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同伴的心意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032 2019.06.25 11:15

  “太好了,这次没有喷得一头一脸都是……”常年负责野兽解体的猎人终于又松了一口气。“不然回去一身的腥味和辛味,又要被姐姐摁住喷一堆这样那样的香水了。”

  慕纳女士则是开心地准备了一个小号的泡菜坛,当然,里面没有泡菜,洛恩拎着那颗胆囊的底,小心缓慢地将胆汁沿着夹子留出的一个口,慢慢地往坛子里倾倒。

  “不错不错,这胆汁的成色很理想,即使冷却了也不会变深太多。”资深铭文师如是评价到。

  倒完胆汁,猎人将完整的胆囊用夹子倒挂在比较低矮的树枝上晾晒,等晒干了再考虑做点别的用处,恰巧的是,从里面倒出来三颗乒乓球大小的石头,这让慕纳女士不由得眼前一亮:“嘿!是赤磷蛇的胆结石!”

  赤褐色的石头可以入药,据说在清热降火方面有特别的功效,另外就是用以打磨加工并一定程度的附魔后,可以用来活血化瘀,对一些人的血管粥样硬化有一定的效果,熊猫人是这么说这么用的,上了年纪人特别喜欢这种实用的小物件。另外,铭文师们也有用它来加入研磨墨水,研磨出来的墨水品质起码是精良级(蓝色)。

  在物品基本集齐后,慕纳女士取出了自己的折叠式工作台。

  首先使用小钵将龙血花的花蕊150克放入,然后捣碎,加入少量的水,很快,钵中变成了昏黄的颜色,将花蕊和水倒出至一个小盆的三分之一;同时,洛恩选了三条鳜鱼解剖,割取腹部最肥美的部分,在平底锅中熬出香味四溢的熟鱼油,倒入小盆;接着,慕纳女士将一颗赤磷蛇的胆结石碾碎,直至碾为非常非常细小的颗粒,倒入一大瓢胆汁中,最后,将胆汁倒入小盆里;洛恩在篝火前将铁质支架支好,慕纳女士将盆放入支架的圆形口,拨弄一下柴火,开始熬制这气味辛且苦的诡异墨水。待到墨水中蒸发了一部分水分,诡异的绿色液体渐渐因为龙血花金色的花蕊导致颜色异变后,慕纳女士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朱红色的粉状物品(洛恩猜测是某种不知名的花粉,萨满的秘密配方)放了进去,汁液又渐渐偏向朱红。萨满特地将其中的墨水分出了足够装满一个小墨水瓶的份量。

  萨满将小刀递给猎人:“最后是你的工序了,来吧,鼓起勇气,注入祈祷与思念,这些墨水(未稀释的话算颜料)今后只为你所用。”甚至只为它所用。

  洛恩拆开绑在手上以防摩擦伤的绷带,咬紧牙齿,用萨满递过来的符文小刀在手心用力滑了一刀,疼痛让他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睑,喉咙里闷哼一声,接着,将血液滴入火堆上熬煮的小盆里,直到萨满喊停。

  猎人的愿望十分纯粹,凯希亚英杰一定要赢下这场代理决斗,在今后的日子里,它依然会战无不胜。

  使用一点德鲁伊的小法术,治愈了手心的伤痕,在确认不会感觉到疼痛后,重新缠好了绷带。接着,将幼龟处理一下,掏空,留下龟壳,递给慕纳女士。

  慕纳女士开始指导洛恩在龟壳的两面用这次制作的墨水写下特定的符文。大功告成之后,又用工具在龟壳的一端钻了一个孔洞,用熊猫人喜欢的红绳穿进去。

  “这样就好了?”洛恩晃动着这个小饰品,问萨满。

  “好了呀。虽然它只能抵御一次的致命攻击,但……最好还是祈祷它派不上用场比较好。你也别对你的搭档说这个东西有什么用,非要问的话,就算一个祝愿它马到成功的伴手礼。”

  “依您的视角和经验,您觉得伍兹会对凯鲁构成致命的威胁或者发出致命攻击吗?”

  “别轻敌……以我的预感,就算伍兹不能,也有什么别的……能够做到。”

  洛恩知道高阶萨满们的预感可不是盖的,所以当他听到预感,而不是经验和所见所闻时,心中就已经咯噔一下,听完后半句,心都凉了半截。他愈发忧心忡忡地祈祷,凯希亚英杰绝对不能输在这里,否则的话……后续恕难逆料。

  因为要第二天才回去,所以,整晚,猎人在自己的帐篷里捧着那个幼龟的龟壳饰物,一直反复地虔诚祈愿,直至昏昏睡去。

  当他与萨满女士告别,回到乡下庄园时,凯鲁克亚已经与维克多在庄园外边的空地上一对一,货真价实地比划上了,看起来玫瑰骑士多半在专心防御,偶尔也抽剑出来刺几下。

  看到洛恩回来,两人停止了比试,恰巧也到了午饭的点。

  午饭后,洛恩将他在慕纳女士协助下制作的饰品递给了凯鲁克亚,猎人什么也没说,只是说,这是慕纳女士建议的,熊猫人风格的祈愿饰品。

  龟壳在绳子的末端晃悠了几下,让英杰想起了过去曾经到访过安雅兰馨:“熊猫人所尊崇的灵兽之中,乌龟被称为‘玄武’,拥有极强的防御能力,这个是能提升防御的饰品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提升,或者能提升多少,只能说,我做的,注入了一些祈愿。”

  “感谢你送我这个,”英杰将绳子甩了几圈,缠到手上,留出一节,最后将其绑好,“我会为你们奉上胜利作为报偿。”

  “哎,对了,我建个议。”维克多开窍地击掌,“凯鲁克亚你应该会活化琥珀吧,将这个做成一块琥珀会不会更好看?”

  “你说得不错。”英杰爽快地采纳了这个建议,将其加工成了一块很好看的饰品,顿时增加了几分故乡的风味。

  到了约定的时间,凯鲁克亚依然来到当日会面同族的山洞,摇响了铃铛。

  希科罗亚带来了尽力修复后的圣螳铠装——明显的大破损处使用了质地奇妙的水晶作为填补,肉眼可见水晶虽然映照着铠甲原本的淡紫色,但金属和水晶的质感仍有些明显,凯鲁克亚能理解维拉克鲁斯境内不好搞到原皇国的铸造英杰铠装的材料,但既然希科罗亚说它能修,这样的修补就必定有其意义。小的破损痕依旧明显,但嵌入其中的水晶将那些裂痕点缀出奇妙的色彩,这给铠甲增添了些许战损的艺术感。

  “您放心,虽然这种水晶我记不住它长长的名字,但修补后的圣螳铠装仍然有其原防御力的九成。而且全部过程都由我自己操刀,您不必担心情报外泄。”

  “辛苦你了,希科罗亚。”

  “不必,这是份内事。我也会随阿尔卡纳侯爵去见证您的决斗,届时,辛苦的还是阁下。”

  “我绝不会辱没圣树尊上和议会的荣耀。”

  “对了,给您说件有趣的事情。”管家乐呵呵地说到,“这些天,对家费尔顿侯爵正在派遣手下四处打探我家侯爵可能候选的代理执行者,也给不少伍兹有力的竞争对手塞了金额不等的红包,一方面是游说他们考量伍兹的实力并拒绝我家侯爵的邀请,另一方面是动用他们各自的人脉去打听潜在的候选者。那些人本来就觉得自己打不赢或者获胜的把握不大,暗喜地收下红包,缄口不言。”

  “看样子你们防守甚秘。一想到对家要白白付出那么多金钱,就有些想笑。”

  “接下来的几天,请您时不时地还是在冒险者公会抛头露面一下,不然连续隐匿十来天,迟早会被潜伏在冒险者公会的探子们嗅出端倪,我家侯爵还是希望他的秘密武器能够在最后亮出令人胆寒的锋芒,做到一战成名。”

  凯鲁克亚点头表示赞同下位者的建议,觉得它现在侍奉的这个主人还有点意思。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在从武器到铠甲到饰品以及所有能求来的祝福都已经装配完美后,凯鲁克亚离开庄园,和洛恩继续出没于公会,时不时带来一些狩猎来的魔物和野兽进行交易。

  果然,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希科罗亚所言的,混迹在公会里的探子,借着喝酒的档口和其他人讨论当下流行的冒险者八卦,暗中甄选那些可能被侯爵选中的人。

  洛恩边听边在心中暗笑,他决定也参与到这个令他愉快的八卦氛围中来,并为其推波助澜:“哎,对了,你们说来说去,所有公会里,德鲁伊公会被你们晾到一边了?”

  围在一张桌子上的战士冒险者们心想:耶,小少爷你说得好像挺有道理?怎么把那群喜欢变野生动物,日常种树种花种草,节日里卖个萌,经营绿色乳业的人群忘到脑后了?

  “他们总感觉他们大多数时间都在干农林牧副渔产业,给人的印象太低调了。”

  “是否因为这些人不是代理决斗的常客,我们就忘记他们的存在了?”

  “能扛能打能奶万金油,这不是通常所谓的边缘职业吗。”

  “靠,圣骑士公会门口你敢去说这话?!不被做成蛋包饭丢出来才怪!”

  “说不定阿尔卡纳侯爵会来个出其不意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