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过分巧合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673 2019.07.12 18:51

  在离开房间的时候,异族的英杰发现,大宅的女主人面无表情,连一个眼神的暗示都没有给予,甚至没有扭头,没有目送,没有任何叮嘱。这次,恐怕……真的是被“放弃”,被“撇清”了……就算洛恩还会念上一时的同伴之情,大宅的女主人恐怕……不会这样做,她一开始就算是大半个比较冷酷无情的女人。

  “我们是商人。”

  凯鲁克亚想起当初在地窖时,艾莉娅说过这样的话。为了家族随时会放弃危险的棋子,这样的意思在一开始就表达过了。是自己掉以轻心,忘记了有过这回事。

  它像木偶一样被故作轻松的圣骑士拽着下楼,仿佛一松开就会像气球一样飞掉。

  对方只是希望并确保它不会做出任何难以收拾的举动而已。

  在走到楼下庭院时,出于担心还是别的想法,凯鲁克亚回过头,望向洛恩房间的窗户——它本不应该再抱有任何奢望才对。出乎意料的是,一直需要平躺或者半躺的伤患,似乎是撑着力气趴在窗台的檐上,目送自己和维克多的离开,口中还快速地念过一个句子——那是微小的声音,犹如蚊蝇的嗡鸣,又像是猜谜般的腹语,只有听力段数特别高的种族才会清晰地聆听到。

  “他会帮助你的。”

  ……宛若黑夜中银白色的光明指引。

  塔尔•维拉法师公会,地下五层——

  潮湿和沉闷,还有蓄意渲染的阴暗不遗余力地为初来乍到的造访者说明,这里也司职半个监狱或者临时拘押调查所的职能,而且,专用于警局不方便调查的特殊案件,以及警局很难审的技术型案件。在到达这里以前,地面上的路程,维克多还能自顾自地说一些宽心的话,王顾左右而言它,自从进入地下阶梯开始之后,他似乎也被这里的气氛感染,关上了话匣子,顶多只有几句对环境的评价:“圣光都无法照耀的地方。”

  “一定会有老鼠吧。”

  “本城监狱的分部?”

  “第一次来吧,维克多。”辛达侧过视线,一边解释一边悄悄观察维克多的言行是否正常,“我也是。法师公会的权力和地位总是优于其他公会,所以连这样的关押和待审设施都有,来自王室特别授权。”

  “是啊,连圣骑士公会都没有,我们那里能处理的邪物早就净化处理,不危险的直接送市立监狱,危险的不能处理的就送你们这里来了。这地下监狱的危险品展览室我完事之后可以去参观一下吗?”

  “以你的身份,去和我们会长罗布交涉一下应该没问题,好歹也是陛下御前的红人。他不会放弃任何可以溜须拍马,让别人帮忙说好话的机会。”

  “啊啊,想不到你们会长竟然是这样的人。”

  “会长他其他地方口碑都不坏或者平平无事,就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这里为大家所诟病。也许是他觉得让别人开心自己也会开心?”

  “其他人会买账,首席枢机卿阁下未必会噢。”她的严肃与忠言逆耳的习惯十分特立独行。

  “我会转达你的忠告的。”

  凯鲁克亚非常安静。

  这份安静并非像是个已经服罪的罪人,身体里战斗、突围的本能在躁动,反复观察周围,它条件反射地在计算和推演突围的预想,琥珀双刃就在腰间隐形的口袋里,只要它用强烈的意念呼唤,久远的武器和圣螳铠装就会响应召唤现身。然后,不计代价地,杀出血路。

  幸好这段时间内,损坏的两件铠装和武器已经被希科罗亚加急修理完毕。

  看到走在自己前方的圣骑士,他的轻松与无畏似乎尝试着在感染自己,尽管如此,心中仍然伫立着千钧巨石,塞得它呼吸不畅。大女皇与初代大人最后的恩赐,它身上所留不多的庇护,这人类拟态的伪装魔法,会不会揭开?

  若是为了保留这最后的伪装而撕破面皮与这里的守卫大打出手,恶果同样会成熟。即使不会被立刻杀死,也会被拘束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被拷问,直至这个国家最高权威者的亲自审讯。

  那不是什么荣耀,被俘就是耻辱。真真正正,比被猎人像捡回虚弱的猎物更加耻辱的感受,兴许会是死亡之前最后的不堪记忆。

  “他会帮助你的。”

  洛恩的瞩告再次回响在脑海。

  年轻的猎人即使在重伤未愈的情况下也固执地撑起身,想要自己听到这句话。这句话到底是宽慰的意义更多,还是实质的意义更多?

  圣骑士的力量是有限的,哪怕他是卡斯泰尔家宗家的子嗣,可惜,并不是家主的那位,他的话语权总是有限的。而且,他没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帮助自己,比如以圣光的力量延缓自己在各种折磨之中所体验的痛苦。

  种种最坏的预计充斥着脑海,深沉的绝望感笼罩在全身,也许是这种绝望感让它感到了脱力,反而把本能的反抗推到了远处……它最后想的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如果自己真的被识破了,要不要把敕命的内容说出来,说出来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结果?

  但愿只有48小时,无论如何……先撑过去。

  维克多和凯鲁克亚被带到不同的房间,分别由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会长和副会长进行调查询问。

  真正到了审讯室内,倒是一片灯火辉煌,与先前充满压抑的阶梯完全不同,经历了人类社会的常识洗礼后,异族的英杰险些把这里认为是嘉年华的秀场,还分了选秀席和评委席。

  骨指示它坐到房间中央的那个朴素的座椅上。

  坐上去之后,果然座椅的扶手和前脚上就出现了自动的魔法镣铐。

  “……先入为主地把我当成了犯人。”

  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会长霍尔•罗布对它说到:“因为进来这里的人没有几个是无辜的,自有记载以来,无辜的几率只有5%,不知道你会不会成为那个代表6%几率诞生的人。”

  “……你们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当然是……全部。”

  “贪心没有好结果的。”

  “是嘛,那我们就按照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来好了。”公会会长向一位负责管理房间内魔法仪器的法师拍掌,“开始侦测伪装类魔法。”

  “…………”异族的英杰感到了些许紧张,不由得稍微紧绷了身体。随着魔法仪器的操作,头顶和地板上的魔法符文投影缓缓降下,最终合为了一个球体的形状,围绕着它开始逐渐加速旋转。当最终这个球体光层停下来的时候,就会显现出侦测的结果。

  “我们不需要被审讯者有多么嘴硬,零口供也可以定论,这是枢机卿的教诲——客观的证据最为优先。”

  会长刚刚说完,加速旋转的球体光层速度趋近运行极限的时候,却连同仪器一起,毫无预兆地“砰”地爆炸开来,将室内的所有人连人带桌带椅全部掀得东倒西歪,甚至有法师为此受了轻伤。凯鲁克亚也不例外,它现在连同自己的椅子,这异常结实的椅子,正以一个难看的姿势倒在审讯室的墙角——它不知道该判定自己是倒霉还是幸运……至少差点摔出脑震荡,没晕过去还算好。

  会长灰头土脸地颤抖着爬起来,指着乱作一团的房间,恼怒地大声嚷嚷:“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还校正完毕,好端端地运行过吗?怎么在管的!”之所以用魔法仪器来侦测是为了避免任何人工操作的瑕疵或者心怀叵测的包庇或者陷害,法师们相信将相应的功能植入仪器,仪器是绝对公正的。因此犯人无法逃脱,真正无辜的人也能很快鉴定出来。自运行以来故障很少,所有的瑕疵已经被校正完毕,为什么会突然爆炸!

  还真没人能回答他。

  负责管理该魔法监测仪器的法师指天发誓,伟大的莫德维拉在上,昨天这仪器是妥妥地准备完善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