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疲惫复苏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452 2019.04.01 19:05

  “小声点,跟我来。”艾莉娅的反应不冷不热,洛恩有些猜不透,不过他总是容易往最坏的方向去想,莫不是异族的战士已经拘泥于自身的尊严选择了死亡来遮蔽自己的口?活着可以做很多事啊,猎人有些难过地想。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考虑,立场敌对的人活着未必是好事,可转念一想,真正想要搞破坏的人,巴不得自己活下来,何必一心求死,肯定是早就不惜舍弃各种尊严来讨好刑囚者以便早日逃出生天。

  卸下迅猛龙身上的包袱,洛恩将伙伴安顿好回圈舍去歇息,自己也跟着姐姐悄悄地摸去了仓库的地下室。

  “虽然你这么努力地赶回来,可它现在也睡着了。凭我的直觉而言,恢复情况很乐观。不过,我们必须尽快做通它的工作,才不至于一直这样在地下室里折腾,明明是拯救生灵,做了有道德的事情,却搞得跟偷鸡摸狗似的。”

  “还活着我就谢天谢地了。”猎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而感到庆幸。“对了,你是怎么说服它进食的?”

  艾莉娅停下脚步,魔法晶石提灯的光冷冷地将她的面部轮廓已经阴影部分很好地勾勒出来,活像鬼故事里的女主角:“你觉得你小时候我是怎么‘说服’你乖乖吃掉感冒药的?”

  不愿意详细回忆,仅仅只是身体记住的本能就让洛恩禁不住抱臂,再加上某位贵客的“凄惨经历”,脑海刚刚浮现一个画面就立刻让自己刹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我知道了。”

  简单探视了一下暂无性命之虞的异族,艾莉娅让弟弟尽管放宽了心:“总之,它现在愿意进食了,就代表我们的工作在短时间内不会功亏一篑。行了,你赶路回来也很辛苦,早点去睡吧,明天我想会有对话的机会。”

  姐弟俩正准备拎起提灯走出地下室的时候,一个微弱但镇定的声音叫住了两人:“……等……一下。”

  凯鲁克亚·啸风在当日的进食之后就一直在保存体力,等待着食物的能量将体内破损的组织有序地修复,滋养的法术也持续地修补着身上的伤口,连折断的那根触须都有重新长出来一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更加灵敏的触须就像是人的耳朵一样仔细注意着这地下室的每一个细节:比如有多少孱弱的昆虫经过,发出危险的暗示和震慑让老鼠之类的啮齿动物远离自己,同时也关注着定时会来到这里的人类的动静,人类的话语,以及人类粗暴蛮横的动作。粗暴无礼归粗暴无礼,可是如果没有这样做的话,自己现在是否还活着都是未知数。

  在叫住了他们之后,它忽然又觉得自己忘记了说怎样的开场白会比较好一点。迟疑着,洛恩与艾莉娅又折回到它的身边,坐下,看起来十分地有耐心,这样的突破已经让姐弟二人一时没了睡意。庆幸的是,洛恩率先开口,不经意间就化解了这份尴尬:“你终于愿意主动说话了,真是件好事。”

  勉强睁开眼睛,复眼以一定的角度转动了几下:“你们打算把我关在这里多久?”

  艾莉娅昂着下巴,以上位者的姿态略有傲慢地回答:“这要取决于你的恢复速度,然后是你的身份和目的。如果你有坦诚的交流意愿,这可以给你换来更好的生存环境。”

  异族的情绪开始激烈地起伏,对方的傲慢已经激怒了它:“不要指望我会为了这些背叛自己的国家!”

  那样的话宁愿永远被深锁于这地下,也不要背弃自己的使命和荣誉!

  这样的态度无助于对话,艾莉娅踌躇了一会,决定换一个交流的方式,想来想去对方虽然态度激烈,但也不会完全不吃“公平”这一套,可以试试看:“看来我们的交流有一些困难,虽然我也有些理解你不愿意相信我们的原因。可是,双方的好奇心都不满足的话,毫无进程、原地踏步的生活和时间,对大家都没有意义。这样吧,你可以询问我们,作为交换。虽然得到的信息不可能绝对公平,但相信你需要它作为对你接下来如何行动的基本判断。”

  “那好吧……”异族的战士谨慎地接受了这样的交换。如果是过去在琥珀里休憩待命的时日,再长再久远的寂寞都不过是昏睡的一环,至少那样还可以做着无尽的梦,或者偶尔清醒,与其他同族闲聊,获取外界的知识;而现在是不一样的,女皇交待的敕命一刻也不容怠慢,这事关于是否进行战争,找准正确的敌人,以及夺回树种。因此,早点从这个漆黑的地方出去才是最为正确的,前几天自己到底是在赌什么气,明明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做,想要在维拉克鲁斯找到圣树树种的下落真的就像是在大海里捞针,它远远不如心控大师-卡尔利兹在这方面有动员的优势。就算是卡尔利兹可以读心,但想要从茫茫人海里读出自己想要的信息,恐怕也是个累人的差事。尽管希望在前路如此渺茫,英杰们也要去做,为了圣树、议会和皇廷的希望,还有自己身为英杰的价值和荣耀。“我先来问,你们到底是谁,我现在在哪里?”

  猎人盘腿坐在另一个垛稻草堆上,借着魔法晶石提灯的光芒,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我叫做洛恩,职业是猎人,这位是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艾莉娅,她是商人。你现在在我们家仓库的地下室里,这里以前是一个酒窖,但是后来没有用过了。现在该我问你,异族的战士,姐姐告诉了我你可能来自哪里,但是我想要知道你是谁,你来到维拉克鲁斯的目的是?”

  考虑了好一会,螳螂妖战士才决定说出来,毕竟那个人类的雌性好像知道得太多,自己只要稍微撒个不高明的谎,可能就会被她轻易点破:“如你所知,我来自遥远的南边,圣树凯希亚庇荫的地方。名字是凯鲁克亚,至于目的……我只能说,是来寻找一样我们丢失了东西。”

  “等等,丢失了的东西……”艾莉娅插话了,“如果你是说以前战争时所各自掳走的战利品的话,为何现在才来寻找?”

  凯鲁克亚给了她一个不屑的语调:“我们英杰阶级,被唤醒的原因可不是为了过去战争中互相交卷的、不足挂齿的东西。那些丢了也就丢了,籍此来铭记某些个体的失败也没什么可惋惜的。”

  “也对,凯希亚皇国历史久远,幅员辽阔,物产也算丰富,不至于为了一些琐碎的战利品纠缠不放,维拉克鲁斯交过去的可也不算少,而且你们损失的远远比我们这边的少。”

  “所以,已经扯平的事情就没有必要斤斤计较。”

  “这么说,还有别的……很可能是因为最近不久发生的事?”

  “当然!异族悄然渗透到我们的领域,偷走了我们一族宝贵的财产!”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这件事与维拉克鲁斯有关?”

  “议会长老亲眼所见,里面有人类!但因为还有其他种族,所以不确定是不是佣兵之类的性质,所以,并不是只有这个国家才牵扯其中!”

  艾莉娅的眼中明显有一瞬,目光因为吃惊而有些动摇,人类可以轻易深入凯希亚皇国的腹地搞破坏?那不是在历史上,连往来于两国之间的安雅兰馨的政商们都不知道确切地点的神秘之所么:“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因为丢失了东西,所以才沿着线索来到这里寻找,对吗?”

  “差不多。”

  “差不多的意思就是,我说的并不完全准确,果然还夹带着其他的事情没有说?”

  “我已经说得够多了,刚才一直都是你们在提问!”

  “一不小心就好奇心旺盛过头了,失礼失礼。现在我们会回答你的提问。”

  “这座城市是哪里?或者这里最近的城市是什么地方?”

  “塔尔·维拉,旗鱼群岛西北,马尔马拉河河口西侧的大城市。虽然两国隔绝已久,但是五百年前的战争至少让你们对我们的国家也基本有所了解吧,这好歹是个上千年历史的古城了。”

  “塔尔·维拉……原来我没日没夜地飞行,已经来到这么远的地方了吗……”

  “从……从南边飞过来?”大宅的女主人赶紧捂住自己有些失态的半张脸,这的确是足以让她惊叹的事情,没有任何落脚点就飞跃旗鱼群岛与凯希亚皇国北部海岸之间的茫茫大洋?它是怎么分辨方向的?又是怎么坚持飞行了那么久的?“就算是我国最南端的旗鱼群岛再往南,也要越过娜迦占据的群岛,航行好久才能到达你们的领土——这就是五百年前那场战争完结之后,再无战事的主要原因。无论是战线还是补给线都拉得太长了。五百年过去,尽管在造船上稍微有了些进步,可是现在却几乎没有去往了南边还能回来的人,通通都迷失到不知何处去了。”

  “哼哼哼……也就是说,你们想要再度发动战争的话,踏入我们的领域可不是像过去那么容易。”

  “为什么你就那么肯定维拉克鲁斯有发动战争的意愿?”

  “那么森林里的蓄满魔法能量晶石尖塔是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呢……艾莉娅腹诽到,连魔晶塔爆炸那么大的能量都没炸死这区区一个的个体,首席枢机卿的新玩具是摆设么:“你说的那个东西,又不是只朝南才有。全国各地的边境上都有布置,防御性的措施,也许跟你们为了国防而做的事情差去不多。”

  在战士的心目中,北方大陆唯一的大国早就平定了西边那些曾经找过茬翻过浪的沙海小蝎子,东边没什么谈得上敌对的国家,背面的极寒之地粮食问题从来要仰仗帝国进口,这种时候在国境附近部署那么多的军事设施,那怎么不会是心里有鬼。它攥了一把干草在手里,攥得很紧:“不论怎样,我来到这里,不止是要寻找丢失的我族财产的下落,还有就是要确定维拉克鲁斯是不是真的想要与凯希亚为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