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深入矿井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23 2019.04.30 10:35

  凯鲁克亚不在意这种过程中的细节,它认为那个恶魔军需官的话很可能是对的——异于往年的情况必有原因,想要得到答案就要尽可能地深入矿井。

  从地下一层开始,矿井隧道开始出现歧路与绕来绕去的弧形通道,不过,对于有着回程卷轴的小队来说并不是问题,他们只要继续往前走就好。一路上还遇到高脚水晶蜘蛛和岩皮蜥蜴的袭击,比起小型食晶岩虫,这些玩意连打发时间的杂鱼都算不上。

  高脚水晶蜘蛛的脚是不错的灯饰材料,许多人家的水晶吊灯坠饰就直接使用稍微打磨过的蜘蛛脚;岩皮蜥蜴并非元素生物,它们依旧可以被剥皮,吃肉,拔下牙齿,剔除骨架,按照一般的野兽素材进行处置,最有用处的是皮,在皮甲行属于性价比不错的平民货。

  讨论了一下六点半再回程旅店吃晚饭,五人继续深入探索地下一层,终于,他们发现了最不愿意见到的事物——带着腐臭的矿工尸体。尸体似乎被岩皮蜥蜴啃咬过,腐败程度让人不愿意去触碰,萨满女士只能向大地之灵祈祷,隆起的岩石包裹了那有些破碎的尸身,她在新铸的石棺前放下了安魂草,替代不能在这里随意点燃的祈祷之香。

  估计是被什么野兽袭击了。

  并不惧怕野兽和魔物的冒险者们勇敢前行,几乎走到了地图上第一层的尽头,当他们准备拿出回程卷轴的时候,维克多眼尖发现了尽头的右侧有一条比正常矿道要窄上一半的小路,他蹲下身扔出一个发光的奥术水晶玻璃球,目送那颗小玩意在黑暗的小道里滚了老远。

  维罗塔将矿灯拿到通道的入口,一块硕大的牌子就钉在这狭窄入口的岩壁上,用暗得发乌的深红颜料在木牌上描绘了狰狞可怖的骷髅头,并写着“极度危险,勿入”的字样,白色颜料描边醒目。

  觉得纳闷的圣骑士将圣光之力灌注到自己的单手剑上,俨然一具安全且闪耀的火把,圣光驱走黑暗,脚下的路并没有什么特别,出于多疑的心,他开启圣盾术在通道里左右撞击向前快速移动了五十米,依然没有触发任何机关。尽管有些狐疑,他还是让队友们小心翼翼地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这里的岩壁很坚实。

  触碰岩壁之后,萨满女士得出了结论。

  大地之灵告诉我这条通道并没有被设置什么糟糕的机关与陷阱。

  如果没有机关的话,可能里面会是迷宫一样的小道?

  洛恩顺着友人点亮通道的光,仔细观察四周,岩壁上被人工开凿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那就奇怪了,如果很危险,矿工们为什么不干脆就封闭入口,反而要特地开凿这么远?

  冒险者们衡量着脚下的步数,约莫走出一百米之后,人工开凿的痕迹终于结束了,剩下的便是矿山内部自然存在的裂隙小道,抬头仔细留意,小道的两侧仍然有着矿工们钉在墙上悬挂矿灯的设施,证明这里时常还会有人来。

  这种悖论让冒险者们开始不安。

  莫非这里面是一小拨人的藏宝库?如果是的话,所幸做成暗门、机关不是更加正确吗?

  就在心怀犹疑之时,甬道的前方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

  犹如爆竹一样炸碎了地下世界的安宁。

  冒险者小队被吓了一跳,这么漆黑而近乎死寂的地方突然迸发出不应有的声音着实伤害心脏。但这声音意味着什么,秉持极度怀疑之心的五个人并没有立刻迈动步伐,他们竖起了耳朵,在意尖叫声是否仅仅是昙花一现。

  十秒后,又出现了比刚才的尖叫稍微小声一点的呼救,是的,是呼救声。

  在这被黑暗包围的地方可能充斥着魔物的陷阱,无论那是不是人类发出的声音,都不能让冒险者们轻易产生恻隐之心。不过,出于探究的心理,五个人谨慎且尽可能地快速地向声源地移动,猜测着是否有其他冒险小队在地下遭遇了某种状况。

  过了一会,玫瑰骑士发现不远处有个微光笼罩的人形出现在视野里,凭职业直觉,他判断对面是圣光相关的职业,只有这样的人才可能在黑暗笼罩的地下营造出这样的视觉印象。那个人形扶着通道的岩壁哆嗦着前行,似乎是因为巨量的恐惧笼罩,连呼救声也变得断断续续,眼看着对面有光传来,仅仅只能颤抖着伸出手,却没法再次倾尽肺腑之力去求救。

  随着光芒的指引,一个年轻女性人类的身影完好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看到有人过来,出于应激反应,女人尖叫一声缩回了手去,开始原地蜷缩,呈严密地自我防御姿势。

  “孩子,你怎么了?”本来走在较后的萨满女士敏锐地觉得这群男士可能吓到了这个独自一人的女孩子,便拨开前面的同伴走到了求救者面前,蹲下来,“我是萨满潮汐颂歌,请不要过于惊恐,如果你遭遇了危险,我们愿意保护你。”

  萨满刚刚想去将蜷缩的人类扶起来,却借着维克多长剑的光芒发现她身上有着某种浸润的水渍,还有点诡异的亮光,绝不单纯是这个人类受到职业祝福所发出的正常的光,而且女人的身上可谓衣衫褴褛,勉强好歹是算是衣能蔽体,不过原本的长袍被什么外力撕扯甚至割伤过。她担心那些伤口不及时治愈可能带来感染,而这个姑娘大概因为过份恐惧而忘记甚至无法聚力给自己治疗,于是她抬起手,召唤流水之灵,温和地赋予对方治愈之力。

  没想到这却大大地刺激了落难者,她再次发出刺耳的尖叫,大嚷着不要,请停下来。

  “……史、史莱姆……”眼前的人类女性连完整的句子都组织不出来,像是精神暂时受到了很大惊吓,意识到问题的萨满女士及时收手,从自己的魔法便携挎包里取出了一件斗篷。

  “可惜,在这地下我不敢随意点火,不然我会让火元素至少烘干你的衣裳,先将就一下吧。维克多,劳烦你来给她治疗一下,她短暂地会恐惧液体。”

  “明白。”玫瑰骑士将剑插在地上,走到人类女性身边,开始用圣光之力治愈她身上浅显的伤口。“请不要害怕,圣光会守护你。”

  洛恩嘴角微微抽搐,对于这位友人之于女性的殷勤早就见怪不怪,倒也没有当堂吐槽他“你在组队出发之前,不是说自己的治疗水的一比么”。

  大概是感受到圣光的救赎,慢慢地,女性的精神渐渐稳定下来,整个人抖得也不是那么厉害,眼泪也渐渐止住。“可以询问小姐您的姓名吗?”

  “温莉……感谢救助,很惭愧,我是牧师,但……”

  “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无法理解你的惊恐。”慕纳女士总是习惯用慈爱的语气与孩子般年纪的其他人对话。另一方面,这样也容易较快地让对话对象放下戒心,让危难中的人得到一种基本的心理安慰。

  “池中……幻影……少女……”名叫温莉的牧师努力提气,试图用最简单的语句概括给自己绝大惊恐的原由,“它,吞噬了我的同伴……还有他们的理智……”

  幻影池中少女?这什么中二的名字。

  洛恩他们有些明白了,原来她身上的伤,很可能是失去理智的同伴造成的,大概是因为有自我治愈的能力和逃脱的能力,身上的伤才没有那么严重,她的光那么微弱的原因也许是在惊恐的逃跑过程中慌乱治疗与摆脱追杀才耗尽了体力,没有办法稳定施法。

  阅历宽泛——特指没事多看了几本小黄书的圣骑士(这样的他居然还如此受到圣光眷顾)通过观察牧师的衣着,心里对发生了什么事大概有了点谱,也许慕纳女士也看出来了,大家都心照不宣,为了照顾人家的薄面。

  “少女,史莱姆?”从琐碎的信息中,猎人脑海里大概整理了一个魔物的形象,这件事外面驻守旅店的军需官可没提过地下除了食晶岩虫之外还有其他魔物……不,不能这么说,哈维先生也擦边球地说起过这座矿山的下面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只是一直以来没闹出什么大事情,于是矿山经营方没有下决心花大价钱去摆平,要进去冒险的话请千万多几个心眼,云云。

  凯鲁克亚的关注点没有在受害者这里,而是脑海中被史莱姆的模样和色板(红黄蓝绿?)猜测所占据,毕竟,它对史莱姆这种东西有些了解。

  在故乡,琥珀做出来的史莱姆是虫群日常的助手之一,而且上至贵族下至平民都喜欢当作宠物来养,还记得五年一度有个史莱姆宠物欢乐聚会啥的。故乡的琥珀史莱姆最好的优点就是——绝对不会让你觉得粘粘糊糊,它们光滑可弹,并不会有多余的分泌粘液。族人们喜欢比拼琥珀史莱姆的核心是怎样的,有喜欢植物的,也有喜欢动物的,也有放珠宝进去的,总之啥玩意都能做成琥珀史莱姆。

  听起来,这里的史莱姆并没有故乡的宠物那般友善了。

  既然是史莱姆,那么对付这玩意最好的办法就是……电它个通透,再劈碎核心。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本能地想找个地方磨一下自己的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