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章 邀请函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272 2019.07.23 10:15

  “我记得,每年下半年,陛下和君主会接见一些冒险者公会表现杰出的人物,座谈以及授勋嘉奖,莫不是他在等待这个机会?”

  “很有可能,但是任何在我们君主面前的行刺和冒犯行为都是极其愚蠢的。异国的来客不会连这点功课都不做?我想他的向导和庇护者应该早就打过很多次预防针了,毕竟维克多•卡斯泰尔可算是供职朝堂的公务员之一。等等,如果维克多知道这个异国来客的真面目,却又知情不报的话,你说该当何罪?”

  “顶多挨处分,革去玫瑰骑士的头衔。你还想对魔网之主的嫡系血脉动手不成?”

  “不、不敢,君主说过,卡斯泰尔家宗家最好不要动,惹得莫德维拉殿下不快,吃亏的终归是整个国家。巧妙地施加压力才是正确的做法。看看塔尔•维拉,现在都还没完全恢复魔网魔力供应,经济大受打击,人们的生活也非常不便。虽然这便宜了东都的魔法道具贩子们……据我所知,大商人维特维奇家在与塔尔•维拉的生意上是赚得盆满钵满。以他为代表的东都商人们最近是频繁造访那座枯竭的城市,甚至有人怀疑魔网之主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往好点想,维特维奇家也算是在给暗黑船城挣上供的钱,同样是侍奉君主,发点小小的‘不义之财’也没什么大不了,鲁可夫老爷子还不算那种黑心到无底线的奸商。说到魔网,我还是很在意魔网之主的想法……虽然我与米多利•卡斯泰尔的对话,得知魔网之主震怒的原因是塔尔•维拉法师公会居然相信一个恶徒的诬告,并且放任恶徒动用私刑报复,可是有点历史常识的都不会忘记,螳螂妖的故乡是莫德维拉殿下获得庇护与知识的地方,他是有概率会庇护螳螂妖的……否则我不理解为什么他要如此惩罚塔尔•维拉法师公会,但又授意总会升了骨骨•灵语者的职。”

  “照你的猜想,我们擅动目标也会招来魔网之主的震怒?若圣都停止魔力供应的话,那事情可就大条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塔尔•维拉城的事故报告书里还提到,那天,最开始还不止魔网魔力供应断线,就连其他能量的链接都被屏蔽了,圣光守护者也无法荫蔽它的信徒,可见这“阻断”反映出魔网之主的威能的有多大。

  “所以你理解我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了吗?我甚至让先前跟他们认识的军需官•哈维带着有读心术的队员去试探了他,但是,他似乎被某种实力远高于我们队员的魔法力量所守护,最终一无所获。所以我才只能让队员继续跟踪,收集证据。如果他真有做坏事的念头,我们才有出手的正当理由。可是他现在表现得太正常了,外加身边两个同伴维护得滴水不漏,我连刁难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另外说一点私人角度的想法……红榴家的小少爷,这些年回家省亲时总有与珠宝家族们的聚会,我和他还有过数次的照面,看起来是个为人正派的孩子,口碑也不错……希望他没看走眼,也不要被人利用。”

  “可惜我的变装法术并不高明,不然我还真想去试试~”

  “得了吧王子殿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没法给你叔父和君主交待。大展在即,你就给我减少一点工作量比较好。如果我的第六感没错,既然红榴家会在展会中出席,那也会想方设法给他搞到邀请函。到时候恐怕得劳烦君主留意一下了,我们凡人能做到的事情……真的有限。”

  等待全国工艺品展览会开展的日子对这片土地的客人们来说,稍微有点漫长,比起即将“上刑场”的后辈,卡尔利兹则是落得轻松,反正又不是自己去面对帝国国君和摄政者风暴般的威压。再说了,它又不会害怕他们。可是,心控大师看得出来,自己的后辈有些害怕了,否则去面见国王和枢机卿不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迟疑的事,快刀斩乱麻早好早交差。凯鲁克亚不是会畏惧战争的那种胆小鬼,它畏惧的只是“不能再和这些异族愉快地做朋友”这种事。

  不过,这些都不是事。卡尔利兹活动活动指骨,想。

  等回去了,上报议会和初代大人,不必要的恐惧和迟疑都应当被斩断,否则下一次外派要怎么办。从来没出过远门外派的年轻后辈是容易被一些奇妙的邂逅所吸引、诱惑,就像自己在聚生虫时期所第一次获得的宝贵经验一样爱不释手。

  将记忆中所经历的事件中得到的情感剥离,只剩下客观理性的结论和经验教训,就像吃掉葡萄的果肉而留下种子,只有种子才是对未来延续有重要意义的部分——今后的日子,后辈们不会在意你当年吃过的葡萄会有多么甘甜,或是酸楚。

  北方的夏季比起故乡来说要严苛一些,毕竟在圣树的荫庇下,子民们得以不必长时间在大面积的阳光中暴露,亦有一部分同族选择在阳光和酷暑下历练。卡尔利兹不是那种苦修派,它一如既往地会找个阴凉的场所,一边观察,一边思考。

  一座教堂,挺好。

  卡尔利兹随着人流走进教堂,它最开始以为人们只是早早地去这种神圣的仪式祭祀场所寻求神明的安慰,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座社区教堂今天是要举行一次婚礼。

  教堂的内部使用了魔化的可变色装饰材料,同时比例均衡地放置有光暗双神的神像,在维拉克鲁斯,在社区用地不是很充足的情况下,有时候难免要恳求神明们稍微委屈一点,挤一挤。再说了,按照帝国的风俗,美满的婚姻需要得到安夏和海拉的共同祝福才得以长长久久,否则,要么你别想长久,要么你别想美满。真等结婚后,家庭运势还是海拉管得更多一些,毕竟,圣光守护者安夏的思维和性格……稍微超脱一些。

  教堂内部已经布置好了,左邻右舍还有看热闹的市民占满了长凳,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与兴奋。北方大陆所言的“结婚”,在卡尔利兹的故乡可以找到一个近似的词——“缔约”。

  这个词并不局限于大女皇与其钟意的对象缔结伴侣的契约。螳螂妖是集体和社会化的生物,以族群为单位形成一个大的家庭,在这个家庭以内,具有非常亲密的协作关系的个体很容易产生缔约关系。但缔约的内容就不是固定的,师徒关系,兄弟关系,密友关系,等等。所有缔结亲密关系不仅仅是满足个体灵魂的愿景,更重要的是齐心协力做好属于集体的事情,提高效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