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胆结石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551 2019.06.05 11:25

  洛恩眨了眨自己的左眼。

  他的左眼与“吮指原味鸡块”的左眼视觉联系在一起,鹰眼术让他很好地观察到几百米外发生的一切:“凯鲁那边砍完了,我们可以过去会合了。”

  “真的安全了吗?”杜泊先生双手紧握,满脸写着担惊受怕。刚才前方传来的惨叫声听起来撕心裂肺,在这深山老林,如果不是听起来不像人类,他估计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

  “暂时。”此刻猎人已经与后段的车队站在一起,前面的停止行动后,后面的还在匀速前进,直到他们听到前方传来惨叫才停下前进的步履。

  数分钟后——

  见过宰羊场面泰然自若的牧场主,看着堆在路边的尸体,和道路上猩红的血液与碎肉渣滓,嗷的一声,倒也没昏过去,只是下意识胃里冒酸水,立马在路边喷射式呕吐起来。布丁仓鼠的其他几位队员紧张得握紧各自的武器,似乎是担心没死透的尸体还会跳起来跟他们战斗。

  “西罗恩,这,这是你做的吗?”

  “怎可能!我要是有这本事我就直接去混圣都的任务了!还混秃鹫城干嘛!”哪敢居功,旁边大佬若是一个不悦的眼神递过来,他都觉得双股要打颤,整个西罗恩•达勒的语气和此刻生动的肢体语言摆明了就是在说,请歌颂我身边这位深藏不露的同行大佬!说不定自己的这条命都是对方罩着的!

  “洛恩,接下来要怎么办?”它询问向导的意见,这些拦路的“结石颗粒”已经肃清,接下来继续前进吗,尸体丢在这还是运走?

  “武器收走,取下它们的兽骨牙齿项链等饰品,然后割下耳朵,串起来,到罗诺威城报个案,作为我们遭遇了盗匪的证据。”

  第五会阶的猎人只需要动动嘴,其他人立刻拿出小刀啊匕首啊开始割掉这些波哥布林身上的东西。劫匪反而成了被搜刮一通的对象,实属讽刺。

  然而洛恩没有在这里面看到他在意的信息,他不会轻易地认为袭击就此结束,灰鸽子旅店的老板所寄出的信,不会这么简单。看看搜刮来的武器就知道了,里面有冰霜箭矢,虽然做工有些廉价,可能是些10银币就能买到的破锣货,但其意义在于,如果不是文明开化种族交到它们手里,这些家伙还没能力能随便用得起这样的武器。

  尤其是洛恩询问过最近几个月有没有冒险者在这条道路上遇袭的案件,杜泊先生说,暂未听说。所以,暂时不必考虑这些箭矢是从冒险者手中抢来的,至少概率非常小。

  “从前段车队遭遇袭击的规模来看,对方派出了两倍于我们的人数,充分说明这些家伙接到了昨天的纸条,按照纸条所示的人数出动。不知道前面的道路会如何,我建议暂时合队一起走。前方由我的猎鹰从空中监视,后方拜托潜行者和法师注意动静,车队两侧由凯鲁和达勒队长援护。”

  因为速度问题,他们无法赶到下一个沿途小镇睡个好觉。当晚,他们到达了一处专门被开辟出来的,数百平米的小驿站。这个驿站荒废已久,邮差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做停留,不过,往来此道的畜牧商人则习惯在这里停上一宿,等天亮了再上路。

  路走了一半了,杜泊老板这样鼓励大家,但愿接下来不要再遇到该死的盗匪。

  会有这么简单吗,洛恩和凯鲁克亚绝不这么认为。

  并未下雨的缘故,冒险者的夜晚都是风餐露宿,并不会支起帐篷,这样也方便有动静的话随时可以爬起来,抓起武器或者火把应对。

  睡眠时间不同于人类的凯希亚英杰很自然地留下来守夜,洛恩找牧场主杜泊先生借了个羊绒枕头,裹着斗篷在凯鲁克亚身边睡下,嘟囔着有事喊我,便安然入睡。

  在明知道危机仍未完全解决的情况下,如此放松的入睡,真的好吗?

  英杰低头看着向导的睡颜,有些苛责地想——敌人尚未消灭殆尽,战士不可放松警惕。

  它忽然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的自己,满怀紧张和敌对的情绪,在洛恩家仓库的地下室里,于昏睡和惊醒间反复——因为它不信任这些人类,姐弟俩的表现作为人类品行恶劣的证据,真是可圈可点。

  然而,自己惊险地涉过怀疑之河,现在走在名为“信任”的桥上,它依然心怀忐忑。

  构筑“桥”的人会突然抽走桥上的木板吗?

  凯鲁克亚不知道,身为帝国公务员的玫瑰骑士现在是否真的信任自己,它却从洛恩对自己的称呼中发现了异样——红榴家的小少爷对此减少了一半的音节,态度自然,直率得有些随意。支使自己的态度好像两人之间真的是“朋友”一样,没有间隙可言。它无法看穿猎人的想法,是否是为了掩饰与援护自己非人类种族而表现出的演技,还是说作为提供庇护所的主人家理所当然的做派?

  一切多想都没有用,自己依然要仰赖对方提供的庇护,才能顺利地在北方大陆继续追查。

  让它无暇多想的理由在此时追加了一个。在露天驿站四周警戒的虫群,向高阶种族的意志臣服,并传来“不速之客”讯号。

  “醒醒,我们有客人了。”凯鲁克亚轻轻拍了向导的脸,洛恩突然惊醒,猛地抖了一下,左手摸在自己的弓上,“我的身后,大概有十二个人,都有武器。”

  仿佛是为了应正凯希亚英杰的话,一支箭矢笔直地向它的头部飞来。

  然而这些动作在英杰眼中都是弱小种族的小儿科,在它们面前连挠痒痒都算不上,甚至不用它歪头躲避,或者抬手将那支箭矢优雅地捻在指尖上折断,平日隐匿在英杰周围的琥珀护盾便自动将这些飞行武器拦在一米外的地方,簌地掉在地上。

  猎人掏出了铃铛,将所有的同伴都惊醒。

  “躲在障碍物后面!”他大声警告这些可能没把握和经验应对夜战的冒险者,或者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自保为上。

  障碍物自然是运羊的车了。

  “你们保护好委托人,这些垃圾我们来收拾。”对布丁仓鼠小队说完后,洛恩从箭袋里选择了一根特殊的箭,挽弓朝向搭档指引的方向,“我记得指令是——‘月光’!”

  箭矢如流星深入了树林,爆炸,持续闪耀了十秒的白光逼得那些躲藏在树干和草丛后面的人形移动了很明显的位置。

  “麻烦你,抓一两个活口,其他的跑了就算了。”

  “交给我。”简短的应答,英杰提着自己的琥珀双刃箭步冲入漆黑的森林,就算没有光线也无所谓,风镜上已经切换到了夜晚适用的“热源视觉成像”,这对不会应对热源侦测的潜行者与其他职业来说是最棘手的。

  如果不是在森林地带,为了尽快解决这些烦人的敌对生命体,也许自己会建议搭档适用炸弹箭或者试试自己的看家武器之一,白磷弹。横竖是比某些火焰法师的火球术更具有杀伤力和胁迫力。

  它会静静地看着敌人融化。

  有六人在茂密的森林中失去生命,五个人让他们随便跑掉了,凯鲁克亚拎了一个吓破胆的回来,一把掼在露天驿站的营地中央,就差把脑袋磕在篝火旁边,烧出个秃瓢。

  除了洛恩,其他人无一不用崇敬的目光凝视着这位黄金铭牌的战士。它一个人就逼退了树林里一时间没有数清楚的蠕动人影!

  布丁仓鼠小队里第二会阶的牧师虽然心灵控制术用得不怎么好,至少也能保证被抓住的坏蛋不能依靠自己的手脚从营地里随便跑掉。

  委托人气得跳脚:“谁给你们的勇气来打劫莫莫利大草原畜牧商人的!说!”

  被抓的倒霉蛋没吭气。

  洛恩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竹篓,里面装着的东西本来是打算给猎鹰“鸡块”在路上犒赏的零食。从里面捞出一条柔软扭曲的细东西,绕到被缚者的背后,从衣领处开始,让那条玩意开始往衣服的缝隙里钻。

  “呜哇!我说!我说!不要杀我!”他以为是毒蛇,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猎人拎着蛇尾巴,将蛇从衣服缝隙里提出来,搁在肩膀上,那条细蛇又绕着对方的脖子盘了一圈,蛇鳞在火光的照耀下微微反光,且冰凉滑腻,让普通人看着都觉得心跳过速,呼吸冰凉,全身紧绷。

  被俘虏的盗贼突然大嚷大叫起来:“是那位大人!罗诺威城主!他想要山羊来举办宴会,但是又不想付钱!就让我们来给他打劫!”

  众人一愣,露出惊讶的表情。尤其是委托人,他脸上的惊慌仿佛是被轰炸出来的。

  红榴家的小少爷并未收回手上的蛇,他怎么可能轻信这种不切实际的瞎编乱造,虽然要素组合看起来逻辑上没什么毛病。

  “这么蠢的谎言你以为我会信吗?玫瑰骑士已经在御前参本,向陛下状告他治理矿山不善,我可不信这种要紧的档口,他还敢在这条通往自己城市的咽喉要道上做出这等要命的事。你当侯爵位置的贵族、一城之主,蠢到和你的智商匹配?”

  “罗诺威城主不可能调动军队来做这种事,雇佣冒险者是危险重重的选择,横竖都无法成立,这个谎言太拙劣了。”布丁仓鼠的达勒领队补充到,“再说了,没有哪个心智正常冒险者会傻到自断前程。”

  “他确实在说谎。”牧师愤愤地说,顿了顿手里的法杖表达情绪,“虽然我的读心术还不能做到准确读出他此刻想法,可是我能感觉到心音紊乱和情绪的起伏不定!”

  “这位先生不是很配合啊。”猎人收起了自己给猎鹰准备的零食,放回竹篓里,下一刻又掏出了一支爆炸箭,用一根看起来很容易引燃的引线接到箭头的地方拴好,一把塞到不能动弹的被缚者屁股底下,用揶揄的语气缓缓说到,“考虑到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将这东西塞到菊花里的行径确实不太文明,我只好用这样的方法,来祈祷你诚实一点咯。”

  他捻起引燃绳的另一头,对准了熊熊燃烧的篝火,火光照亮他一半的脸,将另一半推入黑暗:“你还有五秒时间做出决定。”

  在数到三的时候,引燃绳一头被丢进了篝火堆里。

  是个狠人——在场的其他人都这么想。

  目睹这一幕的凯鲁克亚很想知道,猎人公会的会长、红榴家的家主、卡斯泰尔家的玫瑰骑士,或者还有什么别的老油条,到底都教了他些什么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