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南来之风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01 2019.03.25 15:06

  圣都•特诺奇蒂特兰,狮皇宫——

  雷诺•普拉菲尔枢机卿阁下一早来到沙盘前巡视,那个碎裂的魔晶塔模型令她脸色变得难以言喻的晦暗。模型与实物是联动的,她认为自己疏忽于给模型做一个高分贝警铃是最不可原谅的失误。

  眼看对面跟糊过煤灰似的,国王陛下的脸色比他的首席枢机卿好上那么一点点,不过也是神情凝重。若普拉菲尔卿的“预言”为真,“南来之风”已经初现端倪了吗:“不像是已经大规模登陆了吧?不然坏的就不止这一座塔了。”

  “是我的错,太过于信赖这个体系以及太过于自信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和平。”

  “我明白我明白,自己的心血之作轻易地就被敌人给搞爆炸了的话,我也会觉得很丢脸哦~~”

  “你现在还有空冷嘲热讽?”

  “岂敢岂敢,”国王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我是想说,能毁掉一整座魔晶塔,这需要大概多少的军力?”

  “魔晶塔的承受攻击的设计,是按照编制为至少100人上位法师部队同时施法汇聚的程度来的。那样的场景很壮观,你也见过。所以才让我十分困惑,能如此准确摧毁我的杰作,这样的兵力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就抵达了我们的国境附近?”上位法师是仅次于大法师和高阶法师的第三位阶,是大多数法师们今生能到达的评级瓶颈,下面则是中位、下位和见习。

  “螳螂妖的话……能做到吗?”

  “我又没跟螳螂妖的军队交手过,你问我我也……很难回答。”心头没底,雷诺苦恼地扶着额头,“虽然这么说很丢脸……可是我真的一万分想祈祷这次只是偶然的运行故障。等等,说是故障,那不是更丢脸?”

  “你别难过,看到你焦躁的样子我也会很不安的。”国王自然地走到他的枢机卿身边,用胳膊友善地环住对方的肩膀,在理智冷静与焦躁不安的边境徘徊的枢机卿阁下似乎并没有空闲去一手肘捅开他,“问题在于我们接下来该怎样应对才妥当,加强南方边境的军力和驻防?”

  “我想先知道事故的具体原因,再做打算……”

  “……叔父,我可以提个意见吗?”这时,第三个声音冷不丁地插了进来,是国王的唯一的亲侄,安德烈•米兰•狮心。

  “安德烈?但说无妨。”在这样的场合,敢于据理直言的也只有这位支系的王族,虽然他只有十几岁,可也是个受到政治文化与智慧熏陶的年轻人。

  “以密令形式传达塔尔•维拉城的法师公会,就近展开调查,同时调集附近其他公会成员,对南部尤其是西南部的防御塔进行维护检查——我记得例行的检查是在年中而不是现在的二月。同时,筛查被那个晶格的魔晶能量照射过的人,或者动物。”虽然魔法能量除了攻击之外会被设计为没有有强烈的害辐射,但是痕迹仍然会留下,就像是看不见的污渍,被擦拭掉且但会留下肉眼不可见的“痕迹”。

  “还是你了解我不喜欢打草惊蛇的本性。”枢机卿阁下转而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就依你。”

  在遥远的南方,清晨的埃弗拉大陆,圣树树冠的阴影之下,琥珀宫也一样的,无法平静。

  仿佛是为了映衬此刻的气氛,魔法厅堂的光线也比以往黯淡一些。

  “‘先锋’的讯号中止了。”螳螂妖们备受尊崇的初代英杰,女皇米柯艾夏的师尊——“序列尊者”,对着面前一樽球形的仪器如是说到。那樽仪器上有着整颗星球上,螳螂妖们已经了解到的国家的轮廓,最惹眼的莫过于从埃弗拉大陆所延伸出去的,呈橙色蛛网一样的细线,几乎已经覆盖了埃弗拉大陆与西面的一些国度,比如魔法王国恩底米亚——这就是自一千五百年前正式建立起来的“魔网”体系。

  尽管如此,它们也必须依赖已有的情报网,并派出精锐前往重要的国家,并将身上看不见的魔法能量以“痕迹”的方式如蛛丝一样,带得越远越好。

  “发生了什么,初代大人?”伫立在“序列尊者”与小女皇身边的,是以分析情报和策略建议见长的“守序辉环”-赛希尔,或许是女皇出于私心,它并没有被派出去。不过擅长归擅长,魔法这个领域它也只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在魔网之主以及其师尊面前,它仍然需要借助它们的力量和智慧,以及解释。

  “‘狂风之刃’,失去联络。”小女皇在它摇篮一样的御座里,凝视讯号消失的地点,轻叹一声。“是被伏击了,还是遭遇了其他的不测?能让我与师尊的祝福与追踪的魔法都失效的话……十有八九都已经……”

  因公殉职,这个词想要说出来还真是艰难呐。

  英杰是议会的部队,派出执行任务,是自己的决定,即使议会也予以支持,可是,牺牲的话……就是另一个需要重视的事情了——需要“特别的善后方式”。

  米柯艾夏定了定神,继续陈述:“虽然说距离我们越远,我们给予它的馈赠效果可能会逐渐薄弱,但仍然可以让它在面临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不至于被一击毙命。再说,它的身上还有议会发放给英杰们的护身与恢复的琥珀……怎么可能就这样简单地……”

  “看来维拉克鲁斯一定在南边布置了什么厉害的东西。”英杰中的情报分析者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

  “为什么这么说?”

  “狩猎者的直觉……就像,等待蝇蝶的蛛网一样。”赛希尔缓慢地说道,“但愿人类联盟没有做出什么亏心的事情……我们还只是派出精英作为斥候过去就直接中招,谁知道会不会是因为应对随时可能北上的我们的军队才特意准备的?”

  “赛希尔,你的意思是,人类已经准备好应战了?”

  “如果要确定这个问题,那我需要得到一个答案作为支持的论点。”

  “哦,你指什么?”初代向它眨眨眼睛。

  “那就是……是否让凯鲁克亚消失的手段,只是准备在了面对我们的——南方?”如果是全国各地到处都有的话,那就是说不一定是特别针对凯希亚皇国。而且情报显示,十几年前,维拉克鲁斯帝国的政权中枢已经被赫赫有名的恶魔君主所掌控,虽然她的现世是黑暗女神海拉的邀请和安排,但随时会有对帝国以外国家不利和威胁的情形出现,不可掉以轻心。

  师徒俩面面相觑,这个问题它俩暂时是回答不了的,也没人能够回答。

  “如果你需要答案的话,”序列尊者卷了卷自己的触须,“那就必须让人类的国家作为我们特别需要调查的对象了,鉴于如此,必须找更可靠的人选去。”

  在情报专精的赛希尔自告奋勇的前两秒,小女皇率先做出了决定:“按照正常的想法,我可能会调回正在前往洛克多尔大陆的‘心控大师’,转向维拉克鲁斯帝国,调查‘狂风之刃’的下落。但是现在,若是轻易地再次派出英杰去‘自投罗网’恐怕只会让对手暗笑。等其他地域的英杰调查完初步情况之后再派遣到维拉克鲁斯去。我们先利用熊猫人在维拉克鲁斯的情报网,让那些与我国交易的,安雅兰馨的政商去帮忙跑腿,尽可能调查一切。”

  对于未建交的国家,通常都会委托与双方有来往的第三方人士去进行活动,许以一些适当的好处就行。

  熊猫人这种到哪都能吃得开的温和种族最合适了,远比地精受欢迎。

  “陛下……”如果不是守序辉环而是其他的英杰,早就对女皇米柯艾夏的安排表达不满了,赛希尔只是话到了嘴边,又艰难地咽了回去。

  “我理解你对同僚和后辈的担心,赛希尔。可是我不能看见本来应该最为保持冷静的你因为冲动就去送死。”

  “难道我的后辈就该——”

  “听小米柯的话~”初代拍拍它的肩膀,阻止了它继续说下去,“那小子被册封为英杰的原因就是它那勇往直前的精神和历战的功绩,以及出奇的韧性和底力,如果它将这些都坚持到底了的话,为国而牺牲并不是一个很坏的归宿。这是非常时期,谨慎的情报先行是为了避免族群陷入不必要的牺牲,别说是我学生,为了瑟拉迈尔,我也不会放你出去随便就步了后尘。而且那小子的也为我们传回了最后的讯息,为接下来行动的选择做出了参考……让我们为它祈祷吧。当然,先求证它的生死是立刻需要交办安雅兰馨那些胖家伙们要去做的事情。”

  所有的螳螂妖都憧憬并尊敬初代英杰,赛希尔也不例外,它一直认为自己能够成为族群中万古流芳的一员,正是因为初代大人的创举,在所有的螳螂妖子民们心目中,初代英杰的意见几乎都可以等同于圣树尊上或是大女皇的意志了。

  “我也了解我的后辈,只是觉得这样……对它来说一定很窝囊。”

  “所以你更不能连死得其所都做不到啊,赛希尔!”小女皇几乎是抓着它的爪子在恳求它千万镇静,万勿冲动。

  “等等,”情报收集者似乎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我好像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什么?”

  赛希尔回味着有限的相遇时间里,那些有关于这位亮眼的后辈的点点滴滴。“狂风之刃”的凯鲁克亚•啸风,勇敢、冲动、直率、坦然,而且——固执,坚韧不屈,且心思单纯,作为战士而言,几乎能用“无瑕”来形容:“那小子……难道是用最后的力量破坏了敌人的防御手段?按照它的个性……如果面临死亡,不做出一番无悔的功绩,可是不会安心死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