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庙小妖风大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94 2019.05.14 11:37

  死灵法师的胸口挂着一枚眼球状的金属饰品,能单独取下,给予一定的魔力和指示,也能漂浮,是法师公会专门用来记录必要影像证据的道具:“东西是要搜刮的,这是为了减少他对矿山的威胁,屋子里种种迹象显示,他在做某种可疑的实验或者刺激地底虫母的邪恶仪式,在我的‘秘闻之眼’固定影像证据后,就把这里收拾并破坏掉。待整个任务完结,我会报告公会来善后处理。”

  慕纳女士在这个房间角落,供人休息的单人床旁边有一个床头柜,柜子上有尚未合拢的笔记本,和插在墨水瓶里的羽毛笔,给人感觉这里的主人似乎是临时有事出门去了。萨满好奇地翻阅手帐一样的笔记,里面记录着数页复杂的法阵图样,其他就是一时看不太懂的奇怪文字,毕竟,这位有名望的萨满总归是见多识广,发觉这本笔记上的文字都是用地渊语写的。

  洛恩在房间的箱子里发现很多瓶试管状的药剂,不敢随便乱动,拿给两位法师琢磨一番之后,初步判定是隐身药水。看起来这个所谓的“幽影术士”并不擅长隐身术,而是批发了一箱隐身药剂来维持行踪隐秘,往来于城镇和这个地下密室之间。啧啧,连传送门都不会的弱鸡啊,两位高阶法师顿时嗤之以鼻,是不是刚才因为情报误差的原因,太看得起这个愚笨的术士了。

  这个时候,凯希亚英杰适时地来了一句应景的概括,它评价这个矿井里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如此文艺的评论,倒是把向导吓了一跳,洛恩靠近它小声地问:“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如此文艺的一面?还以为刚来时那副愣头青的莽夫模样是你的本质呢。”

  凯鲁克亚不悦地回应对方的质疑:“就算没来过北方大陆,好歹也数次出差过安雅兰馨。我很喜欢熊猫人的语言文化,整个皇国都流行这样以睿智的言语来总结日常经验。至于刚开始在你家那会,只能说应激反应过度。再检讨一下你们姐弟的举动,看着能像好人吗。”

  猎人则调皮地扮一个鬼脸作为回应,看起来异常开心。

  冒险者们还耐心地等了一个小时,都没见暗室的主人回来,他们决定把这里能搜刮的东西,除了留一点点的“证物”之外,统统打包掠走,阻止愚笨的坏蛋做出更多的傻事,顺带想像一下坏蛋暴跳如雷的模样。

  等他们回到旅店,已是凌晨。慕纳女士难得地说,今次夜宵大家凑合吃一点我从塔尔•维拉带来的成品,自己要急着破解这本写了地渊语的手帐,出于好心,军需官借出了据说是影华卫队内部最新版的“地渊语-维拉克鲁斯通用语”对照翻译词典,萨满表示了感谢,自己那本是版本旧了点,从旧货市场淘来的,鬼晓得是哪家传丢了的古董。

  冒险者们吃着夜宵,慕纳女士面前虽然有份三明治和橙汁,她仍然专心地对照翻译,也只有专精铭文的撰写者有这么好的耐力和毅力来做这些事情。

  【黄金鹿纪年34年 1月】

  ……经过三个月的观察,我终于摸清罗诺威矿山地下食晶岩虫的活动范围了,每年的春季是它繁衍后代的时节,也是幼虫和小型成虫涌上地面,疯狂吞噬矿藏的时节。我不会采矿,也不可能在罗诺威矿山分到一杯羹,不要放弃希望,也许有别的方法……

  【黄金鹿纪年34年 2月】

  ……我在第四层东区的环形矿道尽头修建了一间完美的暗室,这里将为我近距离研究食晶岩虫和虫母提供场所,反正第四层东区早就被发掘得差不多了,很少有矿工会到这边来,除非是每天白天两次例常巡视,反正晚上是不会有谁来的。

  ……啧,失手杀了一个发现我正在开暗室门的矿工班头,算你倒霉,矮子!谁让你半夜不睡觉跑矿井来晃悠!

  ……本想处理掉尸体以免被发现,转念一想,我可以用束魂术将它的灵魂捆绑在尸体上,然后让尸体……保持一定的活性,为我所用。矿工班头,不错啊,半夜为我去搜罗一些稀有矿石,我再拿到一些小城镇的珠宝店去换点钱,这样就能继续支持我的研究了!嗯,我得立刻去搞一些防腐剂来……

  【黄金鹿纪年34年 5月】

  ……束缚法阵的研究还在继续,果然,想要以一人之力束缚食晶岩虫的虫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必须万无一失,为此多花点时间也是可以的。等我束缚了虫母,到时候每年春季我就指挥它,让小虫子泛滥矿山,到时候罗诺威城主一定会贴出悬赏任务,让冒险者退治虫子。我便可以堂皇登场,装作与虫母势均力敌,压制虫母的行动,最后勒索城主一大笔赏金。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把戏能玩多久,会不会有高能的冒险者一劳永逸以绝后患,我至少可以玩个三年五年,赚取足够我下半辈子不愁吃喝的钱。重要的是,这份经验和技术,我可以带到别处去实验与改进,维拉克鲁斯境内的魔兽可不嫌少。最差不过,我成为一名驱使魔兽的术士,加入佣兵团,再做一些能让我声名大噪的任务,功名利禄不就滚滚而来了吗。

  【黄金鹿纪年34年 8月】

  ……束缚法阵一共十个版本,开始对小型食晶岩虫进行试验,其中有三个很有效,我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黄金鹿纪年34年 9月】

  ……筛选出来的三个,开始应对中型食晶岩虫,有效的法阵减少到两个。

  【黄金鹿纪年34年 10月】

  ……我太莽撞了,大型食晶岩虫挣脱了法阵的束缚,受了伤,有点严重,看来得花点时间先养伤和反省。

  【黄金鹿纪年34年 12月】

  ……大型食晶岩虫束缚法阵已经成功,我捕获了两条,将特制的术式符帖贴到靠近岩虫生命核心的地方,就能最大限度给予它们指令。

  ……不过也有一点让人烦恼,它们钻地的时候难免会磨坏术式符帖,我在思考如何进一步稳固控制术式。

  ……有了,在它们接受纸质术式符帖控制的时候,我将研磨好的墨水将控制术式写到它们的身体上,这样的话,就能较为长久地起效。

  【黄金鹿纪年35年 1月】

  ……我膨胀了,我居然试图在控制两条大型食晶岩虫的情况下,贸然去挑战食晶岩虫虫母!束缚法阵的效果只有短短的十秒便被挣脱了,我不得不接受损失两条大型食晶岩虫的代价,保住一条性命,从第八层与第九层的连接处逃了回来。不过,我的理论是正确的,束缚法阵的配方和符文书写都没有错!唯一值得钻研的就是布置法阵的各种配料比例与剂量!

  ……冷静下来,似乎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食晶岩虫的虫母,我观察了它的核心,里面似乎有个模糊的小玩意,但其所渗漏出来的威能,非常近似于我在圣都的神殿里体会过的样本……没错,我记起来了,是地渊女神尤妮卡的信物才能展现的!据说,一切地下的非元素生物是她的子民和造物,既然能影响到元素生物,那说明这件信物也很厉害……

  ……我迟早要把它搞到手,到时候,就算自诩地渊女神的地上代言者也不为过!反正这几年听说神殿那边平平无事,指不定女神正在休眠期,拿着信物冒充代言者,风光几年之后找个地方改头换面地隐居,啧啧,说不定到时候还会有更好的未来在等着我,野心不嫌多~

  【黄金鹿纪年35年 2月】

  ……我是不是又把虫母激怒了?继续改良法阵……

  【黄金鹿纪年35年 3月】

  ……如果实在不能驯服虫母,也许买点配方弄点炸药疯狂一把是个值得尝试的法子,信物的价值是最高的,虫母?卖尸体也能卖个好价钱,王室已经悬赏十万第纳尔金币的击杀任务了,尸体还可以自由处理,嗯……总收入的话,买个小庄园问题不大。

  ……我再去罗诺威城里买点东西,说不定还得去其他的城市,有眉目了,不必操之过急。我的努力方向是正确的,迟早有一天会实现自己的愿望,称为名利双收的富翁……

  ……

  …………

  “真是个妄想狂。”英杰皱眉,厌恶地说,“以熊猫人的谚语来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倒是很想看看,他回来看到这本手帐丢失,研究室被毁的时候,失去一切成果时,脸上会是怎样精彩。”

  “难怪泽尼尔提示这一切的阴谋与地渊女神尤妮卡多少有些关系……原来上古领主在地下的眼线跟踪这个自以为隐匿完美的渣滓术士有一阵了。”慕纳女士将手帐中显示多林尼尔罪行与阴谋的部分折个角,并将自己的摘抄翻译稿对照检查。

  “哼,你们说他愚笨真是一点都没说错。”一直尽职尽责陪同冒险者们共进三餐的影华卫队军需官哈维,抿了一口红酒之后,不屑地开喷这个所谓“幽影术士”的愚蠢,“你说他学艺不精吗,努力还忒有成果,循序渐进,劳有所得,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过,这个学习地渊语的家伙终归是个门外汉,他并不知道,或者忘却了一个重要的禁忌,那就是——地渊女神的信物不是谁都能随便乱碰乱用的。”

  “啊?”冒险者们停下手中的吃喝,望向影华卫队的军需官大人。

  “要么,是正规的地渊女神神殿祭司;要么,是地渊女神相中的有缘人——简称神选者,持有地渊女神的庇护。否则,擅自接触尤妮卡殿下的信物,几乎等同于作死的行为。就算信物不是女神本尊持有的情况,依旧当心里面遗留的威能,随时有可能将凡世生命诅咒或者碾成灰烬。撇开这个多事的蠢笨之徒所干的坏事对虫母造成的刺激,如果我的直觉没错,她的信物也有可能是造成深岩虫母这样的元素生物突然发狂的重要因素之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