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异族研习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505 2019.04.05 20:41

  “……………………”的确,英杰一度就是这么想的。它甚至想象过,用自己的刀刃架在一张被构想出来的人类国王的面孔之下,聆听着阴谋家用恐惧与颤抖的声音坦白自己盗窃圣树树种的罪孽和过程。

  “你心里一定在说:你以为我就做不到吗?但是你没有立刻反驳我,也就说明你还记得魔晶防御塔的力量?足以将你击落的程度。没错,王宫的防御体系也是一样的,它能自动检索不被允许入内的种族,并作出反击。退一步讲,就算你被允许进入了王宫,陛下的守护者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很厉害?”

  “嗯,自从十几年前平叛事件以来,陛下的护卫一直都是那个人负责的,从未有过一次的疏漏。此外,同时也是魔晶塔防御体系体系的设计者。为了让你知道我说的厉害是个什么概念,也许得给你讲个故事才行,总之——她是黑暗女神海拉殿下的座上宾。”

  “…………”什么,掌管魂灵与死亡的女神都要让其三分吗,这将会是一个棘手的潜在敌人。凯鲁克亚在脑子里已经武断地将其定义为了“敌人”,也许是出于直觉,也许是出于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希望你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做无谓的莽撞举动。这并不是要贬低你的能力或者荣耀,只是忠告而已,做事的方法有很多,但并不是每一件直来直去的都能得到最快最好的结果。”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对于一个你根本不了解的异族,让它去王宫自投罗网,对你们的国家来说不是更好?”

  “嗯,所以我并没有阻拦你,或者干脆就拔掉你的翅膀,你有追寻真相的自由。但是,我却不希望你就这么无谓的死掉,毕竟我是个猎人,只要我决定了要猎物活下去的话,我就不希望它去死。除非你给我狩猎你首级的充分理由。”

  “笑话。你觉得我恢复之后,你还能轻易地杀掉我?”

  “如果不是那么容易的话,就努力地去试试看。”猎人甩给他捡回来的猎物一个桀骜的笑容。螳螂妖英杰虽然还是坚持认为这个普通的人类对它构不成威胁,但是这种有点随便的态度反而让它有些琢磨和犹豫,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测试一下,这也是对人类平民战力的基本了解。“话扯远了,如果现在你觉得还不是告诉我的时候,那就往后再说,希望你想起来的时候,一切还不会太迟。”

  第一次在正常环境下的对话就这么无果而终,猎人对此并不感到任何沮丧,他也明白自己还没有得到对方付出信任的理由。这个职业意味着需要极好的耐心,他也的确有,哪怕放着异族在大宅里发呆,就足够给他写本观察日记的了。而对人类社会了解不多的南来访客,也不会轻易地就走出这个对它而言尚算安全的小竹笼。毕竟,它已经被危险差点就夺走一切,这个教训会不会让它更谨慎一点呢?如果无尽的勇敢就能解决所有的烦恼,那么它一定会践行这份勇敢,可是,现在还什么头绪都没有,就算浑身有劲也没有使出去的方向。

  谨慎的心理与勇敢的精神在英杰的心中天人交战。

  如果不是自己,换做是其他前辈们,会怎么做?心控大师-卡尔利兹·魂影就不说了,它的工作效率一定非常可观——但这种可观是要冒一定的风险的,假如灵魂操控这种事情被内行人发现并加以利用或者反制的话,自己也会受到极大的伤害。若是赛希尔前辈,一定会非常谨慎但是迅速地融入这些陌生种族的社会并开始迅速的情报收集,据说它过去就做过这些事情,在凯希亚的地界之外云游过,一如初代英杰所做的那样。

  也许还有其他英杰也会被一一唤醒并派遣到世界的各处,如果自己不够努力的话,敕命任务的完成就会被别的同僚抢先了。退一步,不谈荣耀的问题,树种失窃的事情会关乎国运,如果有人意图对圣树不轨的话,贻误战机这个罪名,它是无论如何都背不起的。

  前辈们刚刚来到故乡以外的遥远地方,是怎么生存下去的呢?走之前没有问清这个问题,它实在有些后悔;另一方面也埋怨自己运气不好,在成功伪装之前就匆匆暴露了身份。

  艾莉娅在大宅的另一个窗口上,发现异族在它的房间窗台上发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说名义上是大宅少爷的朋友和客人,但为了尊重其本身的饮食习惯和其他原因,就没有邀请在一起就餐。姐弟用餐完毕以后,按照先前的经验,准备好牛肉或者羊肉,以及蜂蜜给它送到了房间里。

  “如果你没有特别的意见,那么明天的食谱依旧也会是这样。”艾莉娅说,“有要求的话尽管提,只要不是太离谱的话我家还是养得起,跟我或者我弟弟说都可以。不过呢,我还是建议你学习一下人类社会的基本饮食文化,不然你出去迟早会因为太过异类而穿帮。”

  “对了,既然我上午说了那样的话,你的武器也还给你。”这是一对让猎人很感兴趣的武器,用最纯净的树脂加上其他金属材料所锻造的橙色与褐色交织的刀刃,它看起来还很新,甚至于简直像是工艺品而非日常作战用。也许是被琥珀工匠精心重铸过所以看不见任何的裂痕或者缺口,上面到底沾染过多少生命的鲜血,只有主人才会知道。“你想用它做什么,都随你的便。”

  “我的武器……”再次将它们紧握于手的感觉,仿佛分离了千百万年一样——它在琥珀里休眠的时候都不曾和自己的双刃分离过,就连觐见议会与大女皇,英杰们都是被特许的。“……在黑暗的地牢里,我所想过的,出来之后的第一件事——”

  “呵,就是取我项上人头?”空气中划过危险的讯号,凯鲁克亚的一把利刃的刃尖距离艾莉娅的额头只有区区一个厘米。刀刃在它的手里几乎没有颤动,仿佛是被一樽雕像所持有。大宅的女主人依旧坐在它的对面,用手撑着头,泰然自若地注视着眼前声称要“这么做”的异族。其实大宅的女主人在心里有那么点笑开花——她了解螳螂妖一族的寿命也是很长的,最普通的平民也跟这边的精灵差不多,更别说祭司阶级和女皇,以及这些从琥珀休眠中解放的被封印者,不过有趣的是,即便不知道面前这个螳螂妖的年龄,想来年龄也很可观了,可它的举动却在某些地方多多少少有些幼稚的感觉。

  “是的。”

  即使面对这样的威胁,立于姐姐身侧的弟弟也没有做出维护的动作,甚至连半分紧张都看不到,似乎是早就料到局面会有这么一出:“但那也只是你当时的想法而已。实际上你现在并不会这么做。”

  这种看穿一切的淡定态度让凯鲁克亚十分不满。当生命威胁都不足以触动这些人类,那么它今后还有什么优势可以去得到情报,甚至逼迫人类的国王说出真话:“为什么你们如此确定,就因为你们以为自己的恩惠足以保全性命?”

  这句话就更让艾莉娅觉得十分好笑,这个获救者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情况吗:“完全不是啊,莫非你以为我们的这点小恩小惠是为了保命?那还不如交给皇宫,既能保命还能求得荣华富贵。换句话说,如果你仅仅是个被复仇心和鲁莽所驱使的蠢蛋,你的国家派你出来岂不是一次最糟糕的决定。”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有点出乎意料,这一次的凯鲁克亚没有生气,它好像是明白了对方试图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说着,它收起了自己的武器,放到床头的柜子上。

  “我就说嘛,尽管种族不同,可只要好好交流的话,并不是不能相互理解。”

  互相理解这个词语多少还是有点触动了它。凯鲁克亚在自己的房间里继续往三楼的下面看,直到大宅的人们从傍晚忙碌到夜深,最后院子里的灯也熄灭,一切显得万籁俱寂。这时,它也跟随人类的作息习惯,熄灭了自己房间的提灯。

  不过它并不会在这时就安然睡去。

  褪去了人类拟态的伪装,鼓动背后的翅翼,尝试着温习飞行的感觉。很好,没有遗忘,毕竟这算是一种本能。有了充足的能量之后,翅膀缺损的地方也基本长好了,从三楼的窗台纵身一跃,很快,便再次升入夜空。

  夜色的掩护下,它从高高的空中俯视整个偌大的塔尔·维拉城。滨海的城市并没有完全地城墙高筑,也仅仅只是在西北、东北和西南面有三个象征性的城门。所有被光芒顾及的地方都是主要的街道,纵横交错,有点像是铸造师们用液化的琥珀所凝固而成;小巷里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在微弱地闪烁着,仿佛是夏夜的萤火虫的生命在搏动。除了没有被树荫所遮蔽之外,这里与故乡在夜晚的区别并不是多大,只不过故乡的夜会更加安静,一切遵从自然的作息。

  大概人类和其他种族喜欢在夜晚证明自己并不害怕黑暗,某些地方的喧闹大概还能持续好几个小时。他们粗俗的言语就算隔上数百米也能被悉数听到,凯鲁克亚慢慢地消化着那些被酒精浸染的声音,试图分析出它想要的情报。可惜的是,至少今晚没有,所得到的信息不过是人类生活中琐碎的小事,对它而言不值一提。

  约莫凌晨2时,最后一家喧闹的酒馆也终于打烊,醉倒的客人们要么回了房间要么被搬到酒馆里拼起来的长凳上,开始齐齐打鼾。螳螂妖英杰放弃继续聆听,这种异族生物入睡时发出的声音倒也很整齐,有点类似于族人们同时振翅所发出的拍打声;它即刻“打道回府”,不想因为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还起不来而被姐弟所质问。它并不会害怕质问,只是不希望自己说得过多。

  那对姐弟在它看来是傲慢而惹人讨厌的,不过其中的弟弟似乎要好上那么一些。冲着这一点,脑海中闪过一丝想要交托信任的念头,只是不知道自己够不够勇敢。

  凯鲁克亚害怕自己承担不起这份“勇敢”而引来的代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