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冬青山的蛇妖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658 2019.08.02 19:15

  “包在我们身上,米多利副会长。”倒也没有被扑面而来的壕气镇住,洛恩礼貌地道谢。

  副会长向凯希亚英杰鞠了个躬,毕竟对方是先祖所重视的异国友人:“凯鲁克亚阁下,从那天觐见的事能看出,先祖非常信任您,这次……也拜托您关照舍弟的命运了。”

  “事情因我而起,我会负起责任——在塔尔•维拉的地下,那么艰难的局面他都没有放弃我,我绝对不会知恩不报……希望能尽早与他再度踏上冒险的旅程,我们的约定还没有完结。”

  正当米多利还想对慕纳女士说点什么感谢的话语时,牛头人女士连忙示意他不必多说:“本人收钱办事挣积分和声望,请不用那么多礼。再说,令弟是个非常好的圣骑士,我们每次合作都很愉快,实在是不想看到他遭遇牢狱之灾。”

  又寒暄了几句,洛恩他们走出了米多利的办公室回到热闹嘈杂的大厅,凯鲁克亚在大厅里梭巡一圈,想想前辈应该按照约定单独从侯爵家找过来了。很快它发现了正在跟女法师们愉快吹水和吃甜点的卡尔利兹,一时间“前辈”一词卡在喉咙没哆嗦出来,只好上前咳嗽了两声引起对方的注意:“……该出发了。”

  卡尔利兹这才装作有些恋恋不舍地跟今天才认识的漂亮女法师们礼貌地到了别,欢快地跟后辈打招呼:“都准备好了?那就出发吧~”

  于是他们一行四人找到了死灵法师女士,迪妮莎在自己的办公室给他们开启了前往第一个任务地点的传送门:“希望你们一切顺利,我和提莫尔都希望米多利这几天能少掉一些头发……”

  “为了不让副会长面临谢顶危机,我们会努力的。”洛恩在心里觉得这话令人哭笑不得,面上还是得一脸严肃,毕竟事情的实际影响会是很大的,如果不能在前几天就拿出战果,一旦事情的眉目被扩散出去,卡斯泰尔家和红榴家所面临的压力就是前所未有的大。

  凯鲁克亚的接下来自王室的敕命这件事已经被战士公会广而告之,队伍里没有维克多这一点很快尽人皆知,所以,任务背后的真相瞒不了多久,王室等待的就是这个后知后觉的爆炸效应,这样一来,舆论也会监督任务的执行者们“不得不去”完成所有的苛刻的要求。

  在迪妮莎女士刚刚送走四人之后五分钟,米多利就派人喊她去办公室一趟。

  再次踏进副会长办公室,看见米多利恭恭敬敬面对几个黑衣人的场面,又仔细审视黑衣人身上银色纹章,顿时心就凉了一下……当然,只是一小下而已,作为当年参与过加西亚王子夺还王宫以及平叛事件的法师,迪妮莎对这样的场面还不至于感到害怕。

  黑衣人自然是隶属于首席枢机卿的影华卫队成员,队长安德里亚也是工作上十几年的老熟人了,大家能够彼此自然地打招呼就像偶然在圣都的大街上相遇一样,不过穿着队服的时间便意味着现在是工作场合,必须得要严肃。

  “大家心知肚明,现在凯希亚英杰走到哪里我们都得盯梢。”安德里亚一本正经地说,“所以,希望你提供一下他们的行程记录,我们必须监督他们完成任务的过程。”

  “……好吧,年轻的猎人并没有要求我们保密,知道身后有尾巴,这些觉悟想必早就该有了,不然也不会径直跑到法师公会总会来。安德里亚,你们不会干涉他们完成任务的吧?”求你们别从中作梗,这事关我侄子的任务会不会卡关啊,迪妮莎在心里呼喊到。

  “瞧你说的,君主和陛下只是好奇他们能不能完成,并没有交待我们在已经足够严苛的条件下加码。更何况,押码在‘完成’这边,赌盘赔率更可观,各大公会和酒吧,很多人都赌这四个人无法在时限内全部完成。毕竟有些任务是好几年都没有搞定的悬案……比如马塔拉龙虾祭每年都有人失踪这件事。所以,有人愿意去啃这块硬骨头应该是好事。”

  “说起马塔拉收获祭失踪案的调查,连你们影华卫队都是一无所获吗?”既然米多利都这么说了,法师公会也是一筹莫展。“我们每年都派人去,每年还是没能防止事件的发生……甚至都不知道那些游客到底是失踪在海上还是岛上。”

  这时,笼罩在黑斗篷里,并佩戴着面具以及卫队副队长徽章的较矮的男子发话了,在关上门的办公室里,这些熟人面前,他并没有打算掩饰自己的声音:“君主与诸神一样,希望这些事能靠我们凡人自己去解决,总不能让她们为臣民代劳一切琐事。收获祭失踪案已经持续了六年,今年再不收官,我都觉得愧对她的栽培。不过,若是凯希亚英杰所在的队伍真是世界之树所赐予的奇迹,以及魔网之主赐予的祝福,那事说不定能够在今年为案件画上句号,我们也算松口气,可以给大家一个交待。”

  “也不能这样说,殿下。”米多利试图安慰他别太愧疚,“六年前您还太小。”

  “算了……开始我的工作吧。安德里亚不会去,我亲自带人跟踪他们,有什么故事我会回来找你们分享的。迪妮莎女士,麻烦您了。”恰好,带在身边的人是当初在罗诺威矿山与洛恩小队有过交道的哈维•特里斯坦,就算跟踪被发现了,有哈维做交涉的话,对方也不会太过反感。

  “遵命,殿下。”迪妮莎开始准备施法重建刚才送走洛恩他们的传送门,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可是,这种事情交给属下去做不就行了吗,为何要劳烦殿下亲自出马?”

  “我只是不甘心只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词不达意的枯燥报告书而已~还有,我们还未曾见过,另一位凯希亚英杰的实力。”其他人都不知道,安德烈王子在公事背后的一点点私心——如果不是在王宫外偶遇了作为牧师的卡尔利兹,又在凯鲁克亚的口中证实了自己所猜非误,年轻的王族便不会有如此大的好奇心与兴趣。

  雷诺对他的教导中有这么一条。

  不要被普通的观念所轻易束缚,好奇心驱使你去追求更多见识的时候,要勇敢向前。

  你的性命与命运有我守护。

  只有这样,终有一天,你会征服不凡之国,与不凡之人。

  养母的预言对年轻的王子来说即是人生的目标,安德烈认清自己的命运,不能获得维拉克鲁斯的王座,便要寻找另一条出路,他无法辜负像亲生父亲一样带大自己的叔父,便不能有一丝一毫染指未来弟妹们的王座的念头。如何让自己身为王族的命运变得荣耀,不负长辈们的栽培与器重?那么,只能去实现她的预言。

  回到他的好奇心与兴趣。

  心灵洞察是牧师之间乐此不疲的较量手段之一,从对方今天底裤穿了什么花纹到昨天你去哪家娱乐场所逍遥快活,能突破对方的心灵障壁防护就算技高一筹——而卡尔利兹在初次见面里就看穿了自己的执念。

  维拉克鲁斯有多少人认为一个忠实于现任国王、习惯了安稳工作的王侄还会有这样胸怀大志的执念呢?帝国虽然强大,但无法与凯希亚皇国正面对抗这是历史的教训,更何况对抗身为源生神祗的世界之树是违背自然的妄念,还想来年吃饱饭而不是吃沙子?所以,世人不认为这个星球上还有什么称得上普拉菲尔枢机卿所言的“不凡之国”,更别提虚无缥缈的“不凡之人”——不过是王室为了保护小王子不被世人歧视与碎嘴的夸夸其谈罢了。

  安德烈会追寻执念,直到实现的那一天,不能让世人瞧不起自己,更不能让世人将抚养自己长大的亲人们所说的话当作后日嗤笑的谈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