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初次尝试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6199 2019.04.10 19:19

  看起来,对方似乎有着某种“苦衷”,不然的话就完全可以全盘托出,很难说是早就远走高飞的涉案人士,还是相关的良心不安、徘徊的知情者,如果是幕后黑手,这条信息就可谓足够激怒人的挑战书。

  “……红蝎?”这个名字在沙都周围涉猎广泛、人脉通达的戈迪亚耳朵里转了一圈,灰色的眼珠上下左右地挪动着,似乎是在脑海里使劲搜索着相关的讯息,然后一字一顿地强调出来,“莫非是,‘红蝎’佣兵团?”

  戈迪亚·沙棘提起“红蝎”佣兵团的时候思索了一下,按照他的简介来说,这个佣兵团常年活跃于维拉克鲁斯的西部,在沙漠周边的城镇尤其有名,是个以战士、潜行者为主,寥寥几个法师和牧师的佣兵团。按照维拉克鲁斯佣兵团体管制法案,佣兵团在执行任务途中,对任务对象及其周边造成损害的要进行赔偿,受害人如果报案并经由法庭作出裁决需要负刑事责任的,佣兵团可以提出特殊调解,以法庭和受害人可以接受的方式进行特别清偿,比如完成一个由受害人提出,法庭认可的任务委托作为补偿,如果无法完成,佣兵团则会到艰苦的边境区域协助军队驻守一定的年限。这么说来,“红蝎”佣兵团还有那么几年的戍边经历,因此,他们在沙都是有驻地的。

  正当南来的旅者燃起一丝希望的时候,戈迪亚却遗憾地摇了摇头:

  “他们在前不久,据说解散了,也就个把月左右。”

  凯鲁克亚急切地询问到:“那,还有‘红蝎’的人留在沙都吗?”

  “可能性不大,再说我跟他们并无交集,”戈迪亚解释说是因为自己不喜欢跟那些匪气和痞气的人走得太近,土豪也有土豪自己的尊严、骄傲和一点偏执,“也只是听别人说,他们以前驻地的房子卖掉了,卖掉前,房子的门口贴有宣布解散的告示。有人八卦,散伙的原因是团长在分配酬金的时候,分配不均而引起了内讧,有几个人因为不满就离队了,剩下的人吵着吵着,最后决定散伙,团长卷款溜号了。”

  “是分赃不均吧。”凯鲁克亚的声线低出一股愠怒之意,“夺走树种大卖一笔,然后大大咧咧宣布散伙。”

  洛恩没有像他的小伙伴那样正在生气,而是立刻追问关键问题:“他们的驻地卖掉,也就是说,不会再回到这里,那我们如何去寻找红蝎的人?他们有什么特征?”

  戈迪亚的印象中这是一支在国内中等水平的佣兵团,在沙都这圈还算是小有名气,但也有过不良履历:“他们没有任何明显的外在特征,但也有说法是身上有红色蝎子的纹身或者物件,不知道是否都处理掉了呢?这可能会被人追杀的——比如你们就是一拨典型。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们继续发布悬赏,看是否有知情者能够晓得‘红蝎’成员的下落。”

  “这样吗……虽然进展不大,好歹也有些眉目了。谢谢你,沙棘,算是没白到你这里来做客呢~”

  “我还是觉得你嘴挺欠的,第三名,难道你想到我家白吃白喝?”

  “不行吗,沙都的大土豪。”

  “我对人一贯豪爽,但遇到你,我就会变得特别小气,特别。因为你实在有惹怒我的天赋。”

  “谢谢你赞赏~对了,既然没有进展的话,我们发布新悬赏之后就会回去了,想拜托你继续帮我们打听‘红蝎’的事情,可以吗。”

  “……我会找你要情报费用的。”作为本地的土豪,对于有人找他办事还是很乐意的,该收费的收费,卖人情也好卖,自己脸上也总是倍有光,戈迪亚得意地翘了翘嘴角,“嘛,看在同行又这么有缘、老妹还挺高兴的份上,会给你优惠的。”

  就这样,主宾双方道别之后,洛恩在城内的公会更新了悬赏任务的内容,忙了整整半天,虽然累,但是觉得很值得,他的运气好到刚到这座城市便有了需要的回音。剩下的就是回塔尔·维拉去寻求一些帮助,尤其是动员家族的社会关系来将那些深藏在沙土中的红色蝎子挖出来。这件事已经不单是普通的盗窃案件,往开了说,如果证实确是“红蝎”所为,那么就是维拉克鲁斯国内的人干的事,无论是否有外国的指使,维拉克鲁斯帝国从外事责任上便难辞其咎。

  正常情况下,一个小老百姓,平民何必劳心费神去管本不属于自己的外交层面的事情,查实有这回事之后往王宫一报,让国家去查岂不更好。可是,没有正式外交关系,是否连敌对国都无法确定,贸然报上去可能会害了凯鲁克亚·啸风。尽管现任国王的风评整体还算不错,但是为了国家,尤其是国防,他与首席枢机卿的想法会往怎样极端的方向去,那自己没法猜测。所以,洛恩和艾莉娅都一直认为,没法上升到国与国的层面上解决问题,那就按民间的方式悄悄解决比较好,还不用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

  在回程的路上,洛恩询问同行者的感受,现在是否好了一点。

  “那里的椰枣,是种好吃的果物。”凯鲁克亚用朴实的语言,似是而非地回答到,看得出来它心情不错。

  洛恩悄悄地微笑了,别扭的异族有自己特殊的表达方式,他能理解。“但是,我还没有找到能将果核吐他们一脸的,罪犯。”

  “会找到的,我们正走在路上。不过,我担心今后的运气还会不会这么好,你说的,不到一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有点紧。”

  “没有压力怎么会有动力。再说,我领授的是皇家与议会的敕命,为圣树寻找子嗣的下落,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我感到光荣。因此,誓死都会去完成,绝不会让故乡的同族失望。”

  “如果你完成了敕命,那么你的其他同僚就不会完成,那他们怎么办?”

  “……也不能这么说,调查是一个任务,将被偷盗的树种夺回,是另一个任务。我只想做到最好。”

  风镜的逆光遮挡了一侧的眼睛,从还能看见的一侧来说,那眼神中透露的坚毅犹如磐石,就像这个家伙本身的性格一样固执又古板。无法提出任何异议,为了缓解一下严肃的气氛,洛恩试图将话题拐去另一个方向,他希望异族能够渐渐地理解人类社会每一项事物都有它特殊的意义,而且自己所言的这些事情,是跟任务有关,不是无聊的消遣:“接下来,我可能会拜托姐姐去发动一下她的人际关系……这次的生日宴会也许是个不错的契机。”

  “生日宴会……人类每年都要庆祝自己出生的那天?”对于自己来说,年龄的绝大部分都是在计数自己于琥珀中沉睡的时间,凯鲁克亚无法意识到所谓“生日”的祝贺到底应该有多么喜庆,对它而言,喜庆也好,高兴也罢,都与它被授予英杰的荣誉那天密不可分。

  “是呀。你们那里没有?”

  “聚生虫通常很少有谁记得自己出生的那天,只有它们的成年礼是刻骨铭心的终身信标——或者参加战争,活下来;或者选择一项自己的职业,证明自己对族群的作用。非要说的话……每年的‘圣树大祭’就已经相当于你们人类所谓的‘出生之日的盛宴’,因为我们一族依靠圣树生存,它诞生的那天,也意味着我们族群即将拥有最初的‘未来’,这是极为重要的。”

  “人类的生日也很重要,因为他们总是想调查,自己在短短的一生中获得了多少的认可和赞同。然后,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正面因素去获得多少利益,然后来满足自己。”

  “……关于这一点,我的族群,从个体的角度,有你说的这样的通行要素;但全族群的话,会为了我们所信仰的圣树之灵舍弃自身的私利。”

  “好啦,深刻的话题到此为止。回家去的话,我就要开始忙家务事了,估计会没空理你。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在塔尔·维拉周围转转,但是别走远了,法师公会还在附近调查魔晶塔爆炸的事件的后续,你最好别暴露了自己。”

  “我知道。”

  “然后星期天的宴会你必须参加。”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作为我家招待的客人,我的‘朋友’,受到艾莉娅照顾的外来者,连作为答谢的一点赏光都不肯,是不是太怪异了。”

  “你的意思是说,无法很好地融入人类社会,维持伪装吗?”

  “这是一个方面,另外,社交场合是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地方……保守会来几十位客人,你不想聆听一点可能会有用的消息?不需要你向我们这样四面玲珑地应酬,只要在角落里安静地聆听就好了,至多我介绍你的时候你出来表达一下基本的礼仪……就像在沙都·索拉尔那样的程度就足够。反正,不会损害到你的尊严。”

  “我知道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会给你准备合适的宴会礼装的。”

  “不用,你带我去附近的裁缝店,我会寻找自己理想的服饰,然后用琥珀伪装护符完成。”

  “……差点就忘了,在衣服这事上,你还真省钱。”

  星期三是日光玫瑰餐厅在本周营业的最后一天,因为接下来餐厅的老板娘就要开始忙碌于自己的生日宴会了。作为家主之一的红榴夫妇也专门从首都赶回来,为宝贝女儿庆祝生日。红榴家族是战争女神血脉的分支——作为宝石商的三个支系,都坚持由女儿继承家业,而这些血脉后裔的女孩子们一个个都十分地争气,家道从未衰落过。因此,一代一代,都会从外面招婿入赘,或者是生一个儿子,或者从认识的人家过继一个养子,来辅佐未来当家的女主人。红榴夫妇没有儿子,在艾莉娅十三岁的时候,他们从非常相熟的德鲁伊那里收养了当时十岁的洛恩,作为养子。也不是没有从养子养到成为继任女主人丈夫的前例,所以洛恩的身份很微妙,既是这个家族的养子,指不定又是未来艾莉娅的夫婿。不过,洛恩自己都打趣说——备胎而已,万一艾莉娅今后另有钟情呢。

  每年的生日宴会,其实换个角度也算是红榴家的相亲场合,不过,艾莉娅似乎并没有找到自己钟情的另一半,否则就不会每年都如此“宾客盈门”了。谁不想和富裕的宝石商家联姻呢?

  整整一麻袋的椰枣在英杰的手里跟拎小鸡一样轻松,别说这个,就算要它载上同等体重的人飞行都不是问题。回到大宅的院子时,正在院子里吩咐仆人们做事的红榴夫人见到养子从外面回来,非常高兴地呼唤了洛恩的名字,并追问他去哪里了这么这会才回来。

  洛恩当然机敏地回答,奉姐姐大人的懿旨,前往沙都·索拉尔购买土特产,因为参加了戈迪亚·沙棘他妹妹的婚礼,然后被硬塞了这么多的椰枣回来。待仆人从凯鲁克亚手中接过——准确说是两个人抬起麻袋的四角才弄走它放到仓库之后,洛恩向养母介绍了自己的“新”朋友。红榴夫人略略惊讶,为什么不曾听闻养子谈起过这个朋友,洛恩回答说,是在猎人考试期间在酒馆里认识的,嗯,虽然人有点木讷,但是还挺朴实。

  凯鲁克亚艰难地克服自尊心的阻挠,模仿人类打招呼的方式回敬基本的礼仪,若是在同族之间,非上下级关系,只要点点、摇动一下触须就完成了,很少有让英杰低头的情形。

  对方上下打量自己大概花去了十多秒,最后点点头,露出稍微有点点可疑的笑容,不知道是什么含义。至少,人类有笑容的话,就可以说明对方对自身多少有点那么点基本的认同度,自己也可以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如果可能的话,它不想接触更多的陌生人类,或者其他种族,但是现实没有给它可以这般任性的自由。

  “不好……”等红榴夫人上楼之后,洛恩捅了捅他的同行者,“我知道母亲刚才的笑容什么意思了。”

  “嗯?”

  “她大概过一会就会去问艾莉娅对你的印象值了……赶快自求多福吧你。”

  “印象……‘懦弱无能的倒霉蛋’?”简直就是脱口而出。

  “你怎么这么幽默。”洛恩用极为好奇的目光盯住它,简直就像是在观察一位脸上涂满了奶油的小丑先生。

  “我觉得这是你姐姐能够说得出来的评价。”

  “哎呀呀,不要把人类的思维跟你们一贯直爽的思维混作一谈。姐姐的确是那个脾性,也可能会按你说的直言不讳,问题是家长极有可能不那么按照字面去理解……总之,宴会那天千万找个角落躲起来噢。”

  听完洛恩的建议,异族的客人决定严格执行,并不想与那个可怕的人类雌性扯上半毛钱的关系。

  果不其然,等红榴夫人上楼之后,立刻告诉了丈夫,两人偷偷地在四楼的窗户下面窥视与养子站在一起的那位朋友。从身高、体形、面貌等等综合评价,夫妇俩窃窃私语了好一阵,然后下楼,打算去询问女儿的看法。

  艾莉娅放下手中的宾客名单和宴会细节清单,回答父母的问话:“洛恩的朋友?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问起这个。先说,我以前的确是不认识的,因为洛恩在参加猎人公会排名赛期间将他带回来养伤,所以才知道他有这么个朋友。”

  “你有了解过他的背景吗?”

  “据洛恩说是从南方,旗鱼群岛来的,以前是个渔民,后来当了战士。显然是入行没多久又生疏得很,所以才被人追杀,搞得一身伤跑来叫救命,懦弱无能的倒霉蛋。”

  楼下的那谁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洛恩同情地介绍本地风俗——你打喷嚏了一定是有人在背后谈论你,多半还是说你坏话。

  红榴夫妇见女儿对其评价不怎么好,也不便继续多说,女儿的心思不太好猜,究竟是故意的贬低以避嫌还是仅仅陈述普通的事实。

  “不过,洛恩决定救助他,那作为姐姐,我也不能坐视不理。所以让他在这里养伤了,他也在拜托洛恩帮忙寻找什么。”

  “寻找什么?”

  “红蝎,”艾莉娅不假思索地顺口说出,“他被一个叫做‘红蝎’的佣兵团夺走了小时候的宝物,到处寻找却被不明人士袭击了,这样。”

  “那孩子帮助他的朋友是无可厚非,但是会不会给我们家带来危险呢……”

  “危险?我们家族何时不面对着危险?幸得我们战争女神后裔的宝石商三家族始终团结一致,才没有给那些图谋不轨的人以可乘之机。相信我,母亲,不会有比六年前那次大宅被入侵更严重的了。有我在,你们放心好了。”

  女儿的血色眸子中透露出从过去沉淀而来的杀意,就算是父母,也会不禁感到微微的惧怕,因为……

  “就是这种气势!这才是战争女神的后裔!夫人,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不给艾莉娅拖后腿。”

  “母亲,父亲,既然你们将家族大宅这里交给我管理,锻炼我作为家主的能力,我就不会让你们失望。我会保护好弟弟,还有大宅的一切。弟弟想要保护的事物,我也会尽力去帮助他做到。”

  气氛缓和了一些,红榴夫人这才将第二件重要的事情抬上桌面:“这件事就这样了。另外有件事要告诉你,八月下旬,在圣都会召开全国范围的工艺品展销会,作为国内小有名气的宝石商,我们已经向珠宝行会申请参展邀请函,如果顺利申请到参展资格,到时候,我们会来接你去参展。”

  艾莉娅的父亲显然对于想象接到皇家使者送来盖着狮心王室印章的邀请函的情景非常兴奋,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洋溢着憧憬和热血:“据说加西亚陛下和普拉菲尔枢机卿阁下都会亲自光临,能得到赞赏的话,绝对是莫大的荣耀,以及绝大的商机!”

  “洛恩也跟着去吗?”艾莉娅的热情看起来并没有父亲那么高。

  “只要他想去。没人看家也没关系,索性闭店一周,给仆人们放假,委托法师公会封护好大宅即可。”

  “那真是太好了,全国联展这样的场合他可能还没有见过。”

  晚上,洛恩的房间——

  作为弟弟,他就知道,姐姐大大咧咧闯进他的房间要求捶背揉肩的时候,多半都会有什么好消息,等着自己花点时间和苦力去交换。“所以,这次又是什么……?”

  “一个机会,当然,是对你的螳螂妖小伙伴的。”

  “说来听听,再决定要不要告诉它。”

  “八月下旬,圣都会有全国工艺品展销会,我们家已经申请了参展,一旦拿到正式的邀请参展函件就会筹备参展事宜,父母也说你想去就去。关键是,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会莅临,如果凯希亚英杰阁下想打听我国是否有参与到偷窃树种的事情里去,这可能是它不闯入王宫的一次绝好机会。不过,会有两重危险存在,一是国王陛下的安全……枢机卿阁下我不担心她,其实有她在,国王陛下都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对你的小伙伴来说是个考验哦,无论是它暴露的危险,还是其他的……”

  这个机会热得有些许灼心,洛恩并没有立刻感到兴奋和期待,只是谨慎地回答:“我会适时再跟它说的。”

  “最关键的是,作为监视者的你,一定要确定它的本意和目的,不要把我们家陷到这件事里去。尽管我们的初衷无比善意,但是弄不好被扣上叛国的帽子,那还会牵连与我们合作的一切亲朋好友。”

  “我明白的。”洛恩点点头,“我既然救了它,就不希望它死得很冤枉。战争女神后裔的名誉也不容污损。”

  “有个懂事的弟弟真好啊。”忽然,家主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示意弟弟先停手,“记得将你要做的事情,帮的忙,务必告诉维克多。帮助这个螳螂妖或许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但过程同样意味着凶险并存,若是没有他知情,我们可担不起一系列的后果。一位英明的玫瑰骑士应该会懂得怎样监视异国来客并且保护我们家的,这件事全得仰仗他的威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