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十三试炼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691 2019.08.01 09:15

  大伙一想会长你说得对啊,来来来来大家开盘下注喽!

  走在回家的路上,洛恩和凯鲁克亚开始合计剩下的队友人选。

  “我已经跟拜托过前辈了,它会来的,这样局面就稳妥很多。”

  “不能是人类、精灵和矮人,意味着不能向人口最多的三个种族中的精英求助。唔,无法拜托辛达的话,我还是想去求一下万能的慕纳女士,只是不知道她能否接受领受任务的苛刻条件——我们真的能在20天内完成13个S级任务吗?完成度有你们在应该无碍,我担心的是时间。”

  “等晚上你姐姐收摊回家再跟她商量,我希望她调动所有的关系,为我们先把任务的情报收集到,这样方便确定我们完成任务的顺序。为了完成这些任务需要情报……至于费用,看来我也得拿出这些年出任务得到的战利品和奖赏来作为交换了。”

  “那现在我们能先做什么?”

  “找个能坐的地方先看看任务文本,然后准备我们能想到的所有东西。”虽说是苛刻的任务,一想到要挑战这些刁难自己的意图,凯鲁克亚的内心仍然点燃了热血与奋斗的火焰。完成这些,也会让北方大陆的人们知道,胜利的荣光属于圣树凯希亚。

  晚上18时,艾莉娅推掉所有应酬,风风火火地回到圣都的自宅,洛恩已经按中午去展会堂时姐姐的安排,准备好了常规的晚餐,虽然不及姐姐的手艺。没想到的是,艾莉娅直接将慕纳•潮汐颂歌女士带来了。洛恩为此感到高兴,但又有一丝难以开口。

  慕纳女士好歹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牛头人萨满,洛恩好不容易组织语句委婉地说出了来自王室的苛求,她却只是打了个响鼻,态度是饶有兴趣:“反正房产落户的问题早就解决了,我不在乎评级降低的问题,因为我的能力和声誉会为我持续带来委托与报酬。至于酬金嘛,艾莉娅既然恳求我出马相助,我会视任务而提出合理的报酬的。”

  与这个洛克多尔来的牛头人合作也不止一次了,在罗诺威矿山的初次任务就领会到她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萨满这一点,绝不会是拖后腿的,外加博学多识,帮助他们看穿了盗窃案始作俑者的真实身份和目的,英杰对此表达了由衷的感激:“那太好了,能有您这样符合条件的精英,任务一定会更加顺利。非常感谢您愿意加入我们的任务小队。”

  “作为交换,回答我一个问题吧,凯鲁克亚——你是遥远南国来的访问者吗?”就算不提魔法王国恩底米亚,也不会妨碍答案。

  “……是的。”

  “噗,遇上你,那个叫希斯威尔的家伙也真够倒霉的,明明不是诬告,却进了监狱……当然他的累累罪行足够让他蹲一辈子。”慕纳女士轻松地笑了笑,似乎对面的回答早在意料之中,“还记得洛恩第一次拜托我参加在罗诺威矿山的任务吗?在进入矿洞以前,我听见你说了‘如果在这里变成尸体,灵魂也再没有颜面回国’这句话,尽管只是低声的自言自语,但是风之精灵让我清晰地听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在好奇,你可能不是维拉克鲁斯的人,口音、外貌也不像是维拉克鲁斯以西那些小国的人士。数千年前,凯希亚的大女皇曾经化作人形来到这里,那么人类拟态的伪装对你们来说,应该就不是难事。”

  “我的纰漏是有这么多吗……”很难得地,英杰双手抱住了头,感到十分惭愧。“前辈听到估计又要训斥我了。”

  “不多,我就只知道这一个而已~如果不是你在塔尔•维拉发生的那些事,我还真不会问这个问题。得到解答也算完成了一份好奇心,我会认真协助你们的。”

  还没等凯鲁克亚想好回敬的感谢答语,餐桌的一头便传来魔法撕开空间的魔力波动,虽然四人都停下了手中的餐具,但是任谁都没有从位子上站起来进入紧张战备状态。或许是他们早就在期待这一刻了——

  “还贴心地给我留了一副餐具啊?”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的精灵用调皮地语调作为开场白,然后毫不客气地拉开了面前的椅子,稳稳落座。他看起来安然无恙,精神状态良好,甚至充满活力,完全不像是在禁闭室已经关了一整天还有多,更没有半分牢骚。“算准兄长们都去吃晚饭,我悄悄溜出来啦~~”

  既然能看到玫瑰骑士稳稳当当地从家族的禁闭室里开门溜走,自然大家也不必为他的人身自由太过担心。

  “再来晚点我们就要吃完了。”艾莉娅故作嗔怪地地抱怨到,“今天不是我下厨,洛恩的手艺你就将就一下,我会展的生意忙不过来,师匠也是我请来的客人。”

  “我的事劳你们费心了。”维克多双手合十恭敬地向他们致谢,“所以,我可没办法把自己关在禁闭室里种蘑菇。自己的命运不由自己来拯救,全指望别人给我收拾烂摊子,是对自己天大的羞辱。”

  “那你溜出来不会被你的兄长发现吗?”凯鲁克亚担心地问他。“被抓包的话……你在家族中也会受到严惩的。”

  “魔法人偶,替身术这种东西,卡斯泰尔家永远都是用的最好的、最先进的,就算是我二哥要发现也需要时间。再说了,作为卡斯泰尔家宗家的子嗣,从小就受到严格的魔法教育,指不定哪天就要继承家主之位,底子薄了可不行,收藏少了也不行。”玫瑰骑士并不将对方所言的惩罚放在眼里,甚至露出不屑一顾的傲慢,“自小叛逆难管,连我父母都放弃教育我了,大哥二哥的管束没起多大用,大概是先祖奶奶的灵魂救赎了我,才让我浪子回头去当了圣骑士……我是想说,如果要反抗年长者的约束,我的脑子里常备了一百种方法,而且——就算我去混了圣骑士职阶,也不会在魔法上给先祖丢了脸面,我底子不比二哥差,真的。”

  “那,昨天你进去会议室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我将我的监视记录日志都提交给了奥利维拉会长,然后回答了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的问题。放心,我没写什么对你不利的东西,不然你早就没自由可言了,更别说在这里和洛恩一起吃晚饭。陛下看不出生气的征兆,他认可了你所说的一切非常严肃,局势微妙地紧张着,不过他对我知情不报这件事显然也不会高兴就是了;首席枢机卿则更为严格一些,她说自己没法把知情不报这种事怪罪到魔网之主头上,那么这口锅就得由我来背,毕竟我是直属陛下的高级公务员。总之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们觉得你确实对维拉克鲁斯帝国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至于职责上的罪过,他们要讨论待定,陛下先让二哥带我回家闭门反省。”

  凯鲁克亚在接受问询的期间出示了记载英杰领受敕命的琥珀简章,幸运的是首席枢机卿能够读懂现在的埃弗拉语文字,这才是维拉克鲁斯官方认可的使者使命的真正理由。否则自己就算巧舌如簧,对方也不会相信一个空口无凭的骗子。皇廷和议会为出使者考虑了种种状况,记载敕命的琥珀简章是最后的底牌,如果对方在见到这个之后还不慎重考虑,那基本也是与皇国为敌了。

  诸神的势力制肘着大国政治,纵使恶魔的统治者也要遵循大体的规则来进行游戏,自从塔尔•维拉这样的大城市遭到了魔网之主的责罚,她不得不考虑诸神的权威对于维拉克鲁斯的实际影响。于是从外交礼仪与臣属职责方面来发泄一下怨气这合情合理,诸神也无话可说,毕竟他们也认可一国君主在政治上应有的尊严和权威。

  总之,因为这样那样的复杂原因,锅就得由玫瑰骑士来背,然后挽救他命运的任务便由异国使者来执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