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未亡之痛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72 2019.03.26 14:10

  在赛期的第四天下午,洛恩带着迅猛龙走出了比赛的森林。

  森林的出口有一座小镇,猎人公会排名赛的组委会就设在那里的一座旅店,并阔气地包了场。维拉克鲁斯的冒险者公会一直兢兢业业维持着国内的就业率,常年预算充足,经常还有金主为了新鲜而时常有投入。今年排名赛组委会的人在旅店里打牌娱乐了三天多,终于在第四天等来了忐忑的第一批回归选手。

  提鲁•钢牙是现任的全国猎人公会的总会长,右眼的黑眼罩,刚劲有力的牙齿、永动机一样的肠胃与旗鱼群岛的雪茄烟是他的标志。现在他也优哉游哉地在狩猎之外的时间享受着雪茄烟的美好,并等待后生小辈们带着怎样的收获回来交差。

  那些小子啊……他吐了个烟圈。

  这次参加的年轻人(比自己年轻的人)还挺多,但是相互竞争的心与对收获物品的忐忑犹豫可能决定了大家默契地认为不可过早就冲出去交卷,商讨、结对、彼此交换一些收获,看看别人的搜索结果。时间过半,才有人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完成比赛,他们出现在镇子门口的身影真是让人远远地看着,就有十分期待的感觉。

  没有开赛前猎人们聚集在一起的热闹景象,也就是说自己还回来的太早了点?洛恩一边往旅店走,一边仔细地观察镇上,那些会大呼小叫围在一起打趣的同行们还没有出现在视野之中,脚下的动物粪便挺少,充分说明提前交卷的人不多。今年排名赛的标的物分值表贴在了旅店大堂的布告板上,回来的选手们可以对照物品的分值选择最高的那些上交。

  吱呀。

  青苹果旅店的活动木栏门被轻轻推开,当年轻的猎人谨慎地走进旅店时,他感到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他的身上,令他条件反射地稍微缩了所脖子:“那个,我回来了。”

  “第三位!”钢牙会长霸气地拍了一把桌子,然后招呼他赶紧麻溜地滚过来,“我说的是第三个回来的嗯哼~~洛恩,你小子真慢啊,难怪每次都拿不到第一名。”

  “可是这次又不是回来得早就一定是第一名。如果您将排名赛的赛制改成马拉松的话我会考虑拿个第一给您看看。”

  钢牙会长轻轻一巴掌拍了这个嘴巴有点调皮的年轻人的后脑勺:

  “好了少贫嘴,回来了就把收获晒出来看看,大家开开眼。”

  “如您所愿,会长大人。”接着,洛恩就打开他腰间的小包,第一下,从里面抓出一小袋霸王花的花蕊——在打开那个小袋子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捂住了鼻子。即便是屏住呼吸,那气味简直要往眼睛里和耳朵里钻进去,让原本准备观赏一番的人们纷纷跳开几米远。

  “噢!洛恩!你怎么选了这个东西!”比他更早回来的某位沙都-索拉尔的著名青年猎手捏着鼻子大声抗议。

  “没有为什么,因为离我近。”对于这种气味倒也不是非常过敏的交卷人面无表情地回答,让人怀疑他的呼吸系统的评判标准早就被乡下庄园的牲畜粪坑给破坏掉了。大呼小叫的这个同行他熟悉,算是参赛五年以来每次排名赛中可谓“宿敌”的人了,戈迪亚•沙棘,沙都-索拉尔出身的有名猎手,已经卫冕了两次排名赛的第一位。钢牙会长很看好他与洛恩之间的较量,但就是没法理解为什么洛恩要么动作慢,要么因为运气问题惹恼裁判,每次都屈居在这个人之下。“而且从味道而言我觉得很少有人会愿意选它。”

  “我是说……你选东西品味真是异于常人!就跟你给宠物取名字一样!”

  “什么,猎人的品味异于常人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洛恩用无辜的眼神瞥向对方脚边正在徘徊的大号沙漠褐红斑点毒蝎,他记得这个家伙叫做“毒砂巨钳”,仔细想来,算是中二名字之中比较正常的类型了。

  “但哪有猎人给自己的宠物取名叫‘蚝油牛肉盖饭’的!又拗口还是食物!光说名字谁能想到是头迅猛龙?难道你想把它当做非常食粮?”

  “那不重要,‘盖饭’它喜欢。”洛恩继续淡定地摸摸自家迅猛龙的脑袋,迅猛龙骄傲又高兴地回应抚摸并愉悦地摇着尾巴,“对吧?”

  第一名顿时哑口无言。

  话说第二位回来的,大家也彼此相熟,也是几年来惯例地第二,他们三人的排位稳定得像是铁三角一样,搞得赌场下注的人都快没激情了,怒骂好猎人和后起之秀都死绝了吗,还是猎人公会有黑幕。第二名摊了摊手,叹息到:“你不是去年就发誓不跟他说话了么?”

  “我、我我!我不说了!哼!”被戳痛处,第一名气哼哼地抄起手,“继续吧,让我们看看你还有什么收获。”

  “第二个是这个……”又是一个可疑的小袋子,大家狐疑又担心地看着他打开,里面露出来的东西顿时让在场的男性们下体一紧,“雄鹿的……某个器官。为了保持完整我很小心地割下来的。”

  “你你你……”戈迪亚•沙棘指着那坨玩意,简直想要控诉对方的行为在某个意义上真是惨绝人寰、心理阴暗“你是女人吗,对这玩意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选它?!”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家‘盖饭’打猎时随便叼回来的,我顺带在宰鹿的时候看了一眼清单上有……”然后就顺手剥下来了。

  虽然猎人们本应该见多识广,对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可是洛恩这家伙每次都喜欢找点槽点众多但有槽也难吐的怪东西回来,大家都觉得这个猎手真是性情乖僻。而且……还有着一种特定的“慵懒”和难以言喻的幸运,仿佛什么东西都在他附近为他准备好了似的。

  “还有吗?”

  “最后一个……琥珀。”

  “什么嘛……居然这么正常!”

  “我拿不正常的东西出来你们要说,我拿正常的出来你们也有意见,做人可真难。”

  钢牙会长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这琥珀感觉很奇妙,除了圆润光滑质地与色泽都很不错之外,握在手心里居然还有一点暖暖的感觉,从它较深的色泽上来看,感觉在本国并不常见:“嘿,我说你小子在哪里搞到的?这玩意品相很好啊,连我都想滥用职权私吞它了!”按照赛制,猎人们交到组委会备检的收获物品在赛后会退还,但偶尔也有组委会的人想要截留。大多数情况还是找猎手本人商讨,双方妥协个不错的价码交易了算了。

  洛恩了解钢牙会长的脾性,他不是那种强取豪夺的混蛋,而且还是自己的推荐人(重点):“您真要据为己有,就不会这么大声地说出来大家听到了。”

  “可是这东西在冷天捏在手里简直就是个暖宝,琥珀这玩意我也见过一些,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你哪里找到的?”

  “森林里啊,具体是哪里我就没法形容了。这东西估计是碰运气的收获。”

  “好吧好吧,我给你登记上,嗯洛恩的琥珀一块……”

  “还有别的事吗,会长?如果没有的话,我想先回一趟塔尔•维拉。”

  “你这么早回去?离比赛结束和发榜还有三天和四天呢。”

  “昨天‘盖饭’给我叼回来的雏鹿的鹿腿肉我急着给姐姐带回去,二月份很难捕捉这种东西的。”

  “啧啧,家里有温柔贤淑的厨娘姐姐等着,真是幸福……明明可以抱土豪大腿的人为什么非要来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难以理解。”钢牙会长不耐烦地冲他呼了呼手掌,“恋家的小子快滚快滚,赶得回来领你的东西就行(不然我就私吞了它)。对了,如果你打算卖掉这琥珀就跟我说声,我好给你联络拍卖行或者靠谱的买家。”

  “我还想给家姐带回去开开眼。好的,会长再会,两位也再会,几日后见。”就算真的要卖,那也自然是得过了姐姐的手才行,不然姐姐一定会碎碎念的,不过经手会长的好处在于,凭他的关系可以找到更靠谱又有钱的收藏家。

  看着洛恩急于回家的背影,去年第一名对去年的第二名说:“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决心拿个第一啊?他是真的太散漫还是纯粹就对名次毫无感觉?”

  “如果你觉得他是懒得惹你,这样想最好。”

  “可是我觉得他分分钟都在惹怒我!”

  “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的怒点太低,沙漠里出来的人都像你这么暴脾气么。”

  五年前的时候,“盖饭”还只有他的腰那么高,五年后,已经比他还高,可以骑乘了。“盖饭”的脚踝上有两个金属足圈,主人在足圈上附上了两块刻印有“猎豹”图案的符文。这种消耗品的符文来自德鲁伊之中擅长铭文的人所制作,赋有相应的动物属性的祝福,“猎豹”符文无疑就是能够提高携带者的速度,当符文上的图案消去之后,效果也就消失,一般比较常见的时效是24小时,能够提高携带者本身50%的速度。

  即使这样,当洛恩回到塔尔•维拉城的时候,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日光玫瑰餐厅自然早就打烊,老板娘刚刚梳洗准备睡下,就听见耳熟的迅猛龙的叫门声不远地传来。有仆役给晚归的猎手开了门,洛恩感谢之后将迅猛龙带到兽栏,解下鞍鞯,准备好丰富的肉食和水还有铺满松软干草的巢让辛劳的伙伴好好休息一晚。吃饱喝足,“盖饭”睡下以后,洛恩并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就寝,而是去了畜栏对面一间空掉的仓库。

  艾莉娅披上冬季的毛皮大衣,里面裹着睡衣站在自家院子二楼的阳台上看着弟弟半夜赶回来,在楼下忙忙碌碌之后钻进了那个平时没什么用的仓库,几分钟了都没出来。弟弟提前回来已经让她有些意外,这会,她有些忐忑地决定去看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