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至暗时刻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365 2019.07.14 19:15

  待会长走掉之后,精灵圣骑士才慢悠悠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打算记变天帐了?”

  骨还是很清楚这位玫瑰骑士的性格与脾气的:“罗诺威城主被参本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那是。说起来,比起辛达,你所表现出来的意志,从头到尾都是中规中矩呢。”

  “这是我的习惯,死灵法师沟通生与死,常年都需要在其中保持意志的平衡。作为一同冒险过的队友,我没理由去给凯鲁克亚落井下石。可作为法师公会的一员,在王室旨意面前亦不能徇私。”

  “我跟你还不一样,主要是跟洛恩交情最好,毕竟他和他姐姐对我有救命和疗养的恩情,他们家在意的事情我从人情上真是于情于理都得帮忙。另外,从同路的冒险历程来说,我觉得凯鲁克亚这家伙真是木讷得有趣,跟你稍微有点差别,不过殊途同归。”

  “原来如此。”骨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但是,您有预想过最坏的结果吗?如果这个人真的是间谍,敌对者,你的庇护和呈堂证供会为你的前途和命运带来怎样的影响?”

  维克多吭哧一笑,这些事仿佛微风拂面,不值得去纠结万分:“我要是在意这些,就不会在这里坚持自己所说的一切而是抖露出你们想要的话了。更何况,你们相信希斯威尔的话,我才是为此感到深深地悲哀。无论如何,我已经做好了以诬告罪逮捕他的准备了,所以才在这里耐着性子等待,48小时可有够漫长的。”

  “……”得知了圣骑士逗留的理由,骨又觉得他的话不无道理。

  过了大概不到半个小时,会长带着一个人影从阶梯上走下来。当看清跟随的那个人影时,维克多·卡斯泰尔整个人从歪躺在椅子里的放松姿势瞬间坐了个直,差点就像被针扎那样弹起来:“……希斯威尔!”

  狡猾阴狠的幻毒使从这声咬牙切齿的点名中辨认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他的目光同时也聚焦到在这地下审讯室里等候的精灵圣骑士,并用一种让人恶心的语调和笑容送上问候:“有几天没见了,卡斯泰尔骑士阁下,看到您平安健康,真是再好不过。没有被我的幻毒药搞定的人,通常都是极为幸运的。”

  “……我很想给你找个牙医,本城计数最烂的牙医,让他用最痛的方式给你拔掉口腔里长满了龋齿的东西,再也吐不出半个让人恶心的字词。”

  “恶心一词因人而异,不过是你跟少数人觉得我很恶心。我看塔尔·维拉的法师公会似乎很欢迎我嘛,毕竟我是能为它们带来嘉奖和官途的吉祥使者呐。”

  “萦绕在你身边的死者冤魂的呐喊告诉我,你的确很恶心。”这时,骨骨幽幽地开口,双目失焦,似乎是在用心眼去看不存在于肉眼视域里的飘渺之物。“他们厌恶你,所以把自己的嫌厌标记在你的身上,厄运将会跟随你的脚步而来。”

  希斯威尔并不认识骨骨·灵语者,就算听过名字也没法跟脸对上号,更不知道面前跟他叫板的毛头小子是全国死灵法师尊者的宝贝侄子,遂口不择言:“喂喂,法师们不是不能感应到魔法了吗,毛头小子,你在这里信口雌黄有什么意思?帮这位玫瑰骑士的腔,好让他在御前为你美言几句么?”

  厄运?希斯威尔不屑地作出挑衅的表情,大大咧咧地表示,劳资现在正是鸿运当头的时候。毕竟一切如愿的话,他至少可以拿到30万第纳尔金币的奖金,买下一两个大型庄园为后半生作保,绰绰有余。

  “死灵法师的天赋,与魔法无关。你以为是谁都能成为死灵法师吗?”

  对于骨的诘问,希斯威尔只是戏谑地耸耸肩膀:“当然不是。反正历史上镇压叛徒的大清洗之后,死灵法师也剩不下几个了,说的好像你们是物以稀为贵一样。要知道有句话是‘自作孽不可活’。”

  骨的眼神回到聚焦状态,微微压低的眉头表达自己些许的愠怒:“是吗?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见证,这句话会反弹到你自己身上?”

  “要跟我赌100第纳尔金币吗,死灵法师?”

  “赌就赌,我要200一个筹码,再追加五倍,赌你这次出门就进监狱。”骨当场掏出前天才发的本月工资,钱袋里目前一共1200第纳尔有余(工资剩下的一部分是借给了辛达),冷漠地丢到众人面前的地上,额度100第纳尔金币的硬币在地上发出当啷当啷的响声,一时间吸引了所有地下审讯室里法师们目光复杂的注视。他们一是觉得这样的赌注比较阔气,二是认定今天骨骨真的很愤怒。

  “嚯,还真的有笨蛋会来挑战本大爷的赌运,今天算是遇到稀奇了。”希斯威尔巧妙地用鞋尖勾起最近的一枚一百元面额的金币,挑起来,握在手里,眼中透着一丝贪婪和趣味。

  “虽然你是重要的证人,但也别忘了你污点满身,希斯威尔!”会长罗布终于对他油嘴滑舌和傲慢有些怒目相视,“惹恼死灵法师,他就算没有魔法,死灵们也会出于尊敬而让你晚上彻夜难眠!还想好端端地睡觉就给我少说两句!还有,我是刚派辛达去送信了,如果它在这里,此时此刻你早被一巴掌呼成墙壁上的招贴画!”

  那头有名的蓝龙,噗嗤,说白了是这个死灵法师的标配坐骑吧,希斯威尔在内心嗤笑到。

  幻毒使这才打算收敛一下,连连摆手:“呜哇,被蓝龙甩一巴掌一定好痛的。好嘛好嘛,赌约我接下,难听的话我可以少说,毕竟举报人的工作是配合审讯机构审讯犯人,你们审出结果对我来说也是人生的转折点。”

  “你打算怎么配合。”骨问他。

  “在你们无法施法和使用魔法仪器检测起伪装的情况下,被审讯者料到你们也无法知根知底,因此它如何负隅顽抗都是可以预料的。所以,除了魔法这样让其零口供定论的方案之外,我倒是有个最为直观的方法。”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这半句被会长咽回了喉咙里,他还是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焦躁,尽管今天发生的麻烦事足足顶了一年的份,有够让他焦头烂额。

  “我亲眼所见的有趣现象,为什么不在此时此地还原一下,让大家有目共睹呢?届时这个人和玫瑰骑士他们串通起来的的谎言到底有多么拙劣,所有的人都会一目了然。哦,卡斯泰尔骑士阁下,我很期待你被军事法庭审判的那天,只是可叹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对你寄予厚望,你却包庇间谍、敌人,置国家利益与王室的威严于不顾,置自身的前途与命运于流放的荒野。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庇护这个南方来的虫妖,它们历史上与我国激战好几次,近五百年来更是基本没有来往(除了太阳海星岛的偶然交易),是什么促使你这样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