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章 小龙虾收获祭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320 2019.08.17 10:17

  康斯坦丁听到神通广大的牧师先生指名自己,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耳语一番,钥匙先生飞快领会精神,然后卡尔利兹在他的掌心画了一个看不见的符文,说,去跟他握手。

  钥匙先生知道异国来客锁定了某个可疑的家伙,便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和兴趣,他并不介意自己成为一个棋子,没有什么比得到真相更重要,就算是人家要求自己的钻下水道都没有半点异议。

  目标在广场的一隅,一朵遮阳伞的茶桌下与人喝冰柠茶,周围是几个年轻人,似乎饶有兴趣地在听目标讲述什么。康斯坦丁在附近买了一个中号的草莓圣代,假装被吸引地凑了过去,有一个口没一口地扒拉着圣代,听听人家在讲什么。

  “法罗先生再给我们讲个故事吧~!”年轻的男孩和女孩们催促到。

  被成为法罗的男子目测有个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人类,戴着镶金边的眼镜,举手投足透着谦和的品质,守重捧着一本牛皮革外封的羊皮纸笔记本,上面写着一些文字和看不太懂的图示,兴许是冒险记录什么的。

  “嗯,讲一个有关于探险的遗迹——翻车鱼岛西北端那个废弃的海神神庙。二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到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时候,十二个岛屿上一共分布着三座海神阿比斯的神庙,可惜到现在只剩下一座了。我听说过海盗们和过去海岛上的富人会在深夜潜入神庙,打开暗道通往地下迷宫,去埋藏他们得到的珍宝或者钱财。”

  “那法罗先生有找到过宝藏吗?”

  学者气质的男人翻开了小本本其中的一页,字迹工整地记录着一份日记:“我找到过两次,一次是十年前,一次是四年前,虽然找到的东西都只有一个鞋盒子那么大,但里面确实装着旧时代的珠宝和古籍,不至于让我一夜暴富,但每年都会吸引我再次来到这里。”

  站在背后的康斯坦丁冷不丁地问了一句:“那您只是在小龙虾收获祭期间才来到这里吗?”

  法罗并没有立刻接话,而是看清了背后发问的人,特别是手腕上刻有名字的白金制铭牌后才确定地说:“并不是,我一年会来两次,一边度假一边探寻马塔拉附近群岛的各种奇闻异事和奇珍异宝,这位冒险者先生,想来您也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了?”

  “那是当然,冒险者对于宝藏的兴趣可是高得很。”想起了卡尔利兹的嘱咐,康斯坦丁主动地、友好地伸出手去,“打断您的故事并不礼貌,我向您道歉,在下康斯坦丁·铜钥,战士公会白金铭牌会员。”

  讲故事的人对此自然地伸出手回握:“在下法罗·本尼迪塔斯,是个喜爱研究探险的人,就是身体素质做不到像先生您这样长期在外冒险。”

  “那以往您都是雇人去那座神庙探险了?”

  “和朋友一起去,如果能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就分一些。”

  “啊,既然有队,我就不好意思擅自说希望您雇我了……那,海神神庙地下的暗道是真的?”

  “你如果有耐心将神庙墙上和地上的砖都敲一遍,总能找到空心地方,不过我要好心提醒铜钥先生你,还有这些好奇的年轻人们,我从来不敢在暗道里走得太远,除非你们带好了回城卷轴,否则一定会迷路的……因为传闻中神庙地下有个迷宫,千真万确。”

  “迷宫里有怪兽吗?”小年轻们问他。

  “怪兽我没见过,但是机关我是见过的,什么陷坑啊,钉墙啊,滑槽啊之类,去那里探险,基本的反陷阱工具必须准备。不过我也算去得多了,前五百米内的机关要点基本都能记住,别这么看着我,太危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来去害你们的,听听就行了。如果你们非要去,在神庙内部转转就行了,没经验的人千万别瞎搞。好了,我的故事就讲到这里,诸位明天见啦。”

  说着,法罗·本尼迪塔斯从长椅上站起来,刚好他杯里的冰柠茶也喝完了,与这些比自己年轻不了多少的小听众们告辞,往酒店的方向走掉。

  康斯坦丁翘了翘嘴角,在对方走出几十米之后,从凳子上弹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了上去。

  “看来战士先生对我讲故事的地方很感兴趣?我是不会分享更多信息给你的,死心吧。”

  “不不不,我只是很好奇……这些年我一直在追踪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案子,官方和大多数人的意见都比较倾向于这些人是在海上或者海边失踪的,但你的故事给了我新的灵感:他们没准是失踪在海神神庙的地下呢?”

  “马塔拉的案子啊,我也有所耳闻,但这会出现一个矛盾:如果都是在翻车鱼岛海神神庙失踪的话,官方不是早就能锁定这个地方了吗?诚然,我所讲述的地方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但我对它有一定分寸的掌握,再说了,既然是要探险,冒险者们应该不会白痴到一个回城卷轴都不带就瞎闯吧?”

  这家伙看起来是滴水不漏,康斯坦丁决定拿出卡尔利兹给他的杀手锏。

  “这么说……只有‘黑鳐’才会知道真相了。”

  “……?”虽然只有一瞬的动摇,但拿着小本子的右手轻微抽搐的动作并没有逃过康斯坦丁的眼睛,法罗仍然维持着表情的正常,并未有过一丝的扭曲,“‘黑鳐’是什么?”

  “我朋友最近提起过的一个有点邪门的玄学占卜仪式,说是用黑色的鳐鱼干配合药草和符文可以占卜地下城的迷宫,说不定可以去那座神庙探探险。”

  “哦,是嘛,那祝你好运~如果找到了什么宝藏记得跟我说一下,我就算分不到也分一点冒险故事,好来年也跟小年轻们吹吹水。”

  “好的好的,谢谢你提供的线索,我会记得,再见啦~”康斯坦丁向他挥手道别,敏锐的直觉让他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出了一丝阴森的不耐,尽管如此,对方也和善地微笑着,假到不能再假。自然地,他也用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予以了回敬。

  直到吃完圣代,康斯坦丁才一路小跑跑回广场,四下搜寻卡尔利兹在哪,牧师看到他,在一家甜品店朝他挥了挥手。

  “怎样,阁下?我不会看走眼的,那家伙的手抖了一下,在我提到‘黑鳐’的时候。想必他应该就是‘黑鳐’本尊了!”

  卡尔利兹笑得堪称艳阳般明媚而甜美,惹得甜品店的服务生小妹害羞地扭过头去。

  “你知道吗,侦探先生,我敢赌一百第纳尔金币,明天早晨,马塔拉很可能会出点乱子了。”

  身边的凯鲁克亚看着前辈的手指在面前的钥匙先生和蟹爪兰旅店的方向各自点了一下。

  “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小朋友,会陷入永恒的黑昼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