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悬荡山谷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27 2019.05.23 11:46

  黄金鹿纪年第35年,3月19日,圣都-特诺奇蒂特兰,蓝宝石大街——

  蓝宝石大街如其珠宝般华贵的尊名,是圣都内城区贵族们的办公区及高档写字楼(不高,只有几层)布局的地段。位阶高一些的贵族会拥有独栋,位阶低一点的就挤在一栋里。

  阿尔卡纳侯爵是帝国贵族中上层贵族圈的一员,像他这样的侯爵在帝国内有四十几个,在国内的某个地方也拥有一块巴掌大的封地(撑死搞点副业,没有私兵),不过他不是那种常年待在封地享乐的人,兢兢业业地在圣都和一些二三线城市做生意,手下有几支冒险者队伍在做勘探发掘工作。

  管家先生将今日的报纸要闻念给他听,其中有一条是关于国立博物馆的展出预告——3月22日,三天后,有一枚经过地渊女神神殿大祭司鉴证的信物戒指将对外展示。

  展出预告里花了一些篇幅对戒指的来历做了简介,一看就是从冒险者的任务报告里整理而来的,大致说了冒险者ABCDEFG等人协力击杀了深岩虫母,从虫母的尸体里剥出了这枚宝贵的信物戒指。冒险者与法师公会的高层人员,在大祭司的见证下,生平第一次聆听到地渊女神美妙又楚楚可怜的声音。

  本来报纸上为了省篇幅就不会给你详述过程,言简意赅的新闻只是为了让你对戒指的来由有基本的了解,剩下的则要听冒险者本人或者博物馆讲解员来吹上一吹,其他的都不重要,只是有一个名字让管家觉得分外介意——“……凯鲁克亚•啸风?”

  “这个名字怎么了?”阿尔卡纳侯爵听出了管家语调中的变化,“你认识吗?”

  “名字我有一丁点耳熟,但我不确定。”管家迟缓地摇摇头,“主人,我们是否去参观三日后的展出,我想详细了解一下他们的任务过程。”

  看了一下台历上三日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会面和行程,阿尔卡纳侯爵同意了这个请求,也许管家正计划去打听一个值得物色的冒险者:“那就去吧,作为收藏系家族,我们必须认识每一样面世的新品。另外,多结实一些出色的冒险者(跑腿的)对我们今后也更有利。”

  “您不会是想让人制作仿款来销售吧?”

  “哼,我还没那么缺德。”

  三日后的展览吸引了很多人,将博物馆挤得水泄不通,六点打烊之后还有人排在馆外,工作人员只能告诉大家,有三个月的展期,请不要那么急。侯爵和他的管家是六点以后预约的,几乎可以安安静静地在没有市民拥挤的场合下近距离欣赏那枚戒指。

  双蛇环绕的白金钻戒,在神力加持下,始终泛出微微的白光,隔着展柜的玻璃也能感觉到沉重的精神压力。

  “是件极为珍贵的饰品,如果有人能作为神选者使用这份力量,一定可以所向披靡。”观看的过程静默无言,似乎是对神明的尊重,离开时,侯爵留下了这样简短的评价。

  管家附和地点点头,说主人所言甚是。

  然而他的目光和注意力几乎转到了另一个焦点上——从死灵法师-骨骨•灵语者的魔法道具“秘闻之眼”中截取的战斗片段,正在公示着任务报告书的玻璃柜旁边,反复播放。

  前面一些片段还很清晰,后来似乎是受到食晶岩虫的声波干扰和一些其他不明因素的干扰,图像和声音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扭曲,死灵法师大概忙于战斗没空校正自己的道具,直到最后,图像和声音给人以难受的感觉,却又能勉强看懂,总的来说,凸显了战斗是多么激烈。

  管家先生反复将战斗录像看了三遍,似乎看出了些许端倪,他在心中萌生了一点关于调查的想法。

  3月26日,塔尔•维拉,红榴家大宅,三楼客房——

  有道是神通广大的玫瑰骑士,花了一点时间将所有关于红蝎佣兵团的档案资料提了全套复制件出来,来到红榴家,与凯鲁克亚进行情报交流。英杰则需要记住这大约四十来号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和特征,以免错漏在冒险中可能遇到的蛛丝马迹。

  “一个佣兵团四十来号人,在维拉克鲁斯算什么规模?”

  “中型哦。”维克多用羽毛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希望用最直观的模式给客人介绍清楚,“小型的话十到二十,二十到五十就算中型,五十到一百算大型,一百人以上官方严令禁止,为了避免形成盘踞一方的黑恶势力,同时也是为了促进市场良性竞争。大型佣兵团在我国不超过三十支,现在也很难申请获批。中小型比较普遍,比如红榴家常年护送珠宝的两支,都是小型的精锐队伍。”

  “那红蝎在你们国内有什么特别的记录吗?”

  “因为在沙都边境附近活动,条件艰苦一点,因此抱团的人比较多。他们本来一直从事护卫我国商人往返山德佐尔大沙漠的几个绿洲城市,前几年因为和别的佣兵团争夺生意而打群架,把对面打出命案,赔偿损失之外,还因此落下刑事案底,罚了两年戍边。其中也有一些品行恶劣又狡猾的家伙,留了一些让官方不方便处罚的悬案案底,比如你待会可以翻翻看那个外号‘幻毒使’的家伙。”

  “那现在,在国内真的一点他们的消息都没有?”

  “真的有我也不会对你藏着掖着呀。”玫瑰骑士委屈巴巴地说,“你早点完成任务我们一不用继续承受某种压力,可狡猾的沙鼠不知道从地道里跑到哪去了,让我怎么找嘛……维拉克鲁斯可大着,只有希望其他人会来联络你了。不过,现在的情报贩子似乎对红蝎并不感冒,私人意味的盗窃案,跟官方通缉的窃贼,那能是一个概念吗?你又没有证据去大大方方地报警,对不?”

  玫瑰骑士的话正中凯希亚英杰的痛处——它的确是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对失物(树种)的所有权,而且甚至不能公布树种的真实影像。不然的话,搜索手段怎么会桎梏到如此狭窄的范围。冒险者也没空专门去搜索这些化整为零的前佣兵,除非工作中顺带知晓。

  正烦恼着,只听楼道里传来快速交叠的脚步声,一听还是小少爷的,脚步声迅速沿着走廊接近,直到洛恩毫不客气地撞开虚掩着的房门。

  “亲爱的吾友,你这是干嘛?”维克多愣了一下,有啥事如此行色匆匆,“你姐被绑架了?”

  “你被绑架了我大概会这样冲进你家。”洛恩顾不得气喘嘘嘘,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房间,将一张纸片拍在两人面前,“快看,我在公会今天刷到的新任务!”

  洛恩拿回来的并不是正式的任务领受书,而是对着公会任务栏摘抄的信息。

  上面简单地写着任务级别是A级,任务地点是位于玛尔维纳半岛中段的海港城市——布劳威尔城北方数十公里悬荡山谷,标的物是一堆的动物孳息,比如蛋类之类的物品。或者说以上都不重要,洛恩的手指重重地指了指最后的任务报酬——总计4000第纳尔金币的报酬,或者是一份有关于你最想要的情报。特别备注的是,如果确定选择“最需要的情报”,那么请在领受任务的同时将需求函件装在信封里交给公会任务派发员。

  “如果最后的情报让我们人觉得不满意怎么办?”凯鲁克亚问洛恩。

  “派发任务的人说了,任务委托人承诺再换成金币报酬。”

  “喂喂,莫非这就是前些天尤妮卡殿下的应允给你的情报来源?”维克多兴奋地击掌,“一切顺理成章。嘿,接吗?如果不及时的接的话,也许会被别的队伍接走哦?”

  “既然是神明的恩赐,不接反而是不敬了。”英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们立刻去公会。”

  于是乎,三个人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猎人公会,公会任务派发员——前台小姐向他们展示了任务的细节:任务时限,领受之日起半个月内,从悬荡山谷带回以下标的物——葡萄蛛的卵【浅蓝色斑点】和【淡紫色斑点】各200枚,玛尔维纳巨鹰的蛋100枚。特别要求是不能有破损,每一枚蛛卵和蛋必须经公会魔物评鉴师验看并盖章才算通过。

  如此繁重的数量和严苛的要求,给三个人当头一盆冷水。

  维克多露出些许嫌麻烦的表情:“难怪今天贴出来快到中午都还没人领,这数量简直实力劝退!如果不是火烧眉毛,谁愿意用这么麻烦的过程去换一份情报!虽说四千金币的报酬还算有点吸引人……但如果分账的人多了恐怕就没搞头了。委托人是认真的吗?”

  委托人是不是认真的都无所谓,至少酬金都是交到公会了的,不会赖账,除非冒险者选择报酬二——负责派发任务的前台小姐如是说。

  三人神色纠结,仿佛在对着一条在眼前跃动的大鱼思考,这鱼到底好不好吃,我到底要不要劳心费力把它钓上来/捞上来。

  前台小姐似乎想起了什么,提示说这个任务最好五个人去。三人疑惑地问为什么?

  她说,委托人提示,山谷最近的情况有点复杂,因为魔物的繁殖季开始了。

  干。

  他们默契地在心底骂到。

  魔物繁殖季期间是各类魔物(野兽同理)最为凶猛的时段,好比一只猫咪在发情期的半夜跑到房顶嗷嗷嚎叫那般,一般的人哪敢去惹,给你几个爪印算你好的。换句话说,只有在繁殖季,人们才有机会获得这么多的动物孳息,而且还是在未孵化的状态,价值非常高。只要艺高人胆大,悬荡山谷就是一座由活物组成的大金库,每年总有些冒险者去掏一点回来卖,一个蛋卖出几个到十几个第纳尔金币不等的价格,在蛋类里面也算是比较上等的价格了,除非掏到了特殊个体,另当别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