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战士公会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289 2019.04.24 14:59

  弧光连斩!

  黄金的大剑从招架中离开,下一秒,达迦尔发动了自身的武技,六道肉眼可见的弧光是大剑的连斩的残影,几乎同时劈向凯鲁克亚。正当众人担心它能否从这武技中抵挡并尽可能减少伤害的时候,比他们思考更快的是,六道弧光全部遭遇了阻击的花火,比达迦尔更快地交叠了双剑划出十字斩的痕迹,令两人因为武器之间能量的冲击而分开了些许距离。

  “无伤?”

  “这不可能!”

  “他用了什么魔术?”

  “但是他真的挡下了达迦尔先生的弧光六连斩啊!就算是获得了黄金铭牌的人也不能保证毫发无伤的!”

  “不愧是黄金级别的检定官,我的武器受到很明显的损伤。”凯鲁克亚双手的剑刃被砍开了明显的豁口,尽管是虎铁家矮人的手艺,似乎比起战争女神神殿祝福过的高级武器是要差了几条街,不难想象,再来两次招架弧光连斩,洛恩付过的钱肯定得打水漂。

  “你是第一个硬抗了我弧光六连还毫发无伤的战士,你的反应力的确不错。但是,这能说明,你一定胜过我吗?”

  “能快点践行你自己的承诺,杀掉我,再说后话如何?”

  “让人头疼的黄金铭牌申请者,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是太过傲慢!”

  演武场上武器的交错与撞击的影像与声音让洛恩和维克多以外的战士们目瞪口呆,一切行云流水般的招架都意味着新人完美地承接了检定官带着杀意全力进攻的每一招。旁观者不知道的是,并非只有检定官一个人发动了武技,“战争直感”是物理系英杰们必备的基本技能,不仅能够大体判断敌人的强弱程度,还能对其发动的武技进行一定程度的预判。

  随着武器的铿锵声愈发响亮,凯鲁克亚已经知道手里的仿制品熬不过今天了,真正善于制御武器的战士是能够感受到武器的灵魂与呐喊的。但是,它并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拿出自己真正的武器来显摆,那样大概会在战士公会让在场所有的同行充满猜忌和嫉妒。

  呼,热身足够了,还是动点真格的吧,再这样下去,不保证自身会不会因为轻敌而大意受伤。

  演武场中央地面的沙尘开始慌张地动荡起来,它们似乎是在被看不见的力量驱使着,狂奔起来。围观的人群惊讶怎么突然刮起了这么大的风,在维拉克鲁斯的冬春交季,时不时确会有大风飞扬,而演武场刮过的大风不仅迷离了观众的视线,而且拼杀正酣的对手们也不例外。这个时候,战士公会的会长才发现,突然刮起的大风对戴着无面罩式头盔的达迦尔非常不利,自始自终戴着风镜式头部防具的申请者则占尽了天时地利。

  几分钟过去了,它不打算反击吗?

  冈格尼尔感到纳闷,达迦尔可是抱着必杀之心在战斗,一招一式都是意图致对方于死地的,为什么他还能这样游刃有余,是打算通过这样的方式暗示达迦尔“你杀不了我”?但这样十有八九会激怒检定官,故意的谦让也会被怀有荣耀之心的战士认为是蓄意羞辱。

  沙尘终于大到足以迷住检定官的视线,当他想要迅速制胜接连使用武技,却什么都没有击中,对手在哪里,他暂停了手中无谓的挥舞,试图判断凯鲁克亚的方向。

  就在这时,一只脚从他的膝盖后窝里踢了过来,又猛又狠,失去平衡的达迦尔右膝往前一曲,幸好双手将大剑往地上一插才没有整个人趴到地上,在他站起来之前,从沙尘中冲出的人影从右方袭来,卯足力气的一撞,将检定官整个人撞到了地上,双手离开了自己的黄金大剑,而对手则迅速地抓起了那把剑,膝盖压制了检定官的胸口,将大剑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直到大风平息,烟尘散尽。

  沉默笼罩了演武场,会员们欲言又止。

  也有的人看了看一脸轻松的玫瑰骑士,怀疑他进入大厅之后直奔二楼找会长是去开后门了。达迦尔检定官不是在故意让局吧,他那种直肠子倔脾气是绝对不吃贿赂的,忠心侍奉战争神殿的信徒必须有良好的品质才行,那么,大家所看到的就是真相吗,如果是,申请者用了怎样的魔术,才能在沙尘中出奇制胜?

  “不想轻易认输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也很有耐心,你愿意在这里躺多久我都可以保持这个威慑态势奉陪到底。想要睡到明天早晨也没有问题,我有四天不睡眠的锻炼记录。”出于谨慎,凯鲁克亚将话到嘴边的“连续作战记录”给更换了一种说法,“只是公会会员们一定会在午餐前将你不肯认输躺在这里赖着不起的话题传出去,想必,检定官你的声誉会受损的。”

  “休想通过威胁我来获得黄金评级!”检定官们个个都要面子不说,自己才从战争女神神殿获得新的祝福不久,怎么就能被一个连见习都不是的新人踩在脚下,供人围观。

  “这不算威胁,只是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做一个合理的推测,不过,你也可以向演武场上的会员们开诚布公:为什么你不愿意痛快认输,给予我黄金评级。”

  说到这里,检定官就怀疑刚才的妖风肯定有问题,但是又没有证据证明这个新人使用了魔法道具,毕竟他的双手刚才一直握着武器,自己没给他招架之外的任何时间来掏腰包,跟来的同伴一个是猎人一个圣骑士,看戏的人群里并没有呼风唤雨的萨满,因此他只能找个还说得过去的借口:“战场环境对我并不公平!你戴着风镜,而我却没有遮挡风沙的装备!”

  谁叫你不戴头盔就来应战,轻视新人挑战者的后果不应该自负吗?

  凯希亚英杰简直要被气笑了,人类与精灵的国度看来是安逸太久,被他们的枢机卿守护得跟未孵化的蛹中生命一样,它忍住胸中愤怒的叱骂,压定音调,让全场都能听见自己的铿锵有力的发言:“何其幼稚的说辞,你真的是黄金评级的战士检定官吗?你们的神在南海与娜迦殊死搏斗的时候,海洋可曾给予她的部队以公平?!堂堂正正公平决斗是战士征战沙场的愿望,但绝不应当把它当作通向胜利的妄想!”

  这番话令在场的观众心中掀起些许波澜,人们窃窃私语,交换意见。是啊,战斗中没有绝对的公平,环境瞬息万变,演武场上的公平,只是为了营造一种“相对容易评判”的场合罢了。

  “算了吧,达迦尔。”会长冈格尼尔跨过演武场的栅栏来到二人附近,“虽然公会是领受战争神殿的旨意要严格黄金评级,但天才总是会有的,拦不住就算了,吾神莉莲娜不会责怪你的。”

  这时,玫瑰骑士也翻越栅栏快步走了过来:“检定官先生,我的朋友之所以常年佩戴风镜只因为他喜欢装酷,不信你可以去洛恩家周围问问,他哪天出门没戴。”

  可是达迦尔并不愿意为轻易的溃败而低头,或者咽下这口气:“就算用这个理由搪塞过去,我也不想认输!如果你是一名真正的战士,你就应该思考在战场上不肯透露认输不肯透露情报的敌人应该被怎样处置!”

  凯鲁克亚沉默了大概有十秒,稍微抬头看看冈格尼尔,又看看维克多和后面跟来的洛恩,不耐地眯起眼睛,流露出一丝凛冽狠绝的杀意:“我说,这也算是演武场上试炼的一环吗?”

  冈格尼尔会长狡猾地一笑,黄金评级的确是没那么容易好过:“你可以认为是。”

  不是考虑到不必要的纠纷,或者如果换做是在荒郊野岭,它可不会跟输掉的敌人废话:

  “维克多,洛恩,这家伙的意思是,让我杀了他?”

  “可以这么理解。”维克多两手一摊,似乎不介意这个“新人”在战士公会扬威一番。

  洛恩则是皱着眉头满脸都写着绝对不可以,他们家是不会雇佣那种冷血杀人狂做保镖的:

  “但你这样做会开了恶劣的先例,战士公会从未有过检定官在演武场上死掉的历史记载。”

  “这种不肯又不能去死却又不愿认输的做法,玩我吗?”凯鲁克亚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将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魔法口袋,“我是不会在这里摘下风镜的,检定官先生的指缝里现在可是沾满了复仇的沙子。但是让你不去死但又很不舒服的方法,我这里也不是没有。”

  洛恩一听心里一紧,连忙伸出手去想要阻挡说出狠话的英杰接下来的动作,却被玫瑰骑士伸出胳膊阻拦了,猎人惊疑地看着自己的朋友,而玫瑰骑士则回应他一个没关系的愉悦笑容,似乎是要他相信,凯鲁克亚下手应该有分寸,不会闹出人命的。

  不知道英杰的手心里攥了一把什么,它只是将手放到板甲领口的缝隙处,谁也没看清它松开手之前,从指缝里漏了什么进去。面对终于开始紧张的检定官,它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不必担心,不是什么毒物,只是一种会释放特殊粘液的昆虫,它们爬过的地方,会让你奇痒无比。到时候,你挣扎的样子,应该会很奇特。”

  “唔,什么!虫子!啊!是有什么爬进去了!!”被压制在沙地上的达迦尔开始不断耸动,嗷嗷大叫,面露惶恐,有些人不怕巨兽不畏强敌,却往往在细小的侵略者面前非常容易一败涂地。

  没有改变威慑态势的申请者保持了极为稳重的压制姿势,头也不回地对同伴说:“维克多,有计时器具的话,帮我掐个表,我很乐意观察检定官先生能嘴硬到几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