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精灵骑士的看破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074 2019.04.17 14:53

  背向而行的英杰瞪大了眼睛,它的四肢被这仿佛有魔力的音波枷锁所桎梏,一支冰冷的箭矢洞穿心脏,几乎给精神致命一击。

  洛恩惊讶得险些当场表演石化——莫非维克多使用了读心术吗。

  凯鲁克亚艰难地转过身来,右手摁在了自己的琥珀双刃之一的剑柄上,破损的风镜下能看见它警惕不已的眼神,如果有必要,它真的不介意在此地使出全部的实力来让这个聒噪又敏锐的家伙彻底闭嘴。

  维克多的表情也回到了公事公办的意味,但是他的身姿和表情总的来说,比较轻松,面对哪怕是对方随时一触即发的怒火,依然游刃有余:“哟,我说中啦?”

  “你是怎么知道……”凯希亚的英杰低声喝道,惊疑的语气就像道出它此刻震惊又复杂的心绪。

  “不要小看魔网之主的后裔,负责传递血脉的宗家子嗣都能接触到先祖留下的日志,一些关于他在凯希亚生活的事件记录中,反复出现的这个名字,似乎言下之意与他接触最多的,就是你。尽管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复习过他老人家的日志,但是这个名字和它所代表的人物的印象,我深刻地记下了。”

  “…………所以你在那时才说,对我的名字有印象……”

  “接受较量的理由不外如此,我想知道持有这个名字的战士是不是符合先祖日志里的特征,否则的话不过是一个偶然撞了名字的家伙,甚至一个冒名顶替的家伙。不过呢,即使这样我也无法完全确认……嗯,凯希亚的英杰悄悄潜入来到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度,这种行为基本可以判定为间谍,不过呢,如果你确实有必要和真实的理由,作为守卫皇家荣耀的玫瑰骑士,我会考虑网开一面。”

  凯鲁克亚一边听一边判断对方言语中的虚虚实实,一边感觉这也许是一个机遇,意味着自己可以少解释申辩很多细节,以便更快地获取信任:“直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模样,我才决定要不要相信你或者帮助你。”

  凯鲁克亚短促地思考了一会,决定赌在莫德维拉的后裔身上赌一把:“好吧。”

  随着伪装魔法的褪去,身形高大而危险的虫人战士出现在森林之中,它的本体实在巨大而充满威压感,洛恩习惯性地后退了两步,这可不比他家的地下室,就算维克多此刻圣盾术在手,怎么也得捏一把汗。此时,维克多也看清了它手中武器的真实模样,并怀疑在训练场上夺下自己玫瑰骑士徽章的根本就是这个家伙隐藏起来的锋利前肢。

  “这样足够了吗?”它低下头,凝视这些在它看来是“低等生物”的物种,身高所带来的压迫感也令猎人明智地后退,可圣骑士没有,他简直能用“有恃无恐”来形容。

  “哇啊……”玫瑰骑士发出由衷感慨的声音,蓝色的瞳孔里泛出孩子气般的惊奇,他毫无畏惧,信步走近,第一件事就是踮起脚拽了拽对方垂下来的触须尖。

  “你干什么!”凯鲁克亚差点惯性地拎起自己的剑刃当场剁下去。

  “哎……会痛啊……那应该是真的了!”识相放开,玫瑰骑士兴奋地说,“可惜现在没人能分享我触碰到异国生物的喜悦……毕竟,就算是最后见过螳螂妖的那一波精灵都已经入土了。”

  洛恩拉扯了得意忘形者的披风:“收敛点,我觉得你有被当鲜肉吃掉的可能性,先说好,我可拦不住它的。”

  “好吧,以后应该会有很多共处时间可以让我开心……虽然这么说会让你不开心。对了,还有一样东西,给我确认你的英杰印戒。”

  这个精灵连英杰印戒都知道……此刻凯鲁克亚没有拒绝的余地,爪子的尖轻触一下自己的戒指,上面投影出隶属圣树之月议会的特殊魔法纹样。

  “好的,我认可了,如果派个普通小角色来,我估计懒得接待,这证明你的确有足够身份让我提起兴趣。到底有什么事找我,我听完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帮忙。”

  过了一会……

  “这事有点严重……”玫瑰骑士再也没有心思嬉皮笑脸,时常如沐阳光的面孔顿时阴沉下来,“人类如果能轻易入侵到凯希亚皇国的核心,那五百年前我们的军队是怎么在海巫之歌群岛被打得满地找牙的?根据败退士兵的个人日志,有人甚至想抱着舢板的碎片游回维拉克鲁斯呢。”

  英杰只能困惑地摇头:“也许五百年了什么破事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守卫圣都的手段固然强大,可敌人仍然为我们提示了什么叫做百密一疏。”

  “洛恩,凯鲁克亚,我就直说自己的意见吧。凯希亚方是想弄清维拉克鲁斯官方有没有涉入这件盗窃……不,是入室抢劫的案子,因为没有正常的外交途径才派你来,现在状况分成几种:第一,陛下对此事毫不知情,那么,能不能提供在维拉克鲁斯境内的调查便利,就看陛下的意向和心情;第二,假定陛下知晓甚至参与了这件事,你贸然去见他并提出你的质疑,我估计你别想走出圣都;第三,陛下不知情,而是首席枢机卿主导或者参与的阴谋,你大概更加危险,会像从未入境过那样彻底消失;第四,想觐见陛下也不是那么轻松的,据我的了解最近他没有离开圣都的行程安排。以及,我不可能冒各种意味的险将你擅自引荐。毕竟,既然洛恩费心费力把你救回来,我就算吃了一坛子的醋也不忍心让你去送死。”

  最后一句让英杰觉得有些沮丧,没有正常的外交途径原来这么麻烦:“你的意思是,我没有机会能够见到你们的国王并亲口求证他没有涉及这场阴谋?”

  维克多评价它的思维方式太过耿直——啧,好像你问了他就能回答你一样,国王陛下最起码还是受到读心术防御魔法庇佑的,除非他愿意主动解除这个庇佑。再说了,一国统治者,凭什么要回答外臣(还是偷渡者)的质问。不过,他也没把话说绝,赌一把国王陛下的幸运和开明吧:“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如果你说的一切为真,那么这是涉及到两国外交甚至兵戎相见的麻烦事件,我认为以自己的职阶,有义务维护维拉克鲁斯的安定。觐见的机会我可以去寻找,但那需要机遇,以及……我会用一段时间来观察你是否值得我去努力寻找这样的机会。”

  “谢谢你的理解。大女皇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到一年,就算弄清真相,我也要找到失落的树种才算真正完成敕命。”

  “不过,丑话我先说在前面——异国的英杰,虽然我的先祖与你相熟,但这并不会直接继承到本人,作为卡斯泰尔家生性叛逆的一员,我会用自己的眼睛和感知,来观察你是否值得我信任和努力相助。必要的时候,为了自保、前途和保家卫国的职责,我可能也会出卖你的。”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轻易获得的幸运和好处,对此,我已有心理准备,战士无畏于牺牲。”

  “说到这份上,合作意向也算达成了,咱们回城吧,以后会有很多机会来玩寻宝和猜谜游戏。我有预感,这件事情今年内会消化掉的。”说着,维克多示意他俩上车,赶路快点的话,兴许还能回去吃上一顿家主做的午饭。

  忽然想起一件事,凯鲁克亚忐忑地询问驾车人:“在此冒昧地问一句,我……可否得到莫德维拉的协助?”

  “我会试着去神殿问问,不过……你不必期待什么好消息。”维克多扯动缰绳,马匹重新驱动车子驶回原来正确的大路上去,玫瑰骑士头也不回地说,“成为了神明的莫德维拉……可能已经不是你记忆中的模样了。”

  维克多的言下之意——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成为了神明就不太可能还站在过往为人时的立场上思考,他们的眼光会更加长远。世间的神祗们,在原有力量的基础上,同时接收信徒的供奉而更加强大,比如圣树凯希亚接受来自自己造物和子民的供奉,光暗双神在不撕破脸皮遵守约定的基础上四处传教搜罗信徒,战争女神鼓舞战士勇猛向前、收获战利品,魔网之主发掘并稳固魔力能源、启迪信徒……他们会谨慎地面对一切可能引起战争,危及信徒的要素,犹如成年的飞禽护佑着巢中的幼子。即便是冲进北方魔网之主的神殿去直接质问,莫德维拉的话也不一定是真相,在北方大陆接受供奉的任何一位神明,都是如此。

  考虑到这一点,圣树凯希亚倒是为接受敕命的英杰准备了相应的鉴证物品,可最为棘手的是——它估计没法去摁着帝国统治者高贵的头颅来接受神明的审查。

  凯鲁克亚无法理解,为什么圣树尊上要派愚钝笨拙的自己来到维拉克鲁斯,而最擅长八面玲珑、社交人际的卡尔利兹前辈却要去蛮荒凶恶的洛克多尔大陆?这真的是神明派下的试练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