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银白焚火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41 2019.07.17 10:00

  骨听不下去了。

  他生平第一次感到活着的人的惨叫比死者怨恨的哀嚎更可怕。

  撕心裂肺的嚎叫轰炸着众人的耳膜,整个地下审讯室都被波动的音频填满每一个角落,似乎受讯者的声带能发出特别频率的声音,像弹簧拨片一样调拨着每个人的心弦,传达痛苦与煎熬的调子。若是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能持续放声呐喊两分钟大概就耗尽了最后力气,可是他还没有,仿佛这样的嘶声力竭的嚎叫才能帮助其发泄和缓解难以言喻的痛苦,额头上,手背上,突出的血管与经脉无声地为其佐证着一切。大概是因为他很强,能抵受战女神的一击,所以才能坚持到现在,否则的话,现在要么已经挣脱束缚大开杀戒,要么已经能聆听到黑暗女神海拉的招魂琴音。

  受讯者的眼神已经失焦,理智濒临崩溃的边缘,冷汗淋漓,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审问的收获,骨瞥了一眼希斯威尔,那家伙早就戴上耳塞,一脸得意地盯着凯鲁克亚的手背上变了些许颜色……

  平日里对很多事情都波澜不惊的死灵法师,那么一瞬间,心头冒火,极度蔑视希斯威尔那小人得志的笑容,脑子里一拧巴,顾不上自己的举动是否违规,疾步上前,在受讯者激烈的抖动抗拒中,伸手扣在他的额头上,应该是出于职业本能,他快速地念出一段外行人根本听不清的咒语。

  伟大的莫德维拉在上,骨向你请求神迹的恩赐:北取艾尔莎冰峰之融雪,南取大绿海海渊之深岩,东取艾尔莱斯特之晨露,西取索拉尔沙漠之绿棘……

  这时,靠在墙边希斯威尔抄起双手嘲笑到:“你想怜悯他吗,别费力气了,你们现在用不了魔法了。看看它的皮肤,已经开始改变颜色,很快它就扛不住要显出本来的面目,走开点会比较好,小法师。”

  ……以上请从我的收藏中取走,让我交换您谱写的镇魂之乐谱!

  这时,骨的掌心迸发出一闪而逝的蓝光,吓得他自己立刻将手抽了回来:“哎?!”

  备受折磨而产生的嚎叫缓缓地降下了音调,虽然英杰朱槿色的瞳孔看起来仍然找不到焦距的准心,但是,幻觉所带来各种的痛苦似乎已经消去了一半,它看不清面前之人的面目,只是从声音勉强能听出来这是谁,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说:“……谢谢……”

  “你刚才干了什么!”认为被搅扰了好事的幻毒使一下子暴怒,忘记了这是在法师公会的地盘,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位高阶死灵法师,满心只记得这些不能施法的法师现在可谓手无缚鸡之力,瞬间抓住骨的法袍前襟就一巴掌扇过去,骨趔趄了一下险些跌倒。“你在破坏审讯!一定是与这家伙有什么勾结!我要上报王室!”

  “骨!没事吧!”会长罗布在后面撑住了骨的后背,“希斯威尔!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是你们问我要怎么审讯的吧?!我只要结果!我看到过的结果!这个家伙货真价实就是螳螂妖!危险的虫子!必须消灭!无需怜悯!”

  “等等,骨,你刚才可以使用魔法了?”

  “……是吗?我只是一时……”骨惊讶地端视自己的双手,“刚才那个魔法只是试验的意味……而且是灵光一闪出现的……我以前只对死灵使用过它们的镇魂法术,但是从来没有对活着的生物用过……”

  其余的法师赶紧试试是否沉默已经解禁,可惜,他们还是没有找到与魔网的链接。

  “我明白了……刚才那个我所即时领悟魔法是……魔网之主的恩赐。”

  “什么?!”

  “闭上你讨厌又恶心的嘴吧,希斯威尔!我确信,魔网之主就站在我刚才的行动一边!”骨的面容不再是往常的木板一块,愤怒终于在五官上勾勒出清晰的轮廓,声音也比平常放大了至少三倍,若是辛达在场,一定会夸赞自己的伙伴有了和菜市场大妈吵架的勇气和底力。“我们整整容忍了你滥用私刑五分钟!如果不是会长听信你的谗言,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在惩罚我们所有的信徒!因为他的愤怒!因为你的贪婪与邪恶!”

  “闭嘴!死灵法师!魔网之主管这些闲事做什么!法师公会根本还是服务于王室,是统治者麾下的猎犬而已!我们马上就能看清它的真面目了,你们的怜悯毫无用处……”

  随着希斯威尔的顺手一指,大家看到了令他们惊讶的一幕——

  不知为何,方才因为骨的精神安抚魔法而镇静些许,但肉体还因为抵抗剧痛而在激烈颤动的受讯者,这时完完全全安静了下来,只剩肢体还在无声地轻微颤抖,似乎是肌肉和神经剧烈活动之后的痉挛余震。那些原本已经变成浅青褐色的皮肤,也逐渐还原了人类正常肤色。

  皮肤稍微改变一点颜色算不得什么,药物也有过敏一说呀,何况猛毒。

  凯鲁克亚闭上了眼睛,兴许是因为忍耐至脱力之后的虚弱,但它仍然坚韧地保持着清醒。

  “你的谎言彻底破碎了,希斯威尔。”死灵法师斩钉截铁地说到。

  “来人,去请卡斯泰尔骑士阁下。跟他说,可以准备镣铐了。”公会会长长吐一口气,向部下挥手。

  “等等!分明是这个死灵法师的错!他释放了魔法!所以这家伙才安静了下来!”

  “我释放的是精神上的安抚,肉体上发生的一切我无法扭转,因为死灵法师的职业誓约是不能对生者的肉体和灵魂横加干扰。方才的魔法是魔网之主应允我释放的,这次是唯一的例外。”

  “你还不懂吗,希斯威尔。”公会会长这下真心怒了,“学习魔法的确是正在为人世间的统治者服务,但是一切的来源是魔网之主的恩赐,知识的渴求者不能放弃饮水思源,我们是他在世间的传道者。”

  “别着急嘛,48小时还早着呢……这家伙还没有完全解脱嫌疑,因为药效可能有,反复期。”

  “……我只给你24小时。”不等会长发话,骨幽深而恐怖的眼神直勾勾地攫住那个还在伺机狡辩的家伙,“如果受讯者死亡,我让你按律抵命。到时候,你会知道死灵法师的厉害。”

  红榴家,大宅三楼——

  当家的闺房房门“吱呀”一声开启,圣骑士捏着那个空掉的、仿佛装过草莓酱的牛奶瓶,回到了洛恩的房间,这时,姐姐已经把病号抱起来放回了床上,额头上覆着湿冷的毛巾。

  “如我所想,应该没事了。”维克多摇了摇那个空瓶,意思是说自己有趁他们争吵时不备,好好地全部灌进那家伙的喉咙了。

  “确信不会再有波折?”

  “法师公会里有那么几个有趣的人,我想,他们只要稍微受到魔网之主的启发,就会按照那个意志去行事。毕竟,在他们失去与魔网链接的时间里,只有受到启发才会有使用魔网能量作为奖赏,大概是这样的。”

  “凯鲁克亚情况如何。”

  “真是神奇,这‘药’让它冷静下来,如无意外, 24小时之后我应该就可以去提人了。”

  “干得漂亮,维克多。”

  “传送门术·精确定位,隐形术·无障碍穿越,小意思。多亏他们那个时候注意力全都投在争执上,才被我抓住了机会。”圣骑士抓过桌子上本来是给病号准备的点心,它们此刻看起来如此甜美诱人,“干了活吃点没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