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一章 坦诚对话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493 2019.07.28 19:27

  “尽管在我们英杰眼里,他们都是蝼蚁之辈,但是蝼蚁在优势数量上搞这种突袭仍然可以对我们造成伤害,并不惜代价地阻拦卫兵,趁乱劫走树种。根据事后的调查,我方是没有内奸这种卑劣货色的,所以这次前所未有的突袭让圣树尊上,皇廷和议会都非常紧张,毕竟圣树之都被袭击破坏的地方不止圣树管理所!凯希·艾拉的准确位置不应该为外人所知,这一点我们能够绝对肯定,所有外使的拜会,地方官员的觐见都要经过传送门,就连莫德维拉也不知道我们的首都到底在埃弗拉大陆上什么地方。”

  “那你们有撬开那些尸体的脑子吗?”首席枢机卿能理解此刻英杰口中压抑的暴怒,换做自己的地盘被声东击西搞成那样,她也会火冒三丈打开杀戒的。

  “通灵者当然不会放过拷问那些野蛮劫掠者的灵魂,得知了他们确实来自北方大陆,在洛克多尔和泽维塔两块大陆之间穿行的佣兵团,名字是叫做‘红蝎’。但这些情报是原始的还是被加工过的,仍然需要求证,毕竟在做这种大事之前,幕后筹划者完全可以将其洗脑,混淆视听与扰乱调查。”

  就算那些劫掠者是人类,国王也并未心生同情,自业自得这个道理他还是认的:“只有我们被怀疑了吗?”

  “不止。但维拉克鲁斯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议会和皇廷考虑了很多种可能,向我们所知范围内主要的国家和地区都派出了探查者,然而对维拉克鲁斯,女皇要求非常慎重,我是试水的前锋,刚好很不走运地让故乡得出了‘这里水很深、慎重’的结论。”

  “看来在塔尔·维拉部属的魔晶塔会爆炸,果然是你的杰作。”

  “在发现我之后,那座塔发出危险和警告的波动并试图消除我,在不知道如何让它停止的前提下,我本能反击了。也就是在那里,红榴家的猎人发现并回收了我,但是,可能他拿不定主意也觉得不够保险,这才引荐给了身为玫瑰骑士的维克多认识……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他先识破了我的伪装,应该是我没有使用假名的关系。”

  若是被隐瞒那还罢了,弟弟居然知情不报——米多利此刻很想下楼去揪住任性的弟弟拖到角落狠狠训斥一顿,可是自己这种较为文弱的性格,以及弟弟生来叛逆不羁的性格,肯定不会让他乖乖承认到错误和问题在哪。卡斯泰尔家这次受到的责罚再轻恐怕也是要向王室承担一波错误,到时候维克多的玫瑰骑士头衔保不保得住都是问题。

  “我向他们都坦诚了我的目的,所领受的敕命内容——在登陆的一年之内查清真相,并寻回失窃的树种。维克多向我宣言了不被告发的条件,我以英杰的名义承诺并接受他们的监督和引导,遵守此地的律法,不会做出为故乡和神明抹黑的事情。然后我们踏上了冒险旅程,用尽一切可能的手段求证并搜寻‘红蝎’的下落。”

  “但是,进度比我预想的要缓慢,最好的收获也只是从希斯威尔口中证实了‘红蝎佣兵团’参与偷窃事件,幕后主使也许是个德鲁伊——这些线索,最重要的——树种的下落,仍然一无所知。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五分之三了,我对自己还不能交付敕命而感到非常焦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让庇护者帮我绞尽脑汁地计划,如何尽可能用平和而正确的方式获得王室的召见。”

  “我很在意这个一年的问题……”枢机卿用装点过的指甲盖轻轻敲了一下会议室光滑的桌面,“过了一年如果你们还没找到,会发生什么?”

  “不止我们会受到责罚……更重要的是,如果确定了‘红蝎佣兵团’是维拉克鲁斯境内注册的团体,势必会认为这件事上你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往好了想是监督你们找出来,往坏了认定——你们就是幕后主使。到时候,两国可能会重燃久违的战火。”

  “这种认定也太武断了,纵使两国没有建交,发生了引起猜疑的事件,仍然可以走最基本的外事流程,我的国家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存在。”

  “陛下,您所言的前提是——维拉克鲁斯的官方是清白的。如果坐在我对面的是幕后主谋,那我们走所谓的外事流程又有什么意义?我的职阶是英杰中的战士,在涉外事务上的交涉本不应是我的工作,如果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能迫使敌人服从,那么,我最希望冲锋在前,为国效力。”

  “但是,次元的审神者因为一千二百年前你们的大女皇率兵北上攻击我国王宫的事件,特地告诫了圣树凯希亚和所有神祗,作为南北大陆的大国,如果不想要陷入‘诸神黄昏’的最坏境况,双方的神祗都必须约束自身与属下。”首席枢机卿说。“它甚至划出了一条看不见的分界线,以海巫之歌群岛作为标志。”

  “那是建立在诸神混战的前提下吧?如果仅仅是国与国的交战,就像五百年前海巫之歌群岛那样,连圣树都不必插手,战火仍可能重燃。”

  “听你的意思是,及时面对有着恶魔君主坐镇的维拉克鲁斯,你们也有获胜的把握?”

  “我只是英杰之中最年轻的一位。”

  此时,首席枢机卿的眼神左右游移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回忆什么:

  “我大概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所有英杰的长辈,与我类似的异界降临者,很久很久以前我在安雅兰馨的某个小岛上见过它一次,并且交流过外典法师的一些知识与法术……如果它现在也未更名的话,应该是‘柯诺伊尔·渊识’。”

  对面的英杰用沉默表示未有异议,首席枢机卿便接着陈述:“论外典法术,它是比我在行那么一点点,但彼此更优势的地方可能在于‘异能’,我尚未见识过它这方面的能力,所以也不敢自打诳语说我一定比它强。”

  “连你都没有把握?”

  “如果有神格就好办了,没有反而是难办。咳,话题扯得也够远,英杰阁下,我们无意继续听你的威胁,你大概也很厌烦这样无营养又飘渺的对话,直接说说你的诉求吧。我们要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解除贵方的怀疑?换个角度,如果我们向你证明了,那么你的上司们能否认可。”

  终于问到关键的问题了,凯鲁克亚稍微宁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和气息。

  “圣树尊上对此早有预见,请许可我使用第二件物品。”

  原来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世界之树的安排中……就算是套路也不得不任其摆布,暂时如此。

  得到加西亚国王点头之后,英杰从魔法口袋里甚是恭敬与小心地取出一块被精致打磨的占卜水晶球大小的色泽透亮的琥珀,琥珀里不是昆虫,而是一个类似于水果的果实。

  “像我以前在娱乐节目里见过的抢答器。”首席枢机卿这样对国王说。

  “……”

  “这是在宣誓时使用的,记录、见证……甚至测谎。以凯希亚的力量为凭,鉴证万物。它代表了凯希亚的意志,我希望你们能在世界之树的面前,接受我的提问,并诚实回答——在圣树之种失窃,圣树之都遭到破坏这两件事上,维拉克鲁斯官方绝对没有涉及,是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