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破碎甲壳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19 2019.03.30 21:58

  红榴家族的御用猎手是半夜出发的,因为要花上一整天在路上,必须在中午或者下午赶到那个镇上。喂饱迅猛龙伙伴,携带了必要的行李之后,艾莉娅将它送到大门口:“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家里,还有‘那家伙’,拜托了……虽然我觉得情况也很难好转……”

  “别怀着这么沉重的心情上路,当心撞到树上。说了不用担心就是不用你担心。”

  “那我出发了,姐姐。”

  “乖,快去快回。”目送弟弟踏上看榜去的路程,背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足足五分以后,艾莉娅收起自己的不舍,再度裹紧了大衣,二月份半夜气温果然还是糟糕得紧,简直连心都要冻成冰一样。接下来嘛……

  大宅的女主人并没有立即回到自己的卧室就寝,而是抓起魔法晶石的提灯,心一横,走进了仓库——

  发出冷色调光芒提灯给人安心的感觉,原本作为酒窖的地下室很好地保持着干燥,温度也不是特别低,艾莉娅扶着墙壁小心地来到这个作为临时囚禁地点的房间里。即便对方可能不会接受,出于温度的保护,猎人仍然用一块毯子将它覆盖好,不希望它冻着了。

  还有微弱的呼吸,意味着离死亡还有点距离,放下提灯的女主人,决定尝试一下。

  她不轻不重地捻起了还算完好的那根触须。

  “愿你的生命之树万年长青。”

  英杰的意识仍然迷失着,这句话带着它回到接受敕命出发时,在琥珀宫外广场上,小女皇为它们送行并施予庇护魔法的场景中。一句再熟悉不过的,口口流传的祝福语,让它对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无比思念,质朴的族人,荣耀的宫殿,恐怕是没有机会再见到了……

  然而这句话的回音却不断播放着,无止境地循环,在脑海里停不下来,从温婉的调子最后抽搐成尖声的诅咒。英杰的概念中,不像人类定义过鬼魂,但它尚能明白自己遭遇了灵魂上的迷失与攻击,当最终发现无法打退这种魔音的困扰时,本能终于迟钝地上线——它总算不得不选择逃离。

  睁开眼睛之后,朦胧的光是荧蓝色的,温和、不刺目。

  身体比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更加虚弱,眼睛都只能睁到一半,有谁在揪着自己的触须,痛。

  “真是一句有趣的咒语,”面前的人不是第一次醒来时见到的那个,夺走自己宝贵武器的坏蛋,这声线比那坏蛋要温和但尖细一些。凯鲁克亚参与过与人类在边境群岛的战争,那次是它们为了大洋中间娜迦所占海巫之歌群岛大打出手的时候,它记住了,这种声音应该属于人类、精灵等等之中雌性才有。

  “我猜对了——‘愿你的生命之树万年长青’,这句话就是唤醒你的‘钥匙’。”

  这句话像一枚酸液炸弹,几乎快击溃了它负责精神防御的甲壳。令它震惊的是,这个句子完全没有经过翻译,除了发声的频率不可能达到自己种族的一样,从读音和字面而言,完全是螳螂妖的语句!!

  这次轮到它的好奇心开始翻涌,极为缓慢地组织调动一切有关于说话的器官,它像抓住一根希望的稻草一样,难道说,这个人是被“心控大师”-卡尔利兹所控制的人,或者是那些受过凯希亚皇国贸易优惠的,胖胖的熊猫人的朋友、线人,来救助自己的?“你是谁……”

  大宅的女主人颇有成就感地笑笑,这是个不错的突破。但是这句她的确听不懂了,因为对方完全使用了本族语言,未经翻译。“洛恩说,你也可以使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很可惜,你们螳螂妖的母语,我只会这一句,希望你用翻译过的字句来进行交流。”

  判断错误——凯鲁克亚暗暗后悔。

  对方一语中的地点明了自己的种族,果然人类不是毫无准备的……

  “洛恩认不出来你们的种族,是因为他没有见过实物。这个国家与凯希亚皇国上一次的战争起码也得追溯到五百年前……五百年是个什么概念?国境之内最长命的精灵也不过三四百岁,亲眼见过你们身形的那代人早就死得不剩一个了。”艾莉娅知道它醒来之后,也有了几分的把握,开始慢慢地自言自语,是的,她并不奢望面前的这个螳螂妖战士能够多回答几句,虽然那样更好。“和平了许久,你们的故事被描述成为传说一样飘渺的东西,画在风格奇怪的冒险连环画或者油画上……比如,勇者们踩在脚底下的魔物。无论是安雅兰馨的熊猫人,还是自由贸易联合群岛的商人,魔法王国恩底米亚的魔法使们,都受到约束不能提及你们更多的事情。现在我国的民众对你们根本毫无准确概念,没有渔民敢于擅越南海边境,因为海里有危险的娜迦,鲁莽的冒险者执意往南,一个也没有带着他们想要的成功与骄傲回来……只有那些去了自由贸易联合与恩底米亚王国的旅者才会带回只言片语的,被限制、歪曲的描述。”

  “……但……是……你……”

  “乐于学习的人总会在储藏知识的仓库里寻找到答案,我很高兴自己的知识与见识对上了号。可爱的弟弟真是我家的骄傲,时常都会带回来让人惊喜的收获——对,你也是。”

  “…………”

  “很高兴你醒了……虽然好奇的地方有些差别,但我也跟洛恩一样,对于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维拉克鲁斯的境内,想要知道原因。”

  “…………”带着审问意味的句子,它是不会回答的。

  “没关系,你现在不说,以后也可以说的。在这之前,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艾莉娅搬来一罐新的、品质最最上乘的蜂蜜,盛了一大勺子。这是相熟的蜂农送给她的,其实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

  忽然,英杰的下颚两侧被可怕的力道捏住并向上一提,头已经离开了下方的干草垫几厘米的高度,这是一个极为别扭的姿势,简直要把脖子都扯断掉似的,伤口又开始疼痛起来,对方并不顾忌它满身的疮痍而执意孤行,并迫使口腔的缝隙暴露在外,牙齿不能关合,粘稠成半流质的蜂蜜带着温热的感觉灌进喉咙,它连咳嗽与颤抖都不敢有一下,不知为什么。

  “确保你能活下来。”实施着简单粗暴投喂行为的人类雌性,目光冷酷,一字一顿地胁迫到。“我弟弟决定要救的性命,一条也不会被海拉收走。”

  她简直像个野蛮无礼的野牛人。

  不论异族是否同意和顺从,大宅的女主人也强行灌掉了整整半罐的蜂蜜。

  “第一次的喂食就这样,白天我还会再来一次。”

  走出地下室之前,艾莉娅撂下一句狠话:“我可不像洛恩那样手软,你最好识趣点,螳螂妖。”

  突然被灌下大量的流质蜂蜜,那些温热的东西突然充满了空空的胃,并在胃中咕唧咕唧地流动着,一时间饱腹的感觉也有那么点不好受。但现在还没有力气将胃里的东西呕出来,只能被迫接受这令人屈辱的“恩惠”。接受的结果意味着,自己离死亡会更加遥远了。

  即使这样,凯鲁克亚也没有认为,它更加接近了赛希尔前辈的幻象所言的“荣光”。

  当冷静下来之后,口腔里残存的蜂蜜让它开始追索这熟悉的味道究竟是什么,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是族人们饲养的蜜蜂采集铃兰花的花蜜所酿制的蜂蜜,每年夏天都会首先用这种蜂蜜向圣树-凯希亚进行献祭,然后才会分发给高阶的同族的享用。它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被册封为英杰的那一天,第一次品尝到贡神仪式完结后的祭品是何等沁人心脾的美味。

  回忆完美味之后是更加的心中透凉:为什么她会知道。

  人类与其同盟的种族在历史书上记载到如此详尽的地步?

  说不定,有被俘虏的同族讲述过自己国家的文化吧……这些对立种族的好奇心就像是填不满的沟壑。

  可恶,这种悄无声息的、说不清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举动和细节,搅乱了心绪——那个方才走掉的人类,似乎比夺走武器的那个更加危险——凯鲁克亚不承认自己会“害怕”——她知道的比他多,也许更多。

  是不是该考虑另一个方案?比如说假意的顺从,恢复体力之后挣脱这锁链,杀掉她还有他,将屈辱洗清。

  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的生命更加渴求对健康的向往,恢复期的身体贪婪地所求着能量,区区半罐的铃兰花蜂蜜很快就被分解掉,修补着身体各处虚弱的缝隙。螳螂妖的体质与人类肯定不同,换了是人类,被相当于雷劈中的重伤里捡回一条命,说不定下半生都是个植物人啊高位瘫痪,往好了去能在半年的时间里可以下地行走就算是奇迹中的奇迹;守卫圣树的子民,本身就体质坚韧,其中能够成为英杰的佼佼者,自然是各种有着保命或者恢复的机能,凯鲁克亚·啸风以作战时间长、飞行续航时间久、伤害恢复速度快而著称,这三点起码占了受封英杰理由的三分之一。应该说,只要它有渴望再回战场的意念,配合恢复的手段,那么……

  地下室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概念的,就这么醒着,说“白天会来”的人类现在也没有来。虽然可能的爽约让单纯的战士感到不悦,但一方面会有这样“期待”的念头,企望人类的“喂养”,的确也是一件尊严上难以接受的事。看样子一时半会死不了了……就算是死掉,这么远的距离,灵魂也可以跨越重洋回到圣树树根下的世界吗,它心里没底。如果前辈要它好好活,那么也听听前辈的意见,但是前辈没有告诉过它,在遇到了这种窘况时,接下来该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