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无法被告发之人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284 2019.05.29 11:02

  果然,洛恩在一处有着雏鹰的巢里,发现了断成两节的,疑似佣兵的尸体,尸体身上的布料早已是垫巢的素材,肉已经被巨鹰撕碎吃掉。盔甲被啄下来丢在巢里当装饰物,剩下的是还算较为完整的一具男性枯骨。

  凯鲁克亚管理着自己的愤怒。它明白,就算自己的牧师前辈在场,这些卑劣的窃贼恐怕也无法还魂了,毕竟已经死去一些时日,灵魂不一定还徘徊在此处,但是窃贼一定知道幕后主使的身份!这完全是距离真相和真凶只有一个跳板的问题!

  猎人在枯骨与巢的缝隙里找到了战士公会的第四会阶-白金铭牌,以及一枚刻印着蝎子形状的棕红色紫檀木腰牌。玫瑰骑士点头说没错,与资料里的相符,红蝎的高级成员会用这样名贵的木材雕制的腰牌,作为象征管理者身份的信物。翻过来一看,身份是还是副团长,只是名字早已被刻意挖去,似乎是不想暴露姓名,却留着过去团队的信物,以资纪念。

  那么,所有的线索可能指向了——

  在魔晶石浮游提灯的照耀下,洛恩读出白金铭牌上的姓名:罗切•森鸮。

  他们记下了这个名字,日后可以回公会去再找人打听打听,有谁最后见过他。不过,能打听出信息的可能性估计不大。

  “行,关键搜索影像已记录。”维克多关闭了浮游在身旁的“秘闻之眼”魔法道具。“我们回去吧。洛恩?”

  猎人将两块牌子攥在手里,若有所思。直到维克多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回过神来:“回去吗?”

  “不然在这里吹风冷静啊?”

  “我有个提议,这会我们先到山谷谷底,将刚才凯鲁击杀的巨鹰尸体都收拾一下,挑一两只尸体比较完整的,损害较小的,送给这位德鲁伊小姐作为谢礼。”

  “诶?!我不是在做梦吧……真的可以送给我吗?我只是做了帝国公民应该做的事,虽然我与被害者素不相识,但我觉得,有必要说出憋在我心里的恐惧……”

  “这是你应得的,请务必收下,如果你想多要几只也无妨。”

  “我的魔法便携行囊只有十六格,父亲答应我入行冒险者就给我买高级的包包,所以现在,多了也装不下的。我、我想,三只就很足够了,希望父亲不会过于计较这些巨鹰是怎么来的。”

  “协助其他冒险者,亦是你身为冒险者在旅途中必要的社交,松鸦小姐。”维克多愉快地对她说到,“有时候冒险者的实力不在于你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和防御力,以及精神力。对其他冒险者的帮助,是你今后取之不竭的财富来源。”

  “嗯!谢谢您的赞赏和鼓励!玫瑰骑士阁下!”

  “我很少对人说感谢。这次,真的,感谢你,德鲁伊。”就连凯希亚英杰也没有吝啬自己的谢意,凯鲁克亚收起双刃,非常认真、郑重向初出茅庐的德鲁伊学徒行礼。“如你需要,明日我们愿意将你护送出山谷,直到安全抵达布劳威尔城,你的家人身边。”

  “啊,这可真是荣幸,好的!”有这些高手罩着,再也不用心惊胆战地躲避沿途的野兽和魔物,看刚才这位战士的身手,起码也得是山铜……啥,黄金铭牌?不可能吧!玛蒂娜非常想拿出自己的眼镜布擦擦,难道自己的镜片花掉了吗?!

  纵使公会不同,立志要成为冒险者的人们,都会记得其他公会的铭牌所代表的阶级,即便不是冒险者,普通的居民几乎都有了解,毕竟他们需要在日常茶余饭后的谈资里不闹笑话。

  仅仅只是黄金铭牌的战士就有这么厉害?她活了八十多年了,从未见过战士公会的任何一位会员能够做到在悬崖上健步如飞地直行向上,身为能够变身飞鸟的德鲁伊,连她都有些嫉妒!一边腾空一边在山崖上斩杀巨鹰,这是何等的惬意和爽快啊!

  松鸦小姐的思维有点特别,若是一般的少女,早就对实力非凡的男性报以热切崇敬倾慕的目光,恨不得立刻讨要签名。而她现在,心里似乎立刻长出了一只柠檬精,酸了一波又一波。呜呜,为什么我这么鶸,活了八十年不如人家人类就活个二三十岁来得有用!呜呜,要回去更努力地修行!

  就这样,死去佣兵的尸骨依然留在那里,等以后官方打算收拾来作为证物一环的时候再说。

  清点收拾完崖下十来只玛尔维纳巨鹰,他们直接两只两只捆束,来到河边,维克多掏出了他小时候的玩具之一,迷你投石车,使用缩小魔杖的逆功能,变成了正常大小的投石车,将巨鹰的尸体方便快捷地投向河对岸,滩涂上的临时营地。

  之所以不收起来,是因为吃过晚饭后还要加紧处理这些东西,解体之后素材归类,只有承诺给松鸦小姐的三只谢礼,让她妥善地收起来了。

  “好,好吃!”习惯了慕纳女士做的饭菜,洛恩他们已经怡然自得,初来乍到的松鸦小姐吃得大快朵颐,完全没有一点的淑女形象。“呜!太好吃了!玛尔维纳巨鹰不愧是这片山谷食物链的顶端,自然界能量筛选到最后的精华存留!不瞒你们说,我们德鲁伊,需要吃掉一些动物的肉,才能更好地理解它们的生存构造,为以后完美的变身打下基础。”

  她真的感动到哭了:“如果我早遇到您二十年,我一定不想当什么冒险者,跟您学厨师好了!”

  “哎呀呀,不要这么说,冒险者挺好的,像我这样,作为厨师参与冒险,亲力亲为,甄选上好的食材,收获更多的美食创造乐趣,多好。”慕纳女士对这样的赞美和恭维早已见怪不怪,忽然想起,如果洛恩的姐姐艾莉娅,在没有遇到自己的情况下,会不会成为战士公会的一员呢?先冒险个二十年,之后再回去继承家业。“再说二十年前,我还没从洛克多尔来到维拉克鲁斯呢。”

  晚饭过后,在整理巨鹰的素材时,维克多询问玛蒂娜要不要明天跟着一起去掏鸟蛋,她愉快地答应了。为了来日的早起,他们早早睡下,留着实在不能睡太早的凯鲁克亚看着篝火,为大家守夜。

  洛恩睡得不太好,不如说他深入悬荡山谷后心里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在心弦上,好似葡萄蛛卵的卵束在峡谷间随风摇晃,却又说不出是具体是什么。入睡后开始做梦,在帐篷里辗转反侧,不知道是不是睡袋系太紧。

  他梦见山谷的地下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犹如种子想要生长和发芽,但是,有特别的法术桎梏了,深埋在土壤中的荆棘将它困得密密麻麻,动弹不得,只要有一点小芽从缝隙里伸出去,最后都会被贪婪的荆棘吸走生长的能量,将它稳定地困锁在那里。

  那根翠绿小芽的夭折,在梦中惹得猎人感到一阵心痛,那是它的求救吗……下意识伸出手去,却什么也抓不到,它在哪里呢,是远,还是近?

  一束荆棘如同刺鞭那样打向洛恩,他痛得退后,捂住伤口,梦中的难过和痛觉让他挣扎着乱踢睡袋,一口气哽在喉咙里,猛地醒了过来,恰巧还腿抽筋,痛了好一会。

  好不容易从睡袋里爬出,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什么时候,居然冷汗淋漓。

  确定自己没有因为感冒而发烧,洛恩干脆坐起来,通过冥想来冷静心神,回忆梦的细节,追索它们与现实是否有交界的地方。

  如果说梦是由人们日常生活中存在脑海里的素材加工而来,那么梦所要诉说的故事,多多少少会有一定的缘由。荆棘……荆棘……联系这些天的努力和得到的情报,荆棘所捆缚的东西,莫非是凯希亚皇国被窃走的树种吗?

  荆棘……松鸦小姐所说的,佩戴着“无限轮的荆棘环”纹样的腰饰,手腕上相同图案的刺青……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

  突然,猎人觉得脊骨暴冷,大脑终于唤醒了前些年的记忆,那个人的名字。

  立刻从帐篷里钻出来,凯鲁克亚看向他的目光,以为他是要起夜去解手,洛恩赶紧摆手说不是,然后又进了维克多的帐篷,轻轻拍了对方的脸,直到揪了他的精灵长耳朵。

  维克多在梦里依然眷恋着烤肉,并对梦里无底线的肠胃表示非常满意,直到他梦见洛恩不客气递过来健胃消食片。

  “你这是干什么,起夜解手不需要我陪吧?”维克多不太清醒地嘟囔到,上次矿山的时候,凯鲁克亚也来撬过他房间的门。他俩睡眠质量不高,自己又不是解药。

  洛恩二话不说地,将他俩拉到数十米开外的树林边缘,还让维克多设下隔音结界,避免任何其他人听到:“没必要将无关的人卷进来——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很重要,希望你们不要走神。”

  “是关于幕后真凶的吗?”凯鲁克亚问到。

  “我梦见疑似树种的东西在荆棘的困锁下求救,但是所有的讯息都被荆棘吸收了能量,它无法发芽,无法突破地表。又梦见试图接近的时候,荆棘一鞭狠狠地打向我,梦里的痛楚让我挣扎醒来,花了好一会,我想到了一个线索。”

  “嗯,我们在听,你说。”维克多又拿出了他的记事本。

  “无限轮的荆棘环,我其实见过三次,在圣都的德鲁伊公会。”

  “谁?!”圣都的名流吗,谁,说来听听。

  “因为当时,有两次都是随钢牙会长一起去探讨事务,在那里遇到的,第三次纯粹就是路过,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洛恩回忆到,“持有那个腰饰的德鲁伊,目前,我只见过一人——克洛契卡•林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