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试炼终局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27 2019.07.07 11:15

  凯希亚英杰望向高处的贵宾席,除了输家垂头丧气之外,好多人都在为它鼓掌欢呼,名媛们甚至尖叫着丢弃淑女的仪态。

  除了在安雅兰馨的社交活动季和前辈一起参加饮酒大赛被人包围着称赞,它极少经历这样在异族国度的赛场上被狂欢般地褒扬与致敬。这种感觉久违了,而且让它心情舒畅,只可惜全身还是在疼。

  换个方向,能看到艾莉娅·红榴稳坐在观众席第一排,与其他观众相比,面容冷峻的就像一个在思考要不要给自家表现优异的员工涨工资的黑心老板。

  连艾莉娅的父母都在为家中小少爷的朋友能取得胜利,感到高兴。扭头问女儿为什么如此反应平淡,艾莉亚只是说我在思考要不要给他涨一点工资,他这一战成名,不知道有多少眼红的大老板和贵族想来挖角了。

  父母倒是很明智的不问她会不会出让,那么厉害的签约者,那是能轻易让给别人的吗,就算有这个意愿,那也得等合约到期后,猛涨一番价格再说。

  合约只签了一年,违约金又不贵,凯希亚英杰想跳槽轻而易举,这次一战成名,想笼络它的人估计围绕这竞技场排队绕一圈都不夸张。如果它想要情报,绝对有大把的人愿意拱手奉上。

  阿尔卡纳侯爵在凯鲁克亚望向贵宾席高台时,向它举起自己的手杖,微笑示意,而后,对身旁的竞争对手缓缓说到:“费尔顿阁下,现在对暮色金矿脉的归属,是否还有异议?”

  当着尚未离席的四位狮皇宫权臣,还没从致命的红莲冲击恐吓中完全缓过劲来,费尔顿侯爵哆哆嗦嗦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没、没有,你赢了,是、是你的。”

  阿尔卡纳侯爵这才站起来,向王子殿下、大公、宰相和大法官致敬:“诚挚感谢四位大人的莅临和见证。竞技场的修复费用我立刻着手与管理方协商。”

  “阿尔卡纳卿果然一如既往地慧眼识人,虽然本人是伍兹的簇拥者之一,这次也不得不感叹人外有人。”宰相安抚着他的灰鹦鹉,这家伙今天被竞技场的爆炸声炸蔫了,窝在主人怀里直把头往衣服里钻。“我可怜的小家伙,别说你,我这颗心脏都吓得快停跳了。”

  “虽然我观看的代理决斗不多,但我觉得今后可能极少有赛事能比肩今日,连尊敬的战争女神殿下都愿意亲临,可见她对这次决斗的重视。尽管输掉了比赛,费尔顿卿你也不必沮丧,今后出去也可以与人聊起,尊贵而威严的战争女神,可撑过我的场子呢。”

  大法官的言语稍微宽慰了一点费尔顿侯爵沮丧的心,按她所说,自己在这场决斗里已经是非常幸运,何德何能,让尊贵的女神化身站在自己这一方战斗!怎么说也是能写进家族志,对子孙后代吹上几百年的吧!回家一定要好好总结,买下这次比赛的录像!作为家宝传下去!

  “还有阿尔卡纳卿,感谢你的秘密武器为我们带来的精彩绝伦的赛事,请代我向那位英勇的战士致敬。”

  “感谢您的赞赏,我会的,大法官阁下。”

  “我今晚回去得好好休息,想来提莫尔、米多利他们也是一样。很久很久,我们大法师没有感受到今日程度的危机感了,生怕决斗的余波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你的代理者真的勇猛无双,本人相当钦佩,如果他避让了红莲冲击,而魔网之主视若无睹,那后果不堪设想。”今日努力维护结界的艾文莱斯特大公觉得,像是打了一场久违的大战,全身上下布满了代表疲劳的乳酸,担惊受怕的心脏好不容易才算恢复了正常的跳动频率。

  “我想……战争女神殿下对此有所应对,才让与我的代理者有关系的两位支持者来到贵宾席,一切终归有惊无险。”

  “祝贺你,阿尔卡纳卿,真的很遗憾,叔父他们忙于国事不能亲临,我会向他们转述你的胜利。”

  “感谢王子殿下的厚意。”

  场内,直到琥珀之刃·轰毅吸完了在场碎掉的铠装碎片,将其收好,凯鲁克亚这才在维克多和洛恩的陪同下离开了竞技场,走了选手通道,回到选手休息室,这时,阿尔卡纳侯爵与管家乌利尔已经在此等候。

  “感谢你如承诺所言,为我带来了超乎想象的卓绝胜利。”阿尔卡纳侯爵率先伸出手去,与自己的代理者握手,对方也顺势回握。“按照合同,这是六十万第纳尔金币的报酬,一分不少,在魔晶石储蓄卡中。”

  管家乌利尔托起一个小皮箱,里面的红绒布衬托着华贵的物品:储存金币的卡片,另外是铭刻着阿尔卡纳家家徽“七巧板”的特殊卡片。

  侯爵指着这张卡片说:“今日之战,你为我阿尔卡纳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荣耀,圣都之内,暂时是不会有其他什么贵族会来找我的麻烦了……嗯,如果你愿意接受这张代表我家族贵客的荣誉卡片的话,我会……非常高兴,以及感谢。”

  凯鲁克亚能看清,上面镌刻着维拉克鲁斯通用语的,自己的名字。它拿起这张卡片,端详数秒,回问侯爵:“是否我接受了这张卡片,意味着就成为了您的……家臣?”

  贵族的奖赏带一点陷阱并不让人意外。

  “虽然对于新的帝国强者,这么做有些得寸进尺,甚至卑鄙,但我……真心希望你能成为我家族的盾牌,如你希望,我们签署有期限的合约也可以,条件会优惠于你的。”

  “我不能保证长时间为您战斗。”

  “没关系,关键时刻能赶到就行,其他对于你并没有过多约束。”侯爵缓缓解释,并不急于得到应答,“我的管家先生也对我建议,这张卡片给予你的是在阿尔卡纳家族产业范围内更多优惠和特权,来表达我们对于你的感谢,或者,还有什么未尽之处也可以提。”

  它用眼神征求了一下洛恩和维克多的意见。

  维克多直率地劝他接下这份厚意:“阿尔卡纳侯爵在贵族圈是风评最好的一栏,不然红榴家也不会这几年稳定与他们来往,总之,选择一个靠山的话,他家很不错哦。”

  洛恩则从姐姐的角度来解释:“我相信姐姐选合作商家的眼光,她在这方面既严格又毒辣。”

  正好,管家乌利尔送上了压轴的筹码:“如你需要,我们可以像上次那样,为你继续寻求红蝎残党的踪迹和情报。”

  凯鲁克亚稍微有点惊讶,很快明白了上次悬荡山谷的任务派发方:“那么,侯爵阁下的好意,我接受了。”

  阿尔卡纳侯爵微笑着点头。

  “另外我想提一些要求。”

  “请说。”

  “第一,您庆贺胜利的晚宴,请容我缺席。”

  “为什么?不是应该开开心心去接受大家的祝贺吗?”侯爵不解,他至少希望自己的勇士能出席晚宴,为自己撑场子。看来,晚宴的规模和流程得重新计划了。

  洛恩能理解自己的搭档不擅长那种复杂的场合,不希望被人群包围,也担心举止不小心冒犯那些贵族,给侯爵带来麻烦:“侯爵阁下请谅解,这个只会打架的家伙,多少有点社交恐惧。”

  “了解,我会对外声称你受的伤其实很重,需要静养。”侯爵露出惋惜的神色,对带来胜利的勇者表示了极大的理解。

  “另外,我很感激您的管家先生在赛前为我的铠甲提供的修复帮助,这次也要麻烦他。所以,在您面前冒昧提出一个请求,我希望与您的管家乌利尔先生交个朋友。”

  侯爵明显目光一亮,稍稍有点惊讶,惊讶中更多是小小的惊喜,令人无法拒绝:“这……非常好,有点出乎意料。只要持有这张我家族的贵宾卡片,你能随时在我家产业的任何一个地方向官邸或办公室递帖子,乌利尔会代表我欢迎你的到访,并为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稳定了与乌利尔——希科罗亚的联络与合作,凯鲁克亚难得地心情愉快,它总算能有个靠谱的维修点和治疗站了,以及情报来源:“那么,合作愉快,侯爵阁下。”

  “期待下一次合作,我会准备好相应的酬金的。哎,对了,如果艾莉娅有欺负你的话,记得跟我说,我会劝住她。”

  侯爵明显地感觉这告别握手时,家主的名字令对面少许僵硬了一下。身后左右护法各自扭头,心虚地小声吹起了口哨。

  庆贺胜利的午宴约在海底餐车,在去那里的路上,凯鲁克亚忍不住发表了一句感慨:“阿尔卡纳侯爵,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

  “唔?为什么?难得听你这么评论一位异族。”洛恩好奇地问。

  撇开他现在是牧师英杰候补希科罗亚侍奉的主人之外,更多的因素还是:“……他说他能劝住你姐。”

  玫瑰骑士差点就哈哈大笑,好歹忍住了:“这就是贵族商人的优点,红榴家这三年没少依靠阿尔卡纳侯爵的帮助。当然你不必多想,他们也不是那种过于亲密的关系啦。”

  对于维克多的解释,凯鲁克亚并没有追问的兴趣。它此刻更多是想如何逮住可能知晓红蝎与林恩子爵交易内幕的希斯威尔·血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