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同行冤家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242 2019.07.25 10:24

  安德烈在对方的心象风景里似乎只是一个游荡在地下密林中,贫弱不已的小精灵,卑微到甚至没有基本的躯壳,用低矮的视线见证着沿途的景象。

  茂盛的地下密林,似乎永远笼罩在自然所造的极夜中,各种华丽的矿石与植物所发出的光芒点亮了森林的诸多角落,身边飞过一群又一群的萤火虫,让这不晓黑昼白夜的地方变得不再如死亡世界那般寂静。

  森林的尽头走来一个人,身穿华丽的白色祭司袍服,双手近乎恭敬地捧着一束只有在婚礼场合求婚才会用的花束,迈着慎重而谦谨的步子,朝森林深处那座华丽的大树屋前进。

  他是要去求婚吗?

  就算如何努力挣扎,没有实体的小精灵的视野也只能到达人物的胸口,芳香的捧花束里,有一枚做工精美的钻石戒指在闪光,看来是的了。从森林里聚集到这个人身边的小动物,欢快地围绕着他前进,似乎也是在祝福他和这枚戒指所代表的未来。

  在华丽的大树屋的门前,他恭敬地站定,深呼吸,平静,抬手准备敲门。

  然而原本静寂的树屋从内部发出一阵暧昧不已的笑声,复数。

  敲门的手悬在空中,他犹豫了,想要确定里面暧昧的笑声不是偶然。

  三分钟过去了,他确定了,不是偶然,伸手触及那道允许他进入的门,轻轻一推,一股浓烈的酒气从屋里扑面而来,而屋子里的画面则让来访者呆住了,没有跨进一步。那些原本象征着祝福氛围的、跟在身后的动物们,也停止了欢快的呦鸣。

  妖娆的蛇人一只手端着深红的酒杯,下半截纠结在一个半人马生物的马身上,醉醺醺地一边调笑对方,一边无节制地灌酒,在他俩的周围,还有其他各种说不上来的奇怪亚人生物,在给他们起哄。

  捧花从访客的手中落下,璀璨夺目的钻石戒指在地板上滚了几圈,安静地躺进了门槛,依旧光鲜亮丽。

  那个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女性蛇人才勉强从醉醺醺的状态中抓住了一丝清醒,看见了敞开的门,地上的捧花与那颗夺魂摄魄的戒指,她顿时尖叫起来,用没有腿的蛇身蛇形滑步,发疯似的追进了森林的深处。

  她不顾一切追上对方,拼命地解释,语速快得有些听不清楚,几近痴狂。

  而感受到巨大尴尬甚至羞辱的访客冷酷地拒绝了听取任何的解释,而女性蛇人紧紧地拽住他的手,仍然不断说着后悔和歉意的话,希望他能原谅自己。

  仅仅只是酒后的失态?

  出嫁前与属下和旧友们最后的狂欢?

  访客冷笑,却没有笑出声。

  这时,那些所谓的女神后面的跟屁虫们也杀到了,他们趁着醉意对访客叫嚣道,我们的女神肯赏脸嫁给你是你莫大的荣幸,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她讲条件?想甩手走人?先过了我们这关!

  所有挑衅者的血肉被暗影能量碾得连一个细胞都不剩,光秃秃的骨架躺在森林的草丛中,连枝头栖息的食腐鸟都摇头哀叹。

  访客离开,再未归来。

  “够了,别再说了。是的,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牧师这个职业可真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饶了我吧小王子……哎哟,腿都好麻……”卡尔利兹挣扎着从盘腿的坐姿爬起来,然而腿麻得他只能轻浅底试探着往修业室的出口挪动。

  看着被硬拉来切磋的客人狼狈地想要离开,小王子这才发现自己想要站起来也是十分费劲,他瞅了一眼修业室墙上的挂钟,居然都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什么,自己本来还打算在正午的婚礼仪式过后吃个午饭的呢。

  两个人费力地挪出修业室,小王子才想起来一件比较重要的事。

  “出于歉意,我很想留你吃个晚饭……但是我必须回宫了,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无聊到想到在大街上交朋友。”它不耐烦地回答。

  “算是谢谢你愿意花时间陪我做无聊的切磋……”安德烈王子从自己的魔法口袋里抽出一个信封,打开,又拿出钢笔,“我想邀请你参加25日的展会。”

  “卡尔利兹·魂影……随便你了……任性的小王子……下次再陪你玩这个我是大傻瓜……”

  丧失耐心的牧师随便抓过那张邀请函,毫无礼貌地,头也不回,杵着自己的法杖,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教堂的后花园。同样地,目送对方离开,自己也往相反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走掉,他希望回宫的马车还有好好地在那里等着自己。

  在回宫的马车上,安德烈还对自己见证过的那些心象风景念念不忘,牧师们所见的固然是第三视角,但宛若他们亲身经历一样,一些深刻的场景会给心中留下特别的印象,就好比刚才那枚璀璨夺目的,双蛇环绕的钻石的戒指,它是那么地耀眼……

  等等,双蛇环绕的戒指,怎么今年上半年的时候在哪听过,那个形状,甚至在哪看过?

  小王子抱头,发动所有的脑细胞开始回忆,终于,在询问过驾车的皇家马夫后,终于记起来……

  上半年,卡斯泰尔家玫瑰骑士所在的冒险者小队,和现任塔尔·维拉法师公会会长的小队,一起在罗诺威矿山的大冒险里,从深渊虫母的核心里挖出来一枚戒指,戒指上没了钻石镶嵌,但是双蛇环绕的形状是戒指的特征。那枚戒指被移交给了圣都的法师公会总会研究它的来历,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有地渊女神的祭司证言称,这枚戒指上有着女神的怨言言灵,所以,它是地渊女神尤妮卡的所有物。

  记得整个法师公会总会和圣都都轰动了,地渊女神鲜少面世,能遇见一件她的所有物,就等同于面见了女神本尊!然后这枚戒指在国立博物馆里展出了三个月之后,才被移交给地渊女神的神殿作为信物保管。

  为什么那个奇怪的牧师,心象风景里会有与之相同造型的戒指?是参观过后的自我加工吗?敢拿女神的信物自我妄想这也太不敬了。如果不是,那算是巧合?呸,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巧合可以搪塞……

  若他的心象风景里与这枚戒指相关的一切不是伪造而确有原型的话……

  安德烈的脑海中掠过一个可怕的猜测——他极可能不是人类。

  不是人类,那是什么,精灵一样的长生种?

  总不会又像安德里亚在意的那个目标一样,可能是个偷渡来的螳螂妖吧?

  想到这里,小王子觉得胸口一凉,肠胃一紧。

  那封邀请函……

  他觉得要坏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