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十三试炼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14 2019.07.31 09:15

  “我赞同兄长的意见。”法师公会总会长提莫尔参言道,“我担心的是,树种失窃这件事多少与我国有关,如果在这里重处协助英杰完成使命的维克多,反而会加深对面对维拉克鲁斯的不满。我们没有必要已经在面向凯希亚英杰坦诚的情况下再无端制造不利于自己的影响……如果能顺水推舟,想必凯希亚英杰在回报上峰的时候多少能写点好听的话。”

  但愿不会再有一千二百年前南方魔网之主冲冠一怒为朋友的血案发生。

  那时,南方魔网之主米柯艾夏来到北方巡旅,因为一笔以物易物的交易认下了莉莲娜•普莱德为异国友人,莉莲娜死于被卷入宫廷斗争的旋涡,米柯艾夏率领虫群大军浩浩荡荡北上维拉克鲁斯,轰塌了当时的狮皇宫,改变了狮心王家血脉的分支流向。

  金焰会长小心地陈述自己的意见:“陛下,普拉菲尔大人……倒不是我胳膊肘往里拐……我也同意大公阁下他们的意见……圣骑士肩负整个国家的治安守卫,玫瑰骑士的名声臭了,可会是社会上的大笑话啊……而且还是名望那么好的一个人。魔网之主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家族闹出名声不好的事情……”

  “你们一个个的……听起来按规矩办事只会得到多方都不愿看到的结果……那,陛下,你的意见是?”

  加西亚挺喜欢自己这届枢机内阁的,他们总是能提出有趣的、符合自己心意的意见,自己只要做个选择和决定就行:“就按大公的建议比较好,这样我们也可以看看,凯希亚英杰的真意,如果它心存不诚与诡诈,或者任何对我国不利的意图,它现在就该趁我们还没改变主意将其逮捕前,想尽一切办法和它的同僚一起离开维拉克鲁斯,或者拒绝我们苛刻的要求,做出任何极端的举动。”

  “好吧,提莫尔,奥利维拉,你们俩带我与陛下的旨意去见战士公会的卢提拉斯,告诉他,把最难啃的骨头给我挑13根出来,我倒要看看凯希亚英杰愿意为拯救它的庇护者,肯付出多大的代价。”

  圣都,红榴家•艾莉娅的专用宅邸——

  家主在展会堂与侯爵寒暄的时候也听见了管家与凯鲁克亚和洛恩的低语,在结束第一天展会收摊的时候,她告诉两人先忍耐一下,捱过了家庭聚餐之后回宅邸再从长计议。晚上八点半,从应酬场合匆忙赶回自宅的艾莉娅关好了门窗,希望不会有讨厌的蚊蝇飞进来。

  洛恩和凯鲁克亚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脑内早已经想象出维克多身穿朴素囚服,带着镣铐被架上法庭的一幕。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姐,怎么办?”

  “家主,能想想办法吗?”

  艾莉娅心想你们催我有什么用,我能手提双剑去劫狱不成:“不要催我,冷静点,两个笨蛋。维克多在决定要帮你们的时候就一定预见了今天的状况,我相信他会尽一切为自己辩驳。我庆幸的是,凯鲁克亚你这家伙应该没做出过什么他和洛恩没法收拾烂摊子的事,这样的话他的处罚就还有转圜的余地,剩下的是你们必须在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面前尽可能地做出一些加印象分的事情,这样王家的颜面才过得去,事情最终才好画个结束的完美圆圈。正式的王家旨意应该很快就会到,准备好接受任何的苛求吧,希望你不要特别执着于自己的尊严和矜持比较好,英杰阁下。”

  “……不用多说,我做好心理准备了,恶魔枢机卿不会让我好过的。”

  “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你完不成恶魔枢机卿的苛求,维克多一旦被剥夺玫瑰骑士称号,他连最普通的圣骑士都做不成,社会上很难接受他从事任何抛头露面的职业,只能主动选择‘流放’这个选项,作为卡斯泰尔家宗家子嗣的一生都会毁于一旦。他身败名裂,我们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为你提供庇护也更加困难,我还担心会连累到阿尔卡纳侯爵家。”

  “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混蛋,英杰的荣誉也不能容忍背信弃义的污点,他的处境,你们的担忧,我都能理解。现在我只想立刻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不完成那些‘苛求’,我绝不会就这样灰溜溜地滚回老家的。”

  看在英杰还算仗义的份上,艾莉娅不好更多吐槽:“如果我猜得不错,明天就会对你下达更正式一点的通知,在不知道对方还会有哪些苛招之前,先安心休整一晚上。熊猫人有句谚语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昔日的你应该也遇到过很多突发的棘手状况吧,都走到这一步了,我想命运应该还是会眷顾你,愿地渊女神的幸运祝福还没有消失,魔网之主会助你一臂之力,尽可能成全你一段美谈。”

  即便家主说出了安慰的话语,危机意识始终主宰大脑的英杰精神仍是高度紧张,就像过去需要营救被困的同伴一样,时间即是生命,再加上英杰的体能只需要休息四小时便能完成再启动,因此即便时钟过了零点,它也还没有一丝想睡的困倦。

  祈祷家主已经睡着,凯鲁克亚忍不住轻轻推开了小少爷的房门:“洛恩?还醒着吗?”

  “我就知道……哎,当然我也是睡不着……维克多给你的魔法信箱呢?你给他去信了吗?”猎人也是失眠状态,他瞥了一眼床前的凳子,示意对方过来坐坐。

  “当然,可是,他没回,我很担心。莫非,卡斯泰尔家家主把他关在了什么不能通讯的地方?”

  “发生这种事,就算是兄长……米多利先生是个温和的精灵……身为家主,一点惩罚都不給予,恐怕说不过去。现在起码是在禁闭室里反省,直到家主决定放他出去,或者王家有诏令,否则最好也是软禁在家,被层层结界笼罩,不得随意外出的,回信亦不能达。他的人身安全是不会有事,我们则需要等待明天。”

  黄金鹿纪年第35年 7月26日早上7:30——

  家主起得很早,夏季的人们很少睡懒觉,生物钟随着日出而唤醒身体,等弟弟和客人下楼的时候,三人份的早餐已经按各自的喜好摆在了不大的长方形香樟木餐桌上。正吃到一半时,忽然响起了稳重的敲门声,三人正在猜想会不会是维克多的时候,对方刚好在呼喊猎人的名字:“洛恩,你在家吗?我是维罗塔呀~”

  洛恩匆匆放下三明治赶紧去开了门,将客人迎进来。

  “打扰你们用餐了真不好意思。卢提拉斯会长让我带个口信来,点名要凯鲁克亚在九点前赶到公会,说是有重要任务要布置。”

  “我知道了,等我三分钟。”

  家主和少爷殷勤地问访客吃过早饭没有,维罗塔赶紧说自己一早就吃过了,谢谢你们好意。

  在赶往战士公会的路上,洛恩询问维罗塔对这口信背后到底知道多少。

  维罗塔无辜地摇摇头:“我一大早去公会打算报告昨天完成的任务,就被会长喊了去,他让我交完任务立刻来通知你们,也没说到底是什么事,虽然我预感会是很重要的任务——不然也不会指名吧?”

  一般来说,指名任务都是公会会员得到重视的象征,寓意这个任务“非你不可”,可是这会,凯鲁克亚和洛恩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只能有些尴尬地假装严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