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同行冤家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455 2019.07.24 19:15

  一想到这里,卡尔利兹在心里莫名地有些不爽,无法放开手脚让小王子意识到社会的残酷。

  “好吧……虽然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行为,我很想给你一个教训……看在刚才那条手绢的份上,算了。”

  “哈哈,你是第一个在我面前说出‘想要给我一个教训’的人。每个人都认得我是谁,他们从来不敢口出狂言,更别说有胆子去做。”

  两人依旧保持着盘腿坐在软垫上在姿势,轻闭双眼,各自手指在地板上书写的暗影符文为他们招来黑暗女神赐予的幽影触须媒介,湿冷的黑雾在房间中扩散,幽影触须从黑雾中腾起,冰凉地缠上对方的手腕。

  意识世界的互相入侵从这时开始了……

  安德烈的意识世界并没有对入侵者进行多少抗拒,或者说,在小王子的意识迷宫里,固然构筑得复杂而且“城府较深”,但只要找对了作为关键字的“钥匙”,想要去到迷宫之墙的背后,对卡尔利兹这样资深于心灵操控的牧师来说并不难。

  迷宫的墙上是一幕幕王子已为人知的过往:幼年丧失父母,被叔父照顾,被养母抚养长大,父母在他的意识中是偶尔可见的附魂人偶,作为王室贵胄,他依然在有家庭温暖的环境中平安长大,直至成年,开始为叔父和养母分忧,承担自己身为王子的国家责任。

  安德烈是个乖巧的小王子,或许也被叔父的幸运所庇佑,他极少犯错,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民众们诟病的污点……所有壁画般的叙事墙仿佛都在歌颂小王子是个好人,优秀的王族,卡尔利兹不禁哂笑:做人不要自恋到这个程度比较好?还是说外表谦恭不意味着内心也如一?

  不,不对,哪有邀请别人到心里来看的,会是让人家欣赏自己到底有多自恋。

  在找不到关键的“钥匙”之前,这座迷宫是不会有出口的,心控大师的直觉这样告诉自己。

  他悠然伸出食指,在壁画的几个地方轻触。

  “王座”

  “战场”

  “有镰刀与恶魔铃兰徽记的斗篷”

  被触及过的地方发出银白色的光,迷宫的四壁开始发生震动,卡尔利兹耐心地静候迷宫的墙壁开始倒塌,看看迷宫背后,小王子内心真正的风景。

  它所见的是一片荒芜空旷的荒野,丘陵上萧索的废墟仿佛在诉说这里曾是战场,斜插在残垣断壁里的是折断的兵器与旗帜,散乱的砖石下可见零碎的人骨,从地上留下来残骨身上所穿的服饰,有些沙漠民族的风格,如果所料没错,恐怕这些作为假想牺牲者的存在,是以十几年前在入侵维拉克鲁斯帝国西边时死掉的沙漠子民为原型的。

  那场战争爆发的时候小王子估计还在襁褓里接受最严密的保护吧,这些心象风景的素材采集恐怕是来自他长大以后去战地所见的纪念场所,或者是养母给他的教育。

  往不远处走,可以见到一处插有维拉克鲁斯帝国狮王旗帜的堡垒,数量甚多的,化为不死者的沙漠流寇仍然聚集在堡垒城下,幽怨哀嚎着冲击堡垒的城墙的大门,而有一个人影则在城门坚守,不断地用神圣光芒与能量治愈自己的军队,轰击来犯的不死者。

  那个不是小王子本尊吗?

  外来者的虚影穿过不死者的军队,慢慢走近,看到的是一个模样比现在成熟许多的他,非要形容的话,成熟到足以戴起国王冠冕的模样,但是,还没有,没有冠冕。

  他不敢。

  恐怕他所受到的教育是——绝对不可有僭越和非分之想。

  但是到达这里的关键词里有“王座”,难道是在说,他在“不敢”与“渴求”之中苦苦挣扎,然后活脱脱把十八岁的心活成了三十八岁么?

  这种人不值得同情啊……卡尔利兹作为一个看客撇了撇嘴。

  战斗停止了,这个仿若“未来”的小王子的“意识”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机会,他退回堡垒,在毫无金饰装饰的座位上,有一个身穿漆黑斗篷的使者模样的人在等待他,漆黑的斗篷上有着银色的花纹——“镰刀与恶魔铃兰”,安德烈在使者面前跪下,恭敬地低垂着头。

  还不够,君主并不满意,你的功绩不足以兑现前往伟大之城的门票。

  那我还要做些什么,请明示。

  “‘征服不凡之国,征服不凡之人’——做到这两条,前路自当开启。”

  这里的主君指的是谁?伟大之城又是什么?

  综合目前已有信息,主君只可能是实力深不可测的恶魔枢机卿,伟大之城理应是类似于神明的居所那样的地方,小王子的心象风景恐怕是在困苦自己得不到足够的历练,无法完成他养母所给予两条试炼。或许,在不可以触碰维拉克鲁斯帝国国君之位的前提下,这两条试炼通过的话,小王子就能够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位置,不拘泥于普通王子的命运之路。

  就到这里为止比较好。

  算是弄清了他为什么执着与陌生人较量的原因,他想知道自己目前的极限在哪里,所以不愿意错漏任何一个可以成为尺子和标杆的人,周围的人可能顾及他的身份与他背后的力量而不在较量中尽力……再说,为什么要在一个比拼里冒险使用全力?唯恐被恶魔的养子失手反杀了吧。

  出去的方法是……嗯……卡尔利兹抬起自己的左手腕,上面的幽影触须所结成的手环还在缓缓蠕动,牧师的右手食指之间聚集起一束金色的光,割断了手环,掉落在脚下的幽影触须延展成为一道黑色的陷阱,带它离开了安德烈的心象风景。

  “你以前也总是将自己的心象风景展示给别人看吗?”

  “极少。很多人不愿意交出自己的心里的秘密和我坦诚地对调,因为他们觉得我看透他们内心的秘密太过容易,毕竟是恶魔的养子,一定会偷偷动手脚……什么的吧。虽然我不拘泥于所谓的正义感,但我一般都不会那么做,没必要。再说了,一般人也只会迷失在迷宫幕墙阶段,他们可能知道我期望过王座,期望过有军功,但是他们不知道那个徽记在我心中的意义,所以不会选中它,缺少了这个要件的人不会达到我真正的心象风景——‘通往伟大之城的钥匙’,你是唯一一个见到那句话的人。我想问,我命中所求的‘不凡之国’在哪里,‘不凡之人’又是谁?”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请不要太为难一个路人般的看客。”

  “那你在路人般的看客里也是非常特别了……你想知道我在你那里看到了什么吗?”

  卡尔利兹忽然紧张起来,尽管它严密防守了自己的心,但小王子这么说,他必定还是从浓雾的遮盖中析出了什么,哪怕是以模糊不清的梦游状态闯进自己的意识里。“说说看。”

  没关系的,不重要,它不会知道我是什么,我的潜意识会伪造一些不重要,不会透露身份的敷衍信息,用以应对拷问和欺骗敌人。

  小王子的手指在地面上画了一个金色圈。

  “我捡到一枚戒指。”

  “被丢弃的捧花。”

  “莫可名状的骸骨。”

  “一个女人悔恨的呼喊和模糊的人影。”

  卡尔利兹分明听到自己的心敲出沉重的闷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