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章 坦诚对话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435 2019.07.28 17:24

  会议室里的空气顿时变得有些凝重,一股看不见的冲突和矛盾由会议室大门两边的空气碰撞作为开始,但愿,这种冲突感只是擦肩而过的错觉。大概有那么七八秒,鸦雀无声,谁都没有说话。直到首席枢机卿为魔网之主的名号略感困扰地揉了揉眉心:“看来预感没错,事情并不会像普通的间谍案那么简单。”

  “间谍案?”三位大法师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视线在被缚者与枢机卿之间徘徊,魔网之主只管让他们赶紧把人截住,说剩下的自然一切明了,既然神明这么说,谜团的答案应该会水到渠成。“这个人涉及了间谍案吗?如果是的话,魔网之主为何会传达这样紧急的喻示,而且愿意为他担保?”

  “显然是莫德维拉还没告诉你们他的身份。”揉完眉心,首席枢机卿又对安德里亚和卫队队员挥手,示意你们可以先放开这个家伙了,以及手铐,“既然魔网之主拍了胸脯让三位大法师紧急传达,那么我相信这份凭证。安德里亚,放开他,异国的客人,再次请坐。”

  “异国?”三位大法师又扭头,心想那天开短会所瞎猜的答案如今就验证了?

  “连你们三位大法师都看不穿的伪装,想必是南方魔网之主的高明法术所致。我说的没错吧?”

  “的确是。”活动了一下手腕,凯鲁克亚小幅拉动面前的椅子,又规矩地坐好,等待熬过令人不悦的盘问,但它明白这是必须的对话,莫德维拉的保证已经为自己省去很多辩驳的词句了。

  听到这话,三位大法师还勉强不至于感到羞愧,但是作为法师公会总会副会长的米多利·卡斯泰尔则是身上瞬间发冷,如芒在背。他知道这个人是弟弟半年以来在塔尔·维拉新交的密友,一起冒险,找个什么玄乎的树种,还为了这个人在塔尔·维拉的法师公会差点闹出不愉快,几乎是这个战士的担保人和庇护者,难道弟弟也深入地卷进这件事里了吗?那样的话陛下和枢机卿阁下会怎么处置维克多?

  加西亚则为自己的好奇心可以得到继续满足而感到高兴,虽然国王的矜持让他不能明显地表达出来:“那这样,雷诺,11点的二楼巡场我们稍微延迟一阵好吗?现在,可能要着重处理眼前的突发事件了。”

  “我们意见一致,没问题。反正你现在的兴趣也不在展会上。”枢机卿同意了国王的看法,然后招呼三位大法师就坐,旁听,“既然三位代表魔网之主的意见来此,那就请坐,大家一起来听听异国客人的说法。”

  三位大法师怀着一丝忐忑(当然米多利是特别忐忑)的心情拉开会议室的椅子坐下,卫队长吩咐仆役给各位倒茶,客人也一样。

  “这里不是塔尔·维拉的地下,如果当时魔网之主就愿意为你担保,我们也可以少去很多无谓的监视和猜测。按照普通和正常的顺序来吧,我来提问,希望你如实回答。尽管南方魔网之主给你反制读心的防御法术等级很高,我并非不能破解,只是懒得去费那个力气,搞得大家一点都不愉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我的信条。”

  “我明白,请提问,枢机卿阁下。”凯鲁克亚时刻谨记洛恩和维克多的告诫,首席枢机卿是素来吃软不吃硬的,因为整个帝国没有人可以与之力量抗衡,而且是黑暗女神海拉担保的帝国监理者,实力绝不亚于源生神祗,尤其是维克多还注解了一句——“听说这种天秤月出生的,认理不认人,你好好说话不会出事的”。就算是为了庇护自己的伙伴,它也不可以任性乱来,这个战场不同以往,比忍耐拷问还要困难一些。

  “你的姓名,职务和地位,所属?”问年龄没意思,那边的长生种有个几百几千几万岁都不足为奇。

  “我的全名是凯鲁克亚·啸风,隶属凯希亚皇国圣树之月议会,职阶是议会英杰。”

  除了雷诺·普拉菲尔,其他稍微熟悉凯希亚皇国历史的听众,屁股下面的椅子都发出了不约而同的动摇声。

  提莫尔没有在上司面前忍耐住自己的惊讶:“英杰?真的吗?据我所知,英杰的确是凯希亚的绝对精英,灭国级的杀手锏,但是单独派你一个人来维拉克鲁斯……这太……冒险了吧?”说到冒险的时候,精灵大法师的目光显然飘到了整个房间里唯一与“危险”一词相符的首席枢机卿身上。

  “没错,我的旅程,所领受的敕命,就是一场冒险,我准备好了一切的觉悟。之所以只派我一个来是考虑到不能让更多的同僚冒太大的风险——如果维拉克鲁斯是我们的敌人。”敌人这个词它用了重音来强调,凯鲁克亚的食指在左手手指的戒指上轻触了一下,从戒指中投影出英杰纹章,“这是我的英杰印戒,我的称号是‘狂风之刃’。”

  “狂风之刃?等等……这个词我好像在……先祖的笔记里看到过?”米多利已经很久没有温习过先祖莫德维拉留下的诸多笔记了,倒是弟弟维克多喜欢像看小说一样是不是拿出来看一看,难怪他会注意到“凯鲁克亚·啸风”这个名字……居然是用的真名。

  “我和莫德维拉彼此认识,这大概是他愿意为我担保的原因了。唯一的困惑是,他并不曾主动回应过我在这里的诉求。”

  在场的听众们心中划过“原来如此”的词句。至于魔网之主为什么会在此时,而不是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地下就发出人身保护令,也猜不透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是有所犹豫吗?

  “那么接下来是你的来意了,”加西亚感叹于这份恰巧的人际关系,他知道接下来的问题才是重点,英杰的来意究竟是什么,与维拉克鲁斯有多大的关联?“你先前说道,凯希亚皇国怀疑入侵的人类劫掠者与北方大陆有关系?”

  “在我进一步解释之前,请允许我展示一件记载当时影像的道具,它所言一切为真,以伟大的圣树之名向各位保证。”

  “可以,给我们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得到国王勇敢的允许之后,凯鲁克亚不慌不忙地从腰间的魔法口袋里取出一块包裹有昆虫的琥珀,三位大法师虽然不至于很紧张,但也提高了防备唯恐国王和首席枢机卿遭遇突然袭击。

  从琥珀中昆虫的复眼投影出复数的景象,在指令者的宣言中整合为一个完整而清晰的画面。

  “这里是我们一族神圣的场所——圣树管理所,里面存放的都是圣树尊上无比珍贵的子嗣,以及埃弗拉大陆上所有生灵未来的庇护。每一天,它们都被严密地保护与精心地养护,日复一日,枯燥如此。”

  在监控的视野里,突兀地出现了传送门,人类,典型北方大陆的口音和口癖,说不上多么精致的武装,比起螳螂妖卫兵来说甚至简单得有些可笑,但齐心协力与亡命般勇猛的突袭,还是让安宁了很久很久的圣树管理所猝不及防,一片尖叫厮杀与混乱,亵渎了自然之神呵护后代的神圣场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