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深岩霸主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528 2019.05.10 12:30

  “我来为它补充吧,”慕纳女士稍微上前了一步,倒也没有超越英杰的位置,“一位具有‘龙威’的巨龙,身边的两对眷属都是一雌一雄,而你却没有同等位置和体格的伴侣,同时位于族群之首——这通常意味你是非常特殊的个体,只有上古领主——最初造物者的作品,星球之魂最古老的孩子们,一个种群的起源者,才有这样的特征。在我们的概念中,没有获得神格的它们通常被称为‘上古领主’,就像过去赫赫有名,地下奴隶之城的主人,黑龙龙祖尼亚底一样。”

  “……能在我面前提起那位兄弟,你的眼光也不一般,牛头人。”熔岩巨龙的目光从凯鲁克亚的身上移开,兴趣似乎转到了慕纳•潮汐颂歌女士身上,它的龙头靠近她,嗅了嗅,不知道是不是在打量一块烤牛排、一头烤整牛到底好不好吃。

  结果令冒险者们大跌眼镜——

  天知道慕纳女士是否身上还有刺激性的香辛料没有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拍干净,巨龙抽抽着扬起了龙头,瞪大眼睛,慌忙扭转脖子,朝圆台一边的通道——礼貌地避开了任何仆从和冒险者,打了一个惊天响亮的喷嚏,引来矿井一阵震动——没发生塌方简直是奇迹中的圣迹!

  又是一阵有关耳膜和内脏的兵荒马乱。

  有了方才龙威的洗礼,冒险者们立即开展自救:凯鲁克亚的琥珀护盾已经重组序列,这次是主要保护自身;洛恩从背后抱住维克多的披风和腰,躲在人家圣盾术的保护范围内才算好受一点;两位高阶法师则是施加了自身以冰霜护盾和灵魂护盾;低等级的狮人战士和人类潜行者则受到精灵牧师以“真言术•盾”的庇护;萨满不徐不疾使用了星界转移和石壁图腾,只承受了一小部分的伤害。

  “娜塔亚!我觉得我今天回去之后铁定要折寿!”杰哈•影刃几乎带着哭腔嚎到,此刻觉得自己再怎样屁滚尿流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刚才的龙息和龙威已经让他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险些被石化再加吹散,又来一个堪比地震的喷嚏,简直心脏病都快发作了。他在心中无尽责骂那些写过骑士屠龙幻想小说的不负责任作者,巨龙的一次鼻息,一个喷嚏都能让渺小的人类被吹出八里地(幻想/毫无阻拦的前提下),一口痰都能让人在熔岩中彻底融化,到底是怎样的妄想症,才觉得自己可以成为屠龙勇士,获得珍宝,迎娶公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

  “果然不该带你来。”牧师多少有些嫌弃地对这位朋友埋怨到,如果不是看在他叔叔拜托多多提携一下的面子上,根本不会带他来杀什么食晶岩虫壮胆,看看,现在突然遭遇巨龙,吓破胆了吧?这样胆小的家伙以后怎么撑起潜行者(盗贼)公会年青一代的门面!真是丢人。“坚持一下!撑过这个场合,你能回去跟人吹一年!说即便怂比如你,也算见过上古领主,高阶法师们作证!”

  用爪子抹过鼻孔,确定自己一时半会不会再打喷嚏后,龙头才回转到正视的角度:“你的味道很特别,不像是普通的那种可以烤来吃的……”

  在巨龙将面前的牛头人萨满定义为某种确切食材前,慕纳女士用极其平静却有一丝斩钉截铁的语气打断了它的话,仿佛是巨龙的故交和至交:“好久不见,本应深居地幔的泽尼尔。”

  “你……认识我?”不光巨龙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其他冒险者们的目光全部都锁定了如此清晰唤出巨龙真名的萨满,见多识广的公会高阶人士果然厉害!出口便是非同凡响!

  “上古领主只是贵人多忘事罢了。我们见过,这点毋庸置疑。”

  慕纳女士的话引起巨龙的疑惑,它甚至稍微扭动身子,活动脖子,围着牛头人左看右看,仔细观察,只是没有敢再次细嗅她的气味,怕是又一阵的喷嚏光顾。名为泽尼尔的巨龙领主眼珠子转了又转,目光渐渐深沉,似乎若有所思,它随后坐下,深吸一口气,平静地,缓缓吐出,没有造成三度的意外。

  “你说见过……算见过吧。”它扬起高傲的龙头,以龙族的姿态正经危坐,更像是一只猫的坐姿,“那就重新郑重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深岩霸主-地幔炎龙泽尼尔。本应——深居地幔。冒险者们,既然我仁慈地放你们平安进入,也给我礼貌地报上名来。”

  冒险者们鱼贯地报上了姓名,略,有人紧张到咬到舌头。

  “都是些没听过的名字……包括你,牛头人。至于我们啥时候见过我还得仔细回忆一下……算了这不重要。刚才……你们把我家的小崽子撵得到处跑,跑回来告状,是吗?”

  全员噤声,最后目光齐齐投向唯一发言有把握大概率不惹恼上古领主的萨满女士。

  慕纳女士觉得自己无福消受这会众人对其德高望重的权威印象,不过她是真的从里到外都对巨龙毫无畏惧:“在矿山的矿井里有炎属性魔物到处乱跑,引发瓦斯爆炸的危险因素当然要追查到底。想必,你是觉得有必要跟我们这些敢于深入矿井的冒险者有所解释,才会一路放我们通过结界,来到这里的。”

  结界?慕纳女士的话说得冒险者们一愣一愣,尤其是两个法师和一个牧师,他们都全然没有感觉到,顿时心虚得不行,简直想给修行不到位的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稍事观察就知道身后的小年轻们(对,包括那个活了一百年的年轻精灵牧师)完全没有察觉,她只能叹了口气:“就在我们刚才钻的那个低矮的洞的入口处,结界遮蔽了上古领主巢穴的熔岩的热能溢出,这样既可以避免与矿井深处复杂气体的危险交互,又能保持自己领地的温度,做到能量不流失,尽可能完美的循环。至于你们没察觉,只能说是对上古领主的力量毫无认知而已。”

  法系职业冒险者只好乖巧地沉默,尊重慕纳女士的解答,哪怕自己已经位及高阶法师。今天的旅程很好地给他们上了一课,只是仍然不解为什么熔岩巨龙的小崽子没有引发矿井瓦斯爆炸,这是也元素龙的威能庇护吗。

  “你想要上古领主给你解释什么,萨满?”

  “为什么地幔炎龙会出现在接近地表的地方。”慕纳女士说出了冒险者们的心声,如果是应该深居地心附近的上古领主,出现在地表附近不是很奇怪吗?

  “我为什么要解释?住腻了换换家有何不可。”

  “你在跟我浪费时间。”

  “那你不是在跟我明知故问。”

  尖锐的对峙一时间令洞穴里的空气热得发烫,洛恩觉得自己即便在辛达的冰霜魔法庇护之下,仍然是在高温和水蒸气里反复洗桑拿中,他实在想顺着汗滴装流泪,求它俩不要打哑谜,如此“烤”验对高温的耐受程度了。

  大概一分钟后,不知是巨龙杠不过萨满凌厉的质问眼神,还是一时心软主动退让以化解尴尬,似乎解释原因依然得由它自己来做:“……星球的内部出了问题,我当然要被迫迁徙了。”

  从上古领主的口中听到这个消息,不光凯鲁克亚,其他人也蛮震惊的。日复一日的生活稀松平常,时不时有些自然灾害,比如连续三年东都那边干旱少雨,每年夏季南部沿海台风肆虐,情况都还在可认知和基本可控的范围内。一下子突然说星球内部出了问题,那可顿时上升到比忧国忧民还要高的高度了。

  “敢问上古领主阁下,星球内部出了什么问题?”这是一条很重要的情报,适时要通过在维拉克鲁斯的特殊信道将情报传回国内,让议会得知……但或许,圣树尊上也知道?不管了。

  “有一股邪恶的、恶心的力量在星球的中层发展,蠕动,邪恶的触须已经延展到地幔,我的居所附近。虽然我身为上古领主,尝试带领眷属与其对抗,但是那股力量无惧高温,开始污染地幔。在四十年前,星球的核心意志——姑且称之为星辰之魂,我们上古领主的造物主,逃离了地心,为了避免被污染触及。我和我的子嗣们抵抗到现在,所剩不多,也只能暂行迁徙之举,到接近地表的地方先安顿下来,再……试着联络我们的造物主,聆听它的训示。”

  邪恶的,恶心的力量……维拉克鲁斯的居民们前后思索,骨不禁联想到十几年前造成王室血案的根源——一棵邪恶的扭曲之树。

  “是不是同一种东西,我对你们地上国家并不了解。总之,我解释完了,这就是我携带眷属暂居矿山深层的原因。”

  “你的到来惊扰了这里的食晶岩虫吗?”慕纳女士紧接着质问到。

  “一定程度上,有。毕竟我是高级的、上古种族,那些只会啃石头的石头虫子会觉得慌乱不足为奇,毕竟我想要溶解它们提炼金属矿物,小事一桩。不过,我也讨厌什么问题都归结在我头上,就算我不升上地表,矿山里的岩石虫子照样会啃矿石吃。”

  听出上古领主很明显是在划分责任,是自己的那份也不推脱,不是自己的那份坚决不予认领。凯鲁克亚急切地主动插话:“请问,您知道这些虫子的主母在矿井的哪个位置吗?”

  “嚯嚯嚯?就凭你们?想摁死这些虫子的虫母?”英杰的话令巨龙不禁笑出声,可它的睿智仍然思考了一下可能性倒不至于为零,转了口气,“想了想,能有本事在如此恶劣的食晶岩虫泛滥情况下还安然无恙到达第八层,我的地界,你们应该有机会一搏。今天心情还不坏,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情报,只不过,我有个条件……”

  “请说……”一听条件,连慕纳女士都觉得心头咯噔一下,这种傲慢又古老的生物就是喜欢对短生种出难题,以此戏耍为乐。

  巨龙……大概算是曾曾曾曾曾……祖父的辈分,它以无比慈爱地目光看向自己的小曾曾曾曾曾……孙,然后对着冒险者们咧嘴一笑,笑得他们无一不头皮发麻、双股紧绷:“虽然我很满意自己的温室,但我的小孙子对外面的凉爽也乐在其中……这样吧,你们若是能做出‘不会立刻融化的冰淇淋’,让我们一饱口福,我就给你们需要的东西,和一点点伴手信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