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一鸣惊人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92 2019.06.30 11:38

  哈?!

  观众席上立刻从安静的笼罩中挣脱出来,绝大部分人都在与胸中不吐不快的气息做斗争。有的人释放出来的是偌大的困惑,有的人释放出来的是莫大的轻蔑,有的人则是觉得阿尔卡纳侯爵是否精神不正常,有的人则是觉得这个评级的战士出现在此地是对尊贵的战争女神的不敬,有的人心中一凉哀叹自己的赌注打了水漂,极少极少的一部分心存侥幸猜想七巧板侯爵这次是否采取了四两拨千斤的神奇战略布局。

  艾莉娅的父母惊诧地询问自己的女儿:哎,这不是洛恩带回来养伤的,他那位马塔拉出身的战士朋友吗?黄金铭牌的等级来打帝国第一勇猛的战士,精钢级的伍兹,这种玩笑不好笑啊。

  洛恩的姐姐和善地拍了拍母亲的后背,希望她不要觉得有任何紧张和背后发冷的感觉:“是不是玩笑,好笑与否,不如我们看了五分钟之后再评判,如何?”

  艾莉娅这边的席位多数是从塔尔·维拉来买的票,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士此刻记忆觉醒,他们记起来,这个黄金铭牌的战士其实实力不弱,据说是在食晶岩虫虫母殊死搏斗的勇士哎。自打他去了罗诺威矿山擒贼擒王之后,嚣张作乱的食晶虫都安静下来了。

  凯鲁克亚并不着急,他耐心地等那片质疑之声渐渐沉寂,这才抬起手致意,匀速地转了一圈,大概让全场的观众都看到,什么都没说地放下了。

  “阿尔卡纳卿,你的这位代理执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艾文莱斯特大公好奇地询问到,“从感觉上来说,若是没有太多的实力之差,恐怕是人狠话不多的那种类型。”

  阿尔卡纳侯爵恭敬地站起来,转过半身,向位置较高的东都大公回答问询:“我也并不是特别了解,据说是今年才在战士公会注册的新人,完成的任务也不多,比较有名的事项,无非也是评级检定上轻取考官,在罗诺威矿山擒获食晶岩虫虫母,获得地渊女神言灵戒指这些事,在国内并没有打过代理决斗——但他自称在国外打过,真伪未知。”

  “原来是这样。”大公的表情稍稍有些惊讶,“这件事我在东都有所耳闻,原来是那位新米战士,没记住名字真是失敬。王子殿下,看来这次的战斗真的有些看头。”

  没等安德烈王子想好说什么,王子旁边的烬心宰相就抢先发言:“不过,大公阁下,我认为帝国第一的战士,跟行动笨拙、智商低下的食晶岩虫可不能相提并论。”

  “宰相大人说的也有一定道理,阿尔卡纳卿的回复也让我们多少提起了对这场决斗的兴趣,不如大家稍安勿躁,看看两位选手能给我们带来怎样的精彩战斗。”安德烈王子看看手表,距离正式开始也就五分钟了,遂让两侧的朝臣们安静一会,又让阿尔卡纳侯爵赶紧坐下。

  另一边的贵宾席,维克多脸上一直没有放松过笑容,好像空中的旭日暖阳在他白皙英俊的面孔上是倒映的湖面之景,他的仪态轻松,比起身边坐姿拘谨全然不敢放松的挚友来说,简直有些松懈过头了。

  “维克多,别翘腿,坐有坐相。”卡斯泰尔家宗家的老大阿兰卡什拍了拍三弟,家主的位置在第一排独座,后面排则是依据与宗家亲疏的关系来依次入座,于是大哥和三弟并肩一排,常年为家族劳心费神的老大,不免要例常地规劝自由散漫惯了的三弟注意一下家族的形象,仪表姿态可要对得起你玫瑰骑士的职阶,哪怕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不在现场,“你这是什么自信的笑容,在赌场下冷门大注了?”

  玫瑰骑士伸出三根指头,嘴角就差没翘得跟鼻子一样高:“不多,三十万,差不多一年工资,赔率1:20,赢了的话是六百万,庄家抽成四分之一,到手是四百五十万,这买卖划算吧大哥?”

  “你哪来的过剩自信?虽然我知道你的这位新朋友是做出了一些成绩,但从未有拳台上的新人战胜经验丰富的老手这种事情,哪怕买好了保险,可以被复活,死亡的痛楚仍然会是一生的阴影,你也知道,被杀死的痛觉会成为被复生的人心中永远的疤痕和创伤。你若是怂恿他去打代理决斗,年纪轻轻就体验死亡的恐怖,今后人家难免不会怪罪与你,甚至迁怒我们家族的。”

  “大哥,你不必在这件事上婆婆妈妈的,我可没怂恿,曼苏尔团长向阿尔卡纳侯爵推荐的他,他自己积极的很,想在贵族面前挣一个好印象,我只是花一点钱对他的战斗表示支持和应援,然后再赢一大笔钱,请他吃几顿大餐。你说对吗,洛恩?”

  洛恩尴尬地干笑了两声,扭扭自己的手指:“这个,阿兰卡什阁下,不瞒您说,我也把前不久猎人公会排名赛今年度的奖金塞进去滚了……”

  卡斯泰尔家的老大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即用手杖敲了老三的头,敲得也不算重:“维克多,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自己拿钱去浪也就算了,还撺掇你的救命恩人也掺合进去!他要是损失了,你得全赔!”

  “赔就是了嘛~好了好了,我觉得我们会很赚,快安静下来比赛要开始啦~”

  在开赛前的五分钟,两位代理决斗的执行人总算有时间近距离好好打量对手。

  伍兹历来不是轻敌之人,面前对手的名字令他记起了前几个月的一些流传在公会的消息,只是他一直很忙,没有抽空来会会这位公会新人,看起来,这位公会新人似乎对于需求高评级精英的签名毫无兴趣,亦没有别的同行那种非常明显的尊敬和憧憬。

  “你的盔甲还有武器,看起来像是恩底米亚那边流行的风格,难道你是魔剑士?”

  “并非如此,应该说我和你比较近似,都是以元素为辅助战力的类型。我不会使用魔法,你大可放心。”

  “喔,难得遇到如此坦诚的对手。以前在代理决斗中遇到的人,巴不得将自己包装得无比神秘,好从心理上将对手绕得疑神疑鬼呢。”

  “如果我的对手是别的职业,也许我会采取你所言的策略,既然大家都是战士,几招就能明了的事情,何必搞得神神秘秘,障眼法拆穿了岂不是会很丢脸。”

  “看起来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决斗,我都有些不耐烦了,主持人怎么还不宣布开始。”

  主持人能听到选手们的发言,经过扩音,观众们也能听到选手之间的对话,四面八方传来观众们急躁的抱怨,主持人里昂依旧坚持原则,掐住手表的点,直到秒针完美地契合10点整的位置,他才拿起话筒,以感动自己、气吞山河的阵仗,大吼一声:“决斗开始!”

  在鸣锣的回响中,双方的剑已经铿锵相击。

  交锋的第一下,全场观众的心都抽紧,究竟谁会先拔头筹,占据上风?

  对峙了大概十秒,双方退后,开始连续而短暂的剑击交锋。炎属性的双手剑与琥珀双刃在场上交缠纠结的过程被所有人目不转睛地捕捉,然后,很明显地,伍兹开始发动了凶狠的连击,凯鲁克亚稍微感到了一些压力,因为对面的攻击随着斗志点燃大剑,携裹着熊熊烈焰凶猛而下,每一次剑刃的碰撞,都仿佛是一根烧火大棍狠狠砸来。

  随着斗志渐渐上升,伍兹手中神祝武器的温度也随之上升,愈发压迫的温度令凯鲁克亚皱起眉头。

  【使用瞬发冰霜附魔!附给你的烈旋刃!】

  一道心灵链接传来的声音刺入它的脑海,这是维克多的。

  因为凯鲁克亚的琥珀双刃只有风和雷的属性,考虑到对方的炎属性双手剑的特征,冰霜附魔是从维克多从东都老家家族库存里抄出来的,有着魔网之主的祝福,应该能够抵挡一段时间的炎属性武器的威压式攻击。

  不过,伍兹不特别使用武技的话,凯鲁克亚依然能够先用烈旋刃单手剑接对面犹如猛虎下山似的双手剑重剑劈砍。英杰计算时间,如果对面使用炎属性技能的话,自己再使用瞬发附魔,现在烈旋剑还撑得住重剑劈砍。

  这样游刃有余的招架持续了整整一分钟,凯鲁克亚从各个角度完美避开或者单手招架了伍兹的攻击,引得在场观众一阵议论纷纷。

  “我觉得伍兹不是那种放水的人,他的招式明明如此有力,速度也不慢,为什么那个黄金铭牌的小角色居然敢单手接泰沙拉的劈砍?”

  “据说,他可是干掉了深岩虫母的战士,恐怕黄金铭牌只是他的起步……”

  伍兹使用了武技-速度提升,蛮重的泰沙拉在他的手中如同单手剑一样轻巧——从观众的角度看起来便是如此,他的动作明显加快了。

  “吾神莉莲娜,请祝福我的大剑,升起炽然之炎!熔岩斩!”

  危险!

  战争直感呼唤了英杰的神经,它没有再用琥珀之刃·烈旋单手硬接对方的斩击,而是果断一个弹跳大步后退。幸好退得够远,熔岩斩劈到石板地上,瞬间融毁一片平整的石板。随之而来是斩击带来的震荡波,凯鲁克亚几乎在最边缘被波及,原本一般的人起码会眩晕三至五秒,它只中招了一秒。趁此机会,伍兹已经再度提起大剑,冲了过来。

  凯鲁克亚深吸一口气,使出了破胆怒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