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战士公会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261 2019.04.23 14:53

  “这位战士,我想问个问题:假设,一支卓越的冒险小队没有领取这项任务,但是他们的确做到了并带回了虫母的尸体,这样公会是否会视作任务完成?”

  “完全可以,指定悬赏任务不同于其他有原因的委托,只要完成了,带回证明就应有奖励。毕竟有时候完成的队伍来不及去领取委托书,或者根本就是额外的、顺道的,就是在计算声望的时候会打一点折扣。”

  “罗诺威矿山的食晶岩虫……”坐在凯鲁克亚右边的洛恩努力在回忆,他曾经与师傅去过那里,是师傅带他去看大家伙。普通规格的是十米长,直径一米半,身上能用的晶体占全身比例大概是四分之一,常年活跃在矿山的坑道和地下,一旦被它们蚕食,矿体碎裂不说,一些稀有的能量狂里蕴含的能量也会被吞噬,变成毫无用处的废矿;同时,为了保证能够承载自己吸收掉的能量,岩虫会寻求更多岩石碎片来巩固自己的身体,于是,它们就变得越来越大,直到矿山被钻得千疮百孔,脆弱不堪。

  虫母是怎么生出小岩虫的至今是个未解之谜。萨满公会和德鲁伊公会讨论许久也只有一个推论,倾向于元素生物的意识传承与自我塑造,毕竟谁都没能成功捕获过地底深处的虫母。

  “……每年都有一阵泛滥的时期,那时是冒险者们最忙碌的时候。”

  “听起来是很不得了的任务,连目标的尸体都可以卖一个好价钱。凯鲁,你有兴趣吗?”

  “有,我想见识一下那座矿山的食晶岩虫。”凯鲁克亚对向导的提议点头表示认可,不过它没空告诉洛恩,自己在异界征战的过程中遇到过类似的生物,所以不算没有经验。“但得等我拿到铭牌才方便领取任务,以便获得报酬和声望累积。”

  听出话茬,名为维罗塔的战士主动地伸出手去,友好地打算握手:“唔,这位……是新人吗?你好,我是维克多在这里的战士朋友,维罗塔•岩剑,战士公会黄金级铭牌的持有者。”

  英杰顺势回握,没有令人尴尬的迟疑,令向导和推荐人松了口气:“你好,在下凯鲁克亚•啸风。是今天准备来塔尔•维拉战士公会申请铭牌的新人。”

  “很高兴认识你。既然是玫瑰骑士和猎人公会第三名引荐来的,想必实力不俗,我就不问你想申请怎样的铭牌了。对了,维克多请了我一杯酒,那我也就顺水推个人情:如果你的检定官是黄金级别的达迦尔•刃锋先生,那就得当心了,他最近从神殿那边升级了武器——原因不外是要给直接申请黄金铭牌的新人一个下马威,以便警示后来者谦虚地、踏实地做任务攒声望来升级——咳,备注说多了,关键在于,他的新武器能比较不费力地破坏许多战士的武器。”

  “唔,就算城里的老铁匠-萨塔托•虎铁家铸造的也不行?”当初是洛恩带着凯鲁克亚去铸造的仿制品,今天本来也打算用它们上场的,难道又要重演昨日的对决吗?

  “我想,除非特别材质的特别委托,否则的话准备好修理费,或者买一双新武器吧。”

  吧台的空气忽然变得有些沉闷,洛恩和凯鲁克亚,以及维克多面面相觑,一时间三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维罗塔将三人的沉默视作听到警告之后的无所适从,对他们接下来的反应有些好奇,却不知道他们三个各自内心复杂的想法。

  洛恩是在心疼为凯鲁克亚掏的武器铸造费用,听起来一定会坏掉一次去重铸;凯鲁克亚在思考如何不用自己本身的武器从而通过黄金级别的铭牌检定,如果实在不行从铜牌做起又要浪费多少时间;维克多则是在想那个检定官最好不要激怒了异国来客,当心想要教训别人却自己下不来台。

  “呃,我是不是说得太严重了?”维罗塔•岩剑感到了致人沉默后的尴尬,他赶紧补充言辞试图挽回谈话的气氛,“先不要太悲观嘛,车到山前必有路。”

  还没到一小时,战士公会的工作人员就开始拿着大喇叭点名,申请者凯鲁克亚•啸风,请到公会后面的演武场来,黄金级别铭牌申请的检定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大厅本来各自闲情逸致散漫不已的气氛顿时热腾起来,青铜白银级别的申请大家都不会奇怪,而直接申请黄金级别的检定试炼,多数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毕竟谁也不想动不动就出现一个很厉害的人直接踩到他们头上,却不用辛辛苦苦完成任务。

  “该你上场了,拿出昨天跟我对局的本事来!”维克多先是大声地鼓励凯鲁克亚,然后又拉近它的肩膀,小声地说了几句,“放心吧,他比我弱。还有,希望昨天你在骑士团的光荣踢馆事迹还没传得满城都是。”

  你们团长喊过的保密,想来应该没问题。还没等凯鲁克亚说好,知道了或者点头,自己的向导倒是笑眯眯地端起一杯啤酒向它以示敬意:“就算没通过也不要泄气,姐姐不介意廉价雇佣你的~”

  英杰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拎起吧台边上自己的武器,穿过公会大厅,走向了后面的演武场。

  演武场并不算太大,除去观众席和裁判席,正式的场地差不多是半个足球场大(维拉克鲁斯的确有足球活动),通常用来进行约定的决斗、比武切磋或者申请铭牌的检定。大厅的会员们跑得比申请者更快,占据了前面的有利地形,看热闹不嫌多。

  战士公会塔尔•维拉分会的会长冈格尼尔•星矛今日恰好没有外出,刚才维克多上楼找自己瞎吹了一会日常寒暄,说是带来了一位塔尔•维拉战士公会的明日之星,出于好奇,他想亲眼见识见识,玫瑰骑士今天所言是否属实。

  今天本来是个阴天,初春的风应是柔和的,将演武场上薄薄的沙地吹起些许尘雾。

  场地的另一头,远远就能看见一位高大的人类战士,双手覆盖在大剑剑柄的顶端,以端庄正肃之气概等待着今日的挑战者。

  “已经有好久没有人敢于直接挑战我了。”达迦尔说,“我钦佩你的勇气,年轻人。”

  “年轻人。噗。”维克多在看台上小声地偷笑。

  “它这个年龄在族群里算年轻人吧,我觉得没问题。”洛恩同样小声地说。

  反倒是凯鲁克亚觉得对面的发言槽点很多,不知从何吐起,想了想洛恩忠告过“不要太倨傲”,为了化解这份不知如何开口的尴尬,它决定换个话题:“请问黄金级铭牌的挑战检定,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规则吗?”

  “毕竟我们这里不是盗贼公会,下毒之类的卑鄙伎俩就不要用了,堂堂正正一决胜负会得到会员们的好评。然后就是,做好觉悟,我会用全部的杀意来向你进攻。”

  “直到杀死我吗?”

  “对。但愿你买好商业保险了。”

  “还没来得及,但是……你也要做得到再说。”

  在观众席上听到这段对话的塔尔•维拉战士公会的会员们都不约而同地沉下了脸。

  达迦尔•刃锋人如其名,是位听到名字就会觉得不凡的战士,他司职黄金级别铭牌的战斗检定,并不意味着他的实力就是黄金,其实是山铜级的中下等,在塔尔•维拉为数不多的持有山铜铭牌的战士,战士之中的教官和检定者。他最为出名的一面是检定时的严苛,既然说了用全部的杀意来进攻,那么意味着是以真正的杀心向对方进攻的,一般来说,从下面晋升上来,冲击黄金铭牌的战士,他会手下留情,若是直接上来就想拿黄金铭牌的战士,则会秉持战争神殿的喻示,给予冒进者以死亡般深刻的教训。

  维罗塔有些不安地问玫瑰骑士和他的朋友:“真的没问题吗,就算是检定试炼有战争神殿的侍女可以给予一次复活的机会,恐怕留下的也是终生难以磨灭的阴影。”

  “维罗塔,难道你在他的大剑下死过一次?”

  维罗塔赶紧摆手表示否认:“不不,我知道达迦尔先生的习惯,我是从白银级申请的,用了三年升到黄金,在同行里已经算是非常快了。就算我自己接下来要申请白金,但在三年内我还没有自信能够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战胜达迦尔先生。”

  “战争女神要让勇士体验死亡的滋味,必定有它的意义。啊,还是让我们把注意力回到场上吧,那家伙要是死了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嘲笑他。”

  比起维克多缺心眼的发言,洛恩则是暗暗祈祷这次也不要发生什么意外,四平八稳拿到铭牌,就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达迦尔审视面前的挑战者,这年头身穿朴素的锁甲就来参加战士挑战的人几乎是没有的,反而是那副说不出味道的风镜非常惹人眼,说不定是某种魔法加持过的道具什么的。

  并没有迟疑太久,检定官开始积蓄怒气和力量,握紧黄金大剑的双手准备好随时扬起手中的大剑,向目标发起了冲锋。

  凯鲁克亚并没有躲,而是举起自己武器的仿制品,交叠于头顶,招架了敌人从上方来的狠狠劈斩。其实它想躲,也足够躲得开,只是遵照洛恩的指点,多少要给这个检定官一点面子。如果没有招架成功,大概遭殃的就是天灵盖了,对方的杀意很浓重,作为身经百战的英杰自然容易觉察,不过,还是有一点不够的地方,那就是这种杀意是在相对安宁的环境中训练出来的,而不是生死攸关命悬一线的战乱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