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至暗时刻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458 2019.07.15 19:40

  维克多•卡斯泰尔在心中欢欣雀跃!

  预想中最坏的狂暴变身没有发生!谢天谢地!塔尔•维拉法师公会不用遭遇被血洗的惨剧了。如果它用了在竞技场里的圣螳铠装-暴虐,今天会是帝国法师公会历史上无比血腥的一笔。

  骨骨•灵语者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两秒,从那张常年的扑克脸来说,他大概是想笑吧。

  “1200第纳尔拿来,幻毒使先生。等辛达回来了,我要给它接个风。”

  “这是怎么回事啊,希斯威尔先生?”法师公会的会长板起了脸,觉得自己和整个公会有点被耍了的感觉。“你承诺的‘真相’呢。”

  “你们别急嘛,俗话说,欲速则不达。这次的偶然现象为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那就是——‘产生了抗体’这个可能性。”

  “你就继续信口雌黄吧。”

  “古早的记载,异国的虫人战士异常坚韧勇猛,一个至少能顶我们这边三个人类士兵,历史上的我国几乎没有胜绩,因此才对它们异常警惕——能撑过第一管药剂我倒不会过于惊讶。你能坚持到现在值得赞赏,只是,对于这第二支加强版,不知道会如何呢?”

  当希斯威尔刚刚对凯鲁克亚威胁完毕,准备再从口袋里掏家伙的时候,卡斯泰尔箭步冲过来,从背后扳过他的肩膀,抡起拳头朝他的下颚重重一击,那家伙就像飘零的树叶一样在风里旋了一个圈,即刻就歪到墙根下了。

  “你还真蹬鼻子上脸啊!”

  差点被打得天旋地转的幻毒使好不容易稳住了视线焦距,确认自己的下颚没有脱臼或者骨折:“你着急了,骑士阁下?离48小时还远着呢,别这点耐心都没有啊。我现在算是接受王室的要求协助审查,你擅自殴打我,这可以算是对王室敕命的抗拒和不尊哦。”

  “别想要威胁我,你这个卑劣的小人!继续加大剂量?我现在就可以以谋杀意图逮捕你!这是圣骑士与玫瑰骑士的职责权限之内!”

  “呵呵,那也请48小时候之后,虽然到那个时候不知道你还有没有逮捕我的资格。”

  公会会长目睹着激烈到发生肢体争执的一幕,内心也感到焦灼和摇摆不定。他的本意的确是想审出个一二三来向皇廷邀功,以提升塔尔•维拉法师公会在全国的名声和地位,同时也为自己挣得相应的利益,当天上掉下来这个机会馅饼的时候,不由得双手捧来,现在看起来却是个烫手的馍馍。

  “您意下如何,会长先生。”希斯威尔不着急爬起来,只是拿着空针筒的针尖对准自己面前暴怒的圣骑士,然后催促那根犹豫的墙头草快点下定论。

  “我反对,会长。”这时,骨发话了,他不着痕迹地蔑视了幻毒使,“这支他声称暴露过螳螂妖真面目的药剂并没有起效,从这一刻起,这个人的信誉就彻底丧失了,我们没有理由再为他的进一步行为买单。而且,幻毒药的后遗症,就算国家愿意为此买单,事情一旦为普通人所知晓,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声誉也会受损,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冤枉过一个好人,错漏过一个坏人。还有,如果您固执地要赌希斯威尔赢的话,我可以提醒您一件事:依靠这种卑劣者的卑劣道具来进行刑讯逼供,有损法师公会的名誉,是对魔网之主的极大侮辱。”

  “骨……连你也!”

  “您可以听,也可以不听,我只为我押注的1200第纳尔负责,而你要肩负的比我手中的薪金更重。”所以,自己衡量。

  “嘿,会长,你能从我这里得到不止1200第纳尔的东西,只要你相信我并迈出这勇气的一步,很多人都是在成功面前因为畏惧而止步了,最后他们灰头土脸地退出舞台,一生默默无闻。”

  “但我并不想冤枉好人。”

  “不会冤枉的。你还记得他们的供词吗?他们也承认看见了螳螂妖,没有否认哎。你就不想想,哪就那么恰巧,我射中了路过的螳螂妖?洛恩•红榴身上的伤痕也不会是任何正常动物的爪痕,而绝对是被那虫妖的爪子劈开的!他们是害怕被验伤揭发谎言才不得不承认是被螳螂妖袭击。至于多出来的螳螂妖尸体?哼,有卡斯泰尔家的族裔在,什么是不能伪造的?而我,为了摆脱他们的追击,最快的方法就是用我的杀手锏,让他们自相残杀——怎样,这个逻辑还不能说服你?再退一步,我可是经过了读心术的验证之后才能作为检举人出现在这里!”

  空前的沉默。

  连维克多都一时想不到反驳的方法,很合理的逻辑链。

  最后,会长痛下了决心。

  “一切责任由我来扛。”

  “我代表授命给我的王室,予以你最后一次的信任。”

  “这次如果再没有效果,就没有下次了。”

  “你必须被逮捕。”

  “谢谢您的恩赐,我愿意回报您以奇迹,会长先生。所以,退下吧,圣骑士,如果你的职业病-八项美德让你在这里看不下去也呆不下去,那就请赶快滚蛋,不要干扰审讯,趁你还没有失去所有之前,夹起尾巴灰溜溜地逃走吧,我可没空恭送。”

  玫瑰骑士扭头,最后一次质问法师公会的会长:“你决定要听从这个蠢蛋的建议了?!”

  “我为我接到的命令尽职到底。还有,无论经历什么过程的甄选,筛到最后的就是我们得到的‘真相’,谁都无怨无悔。”

  “好的,您这句话反而让我觉得敬佩。那么,坚持你的选择吧,愿你无悔此刻的决定。”

  言毕,精灵圣骑士一甩披风,踏着愤怒的重步离开了地下五层。

  凯鲁克亚没法责怪他什么,以他的地位,应该已经是极限了。

  这次真是死了都没法怨谁……更何况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在第二支面前活下来。

  死于毒药和刑囚的英杰……传回去一定是议会的耻辱,这样,大概会被除名吧。

  赛希尔前辈和初代大人,会怎么看自己呢?兴许,连个墓志铭都不值得拥有。

  议会的史官会在自己的生平记录里以最潦草的笔伐轻描淡写地带过。

  它们可能会说,历史上曾有那么一位英杰,它的辉煌只限于那么曾经战役之中,它的死亡不仅毫无价值,还给圣树与祖国蒙羞。

  那支邪恶的武器就在眼前晃来晃去,随时会夺走一切。

  要解除意志的束缚吗?那样的话兴许还有一线挣扎的希望,但又是判了“共犯”们的“死刑”。

  它从未在过去的战斗中抛下过任何同族和部下。

  圣骑士奔出法师公会大门,金色的发丝在狂风中乱舞,湛蓝色的眸子中填满空前的愤怒。

  从来没有谁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折磨自己的朋友!

  维克多当街开启了传送门。

  有一个最坏最坏的打算在他的脑海里划过,但是因为某些特殊的顾忌,尽可能不要那么做。假使还有一点方法,一点的旁门左道,他都愿意去尝试。

  “……我知道你在,瑟拉迈尔。”在进入传送门之前,精灵分明正视前方,却好像在看着不存在于眼前的人,用近乎咏叹的调子呼唤那个名讳,声音随风而逝,“我请求你的帮助。”

  扫过城市的暴乱狂风,渐渐微弱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