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冬青山的蛇妖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735 2019.08.03 10:15

  维拉克鲁斯东北部,冬青山——

  洛恩一行在树林茂密的山间穿行,沿着山脉的角落逐渐接近地图上所标记的中心区域。迪妮莎的传送门稍微开在离准确坐标大概2公里远的地方,原因是考虑到任务目标的活动范围,不可毫无防备地直接进入其熟悉的领域,不然小队会非常被动。那可是能让活物石化的美杜莎一族,即便你不是眼睛与她的目光直接对上。

  按照任务文本的简述,以及去地渊女神神庙的付费打听(意外地非常便宜),将信息综合整理,可以得到的有用部分是:蛇发女妖萨梅朵,是十年前在地渊女神信徒的召唤仪式中,无意间从不稳定的召唤传送门里来到维拉克鲁斯的,迷茫又饥饿的萨梅朵在地渊神庙神职人员的引导下信仰了地渊女神尤妮卡,并相信是尤妮卡欣赏她在石艺方面的才华才将自己召唤至此。

  萨梅朵一直安居于冬青山的地渊女神神庙附近,每个月会到附近的城镇去售卖自己的石雕,她的作品在国立博物馆都有收藏,每年的收入足够她过上不错的生活,甚至有人类和矮人石匠还专门去她那里学过一点手艺(这胆量也是不错了)。

  但是从五年前开始,萨梅朵再也没有去往过城镇,一些与她有过交道的石匠和生意人都怀疑她是不是出事了,陆陆续续有人去她的居所探望,但是一个也没有回来。觉得不对劲的失踪人口家属向城镇守备官报了警,城镇的守备官带上法师到萨梅朵居住的山中别墅去搜查,却一无所获,除了她自己的石像使魔在搬运发现很多切割好的、神殿柱子那么粗大的石料外,似乎没什么特别可疑的迹象,也没有搜出失踪人口的任何物品作为怀疑的证据。她声称那些失踪的人是来探访过自己,然后就离开了。

  “按照任务文本上的描述,到去年7月为止共接到了有72人失踪的报告,都是去探访她居住地而失踪的。问题是法师公会和圣骑士公会,带着地渊神殿的祭司去她那里搜过两圈,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就算是吃人也要吐骨头呀……”

  “从神殿打听到的说法,她不吃人,和人类这些普通种族一样饲养家禽和家畜,甚至从人类那里学会了基础烹饪,就算给她活人又能做什么?做石像?那不是在搜查的时候就会穿帮了吗?法师公会的人搞起搜查来不会放过任何与现场不协调的物品,据说石柱也被搜查过了,里面并没有人类雕像的轮廓存在。”

  “多说无益,我们必须亲自登门拜访。”

  在林间别墅的不远处,一座规模不大的庙宇映入访客的眼帘。比起矗立在圣都的神殿,这里的规模小得完全没有可比性,更加彰显了修建者为满足自身需求而构筑的祈祷室,但也能与小城镇上的神庙比上一比,除了庙宇的主体,更多的地方是平出来为花园和步道使用,步道修砌得有些复杂,仿佛是一个奇怪的法阵包围了小小的庙宇一样。

  在惊扰此地的主人之前,冒险者们决定先去这座小庙一探究竟。

  小庙有一间正中的雕像室和四个对称分布的小房间,雕像室显然是用来进行朝拜的,有供奉烛台与祭祀器皿的供桌,地上有绒毛地毯和跪拜用的华丽的垫子,放置在地渊女神尤妮卡石像的正前方。其他四个房间似乎是牲祭室,地渊女神喜欢地上丰富的食物众人皆知,洛恩他们在四个血腥味犹存的房间里分别发现了牛、羊、猪和鸡的残骸与骨头,反正应该是没有人类的骨头混入其中就对了。

  “应该是昨天祭祀的,尸体还比较完整和新鲜,骨骼的形状也不是人型生物。”身为猎人的洛恩很容易就能分辨家禽家畜尸体的新鲜程度。

  “我询问了此地的大地之灵,他们说并没有人类的冤魂在这座神庙里飘荡过。”慕纳女士说。

  “难道真是无懈可击?我不相信。”凯鲁克亚不甘心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这样的结论。

  “当然不是。虽然看起来越是整洁的地方就越可疑……这是冒险者先入为主的想法,但想法毕竟没有证据来支撑。不过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唯有站在雕像面前思虑了一会的卡尔利兹指了指面前这樽似乎有些不同以往的地渊女神雕像,“修建这座小型神庙的蛇发女妖绝对有问题。”

  “前辈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凯鲁克亚站在正面看了半晌,感觉就是女神的造型没有现代神庙里那么美丽而已,其他有什么特别的吗?

  “你应该没有见过——这是尤妮卡‘未净化’前的姿态。”牧师英杰的表情有点踌躇,似乎是在思考如何才能长话短说。“诸位大概有所不知,地渊女神尤妮卡曾经是一个类似于邪神的幕后黑手制造出来的棋子。”

  洛恩他们瞪大了眼睛,地渊神殿的祭司们可不会对外这么说。

  “北方大陆的历史中应该提及过一个叫做‘奈罗图斯’的名字,一千五百年前,与尚未成为魔网之主的莫德维拉决一死战的大法师。那个法师不过是‘奈罗图斯’在人界的一个分身和具象罢了——我提起这个是便于你们理解。当年莫德维拉原本打算在凯希亚的土地终老,但是听到从北方传来的消息,他接受初代大人的嘱托,回到北方平定潜在的灾害。说回正题,奈罗图斯是降临到这个星球上非常古老的邪恶阴影,它有着极大的耐心,潜伏在每个千年纪元中为自己的复苏汲取能量、寻找机会,同时暗中发展任何可以为其利用的棋子,尤妮卡也不例外。”

  卡尔利兹仰视雕像的目光不知为何有些感伤。

  “尤妮卡最初的形态是深岩地龙,奈罗图斯选中她,想要她成为自己统御地下的棋子,它給予尤妮卡强大的力量,加上自身数万年的修为,渐渐进化成雕像上的模样,蝎尾人身,甲壳上布满危险尖刺。当时大地母神的神位空缺,尤妮卡凭借自身的优势得到了‘地渊女神’的神格,似乎次元的审神者并未介意她成为神祗后会带来什么变化。后来,无所事事的尤妮卡游历到埃弗拉大陆,折服于皇国的繁荣,于是向初代大人拜师,想学习魔法的技艺。初代大人知道缔造尤妮卡的力量是从何而来,但是为了埃弗拉大陆的安定,决定笼络已有神格的她,同意了她的请求,并计划要通过一个过程净化奈罗图斯对尤妮卡的影响。”

  “听前辈的意思,净化最终是成功了……莫非,是初代大人派您去……”

  卡尔利兹说,对,在凯鲁克亚你出生之前很久的事了。

  “……那是一个长达万年的漫长过程,期间我被唤醒很多次……就像是一个治疗身患慢性疾病患者的主治医生。最终,大部分奈罗图斯的影响从她的身上褪去,她的形态进化为了一位外表高贵的蛇妖,拥有神性同时获得了更多的人性。每一千年进行一次蜕皮,褪去身上那些残余的污秽斑点。所以我才说,这个雕像是‘未净化’之前的形态,侍奉着这个形态的侍女,恐怕在心智上发生了很不好的变化。提一个很重要的事——按照推算,五年前刚好是尤妮卡开始千年蜕皮的时间,这段时间内,尤妮卡几乎不会回应地上和地下生命的大部分呼唤。为了不招来其他神祗的排斥和异见,她依旧得和自己顽固的旧斑和污点做斗争,同时全身紧绷,高度戒备。”

  “这么说,任务目标在真正的地渊女神闭关期,被你说的那个什么邪神的力量影响了?”

  “不然还能怎样,一个刚来到维拉克鲁斯就很快皈依地渊女神信仰的侍奉者,在十年里不会不清楚尤妮卡现在的形态是什么吧?那为什么还要建立并供奉如此模样的雕像呢?连维拉克鲁斯最大的地渊女神神殿里都没有这副模样的立像。又怎么解释这五年与她相关的失踪人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