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章 红莲试炼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797 2019.07.03 11:15

  帝国的绝凶虎明明已经倒下,只需要在心脏上补一刀,他的失败就能铭刻在众人的瞳孔中。但是,从他倒下的身体所延展出来的魔法阵,所有的纹路上衍生出高耸的水晶晶片,像是一层一层的城墙那样,将凯希亚英杰拒之墙外。

  这是什么异象?!

  “是战争女神的祝福!”竞技场在死寂了那么短暂的一小会之后,不知道这声呐喊是由战争神殿的祭司喊出,或者是哪位战士喊出,紧接着,呼喊声变成了欢呼声:“是女神的祝福!是神迹!站起来啊,伍兹!”

  “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看台上一瞬间沸腾了,他们在为一个倒下的战士欢呼。

  伍兹当然想站起来,但是他的左腿已经被连锁雷暴的剧烈震击,导致腿骨粉碎性骨折,护甲只保住他的腿看起来还没被绞成一堆肉酱,而且右臂亦遭到近乎粉碎的重创,无法用力,因此想用双手握住剑柄,撑住自己的身体直立起来都非常困难。作为一个非常纯粹的战士,轻伤能忍,磕个止疼片也能熬一熬,但肢体出现粉碎性内创伤害,势必需要依靠治愈职业的外力帮助。

  单人决斗是不可以的,只要进入了竞技场内,大法师的结界就能隔绝外部的一切物质和法术协助,心灵链接提供建议这倒是在规则允许之内。毕竟运动员上场较量,也需要教练在场边指导。

  贵宾席区看台更高,视野更好,在四位权臣眼中,围绕着倒下的伍兹泰格,水晶墙更像是一朵绽开的盛大红莲,是神迹无疑的体现。

  “阿尔卡纳卿,虽然你的秘密武器很厉害,超乎我们原本的想象,但是伍兹正在向我们证明,他是战争女神更青睐的优秀战士。”宰相克鲁玛·烬心隐藏不住他对伍兹的欣赏和赞美,言语中难免要稍稍压制阿尔卡纳侯爵一些。

  侯爵倒是云淡风轻,不在乎对方的态度,或者说这个严格的人肯说自己的代理者超乎他想象,就已经是最大程度的称赞了。

  本来已经心凉到胃底的费尔顿侯爵这时又跟打了鸡血一样,站起来,冲倒在地上的自家选手大声叫喊:“站起来啊伍兹!女神在守护你!你是她的骄傲对吧!不要输给这个新人!你想让伟大的女神赐下的神迹白白浪费吗!”

  “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全场的声援更加带劲。

  凯鲁克亚也没闲着,它非常明白,給予了对手喘息之机,就等于扼杀自己最后获胜的希望。双刃交叠,蓄力,对着遮蔽保护的玫红色水晶墙,苍白的雷电能量形成了球状,闪烁在剑刃交叠的十字处。

  英杰启动了他在矿井深处击杀深岩虫母的武器奥义:“雷暴的烈风三连斩!”

  这下伍兹的支持者就炸窝了,他们高声唾骂对手毫无竞技精神,更是不知天高地厚,胆敢试图破坏神迹,就是对战争女神不敬,这样的人铁定会遭到神明的唾弃和惩罚!

  雷暴、闪电与烈风纠缠的巨大能量笔直地朝着水晶围墙正面轰击,爆炸的能量波扩散在四周的结界上,竞技场再次爆发出地震一般的震动,观众们要么抱住四邻,要么抱住自己座椅的椅背,或者抓住附近的栏杆,以免自己上下抖动,左摇右晃的时候砸到别人,或者被别人砸到,受伤。

  有手快的牧师赶紧开了真言术·盾,也有德鲁伊干脆使用了树皮术,或者变成胖胖的枭兽减缓伤害……总之,各个职业的冒险者都在想方设法保护自己,有余力了再保护他人。

  爆炸的气浪还是有一部分穿过了大法师们的结界,冲上了观众席,男士们还好一点,各路名媛只能尖叫连连,她们今天的发型和梳妆难免要被破坏一轮了。

  “天呐,圣都每年的小型龙卷风,破坏力也不及这招式的十分之一。”大法官贝茜莱斯女公爵感叹到。“阿尔卡纳卿的代理者真是……潜力未知。”

  “感谢您的称赞,大法官阁下,我觉得,这还不是他的极限。”

  “还不是吗?刚才那一招,在我们看来堪称必杀技能了。”

  “请静静地看下去。”阿尔卡纳侯爵并未站起来回话,他在下方的背影稳重如山,“我们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会发生。”

  爆炸的烟雾散尽,巨大的水晶墙四散塌裂,本以为可以接近对手的凯鲁克亚,却发现伍兹的跟前出现了一个可疑的红色影子在浮动。不,与其说是影子,不如说是,有翅膀的,浮动的人形鬼火,唯有头上的环形宝冠是玫红色的实体水晶。

  这是什么?!

  它迅速退后,展开半防御姿态,觉得面前的事物很像矿井里的幽魂女妖。

  那是什么?!

  观众们在经历地震般的冲击洗礼后,总算能在座位上勉强安坐,看着场中央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形惊诧不已。

  主持人拿起麦克风大声嚷嚷:“突然出现在场地中央的人形?!那究竟是什么!相信在场的各位与我同样迷惑!难道是伍兹选手的秘密杀手锏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之间火焰人形的手中延展出“剑”形的火焰,朝着凯鲁克亚的方向笔直地扬起一道剑气弧线。强烈的战争直感告诉英杰,避不开的话,大概率重伤。千钧一发之际,它擦着敬畏铠装的肩甲尖角冲过去,在竞技场的墙壁上刻下蛛网般恐怖的坑洞与深刻裂痕,吓得那片的观众恐慌大叫。断裂的脆感提醒铠装的主人,敬畏铠装随时会濒临破坏临界值——如果继续以这样的强度进行破坏的话。

  “你到底是什么?”

  哼。

  一声很轻的哼声,带着一点回音,听起来像是人类或者精灵中女性/雌性。紧接着,火焰人形双手的剑化为了有实体的水晶,人形犹如离弦之箭向凯鲁克亚射出,竞技场上又是一波眼花缭乱的攻击与招架。

  观众们看呆了,毕竟刚才伍兹和凯鲁克亚的对决,速度都已经超越平常的战士之间的战斗节奏,眼下,神秘人形与凯鲁克亚的简短对招已经让诸位的眼球跟不上刀光剑影,只能看见武器的碰撞所发出的火花。

  而对方剑刃散发出的热能,似乎在蛮横地压制住自己冰霜附魔之后的烈旋剑。

  英杰只能勉强跟上对方的进攻,忙于招架,似乎一时间腾不出来进攻的空隙,这与刚才还能腾出一只手的游刃有余完全不同,一不小心就可能受到致命伤。

  “天哪!这是什么速度的对招!我仿佛听见十个铁匠在同时挥舞打铁的锤子!”主持人拿着麦克风,激动地一脚踩在主持桌上,“在场的观众有谁看清了吗!恐怕没有吧!恳请法师公会事后给我们回放慢动作!”

  厮打在一起的对手各自散开,大概有三十米远。凯鲁克亚身上的敬畏铠装,裂痕比刚才多了许多,让人并不怀疑,再过一会,这副铠甲就将光荣地完成它毕生的使命。这一幕让费心将敬畏铠装补好的管家先生当即皱眉,它可心疼自己的工时。

  内脏在剧痛,人类拟态情况下,大概是“肋骨”处,受到了穿透铠甲防御的伤害。

  “如果不回答的话,那么我只能认为——费尔顿的代理者违反了代理决斗的规则。”

  这句话倒是好好地被转出来,全场的观众都听得到。

  顿时,诸多目光被投至费尔顿侯爵那里,似乎是要他好好解释,为什么伍兹不能战斗,却多出来一个无名无姓奇怪的火焰人形,是什么特殊的召唤物吗。大家所能理解的神明赐福,是比如让选手大幅增加攻击力,大幅提高防御力,使出一些平日里很难做到的绝学,等等,眼前一幕就让人非常费解。

  代理决斗允许使用替身吗?原则上应该是不可以的,除非是个召唤物。

  似乎是为了解释这一切,火焰人形开口说话了,与它的话语声同时降临的,还有一股令精神感到明显压力的“威能”,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头颅,变得更加沉重,内脏被声波涤荡,仿佛是被要求向那人顶礼膜拜一般郑重:“莉莲娜·普莱德在此,你有什么异议吗,战士?”

  这个名字回荡在整个竞技场,甚至连竞技场周边,那些在酒馆里看直播的,都听得清清楚楚,伴随着神言威能,他们的呼吸急促向上,心却沉重得坠入胃中,血管里曾瞬间结冰,下一秒又滚过熔岩。

  所有的观众的大脑里都回荡这同一个句子:“这不可能吧!”

  神明现世,在以往的概念中,是凡人籍由献上高贵的祭品,举行宏大繁复的仪式,才有可能获得神明青睐和赏光,神明往往会洒下奇迹作为恩赏,不一定亲临现场。但凡神明的降临,往往意味着某种重大的意义,就连每一任的国王继位大典都不一定会有这样的待遇。

  十多年前,加西亚陛下的即位大典,黑暗女神亲临,不过是为了向世人解释陛下复仇和即位的正当性,更重要的是,为恶魔枢机卿获得的权位正名,为她的功绩遭人非议而以正视听。

  每日感知神威的战争神殿的祭司们早已不觉得神威是单纯的压力,这是他们感知神明存在的证明,如此帜热的波动,如此强烈的意志,稍稍提振气息便可碾压众生,这亦是她们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神明降世的宏大影响。

  虔诚的祭司们早已跪下,记起神殿的赞美诗中,关于莉莲娜殿下传颂已久的描述:

  她是红莲中重生的冥域天使。

  她是人形的杀戮,行走的战争,复仇的信标,裁决的刃锋。

  她是经久不息的愤怒,永无止境的历练。

  她是死寂燃烧的烈焰,亦是熄灭生命的丧钟。

  ……

  …………

  安德烈王子第一个站起来,向现世的神明行礼,紧接着,被吓到愣住的诸位大臣和贵族们纷纷效仿,以至于最后全场肃立,无声地向战争女神致敬。

  落座吧,诸位。是我的到来惊扰了你们。

  神明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心头,这一道许可仿佛打在他们的膝盖窝上,所有人自动且自然地一一落座。

  主持人暂时不敢乱喊,唯恐惹来战争女神不悦的注目,否则的话,他就算再讨人喜欢,解说生涯也基本玩完了。

  “怎么办!”洛恩有些焦急地扯维克多的礼装袖子,“为什么战争女神会出现啊!看起来还一副要修理它的样子!这不是输定了的节奏吗!”

  “我怎么知道会这样!一场普通的代理决斗居然会招来战争女神亲临!这题超纲了啊!超纲了!”维克多双手捧脸作恐惧状,似乎是在为自己一年工资外加好友的奖金打水漂而撕心裂肺地哀嚎。“就算打赢了凯鲁克亚,这样的胜利还能算是伍兹的胜利吗?”

  这句话他故意嚎得很大声,就是为了让周围的人,乃至贵宾区主席台上的四位督战权臣听见。

  这句话引发了贵族区人们的思考,大家开始窃窃私语:战争女神以神明之尊,莅临竞技场,本应该是让人感到兴奋和激励的事件,但她若是公开偏袒自己的钟意的战士,甚至直接为其充当打手,这就算是神明的特权,也会让人为劣势的一方打抱不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