为贺礼是不是过于阔绰和无事献殷勤:

  “这个好像比鹌鹑蛋小一点……”

  “你要什么形状我都可以给你再塑造出来,我们对琥珀的性状和控制是其他种族无可比拟的。”就算不是专门的琥珀工匠,单独的螳螂妖个体对于琥珀仍然可以像捏橡皮糖一样轻松料理。

  洛恩迈动步伐开始寻找合适的店铺:“好,我得赶紧找个金铺去赶制一对耳坠。”

  “说起来,第一名到底比你强在哪里?”除了身高略高一点,体型稍微壮一圈之外。

  “你问这个?”第三名无奈地耸了耸肩,“运气和实力都有。”

  英杰用切身体会想起了“运气”的好与坏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一时间,它忍不住想伸手去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同病相怜的互悯,想了想毕竟不是同族,出于复杂的思考,最终停住了这个动作。

  婚礼十分盛大,规模一点也不逊于塔尔·维拉城的富贾们嫁女的阵势。沙棘家族在这个城市里有人做官,有人从商,亦有人从军,最有名当然是戈迪亚的母亲,声名赫赫的猎人,的确是一方土豪,前来祝贺的人像潮水般涌入了家族的庄园。戈迪亚的妹妹叫做爱弥尔·沙棘,妹夫算是入赘了沙棘家族,现在叫做托尼·沙棘,长得中规中矩,现在安定下来在城里做水果和干果生意。洛恩在婚礼途中及时地送上了琥珀耳坠,新人和新人的家族对这贵重的礼物感到又惊又喜。为了表示感谢,新人的家族留了两位客人多坐了会,新郎因为高兴也难免多喝了几杯。

  “嗝……那么大的树种?别开玩笑,从南方的海里飘过来的?”闲聊途中,洛恩和他的朋友被问及缘何来此,他们将悬赏的事情和盘托出。

  “是的,从南方的海面上飘过来,我独自挖坑埋藏了它,想看看它是否会生根和成长。”凯鲁克亚小心翼翼地斟酌词句,描述巨大树种的来源。

  “哈……亏你还是在南方长大的,这位小哥,你难道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是什么?”

  喝红脸的新郎托尼摇晃着他的酒杯:“南方有很多虫人生活的一块大陆,那地方有着世界之树……嗝……德鲁伊们传说,世界之树每隔千年会落下巨大的树种,但是都会被当地居民好好地保管起来。能飘到我们的领海,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我亲眼所见,不然也不会委托我的朋友来贴悬赏了。”

  “巨值钱的琥珀,附带其他的条件?那东西对你这么重要吗?哦不对……我错了,若真是世界之树的种子,谁不想要,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德鲁伊倒是求之不得呢!如果你找回来,的确卖的起比这悬念赏金更高的价值……因为它原本就是无价的……嘿嘿,如果你坚持要找下去的话,可能会有一连串麻烦前来的跟你打招呼的。”

  “为什么。”这个问题有点蠢,但直觉告诉英杰,卖个蠢说出来不会有坏处。

  “种子上可没有写你的名字,你也没有发现者所享有的物权,除非你有当地的公证证明。”按照维拉克鲁斯的法律,无主物的发现者可以享有物上所有权。

  “……的确没有。”

  “即便发现线索的人也会将线索分成好几份卖出去,到时候对这东西感兴趣的可不是只有你一家。不过有哪一点的好处呢,就是你可以省去很多力气,最后干掉竞争者,坐收渔利就行了。在那之前,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哦~~~”

  这个时候,新郎的小舅子戈迪亚捋捋自己魅力满点的小胡子,一边思考一边插话:“话说回来,真有这样的巨大种子飘到本国境内,官方要是知道了的话一定也会很想要的。按照本国与周边国家签订的条约,无主漂零物漂到哪个国家,就算哪个国家享有了物权,除非原主拿出更有力证据来主张权利。不过,本国与南方的凯希亚皇国是没有外交关系的,所以……”

  “假使南方的国家派遣使者来交涉的话,按法律的精神就应该归还?”

  “不过,这么久了也没见螳螂妖来我们国家打过照面,说明它们也并不知道有树种曾经漂到过我们的国家吧。但这事只有你一个人的单方面说法,没有官方证实,官方也不能声明就真有这么回事呀。”

  “在你们看来,官方可能会是什么态度?”

  “如果这个树种的确在国境内,并被官方所收藏……十有八九就是秘密研究了,有群德鲁伊对自然的东西好奇不已,再加上是世界之树的种子,他们八成会兴奋得上蹿下跳的。”

  “这么说……是很难找到了。”

  “别气馁,这位兄弟。如果你想找,那就坚持去找,有时候哪怕是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和下落都是好事,总比天天提心吊胆的好。作为赏金猎人,很多人都想挣可以挣到的钱,我相信以后总是会有线索来的。洛恩也算是我好几年的老冤家,看在他倒霉催的运气的份上,我也会帮忙打听的~”

  或许是戈迪亚嘲笑洛恩运气这个梗逗乐了原本心情郁闷的英杰,它破例地说了一句“感谢”。

  同行的猎人用看“势利眼”的眼神狠狠瞪了它一眼。

  参加完婚礼的翌日,已经是第三天,洛恩带着凯鲁克亚在沙都·索拉尔的集市上淘一点东西,尽管做水果和干果生意的新郎已经热情地包了好大一口袋椰枣给他们。

  “这里的人还是很好的,至少他们还愿意给你跑腿。”洛恩很高兴的收下了椰枣,正好回去交差。

  “为你出的钱跑腿。”

  “别做得那么高尚的样子,这是最直接让别人给你卖命费力的方法了。你还是做好心理建设,迎接第一份情报或者惊喜比较好。我们已经在明处,就等着‘同路人’和真正的幕后黑手现身了,不知道你一个人能不能抵挡住这份压力。”

  “如果抵挡不住呢?”

  “为了家族的利益,我大概会卖掉你。”洛恩非常愉悦地说出这句话,看起来丝毫没有愧疚。

  尽管这句话一点也不出人意料,凯鲁克亚还是心情不悦地停下了脚步,同行者没有理会对方的别扭与不愉快,仍然径直向前走去:“所以,你最好别让那一天到来。”

  购物完毕,两人随便找了一个店子解决午饭,下午就要回去塔尔·维拉了。

  正在这时,一个沙棘家族的仆人匆匆找上门来:“……我家少主请您立刻去猎人公会一趟,据说出现了可能是要付费的‘信息’,他让我满城找你。”

  ……不是这么快?

  洛恩和凯鲁克亚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一件事:可能有知情者就在索拉尔,他们来对了。

  无心就餐,两人狂奔到猎人公会,戈迪亚·沙棘已经在那里等他们了。

  “今天上午寄来公会的密封信函,信函外面的大信封背面写着致‘寻找树种的人‘,条件是在本城公会会长的监督下将信息费用存入指定账户,然后才可以拆开这封信。”

  洛恩谨慎地反问:“有效、完整的信息,费用的话相当高昂,难道让我们什么都不阅览就先存入费用?如果这是一封愚人的信函,怎么办?”

  戈迪亚耸耸肩膀表示我可不为这个负责,看你的运气好坏咯:“对方开价了四万第纳尔金币。而且说允许‘分期付款’,即是说,允许委托第三方监督付款。你自己判断。”

  “………………”

  “就是说,你可以先存一半到公会临时账户上,如果你满意并愿意付出全款的话,就再付另一半。”

  洛恩踌躇了一分钟,同伴用关切地目光注视着他,似乎是在期望他做出行动,因为自己没有这个国家的货币,也无法确定自己拿出的交换物足够等值:“好吧,你们等我一下,我去银行提钱。”咬了咬牙,决定用自己这些年挣的存款来赌一把,他立刻扭头出了门。

  达成了基本的交易意向之后,公会会长将封好的小信封交给洛恩,大家一起关注着这纸张里会带来怎样的冲击。展开那张纸,一行简单的棕红色字迹跃入眼帘,如此地欲言又止。

  『去找「红蝎」,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