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同行冤家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309 2019.07.23 19:15

  卡尔利兹正在将眼前的一切和故乡做对比的时候,人群突然望着教堂左侧的入口望去,并发出一些小喧闹。有人用欢快且期待的声音嚷嚷着:“看啊,是安德烈王子殿下!”

  那是这个国王唯一侄子的名字,一国的王子亲自来主持婚礼,这对新人夫妇是有什么来头吗?卡尔利兹扯住身边的一个中年大叔这么问,大叔一听他有些南边的口音,就问他是不是从旗鱼群岛的乡下来,卡尔利兹没多想就嗯了两声算做是。

  “咱圣都的社区,每月有个婚礼幸运抽签,抽中的幸运夫妇,可以得到安德烈王子亲自主持的婚礼仪式,这是近两年来,殿下入职民政部门之后的福利措施。平民也有机会得到来自王室的祝福,真羡慕这对夫妇的好运气。”中年大叔热情地还补充了一点,这婚礼的乐队和唱诗班都是皇家手笔,平日里不是贵族中的贵族,别想雇佣到的。

  在中年大叔说话的这会,比他语速更快的,是悄无声息中入侵他心灵与思维的情报探索,卡尔利兹大概了解了在这个人类的眼中,他们的王子是个怎样的人。

  一个身世不幸的人,永远不可能得到王位的人(存疑),谦卑的王族,国王的左右手,平日(不忙的时候)工作是在民政部门给婚姻登记盖章,偶尔主持一次婚礼……

  在卡尔利兹所了解的人类王族的历史中,但凡得到重用的王子会得到象征信任的军权,佩戴武器,为国王南征北战,建立赫赫功勋,今后才有资本登基为王,控制军队。这种长得跟邻家小哥没差,俊俏又细皮嫩肉的,养尊处优的小王子,看来国王就算把他拴在身边,给予各种恩情与优厚待遇,未来也只是给自己子女劳碌卖命的份。

  生在这种具有扭曲家庭关系的地方,能被允许生下来并好端端地活到现在衣食无忧……已经是掌权者最大的仁慈了,不是吗?

  婚礼在客人看来,就像是剧场里的一幕舞剧,或者精简一下就是单纯的缔约仪式。

  作为司仪和祭司的王子殿下询问新人是否愿意在任何情况下都乐意与伴侣共度一生,他们都说,愿意。

  新娘披着圣洁的纯白婚纱,幸福与娇羞的笑容洋溢在脸上,身心充满暖意,与爱她的新郎交换戒指。

  礼成,新娘背向人群,高高抛洒出自己手里象征幸福的捧花。

  谁知道那束捧花在新娘孔武有力的抛掷下,划过一道神奇的弧线,刚刚好砸到了中后排这位特殊客人怀里。

  原本,卡尔利兹看着这舞台剧一样的婚礼,陷入了某些走马灯一样的沉思,这束花像是无端飞来的石块一样,将它从走马灯一样的回忆中砸醒。没砸出鼻血或者眼冒金星已经是命运最大的仁慈。

  前后左右的人都在恭喜它,撺掇它站起来,做点回应。

  安德烈王子微笑而友善地邀请它到台前来,为新人送上祝福。

  那个过程,卡尔利兹的意识不是太清醒,整个都是在朦朦胧胧中完成的。它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牧师,顺着身体的本能走上前去,露出并不由衷的职业笑容,再送上一点卖弄职业能力的祝福……然后,周围都在夸赞新娘的手气好,掷中的恰好是一位牧师先生……意识仿佛在身躯周围游离,人们的声音忽近忽远,最后飘向天外,渺若蚊蝇。

  “你还好吗?”像是在一片浓雾里挣扎了很久,总算有好心的路人抓住自己,脱离了被虚无包围的空旷与恐慌,卡尔利兹的身体哆嗦了一下,它在一片背脊发冷的僵直感觉中总算回过神来,发现有一只手在自己眼前晃晃,似乎是为了确认自己的意识有没有在身体里。

  它抬头定睛一看,简洁的王家服饰,腰间的短柄权杖,金发的青年,一丁点熟悉的面孔……这不是刚才的……

  “啊……抱歉,是王子殿下,我……现在没事了。”

  “你这样子可不算是‘没事’。”待到完全回神过来,已经是太阳钻入云层的温润天气,身边是有着草地、绿植路灯的教堂后花园。安德烈王子在询问对方“不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会吗”之后,获得对方机械性点头首肯,隔着一人多的空间,在长椅的另一端坐下。“我主持完婚礼,散场的时候就看见你带着新人的捧花往这后花园走,从我换衣服到现在,你起码也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吧?至少从我看见你在这里一动不动,也有十分钟。原本以为你在冥想或者思考重要的事,好奇地走进了才发现似乎不是那样。”

  什么?我发呆了那么久吗?

  卡尔利兹忽然惊慌起来,这意味着自己的严重失态。

  “这个也给你,”对方递过来金丝绣线的手绢,“看你发呆了很久的样子,似乎意识不到自己哭了?”

  “我、我、我哭了?”好像被戳中痛处一样,卡尔利兹慌忙地抓过那片手绢往脸上一抹,试图求证于这片布料,自己没有那种软弱的痕迹留下,而手绢并不会说谎,这样的反应令它顿生巨大的恐慌。“不……这不可能……我以为,已经痊愈了……”

  果然是有故事的人呐,安德烈王子凭着在民政窗口这几年的办事经验看出了端倪。

  “牧师先生,虽然你大概和我一样,是为别人排忧解难的人,但自己总有无法消化的苦难需要别人的帮助……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地方吗?”

  “不,小王子,你无法化解过去,过去的记忆带来的伤痕是永恒的。”卡尔利兹从短暂的失态中迅速调整了自己,现在看起来,它又是一个普通的、镇定的、见过大风大浪的,慈眉善目的心理咨询者了。

  “我知道,但是,人的心中负面情绪膨胀时,最重要的是发泄的渠道,恕我斗胆猜测,是婚礼勾起了您的伤心往事吗?”

  “嗯,是啊,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被这些舞台剧一样千篇一律的场景所动摇了,明明将那些过去的记忆都打碎了扔向远方,没想到今天却还会在前行的路上被可恶的碎片扎到脚。”

  “看起来,你经历过某种‘背叛’,作为一个牧师,我在学习如何不使用读心术读取对方准确答案的前提下,学会感受和理解对方的情绪。你的面容与言语中并无愧疚之情,那么只能是过去的对象犯下了错误,我说得对么?”

  “你是对的,小王子。”

  “你还憎恨,或是埋怨那个人吗?”

  “我没法杀了她,但是在心里,我们已经互相将曾经相爱过的彼此杀死了。没有埋怨,憎恨长存。请千万不要开导我说,‘心理治疗者应当首先放下心伤,才能扶助他人’这种话,就算您贵为王子殿下,我也会生气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