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增援到来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41 2019.07.21 10:15

  假若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就是主谋,战争的爆发算是没有二话。至于结果,孰难预料,估计会成为这颗星球史上最大全面战争和流血事件。

  最纠结的是,如果国王是清白的而主谋是那个恶魔枢机卿,这要怎么办,难道国王陛下还拗得过他的定国之柱?先别谈还的事,光是承认盗窃和劫走就是战争的导火索了。

  圣树的子嗣能够庇护一座城市和一大片地域多年的繁荣,是无价之宝,会被人觊觎是常理之事,但有人能派区区一个佣兵团来劫走就是另一个意味的厉害了。如果是她那样实力的,还真有可能,不然,今年才建立的边境防御塔又算什么?嫌疑不会白白增长吧?

  大家分析一番之后,玫瑰骑士率先垂头丧气,漂亮的金发似乎也失去了光泽,尖尖的长耳朵耷拉一半:“照你们这一说,我越发觉得普拉菲尔枢机卿是做的到也做的出来这种事的恶魔,为了维拉克鲁斯的利益,她能在战场上随便屠戮敌人,如果能让帝国的一些荒芜之地繁盛起来……哎。她从不畏惧战争,毕竟以她和黑暗女神海拉的私交,可能会很乐意在北方大陆给海拉殿下献上祭品的。”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维克多。”洛恩的眼神仍然清亮,他并不愿意轻易放弃希望,难道这个国家历史上有什么时候会比恶魔枢机卿统治的这十几年更好吗,“普拉菲尔枢机卿,与陛下是契约关系,她既然要为我们国家的利益考虑,就不会把国家塑造成犯罪者,哪怕被盗的是没有建交的国家。如果这等事情坐实,那不是打了陛下的脸,让我国在世界上成为笑柄吗?至今,从来没有出过本国国威被踩在地上,任人随便吐口水的事情吧?”

  “两位说得都有道理……”卡尔利兹搅了搅眉头,语气有点委屈,它的一支指尖上浮现出金色的光球,另一支则浮现出紫黑色的暗球,“就像光与暗会同时存在于世上,任何可能都值得被重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的任务有时限,若是有了重大突破,也好请求国内宽限一些搜寻的时间。如此止步不前,任谁都会焦躁起来,做出一些影响时势的事情。所以,我的使命就是,催你们快点突破最难的关卡……要是我能帮上忙就最好啦~”

  “战争神殿授意战士公会拒绝给我办法战士的最高等级铭牌,看来我没法在今年内拿到它了。这样的话,王室还有可能接见我吗?维克多,以你的地位和能力,还能帮我做些什么,算我恳求你,如果有什么可以交换的资源和必须付出的代价,我们很乐意去准备。”听玫瑰骑士说,王室每年都会在下半年,接见国内各大公会持有最高级铭牌的会员,甚至亲自颁发奖励和礼物,花一点时间来跟每个公会的杰出人物开个座谈会,那可是给国王和枢机卿留下好印象的最佳机会。

  “最近觐见陛下的机会不是很多,尽管我有自由出入狮皇宫的权利,可想要找陛下总得有恰当的事由,再说了,陛下也不是那种闲到天天找我打球钓鱼听趣闻的君主。我是有在他面前提到过全国实力第一的战士有更替的事,他也有兴趣,但尚未安排出时间来完成这份兴趣,估摸着又被枢机卿布置的国务给淹没了,他俩都是典型的工作狂,若是没有枢机卿,国王大概会更累。”

  “这么说,7月25日的全国工艺品展览会,陛下和枢机卿还有安德烈王子会亲临……算是最后的机会了?”

  “洛恩,你家预定会参展吧?塞他上去行不?”

  红榴家的小少爷赶紧摆手,愁得像是没钱交租似的:“我要是行就不会皱着眉头跟你说话了,维克多。参展的人手和相关资料是四月份就交给圣都的举办方,除了必要的展会人员是不可能塞无关人员进去的!必要的展会人员里我都是帮忙布置展台和搬运的苦力!如果你想要塞它进去,只能从其他渠道比如说获准受邀进入会场的客人!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他们是只在第一日入场参观!那一天的展览入场券只对上流社会人士开放,指望我家还不如指望你们卡斯泰尔家呢。再说了,我家能参展都是姐姐那边的关系……我这样作为陪衬的小少爷根本帮不上忙。”

  “呔!不要觉得我家祖上是神仙我们后辈也一样神通广大!我家的邀请函,作为家主的二哥是给了我几张,剩下的都是家族人士要用,我的那几张早就被铁哥们给瓜分了,作为一个朋友面前的老好人,任何一个我都拒绝不了啊!当然我得承认,在计算张数的时候我明显失误了……我是想给它留来着。”

  “唔,照你们这么说,只有我亲自出手,去忽悠个一两张来吗……”说着,心控大师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这对它来说几乎不是问题,任谁都会毕恭毕敬地递上。

  “算了,”一直困扰并沉默的凯鲁克亚突然开口,眼中闪过有关于自尊的光芒,“总不能事事不劳烦你们,我自己想办法,无论冒多大风险,一定会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对了,我很在意,克洛契卡·林恩现在的行踪?我来到这里的任务之一就是调查这个可疑的家伙。”

  “有情报说,在我从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审讯平安结束后,他就离开了圣都,前往海外了,而且短时间不会回来,起底一个月的时间。至于是不是在躲,那就不好说。”凯鲁克亚遗憾地向前辈汇报,情报是来自希科罗亚。“维克多反复审讯了希斯威尔·血棘,他始终无法供认幕后指使是克洛契卡·林恩,他甚至想不起来是谁给的他猛毒致幻药剂和解毒剂。”

  瘪三样的佣兵没为此少挨苦头,但他就是想不起来,脑子里本应有记忆的那一块仿佛被硬生生挖掉了一样。

  “……看来我应该早点来的,跟沙都附近的防御塔捉迷藏花了点时间。对了,关于他和永生之蔓的事情,实际上,上个月,我在洛克多尔的某处追缉红蝎残党时,发现了一个叫做‘永生之蔓’社团的团体,人数不算很多,德鲁伊占了三分之一的样子。他们在一个肥沃的盆地周围种植植物,农作物和水果,向周围贩售,博得了附近氏族的好感,我前去侦查,发现了不明的巨大植物残骸。现在想来,很可能是赫德拉的遗骸。”

  “那前辈有侦查到他们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哪有什么不可告人,社团并不掩饰自己信奉死去神明这件事,他们的理想是让死去的神再度复活,让洛克多尔不再蛮荒一片,听起来是崇高的理想,就算立场不同,我也不好说人家的不是。在那里,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周旋,窃听,并未发现圣树子嗣的下落。而且之所以称之为社团而不是教团,因为他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狂热,保持着理智,不像是极端传教、清除异己的类型。我甚至询问过他们对于圣树凯希亚的态度,他们依然由衷地尊敬,只是觉得,圣树的赐福无法惠及遥远而蛮荒的洛克多尔,所以想办法复苏赫德拉,是情理之中的。”

  凯鲁克亚沮丧地放低了脑袋。

  “说真的,就算信徒们复活了永生之蔓,圣树尊上也没法说什么,难道还能去阻挠有恩于自身的姐妹复活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