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消失的神明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63 2019.06.10 11:04

  维克多·卡斯泰尔第一次在商人那张巧舌如簧的嘴面前感到前所未有的溃败,简直丢盔弃甲地走出了那栋办公楼,甚至觉得自己问出的问题都是傻、蠢和坏的综合体现,像极了一个道貌岸然、自诩正义和圣裁的圣光信徒正在用最锋利的武器冤枉好人。

  搞到最后,他几乎被林恩子爵说得再无可问,只能有些心有不甘地说出“我认为你说的有道理,我国的商人为什么要干这么失智的事情”这样的话,作为结尾。

  “我用道听途说的传言来质问你确有不妥,向你致歉,林恩子爵。”似乎只能先道歉,自己才稍微下的来台一点。

  “哪的话,玫瑰骑士阁下只是太过尽职尽责,唯恐帝国惹上战祸而已。我们这些商人,能平平安安赚点钱,就很开心了。”

  “今天到此为止,多有得罪,告辞。”

  “希望下次阁下来敝社喝茶的时候,我们能更轻松地谈一些事情,比如小小的生意。啊,我送送您。”

  最后,他们还象征性地握了一下手,办公楼下留守的维克多在警局的朋友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大概率没什么问题了,这家商社。没有闹到贵族院去真是件好事,不然自己也有可能跟着要牵连进贵族们的纠纷漩涡。

  “接下来怎么办?这一周还继续对常春藤商社进行搜查吗?”

  “人家子爵阁下配合调查的文书都签了,干嘛不搜,例行程序也要搜。”维克多心情有点低落,说话也多少有点“有气无力”,心头剩下一丝倔强还在撑着他,“不确定的可能性变多了,关于魔蜥体内的特别装置,可能要成为长期的调查线索。秃鹫城城主夫人那边也是一条线索,不要忘了哦。”

  “嗯,我记下了。会不会,真的是哪个隐秘的研究狂做出来的个案?”

  “如果是,我们就该谢天谢地了。即便如此,这件事也要有个结果才行,尽早结案,以免再生事端。不然你我,我二哥他们,都会寝食难安。”

  当日中午,把烂摊子丢给圣都的警备官朋友后,玫瑰骑士带着十二分的沮丧回到了塔尔·维拉,没客气地扑倒在洛恩的床铺上,一副要面朝被子憋死自己的样子。

  “别这样,维克多,跟我们说说发生了啥。”洛恩好心地扯了扯骑士的披风,希望他从振作起来,好好复述一下昨天的情况。

  “长话短说,就是——我被他说服了。”爬起来,在床沿坐好,依旧垂头丧气,面前的凳子上坐着洛恩和凯鲁克亚,“他爽快承认了变色魔蜥是自己商社销售的产品,流向了秃鹫城城主家,又出具了秃鹫城城主夫人寄来希望协助搜索走失魔蜥的信函。并一再声明,常春藤商社绝对不会贩卖有可能明显威胁到买家生命的大型爬宠。魔蜥身上的符文图案的他家商社的售后服务标志所在。”

  “那你直接询问了最尖锐的问题吗?”凯鲁克亚询问他。

  “当然问了,我可不会浪费这次重要的机会。在打发我朋友出去之后,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地问了。然后他断然否认了这件事,并一一分析,他听说过树种被盗的留言,坦率承认自己也是羡慕嫉妒恨的一员德鲁伊,最重要的是,有心无力,摸不着,做不到,更不可能冒着国运商运的巨大损失,去做这种要遭异族追杀一辈子的事情。让我觉得特别脱力的是,我全程开了读心术,却感觉不到他在说谎,没有说谎者那种明显的异常心音。”

  洛恩产生到了一丝负罪感,因为自己的直觉和梦,就要玫瑰骑士去自己赴汤蹈火:“哎……我的直觉错了么……唔,毕竟只是一个梦,梦里的人也不是那么确定。”

  “给我看你们质询的录像。”凯鲁克亚没有放弃,就算克洛契卡·林恩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尽头是牛角尖,它也要见识到尽头的黑暗才行。“我知道你肯定会带‘秘闻之眼’全程录像。”

  “好吧好吧。”玫瑰骑士开始掏摸自己的子空间里“秘闻之眼”,忽然,在身侧的床铺上发现一片新鲜的叶子,“咦,叶子?哪里来的叶子?”

  “怎么想都只可能是你披风上粘着或者衣领里掉出来的吧,我看看……像是,常春藤的叶子。”洛恩伸手过去揪到面前,仔细瞅了瞅,“常春藤商社里有常春藤倒挺正常的。”

  这句话说得维克多就诧异了:“怎么会?我从办公楼下面到林恩子爵的办公室期间,并未看到任何地方非常明显有栽种常春藤类植物,只有几十米开外他们商社经营的园艺店有。难道风可以吹这么远啊?”

  洛恩感觉到胸口一瞬的抽痛,那短暂的痛觉似乎在提醒他什么,犹如那一夜古怪又冷汗淋漓的梦。这片平平无奇常春藤的叶子,顿时让他心神不宁:“让我们看看录像,也许会有发现。”

  录像显示,在维克多即将离开前,与林恩子爵握手道别时,一片常春藤的叶子从子爵背后的发丛里掉下,又被一股神奇的妖风卷到高处,最后鬼使神差地落到了玫瑰骑士颈后的衣领里。

  维克多自己都看呆了,他是记得当时有股邪门的妖风,不过在四月初的圣都,微小型小龙卷偶尔都会刮过大街,最后被萨满镇压,这点小妖风只是让行人稍微困扰了一下。

  洛恩看完录像,对着这片叶子发呆了长达三分钟,最后,有些不确定地对维克多说:“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并没有明显的证据,一切都只是猜测,如果你们愿意采纳我的猜测并作为一种可能性的话,我……”

  “你直接说。”英杰打断了猎人的不确定。

  猎人举起那片常春藤的叶子,用冷淡却犀利的言语道出某个可能性:“吾友,你面前的林恩子爵,真的是他本尊吗?”

  假设这是夏天,假设玫瑰骑士手中有一块西瓜,此刻,洛恩房间的地板铁定需要立刻打扫。就连镇定地坐在椅子上的凯鲁克亚,身体也因为这句话而不禁摇摆了一下。

  “不是吧?!难道你是想说……我面前的子爵,是个常春藤树叶变出来的分身吗?!可就连第六会阶的精英德鲁伊召唤树人,那树人能维持的时间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必须重新召唤!这项纪录在国立档案馆里至今没有刷新!我去年才看过一次!如果刷新的话,早就见诸圣都报纸面板了!”

  玫瑰骑士舞动着双手,有些激动地争辩。

  “我们和林恩子爵的质询从开始到结束,一共是一小时十分钟。如果这等同于召唤出来的树人,那么他就该在我们面前消失两遍了!而且,我全程开启了侦测魔法,并未观察出子爵有什么异样呀?”

  “因为通常的侦测魔法只会辨别幻影与生物、生物身上的特殊状态等情报,别忘了树人在短时间内也是实打实的生物,而且,你几乎没有在侦测魔法开启的状况下接触过林恩子爵本尊。哼,第六会阶的德鲁伊……我不该嘲笑他们,毕竟我也是想学德鲁伊而未成的笨蛋,但有一件事,我做得一定比他们好。”

  捻起那片常春藤的叶子,洛恩念诵了一段咒语,然后扬起。

  绿色的光芒从叶片中涌出,变形,渐渐变成了洛恩·红榴的模样,这个赝品甚至冲着本尊阳光开朗地笑了笑,还打招呼:“你好。”

  听到挚友的声音,面对挚友的容貌,两个同样的洛恩站在他面前,即便开启侦测魔法,也是傻傻分不清楚。玫瑰骑士一个后滚翻,翻到了洛恩的床铺另一侧,蹲下,警戒地盯着所谓“幻象”,用手指颤抖地指着对面:“这到底是什么噩梦!”

  在北方大陆魔网之主-莫德维拉所辖的魔网每一个角落,以及在维拉克鲁斯帝国内,关于变形术曾有这样一条绝对规制:不可以用魔网能量施法,恶意变成他人的样子,否则以招摇撞骗罪论处。以至于潜行者(盗贼)公会的易容术,咳,换句话就是高级化妆术是炙手可热的隐秘课程,不交高价学不到。

  这滋生了一个空隙:变成自己,就不犯法了。

  曾经有段时间,不在场证明的盗窃案件悬疑难解,让警备官们为破案疲于奔命,只好求助法师公会协助。

  搞得魔网之主又咬牙切齿地恼怒信徒中间总有些不争气的混蛋,并紧急修复魔网能量运用的施法漏洞——禁止使用魔网施法,恶意使用变形术。

  大部分的漏洞都堵上了,案件发案率下降了太多。德鲁伊的树人能变成普通树人以外的高级召唤形式,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他们只使用自然能量和与自然的亲和链接就能展开召唤,堪称微妙地避过了魔网的限制和监管。

  “我下去餐厅给你们端一些混嘴巴的零食上来,你先和我的叶片小人玩一会啊。”说着,洛恩离开房间下楼去了,眼见“叶片小人”一点也不客气地,在刚才原主坐过的凳子上坐下,姿势很自然,一模一样。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叶片小人的洛恩从最近的抽屉里取出一副纸牌,拉过折叠桌,说,反正厨房现在也忙,零食也要现做,等个十几二十分钟,估计够我们打几盘扑克的,来呀,一局每人筹码是两个金币。

  整整过了二十分钟,洛恩本尊才端着三人份的零食小吃回到房间,放在桌子上,叶片小人的洛恩毫不客气地夹起薯条就往嘴里送,眼看三人打得正起劲,洛恩本尊无心打扰,径直走到自己的床铺边上,把外套一脱,躺上去就开始了美滋滋的午睡。

  直到他睡到自然醒,三人刚好也打到疲乏,洛恩再度念了一个咒语,叶片小人变回了原来的常春藤叶片,屋子里仿佛并没有这个人存在过。

  维克多一看自己的秘闻之眼计时:两小时十五分。

  关于自己的孤陋寡闻,险些想猛吐一口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