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玫瑰骑士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558 2019.04.13 15:02

  玫瑰骑士满面春风,开心地拍了拍挚友的肩膀:“我的挚友,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今天?”

  “给团长大人送信,还有,明天的我家的家宴,别说你忘记了。” 

  “啊……”维克多倒抽一口凉气,他笑容宕掉的表情已经足够说明问题,“还好我没跟二哥说定明后天去圣都找他吃饭……” 

  听到这话,洛恩笑着开始扯他的脸:“你是嫌弃我姐的手艺了,嗯?你在我家疗养的时候可是天天盛赞‘家主好厨艺,城里挂头牌’的呢。” 

  刚才还跟同僚欢声笑语妙语连珠的玫瑰骑士一下子就结巴了:“不不不不我绝对不敢……敢嫌家主大人厨艺的都该去吃一辈子牢饭……痛痛痛放开我好吗……”正在央求好友玩笑开合适小少爷松手行不的时候,精灵骑士这才发现洛恩的身后站了那么明显的一个——风镜男。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得出那副造型前卫的风镜,绝对是高级货,但其他的穿着又很普通,有一种非常明显的不协调感。对方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们打闹,像是一个无声的保镖,自己则看不清他风镜遮挡下的表情——似乎从没有动过的嘴角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的表情。“洛恩,他是谁?” 

  猎人这才放开了圣骑士的脸,用拇指向后指向自己带来的人:“和你一样,算是在死亡线上被捡回来的朋友。他经历了一些事情,说不定仇家还在追杀。” 

  “有我那次惨吗?” 

  “你有兴趣的话可以交流。”比惨小茶会,明天在我家开。 

  调侃了一句好友你总是捡伤员回家,难道上辈子是人口贩子,圣骑士收敛语气语调,整肃精神,伴随礼貌矜持的微笑,他向对方伸出手去:“在下维克多·卡斯泰尔,职业圣骑士,阶级是玫瑰骑士,请多指教……你看起来,像个战士。” 

  “你的直觉没有错。”面对礼貌的微笑和率先伸过来的手,英杰迅速回忆洛恩教给自己的社会礼仪,也伸出手去回握。精灵骑士的这张脸上,隔了数代仍能够看出当年莫德维拉的影子,记忆令它心生感慨,语速也迟缓了许多,“我的名字是,凯鲁克亚……啸风。”它本来只打算说出名字,犹豫了一点五秒,还是说出了意味着荣耀的姓氏。 

  然后,它看见精灵骑士的表情瞬变了两秒,握住的手也在瞬间加重了一点力道——虽然这点力气并不会让它感到疼痛,却逃不过觉察。 

  “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维克多恢复了微笑,但明眼人看得出这份笑容掺水了。 

  凯鲁克亚自然不会在这公众场合对人家的反应有特定的回应,只是淡淡地回答:“卡斯泰尔家是名门望族,消息灵通,但我一介在南方土地上成长的不知名小人物,似乎没有做出过什么闻名遐迩的事迹。”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这似乎是个值得接触的开始。 

  待他们松开手后,洛恩就问维克多,今天还有事情要忙没有,既然马车都来了,我打算顺带载你过去。 

  考虑二三后,维克多开始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恳切地拜托旁边的莉莉安去给曼苏尔团长请个假:“你想要的那个矮人语小说精装限定本我一定会在发售日给你搞到。” 

  “我想要作者在内封上签名。” 

  “你想要唇印都没问题!拜托了,好不好?”可是你真的不知道《你与时光皆薄情》这本主旨言情半加悬疑的小说,它的作者在笔名之下是个矮人大叔?这种让美女梦碎的话,维克多还是在求人的时候忍住了内心的滚滚吐槽。莉莉安只知道这个作者是个深居简出的神秘人物,是个矮人,从手笔上简单地认为是一位内心成熟阅历丰富的知性女子。 

  “假条呢?” 

  “你帮我写了嘛。” 

  莉莉安·曼苏尔挪动脚步,用膝盖怼了一下懒虫的屁股,这才走掉。 

  维克多笑嘻嘻地回转身来对友人说:“这样就行啦,我可以跟你走了~虽然要稍等一会。” 

  “玫瑰骑士的特权还真是名副其实……你就算不用写假条也能走掉的吧?” 

  “原则上跟团长打声招呼就行,毕竟玫瑰骑士是有独立行动特权的阶级,可是既然我主动申请调来猎豹骑士团,起码还是要尊重团长,基本的假条要留,不然怎么给下属做表率?我也不想有人去金焰会长面前告我的小黑状。”奥利维拉·金焰,是全国圣骑士公会的会长,圣骑士们的头头。 

  在等待莉莉安带回团长准许或知道了的口信前,维克多还是会耐心并礼貌地等待,不然就这样走掉,回来的时候一定会被莉莉安碎碎念。空气在那么一会的时间里变得特别安静,似乎谁也想不起来要说什么,洛恩也不可能把这里当作旁若无人来跟维克多说话,这时,凯鲁克亚在圣骑士面前站定:“恕我冒昧,骑士阁下,我想知道,能够成为玫瑰骑士的人,究竟需要怎样的资格和实力?” 

  “资格的话,全国圣骑士当中,由有威望的人士选拔出来,推荐参加每三年一届的竞赛,综合评价胜出的人,只要能通过国王与枢机大臣们的评定,就能获得资格,每届只产生一位,如果有两位的话,那实属罕见。你问实力?这个我没法仔细描述,应该说,能够通过那项试练和竞赛的,都代表着不俗的实力。怎么,有兴趣转职圣骑士吗?” 

  “我想,圣光守护者并不会乐意赐福给想要投机取巧的人。”虽然赛希尔前辈所得到的力量令它羡慕,但也算是付出了一种代价,逝者的思念寄宿在前辈的身上,让前辈多了一些牵挂……凯鲁克亚并不希望自己有那样的……负担。 

  “有兴趣询问玫瑰骑士的实力的人,要么是好奇,要么……就是跃跃欲试。”人形生物的表情在英杰看来是复杂的、需要分析的,螳螂妖们通常通过触须就能轻松地感受或者将情绪发散出去,在洛恩家里待机的这段时间里,它开始分析人类的五官拼凑的表情要表达什么意思,有时也会对着镜子习惯目前自我人形会有哪些表情的变化。英杰努力地分析,目前维克多的整张脸上都写的是,一种近似傲慢的骄傲。 

  是的,他当然有理由骄傲,圣骑士中的佼佼者,国王面前的红人,卡斯泰尔家的掌上明珠之一。同时,英杰也有自己的骄傲,和想要挫败对方气焰的……傲慢。 

  “这么快就读出了我的想法,看起来我们应该是近似的存在。是的,我想和您打一场……不知阁下,意下如何。”洛恩花了很大力气教会它人类社会的礼仪,对高位者应该用尊敬的语气说话,即使自己征战四方早已战功赫赫而对方还在穿开裆裤,或者还不曾存在。 

  旁边的圣骑士仿佛听到了世纪大笑话一样放声大笑起来:“不知名的战士,你是在开玩笑吧?能得到玫瑰骑士封号的人,是圣光勇士中的佼佼者,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实力都抵得上我们国家战士公会排名前二十的人,何况你面前的人还是卡斯泰尔家家主的弟弟。” 

  “战士公会登记会员大概多少?”不理会哪里都会有的马屁精,英杰低声问它的向导。 

  “正式登记会员两万三左右。”向导也小声地回答它。 

  “……”英杰沉默了几秒,开始思忖里面的烂番薯臭鸟蛋糊不上墙的稀泥到底占多少比例。不过转念一想,时光荏苒,万一北方大陆的生命体有了新的进化呢?自从上次与维拉克鲁斯的冲突之后已经过去了五百年,五百年足够给他们进化的时间吗? 

  围观的圣骑士们议论纷纷,似乎是从这位默默无闻的战士身上那种令人尴尬的沉默里读出他心有怯意,有的人耸耸肩,跟同伴交换着看法。

  “到圣骑士的训练场来跟玫瑰骑士叫板,好歹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就连乡下人也不会这么鲁莽。”

  “就是啊,有实力早就在战士公会扬名立万了,那边排名第一的伍兹·泰格今年也收到了战争女神神殿的奖励装备,羡煞同僚呢。” 

  “算了吧,凯鲁克亚,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我不建议你进行阻碍康复的举动。”洛恩并不想在这里闹出任何不必要的麻烦,无论是维克多的,还是需要自己收拾烂摊子的。猎人的通过坚定的眼神不断暗示被引导的异国来客遵守最初的约定,希望它战胜自己好胜的本能,一切以低调和大局为重。 

  它也觉得似乎第一次见面就提出决斗挑战是件轻率的事,刚才却又没有忍住战士的本能:“好吧……我听从你的意见。”

  维克多是非常通情达理的,既然洛恩不希望这位伤势未愈的朋友在训练场上跟自己硬刚,他就会尊重洛恩的意见。然而他的圣骑士同僚和下属们就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了,反正天塌下来,在猎豹骑士团也可以由这位玫瑰骑士扛着。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想拍玫瑰骑士马屁,长长自家威风,挫挫挑战者锐气的。“圣光在上,安夏教会我们说话要敢说敢做,说到做到,诚实与勇气兼备,难道战士的尊严允许将自己说出来的话像剥掉的香蕉皮一样随便丢弃吗?” 

  话糙理不糙,表达方式还是很符合圣骑士的准则,不算难听。 

  大概是训练场这一角聚集的气氛无意中传染了其他角落,似乎也有好奇的人围过来想听听这边到底在讨论个啥。 

  凯鲁克亚无声地活动了一下指骨,胸腔中沉下一股阴冷的气息。五百年了,看来人类和他们的盟友已经忘记了被螳螂妖帝国击退的历史教训:“洛恩,看来,想要昂着头走出猎豹骑士团的大门并不是容易的事。对于我的轻率决定,事后会向你道歉。” 

  隔着风镜都觉得小伙伴的眼神冷得像要喷出冰雾,洛恩即便想要阻拦似乎也底气不足,只能进行微不足道的提醒:“唔,别太用力……我不觉得这里的圣骑士,愿意为你治疗。” 

  维克多听到洛恩的话,似乎也看穿了友人对这场冲突的担忧,主动提出了比试的约束条件:“既然有所顾忌,那我们还是进行点到即止的较量比较好。只要有任何停止的示意就算比试结束,可以吗?” 

  “就这么约定。”英杰同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