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危机突至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720 2019.07.11 11:15

  6月28日上午。

  清晰的敲门声传来,管家莫尔罗带来大宅外有访客来访的消息,是少爷的朋友,塔尔•维拉城法师公会的辛达•蓝鳞和骨骨•灵语者。

  虽然艾莉娅不希望这个时候有客人打扰她们重要的话题,或者是有碍弟弟的身体康复,但出于礼节或者是消灭多疑的缘故,而且两位都是以前洛恩的冒险好伙伴,高阶法师怎么说也是贵客,她犹豫了一两秒之后还是决定允许探访。

  “洛恩,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辛达,还有骨。”

  “也就半月嘛。不过,自从矿山一战以来,我们是暂时没有组过队了。”

  “放心,以后总有机会的。听说你在追踪‘红蝎’成员的时候被袭击了,还是重伤,不来看看你我可真放心不下。”辛达还带来了礼物,在熊猫人店铺里买的,据说是补气养血的药。关于洛恩他们的行踪,是从猎隼城过来的冒险者提起的,据说他们的追逐在猎隼城里引起了一阵喧闹。

  “没事的,很快就会好,至少我不会耽搁了下半年的猎人公会安排好的比赛。”

  “话说你是怎么被袭击的?猎人被贴身近战是大忌你自己知道的。”

  “‘红蝎’里的‘幻毒使’,希斯威尔,你们听说过吗?我们去找他谈一件对他很不利的事情,谈崩了,他对我们展开了报复。”

  “听过,”骨点点头,“臭名昭著的家伙。不知道他们的头为什么执着于留着这个人,以至于‘红蝎’全团都曾经被发配沙都协助戍边以执行刑罚。”

  “他用幻毒箭射中了我附近游荡的一头魔兽,魔兽就将距离最近的我当做了袭击目标。”

  辛达有些嗔怪地扭头问维克多与凯鲁克亚:“喂喂,你俩就没好好地跟在他身边?”

  维克多做出委屈的表情:“茫茫树林,我还是听到惨叫才找到方向,毕竟被一个非常厉害的德鲁伊纠缠,在森林里劣势很大。我是圣骑士,又不是传说之中的战神。如果能像莉莲娜殿下那样一挥剑就能烧平一片树林,那我就能让德鲁伊变成烤鹌鹑。”

  这话让辛达不禁乐了:“可你是堂堂玫瑰骑士耶。”

  说到这里,维克多顿时又气炸了,嗓门大放:“圣骑士的守则里明确写了不允许肆意大开杀戒啊!再说我还想拿那个德鲁伊一个活口,不然早一通爆发收拾干净了!我是在洛恩的不远处,但是等我循声追来的时候,没能来得及阻止突然的一幕。”

  蓝龙法师有些无奈地将实现扭回伤号这边:“猎人竟然成了猎物……尽管这样说很不礼貌,我的朋友,我还是要为你哀叹一下,猎人公会全国排名第三的名人啊啧啧……这事要是让第一名的沙棘听到,估计他又得笑话你。对了,是怎样的魔兽,近距离突然袭击你,确实有可能来不及反应。”

  “老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我可不像你,变回高大的蓝龙就能一口吞了它们。”

  “你还没回答我呢~”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我都不愿意去回忆了,真像是一场噩梦。”任何情商正常的来访者都应该知道,不可以强人所难,往下追问了。“有时候我都害怕睡着,害怕梦里仍然反复上演对自己刻骨铭心的那一幕。”

  辛达的眼神一瞬变得有些哀悯,然后烦恼地抓了抓淡蓝色的头发,脸部的肌肉抽搐几下,最后狠狠地叹了一口气,用并不冰冷的语气说出足以让人脊背发凉、斩钉截铁的话语:“……不行。”

  这个回答让半躺在厚被褥垫子上的伤患瞳孔一颤,他抽紧一口气,用了接近十秒的沉默来确定对方没有跟自己开玩笑。不等洛恩反问为什么,骨骨就从早就准备好的袖口里拿出一份用金色丝带系好的羊皮卷,金色丝带的两端有黑曜石雕刻的蝙蝠与黄玉雕刻的狮子的小坠子,帝国的臣民们都知道,这饰品分别代表了首席枢机卿和国王陛下的权威,同时也意味着被这条金丝带所系的羊皮卷,代表了狮皇宫的意志。“我们绝不敢伪造这么重要的旨意,因此,内中文字与命令,一切为真。”

  死灵法师当面打开了那份羊皮卷,除了王家纹章、玺印与签名,通篇只有一个简单的内容,授权塔尔•维拉的法师公会全权调查以下事件的真实性:王室接到一名名为希斯威尔•血棘的赏金对象实名举报,他发现了潜藏在帝国的可怕的虫人怪物,怪物袭击了塔尔•维拉的宝石商家的少爷。经过举报对象的确认,虫人怪物为南方遥远国度的——螳螂妖。

  “你们的意思是,有人举报说,螳螂妖袭击了我的弟弟?”艾莉娅抢过话茬,维克多及时踩住凯鲁克亚的脚碾了两下暗示它千万别轻举妄动,一切由自己与艾莉娅来收拾局面。

  “是的,举报者是这样说的,并赌咒发誓。”

  “他是如何确定的呢?”

  “据说,负责受理举报的影华卫队的工作人员,让他看了所谓虫人的图鉴,历史上的。”

  直接告到影华卫队去,这可真是恶毒,以首席枢机卿的影子亲卫们的风格,他们自然会很重视这个案件,但可能是考虑到一个劣迹斑斑的前佣兵的举报,是不是私怨报复也存疑,国王和首席枢机卿这才下旨让塔尔•维拉的法师公会就近先行初步核查。一旦确认,就会由影华卫队进行逮捕审讯。

  “所以你们就来找我弟弟求证……话说回来,我国与螳螂妖的国家起码五百年以上没有再发生过战争何任何纠纷,就算是长命的精灵亲眼见过,也没有能活到现在的,我弟弟才21岁,人类,他怎么能反应得过来那是不是螳螂妖。说起虫人,目前在我国自由通行的也有许多。”比如在边境城市无害通过与生活、经营的蛛妖、蝶妖,乃至变异的蟑螂人等等。

  “是的,作为法师公会的授命调查代表,我们前来询问受害人遭遇伤害的经过,这是例行公事的调查,希望家主理解我们的使命与难处。作为经常受到你们姐弟关照的冒险者同伴,我们也不想这样的,但是公会的头头们利用了这一点人际关系,王室的敕命让他们受宠若惊,比起三十万第纳尔金币的奖赏,事情如果办得一个好的结果,会在地位上有不错的封赏。我一个龙族,才不在乎这些人类欲望里的凡俗东西。”

  即便嘴上这么说,蓝龙王子还是觉得自己缺钱的,不然它不会三天两头找骨借钱买素材,从国内带来那点储蓄早就见底了。说实话,它想在这三十万里分一杯羹,可还没到要用为难朋友来挣钱的地步。

  “辛达,扯远了。请你如实回答,洛恩,袭击你的是外形长得具有螳螂特征的,巨大的类人型生物吗?”

  如果这次再扯谎的话,恐怕瞒不过法师们早已在运作的读心术,洛恩只好无奈地回答了实情,并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胡说一个动物来搪塞:“……是的。”

  维克多再次踩了凯鲁克亚的脚,唯恐异族不能理解当下的情景,这不是背叛,而是在努力撑过艰难的险局。但是它只要有一点点的误会,可能就会坏了全盘的大事,千万别冲动啊!

  “它袭击并伤害了你,然后呢?”

  “维克多的到来制裁了那个家伙,然后拯救了我。”

  “是这样的吗,卡斯泰尔骑士阁下。”若是平时,骨一定会和其他人一样,用名字称呼便好,现在毕竟多少有些例行公事的成分。

  “是这样的,因为我很担心洛恩,先攻击了那个家伙,以我的实力,就算是螳螂妖也不在话下。然后我才抢救了洛恩,然后与洛恩的这位朋友会合,将他带回了塔尔•维拉。”

  “那么接下来,事件发生的时候,你在哪里,凯鲁克亚•啸风?”

  被维克多踩了两脚的凯鲁克亚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所幸风镜为它遮挡了大部分脸上的不悦的阴霾痕迹:“在从猎隼城追到附近森林的过程中,我跑得比洛恩快得多,甩下他有些远,与维克多追逐的目标不同。维克多说他遭遇了一个德鲁伊,我被德鲁伊召唤的树人稍微绊住了一下,踩中了一个看不见的荆棘陷阱,暂时被困住了。”

  “在那种荒郊野外,似乎没有办法可以证明什么……”

  “是的,既然我们都没有办法证明,那么王室为什么要相信希斯威尔的话?一个臭名昭著的佣兵的话。”

  “也不是完全相信。他的话,只是一个调查线索,最重要的还是首席枢机卿的决定——因为枢机卿在二月给国王陛下的预言中,提及了久违的‘南来之风’,这在维拉克鲁斯的历史上是一个很有名的事件,最终导致了狮心王族血脉的一支直接消亡,因此,王室十分重视。”

  “历史上那个昏庸的暴君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艾莉娅幽幽地说,语气中饱含着一种轻蔑的意味。“对了,那个前佣兵的主张是什么?我家小少爷被袭击了,保镖先生被困住了,玫瑰骑士阁下被人纠缠绊住,他自己没胆去战胜螳螂妖,出于私怨地举报了一番,让上面支使你们来质问我家?他想干什么?”

  “大家都是塔尔•维拉的熟人,我就明说了——希斯威尔强烈指控凯鲁克亚是……螳螂妖本尊。”

  然而辛达的话并未引起屋子里人们的特别的惊奇,反而是嘴角抽搐了两下,露出不太好笑的嗤之以鼻的表情:“呵?”

  “你信他?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他是最近在畜牧业发了横财还是怎的,准备好被诉诬告的赔偿费用了?”

  “那我不知道。只能说,任何螳螂妖相关的迹象,王室有所紧张也是很正常。”辛达指着凯鲁克亚说到,“再说了,就凯鲁克亚真的是螳螂妖,我一个外来的龙族,也不在意啊,能说啥?维拉克鲁斯境内的少数种族街上天天见好吗。”

  冒险者们不在意种族,只在意能不能彼此互助,是否容易好好相处。这头蓝龙大大咧咧的直率话语,让远离故土的英杰感到一丝欣慰。

  “话也问了,然后你们打算怎么做?需要我们红榴家,怎么配合?”

  “当然是全力配合了。不然的话……唔,重话我实在说不出来。只能说,更严重的措施,大概就不由我们来宣布了。”

  “好吧……”

  “你们这边的陈述我们已经记下了,下面是进一步调查阶段,我们必须弄清楚,是哪一方在说谎。”比起蓝龙有苗头的倾向性,死灵法师则更客观中立。

  “请等一下,如果最终证明我们这边没有任何问题,诬陷的那一方会被怎样处理?我们会得到什么?”

  “我们会将调查情况如实上报,相信枢机卿阁下与国王陛下会作出明智的决定。现在,根据举报人的说法,我们要调查的,第二件事——还要劳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凯鲁克亚•啸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