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战士公会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054 2019.04.21 10:24

  在庄园吃过早餐后,一行四人踏上回城的道路,与昨日的画风不同,今天是家主亲自驾驶马车,而后座上的猎人与圣骑士正在给准备去申请注册的“新手”战士做最后的补课。

  这样紧张的场面激活了英杰关于过去的记忆。

  一次跨越境界线的远征归来,当时军衔已是千夫长的凯鲁克亚带着自己的部队在埃弗拉大陆南部城市尼特鲁修整。纵使满身疲惫,队伍伤痕累累,能带着国家需要的战利品凯旋归来,自豪与欣喜的情绪回荡在队伍中间,直到所有同族们在营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晨,凯鲁克亚在几句议论中醒来,它听到了诸如“就这个小家伙?”“是呀”“真是后生可畏,这么年轻”之类的句子,很可能是指向自己,已经脱离了聚生虫的年纪,它并不喜欢被其他同族看成“过于年轻缺少实践经验的毛头小伙”,条件反射想要反驳什么,浑浑噩噩地从睡梦里醒来,起床气喷薄欲发。

  待它从虫巢里跳下地,才赫然发现营地中央站了几位服饰有明显议会特征的、官员模样的同族。议会?为什么议会的官员会在这里?自己的队伍……是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有做得不妥的地方,引来的议会的监督?

  说话的一员转过身来,它并未像其他螳螂妖一样戴着风镜,镂空的肩甲和过多的布料都指向非战斗系类型,随即,它抬起手爪,将手爪上的一枚戒指面向自己,迅速念诵言简意赅的咒语,由戒指投影出了一枚魔法纹章。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国度,所有聚生虫从出生起就开始学习辨识不同的职业和阶级的特征,魔法纹章是分辨来者职业和所属的最明显的特征,这种特征平民阶级是没有的。纹章的底纹是圣树与一枚弯月,代表了圣树之月议会,而纹章整体使用淡蓝色,则代表是法术系,纹章的主体是族群外形的简化形象,在双手的掌心中漂浮着两团灵魂一样的光球。

  凯鲁克亚的起床气顿时就被迎面的威风给吹到九霄云外,本能的自律让它向对方屈膝:“您是,议会英杰-卡尔利兹·魂影阁下!请原谅在下的失礼,本应先到营地大门迎接才是。”

  “这不是你的错,我没让守门的族人进来通报驻扎军队的将领,因为我知道你们昨天清点并上交完战利品之后很累。”

  “请问,阁下莅临此地,难道是议会对我们上交的战利品有疑问,还是什么?”

  “不要有这么大的压力,并不是什么坏事情。况且初代大人对你们找回来的材料十分满意,它饶有兴趣地提起研究新法术的事情,老人家甚至称赞了你们寻宝的眼光不错,虽然你不一定清楚那些材料的价值。”

  “请恕在下愚钝,我们……的确也不知道那些材料的价值。”

  卡尔利兹咯咯地笑了笑,宽慰它不用在意:“起来吧,年轻的同族,我来这里并非是为了战利品的事……是一件好事哟。”

  好事?

  “放轻松,从现在开始,将你的队伍交给副职,跟我走,去凯希-艾拉。”

  凯鲁克亚从出生起一共也没去过几次首都,除了征战、劳作和护卫,去圣树之都基本都是接受嘉奖什么的,难道这次也是?

  “看你的懵懂的样子,算啦,我不卖关子了,总得有个让你清醒并心甘情愿跟我们走的理由——恭喜你,凯鲁克亚·啸风,从现在起,你是议会下属的英杰候补了。”

  那个瞬间,它幸福得灵魂都掉在了地上,软得半天都没爬起来。

  记得进入议会英杰候补的驻地后,第一件事就是学习最终成为英杰之后最为必要的一环——文化课。上至歌颂圣树的赞美诗,族群、议会、皇廷乃至英杰的历史,下至凯希亚皇国的征伐史,宫廷秘闻等等。对于一个习惯打仗的螳螂妖来说,如何在琥珀板上流畅地写字,似乎比在战场上击溃强敌难度更高一些。

  结束回忆,面前的引导者们似乎比当初在候补研习馆古板的教官们亲切热情许多。昨晚吃完晚饭后,说是要休息,结果维克多仍然耐心地、手把手地教它无论如何先把自己的名字写得不要过于生硬和歪歪扭扭,不说一晚上能练就多高的水平,至少不能让字母看起来跟战场上破碎的肢体一样丑陋,虐待别人的眼球。洛恩则是依据自己对猎人公会申请表的记忆,推测战士公会的表格要填些什么,告诉它如果不理解的空格暂时不要下笔,问我们了再填。

  现在在马车上则是补充一些必要的常识,比如战士公会的历史,与战争女神神殿的关系,现任公会的领导层状况等等相关话题。目的是为了这个“新人”进去的时候少闹笑话,少犯点错。另外就是叮嘱它在仪态上,千万别太倨傲,哪怕木讷和刻板一点都没问题。

  “还有,在公会大厅走路千万注意突然伸出来的脚,专门有人找新人的茬。”

  “尽量不要议论他人的发型和服装。”

  “别惹女人,如果真的有蛮不讲理的,花点钱找坐镇大厅的泽塔先生解决,如果他都摆不平的,找我。塔尔·维拉现在还很少有我摆不平的人。”

  “尽量少接受那些好事者的挑战,虽然他们总是认为光荣的决斗是向战争女神致敬。”

  “任何围上来想看你武器的最好拒绝,眼红的混球们太多了,拿你那副仿制品打发他们。”

  “如果有人喊喝酒吃饭的场合,一定要告诉我,并且你必须始终咬定自己不能喝酒,我会给你拦住的,看在维克多的面子上,目前塔尔·维拉还没人敢硬灌我的酒。”

  噗!

  听着背后注意事项轮番轰炸,驾车的女主人顿时忍俊不禁:“你们这算什么,送小孩去上第一天幼儿园的家长吗?”

  “姐,我们很认真的,想让它少遇到一些不愉快的磕磕碰碰。”

  “家主哟,我们虽然答应帮助它,但总也想少遇到一些麻烦事,总不可能我天天从骑士团飞过去解决问题吧。”

  “你们应该知道,战争女神的喻示信徒最本质的内涵是什么?不服,打一顿就好了,还不服,那就打到服为止。”

  “姐……打死了怎么办?”

  “一般,双方都默契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想让别人服气必须有技巧。有一种情况下打死也是可以的。在公会指定决斗区域,会有战争女神神殿的祭司主持见证,双方约定生死自负,或者至死方休,这样公平公正的决斗,致人死亡的一方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不幸身亡的人可以被战争侍女复活,这也是我国法律唯一允许的私斗。当然,首先两方必须购买了最高一档的商业保险,你才可以使用这样的场地和功能,这样的商业险很贵,意味着复活的代价是向黑暗女神和战争女神来买一次逃离死亡的机会。如果使用一次复活的机会之后,两方的保险就作废,想续保就得重新交费。”

  “听起来是不到深仇大恨就不会使用这样的功能……”

  “我记得这个险种的名称是‘女武神之怜悯’,保险费用一次二十万第纳尔金币,时间不限,保一次的复活或者一次的致死免责,必须限定是在有战争祭司或者战争侍女见证的决斗场合。你们知道它最大的用处是什么吗?”

  “不知道。”三人齐声答道。

  “当然是代理决斗。如果有法律无法裁判出双方都接受的结果,或者发生了深仇大恨的场合,只要双方当事人协商同意通过决斗结果来定分止争,那么代理决斗就是战争女神神殿所能提供的特殊服务,场合一般定在各大城市的战士公会,在圣都的两个竞技场也有相应服务。我只是给你们介绍,可没让你们随便去碰,代理决斗这种事虽然能赚大钱,但成本本身太高了,打赢了可能会有响亮的名声和莫大的奖金,不过也可能带来持续的麻烦。异国的客人,既然你本来就是不光荣入境,为了让身后少一点尾巴,千万别去碰,遇到挑衅的坏蛋恳请留一口气让他自己付医药费,也别让我们出丧葬费。”

  “我会谨记你的忠告。”按照女主人的个性,当然不会乐意给垫资付上二十万第纳尔金币的保险让它去打代理决斗,这点觉悟凯鲁克亚还是有的。不过代理决斗,如果雇佣方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人,那是否值得考虑呢?想了一会,它压下了这个念头。

  “那我就在家等你拿到牌子的好消息了,合约准备好了会让你签一份的。”

  回到城里的大宅,维克多给凯鲁克亚参考了一副中规中矩的战士轻甲造型,打扮妥当之后,他和洛恩领着战士“新人”前往距离晨歌大街五条街开外蓝宝石大街的战士公会进行注册。玫瑰骑士的直觉告诉自己今天不可能一点事不发生就平和地走出战士公会,但愿事态会在一个轻松的、可控的范围内被消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