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红莲试炼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431 2019.07.04 11:15

  “是呀是呀,阿尔卡纳侯爵家的代理者也持有些许魔网之主祝福的证明,可能是从魔网之主神殿那边求来的,若是为了公平,这边岂不是应该召唤魔网之主现世,比赛才有公平可言?”

  艾文莱斯特大公的弟弟,大法师提莫尔·兰的话语引发了一阵讨论与附和。

  被拱到风口浪尖的两位代理决斗的发起者,费尔顿侯爵左顾右盼甚是不安和慌张,而阿尔卡纳侯爵则十分稳重,不为所动。似乎就算是输掉,这场决斗的结果必定充满争议,事后大概率可能还是要闹到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面前。

  最后,还是安德烈王子站起来主持大局,他让大家稍安勿躁。

  “决斗必定要有一个确切的结果,购买了门票的诸位不能观看一场敷衍的决斗,无论最终将是谁倒下,都会被大家记录在心。至于无法服众的矿脉归属,我可以考虑提交到陛下与首席枢机卿阁下面前,请求圣裁。”

  阿尔卡纳侯爵这才站起来,向后方的主席台微微鞠躬,表示无言的感谢。

  费尔顿侯爵见状也立刻跟随,毕竟,就算依靠战争女神的力量赢下了决斗,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声誉,但也会有“实在太欺负人”这样觉得不公平的呼声持续在社会上发酵。

  再者,首席枢机卿阁下一贯特立独行,她可不一定会看战争女神的面子,说不定还会以“你家都有战争女神撑腰了,依靠神明的赏赐,再去探一处矿脉不行吗,非要跟体弱多病的同僚争个面红耳赤干嘛,把人家气病了你掏医药费啊”为由,干脆把暮色金矿脉判给对家。

  首席枢机卿阁下算是陛下没有血缘的王姐,又是契约者,影响力很大,她说了1,陛下就很小概率会说2。

  待到外部干扰被王子殿下的声明扫平,凯鲁克亚得到了喘息与调整状态的时间,悄悄消耗了附着上敬畏铠装上的一颗治愈琥珀,将身体内部的伤害缓解大半,它这才回应刚才女神化身的宣言:“就算对手是司职战争的神明,我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随即,它再次摆出应战姿态:“不如说,挑战神明的机会并不多,我绝不退怯。”

  “稍等,因为临时决定降临,有一些不太齐备的地方,比如你无法击中我的躯体——因为它并未实体化,为了挽回些许公平。那么,我就借用一下这位忠实信徒的躯体,跟你打一场。”

  “求之不得。”

  女神的意志走到伍兹的身边,用红莲之火包裹了他的左腿和右臂,火焰褪去后,是一层亮晶晶的玫红色水晶辅助外骨骼:“暂时作为支撑之用,事后我会让战争侍者为你仔细治疗。”

  伍兹感觉身体稍好了一点,勉强可以站起来:“能为您所用,是我毕生的荣幸,女神殿下。”

  “我会尽量在你能承受神威的范围内使用你的躯壳的,在后面好好看着吧。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

  “遵命。”

  女神的意志化作深红色火焰将帝国第一强悍的战士席卷,待到火焰的龙卷消失,从里面走出来的,是身后有着深红水晶翅翼,铠甲全强化,手持神铸武器对剑——红莲与焚天的战争之神。

  “做好觉悟了吗?”

  凯鲁克亚不需要再次回答,它的应战姿态已经是最好的答案。

  红莲的剑气砍在琥珀之刃上,将异域矿石融化后铸造的坚实锋刃都砍开明显的豁口,而另一把剑——焚天则不会直接攻击,更多的是主动防御。

  凯鲁克亚曾经听洛恩讲过红榴家这位先祖的传闻,战争女神的焚天之剑,是用来吞噬灵魂的,看来自己的灵魂还没有在人家宝剑的菜谱上。

  在应招的过程中,它想的最绞尽脑汁的一点,是如何能赢。与神明的战争是无底洞,它根本不可能获胜。

  “不好,它步调开始乱了。”维克多低声说,当然是给旁边的挚友听的。“它心里非常清楚根本不可能打赢战争女神,差距太大了,莉莲娜根本没较真。”

  “……不,不是绝对。”经历了女神降临的震撼后,洛恩这会倒是神奇地镇定,似乎是看出了某种端倪,“你能给它传话吗?”

  “能,赛前链接已经做好了,你想对它指点什么?”

  “我要是能指点它,那就说笑了。”洛恩附在维克多的耳边说了几句,“告诉它就行。”

  【凯鲁克亚,能听到吗,我是维克多。】

  【能,有什么可行的建议吗,我这边可忙着,忙着不让自己立刻丧命。】

  【洛恩让我给你递点子。】

  【有话快说。】

  【注意到女神化身在这个回合开始前的话吗?你必须使出120%的全力,将女神的化身逼出现在这个躯壳!用人类极限都无法承载的力量!】

  【!!!】

  凯鲁克亚不再有疑问,它已经迅速按照提示检索出了答案。

  “武器奥义,永眠的裁决之雷!”琥珀双刃的武器奥义可以控制武器能量的消耗,所以在定量的范围内,可以使用不止一次,只是达到的效果会与能量消耗成正比。毫无预兆地,琥珀之刃·轰毅随着主人的意志启动了爆炸,将近身相互劈砍的两人分开。凯鲁克亚这边由琥珀反射盾将爆炸的气浪更多地弹到了对面,因此女神化身的容器被逼退得离爆炸中心稍微有点远。

  “这点小把戏可暗算不了我。”女神化身说的没错,武器奥义在没有花费时间蓄力的情况下,施放出来的一个雷暴不过只有这点威力而已。

  但是,凯鲁克亚需要的是一个暂时分开的空间,和一点点时间,它近乎无声地低语到,手指上的印戒发出微微紫光:“圣螳铠装召唤-匿踪。”

  英杰的身上忽然笼罩了一层紫色的光芒,正当全场人都在为这个异象而感到疑惑和好奇时,女神化身毫不犹豫地提着手中的红莲剑向它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然而她刺中的只是空气:“消失了?”

  选手消失了?!这怎么可能呢?!是传送到哪里去了吗?!

  刚才并未感应到魔法释放波动,艾文莱斯特大公米密尔与他的兄弟提莫尔讨论说,未见传送阵相关的符文,只可能是隐身术。隐身术?战士公会什么时候开始插手潜行者(盗贼公会)的业务课程了?

  “听说冒险者中少数的精英可以做到跨职业,同时拥有两种职业的技能。”艾文莱斯特大公感慨到,“就像卡斯泰尔家的维克多一样,他虽然主职圣骑士,法师的本事他样样也会。如果阿尔卡纳卿并不知道这位代理执行人有这样的本事而招纳他,那你可算是中奖了。”

  “多谢大公美誉,大概是我运气好。”

  “运气好又怎样,花花肠子难道会在女神面前管用?”

  对于明明已经处于劣势的阿尔卡纳,大公还如此褒奖他的代理者,费尔顿侯爵有些不服气。

  “看来女神殿下不知道我会匿踪的手法啊。”凯鲁克亚的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观众们的视线如果有痕迹,大概已经在竞技场内编织成密密麻麻的织网,想要搜罗这看不见的人形。

  “我麾下的战士可没有你这样擅长偷鸡摸狗之道的。”说的当然是气话,战士公会低阶会员里有没有偷鸡摸狗的,至少不会是100%没有。

  “哼,随你怎么说。请尽管将我找出来。”

  莉莲娜的意志能虽然不能直接看穿在近乎完美遮蔽下的凯鲁克亚的身形,但她能感受到灵魂的战斗意志源头在何方。因此,她能感受到凯鲁克亚在隐匿身形、呼吸、温度、步履等等要素之后,仍奔袭在场地上,自己的四周,放下了什么可疑的东西,复数,且大量。

  感觉像是地雷一样的东西,但也不排除是刚才那样的强磁场。

  “你觉得这种对我会有用吗?”女神化身用伍兹的面孔轻蔑一笑,决定将地上的不明物体尽数扫清,“花里胡哨手段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她再度扬起自己红莲之剑:“红莲变生——龙息灼烧的大地!”

  地面上出现红莲图案的法阵,随即法阵破裂,溶解,明明是沙地的地表顿时变成了灼热的火山岩,空气中弥漫着硫磺味与热腾腾的空气,明亮的裂痕赫然呈现在众人眼中。

  顿时,地面上开始发生连环爆炸,一个接一个,炸起的烟尘高达三十多米,高过了竞技场最高的地方,整个场地中央已经沦为了一片乌烟瘴气的爆炸中心。炸起的石板碎片四处横飞,打在大法师们构筑的结界墙壁上,吓得观众们纷纷抱头,哇哇大叫。

  宰相大人稍微有点看不过去,四位政要是来看打架,不是来看拆迁的:“阿尔卡纳卿,我觉得,事后场地维修的费用,你应该勇于承担。毕竟你的执行人似乎手段太过激了一点,我不希望在战争女神殿下的主场,惹到她不快。”

  看这口锅又大又圆,还推不掉,总不能让女神殿下来负担这笔费用:“是,应该的。”

  宰相接着又严厉批评这位执行人简直不把战争女神殿下放在眼里,竟然当面在人家的地盘搞破坏,是打不过只好气一下她老人家的幼稚把戏吗。

  人类目光短浅的认知,通过放置在主席台边上的虫使能将周围的声音反馈到凯鲁克亚的意识。在爆炸所腾起的烟雾中,它悬浮在高处,完成最后决战的准备。

  既然地雷战术效果不佳,那么,只有最后奋力一搏——圣螳铠装更替-暴虐。

  琥珀之刃-轰毅,爆炸能量吸收,充能完毕。

  是的,它的武器可以通过自然元素和能量重新达到能量的循环和充能。

  忽然,自然腾起的烟尘变为了灰色的龙卷,很快从竞技场中央消失,一位身着红色矿石镶边、黑色铠甲的战士从半空稳稳落地,武器也由原来的本色替换成了黑曜石般的颜色和质感。它在那里静静地站着,就像是一樽随时会喷发的火山。

  漆黑的收割者站在那里,威严且危险。

  暴虐铠装提供了武器强化模式,琥珀之刃·帝王的轰毅,琥珀之刃·帝王的烈旋,待命。

  “最后的决斗了,战争女神莉莲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