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同行冤家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411 2019.07.24 10:15

  “不,那种没良心的话我才不会说,我一直认为只有经历过伤痛的人才有资格去同情别人的伤痛。而且同情从不意味着要劝人放弃痛苦,除非你有办法让别人获得更大的幸福,否则怎么才能挤掉手里占着位的痛苦?呃,我是想说,先往好了看,你今天得到了新人祝福的捧花,未来一定会发生改变的。”

  “那我倒希望看看,能有怎样的神奇改变。”捧花很普通啊,并没有什么附加的魔力,仔细遍识也不会有过于明显的幸运值加成饰品在里面藏着。话说回来,要是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捧花,那所需要的幸运值可不是一般数咧。“谢谢你的祝愿,小王子。”

  本来正常情况,搭话到此也算可以告一段落了。

  “我已经不是‘小’王子了,按照本国的律法,今年已经是成年人。”

  “综合你的心理状态以及我看待你的角度,用这个近乎昵称的称谓,并没有什么问题。”

  “你既不是精灵,也不是矮人,从人类的外貌看起来年龄也不大……难道你是想说自己天生丽质或者保养得当?”

  “保养得当……吧。不过我拒绝透露相应秘方,唯有倡议大家多食葡萄~葡萄是水果里的好文明~”

  “那我斗胆猜一下你的年龄……30岁……不对?40?还不对?让我猜50那也太勉强了吧?都不是正确答案?难道说你是一位隐居山林的贤者,故意用年轻人的样貌游走四方?”

  “就当是吧。”

  “那你应该……很厉害咯?”

  “一般这么说的小年轻,脸上都会写着‘跃跃欲试’。”

  “诚然,先生。乐意赏脸和我切磋一下吗?”安德烈王子指了指教堂后方的一座修验堂,“社区教堂附近总是有牧师们的修业场所。”

  虽然英杰所持有的“战争直感”让卡尔利兹多少有些看不起人类之中的年轻小毛头,但想了想这好歹是恶魔枢机卿的养子,多少还是期待一下吧。

  得到了当值的修业试练间管理人的许可后,两人走进了一个不大的,干净整洁,除了坐垫和水杯之外并没有其他家具物品的空房间。管理这座修验堂和前方社区教堂的圣光主教威尔逊先生嘱告安德烈王子,如果有什么需要或是遇到状况请立刻按下手中呼叫器的按钮,您的安全我们可闪失不得。

  牧师之间的对决有时候是很枯燥的。

  除非力量悬殊,迅速分出胜负,不然看两个暗影牧师之间互相使用“吸血鬼之触”互相抽取生命精华也是件很蛋疼的事情。用“信仰之跃”相互之间拉来拉去就近乎玩闹了,说到这里,历史上真发生过两个男牧师同时使用这招,结果来了个激烈贴面并撞掉各自门牙的惨剧。

  第一局的较量温和得就像是在茶楼里下棋……事实上也真是下棋,不过棋子是用光与暗两种能量所铸成,在纵横的地板缝上下五子棋。使用者必须在下棋思考的同时用光或暗的能量维持住已有的棋子和整个棋盘,但凡少子就判定为落败,直至分出胜负。目的是锻炼受训者的思维和耐力。不过这种对决也会有例外,那就是实力压制者可能会让自己的棋子将对方的棋子染色,这样从规则上来说就是直接胜利了。

  双方都没有下快棋,每一步都包含了诸多的思考,力求纵览全局,不漏过丝毫对方可以突破的地方。渐渐地,大半个棋盘都被占满,在右下的一个角落,卡尔利兹终于达成了无法被堵截的四连白棋。

  “我赢了,小王子。”

  “没想到我这么谨慎,还是有所忽略,怎么会这样呢?”安德烈苦笑着抓了抓自己金色的短发。

  “要我公布答案吗?因为你全神贯注地思考棋局,维持棋子,你受到了我幻术的影响却没有觉察,我故意先吸引你到左下注重攻防,而将右下布局好的两颗白棋中的一颗与你自己在旁边布下的黑棋,从你的视觉上产生调换,你就没有注意到我悄悄在这边布下了制胜的棋子。虽然直接动用实力将棋子染色会赢得更快,但那多没意思,我个人的见地,比起治愈,牧师的奥义之道在于攻心。”

  这些自视甚高的统治阶层喜欢力量之余,更喜欢钻研智慧与权术之道——卡尔利兹懂得,如果能在狡猾方面更胜他们一筹,他们的内心就很容易涌出求贤若渴的念想。相应的,越懂得展示智慧的人所表现出来的魅力也会更高。

  “你的招数真是高明。毕竟,强行对我使用心控类的法术并没有用,我们王室都有回避此类法术的铭牌或者纹身,但看不穿幻术的概率还是有的,这取决于个人修行的程度。引导我对局势发生误解,从而获得胜利,我佩服。”

  “还想玩点什么花样,小王子?看你的眼神显然不够尽兴。”

  “让死者开口说话,能做到吧?”

  “让它们合唱赞美诗都没问题……返魂术对我来说就像泡一杯茶那样容易。不过我不太想这么做,太任性的话,掌管死亡与逝去的神明会不太高兴的。”

  从刚才光暗棋盘的较量,卡尔利兹能够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类灵魂中可叹的天赋,即使是从异族的角度来观察,也可以算是天赋禀异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天赋是与生俱来还是恶魔枢机卿后天加上去的外设,但是培养出一个人类牧师中的佼佼者还是足够了。如果他能花到与自己修业所用过的同等时间,或许他会有更出彩的成绩也说不定。唔,那要看他的监护人愿意给予他多久的生命了。

  如果场合允许,卡尔利兹真的很想给这个年轻的人类好好上一课,但是现在不行,所以不是出于必要的大规模返魂术,还是不要惊动本地的神明比较好,否则自己就很麻烦了。

  “我想知道你刚才伤心的原因。”

  “这跟你想进行的切磋有什么关系吗?按照你们的礼仪,过于窥探他人的内心是失礼的行为。”

  “所以说才是切磋啊,我不是让你自揭伤疤,而是通过自己的能力去感知,相对的,你可以试探我。怎样,一个公平的较量哦,如果觉得过分的话,随时可以喊停。”

  “你这是在玩火,小王子,如果我是坏人的话,你的好奇心和过于公平的条件只会害了你。”

  “我明白自己是在赌博……而找到一个愿意和我赌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可以拜托你吗?”

  搞不懂,完全不知道这个傻小子为什么要找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看着别人婚礼却自己流泪的神经病牧师搞什么技艺切磋?还是说这些个身居高位的贵族其实都是那种高处不胜寒、没有真心朋友、觉着身边人都在敷衍自己,于是要找陌生人破釜沉舟来衡量自己实力的?

  还是说,小王子并不畏惧遇到坏人,是因为他背后的靠山已经强大到与神比肩了吗?再怎么说……从已经搜集到的情报来看,普拉菲尔枢机卿与黑暗女神有私交这一点可以得到祭司一级的证实,那么这个国家的守护者的确就有那个实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