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过分巧合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743 2019.07.12 10:48

  眼见事情不妙,玫瑰骑士赶紧大声反对:“等等!说来说去,你们在意的是那个螳螂妖……魔物?我理解国王陛下与首席枢机卿阁下的困扰,所以,我击杀了那个魔物并带回来,尸体在洛恩家仓库的地下室里放着,准确说是冻着。”

  这个消息倒是让蓝龙和死灵法师瞪大眼睛,转念一想也很可能啊,毕竟是玫瑰骑士,卡斯泰尔家的精锐。辛达立刻嗔怪到:“维克多,你这是渎职啊,明知道皇宫对螳螂妖目前视作可能的入侵者,你还不立刻上报……”

  “啧,笨龙,我当然有自己的考量。因为我在托人打听最近影华卫队的悬赏价码!而且我自己也在悄悄调查那东西可能的来历。我准备等洛恩的伤好了再行汇报的,毕竟我是循着他的声音才发现的那东西。你瞧,希斯威尔这不就惦记上他没能得到的猎物吗,就他这只会污蔑的怂样,蹭得到一点情报费就算便宜他了!辛达,如果你跟他怼上了,说不定他还能信口雌黄说你是死亡冰霜巨龙伪装的蓝龙王子。”

  辛达和骨稍微有点将信将疑,骨还是要求先验看所谓螳螂妖的尸体:“你不应该耽搁这么久,它的灵魂一旦过了冥域的第一门,海拉殿下就很难再放回来了。”

  “那没关系,我们的首席枢机卿应该能通过海拉殿下得到想要的情报,她们不是至交么。”维克多轻松地笑笑,基本上堵住了死灵法师的下文。“艾莉娅,劳烦你开一下仓库地下室的门。”

  “钥匙拿去,我可不想去看那种生物的尸体!至少我不想多看一眼!”艾莉娅将钥匙直接丢给了维克多,玫瑰骑士稳稳地接住,并说声谢谢。

  “那我来带你们去接收尸体。啊,请在报告上声明这是我的猎物,不然我就去跟二哥闹了。”

  “……好的。”骨无奈地答应了,他不希望给工作繁重的米多利副会长增添多余的麻烦,也听说过这位玫瑰骑士以前是个任性的纨绔公子。“我们先下楼去,凯鲁克亚请你不要随意走动,待会我们还要回来的。”

  目送两位公务人员离开洛恩的房间,凯鲁克亚悄悄释放了异能-虫群统御,让大宅里所有的虫豸都充当它的眼线,密切跟踪对方的一言一行。

  不确定高阶法师在这个房间里留下什么监视的法术,三人并未再度交谈,只是通过眼神互相交流,暗示先不要说明显是商量对策的话,将一切交给玫瑰骑士把控。

  玫瑰骑士打开了地下室的门,冰冻的气息传来,骨和辛达在魔晶石提灯的照耀下果然看到了一具封冻在冰棺的高大虫人尸体。

  这具尸体是真实的,不担心通不过鉴定的问题,是来自一位在战场上牺牲的同族,议会将其留下备用。凯鲁克亚这样的特别行动队员在情况险恶的外界活动时,难免会被怀疑,极端的情况下,它们必须用上这样的物品来尽可能撇清自己的嫌疑。若是卡尔利兹前辈来用,它甚至能让这具尸体活化跳舞,发挥更多的功用。

  一时间,骨和辛达面面相觑,最后骨的确没有能在尸体上感受到灵魂的残留:“暂时不好下结论,维克多,我们会带走这具尸体。查证事实后,我们会记得报上你的功劳。”

  “那,希斯威尔的举报又怎么说?”维克多追问到,“在如今,凯鲁克亚声名在外的状况下,诬告一位名人,是能炒热新闻得到奖金,还是有什么看不惯阿尔卡纳侯爵家的人在作怪?”

  “维克多,我明白你说的可能性。但……我们目前也只能按照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的旨意进行初步调查,看在大家都是冒险者朋友的份上,请不要为难我们。一旦证明那个坏蛋的诬陷和恶意举报,我们一定会上报,要求严惩。现在,我们回洛恩的房间去。”

  在辛达和骨声明了需要请凯鲁克亚离开一阵,配合调查后,猎人虚弱的表情中充满了担忧。

  “你们要带他去哪里?”身体颤动着,甚至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本能地阻止接下来的事情发生,但是只要动一下都还是伤筋动骨地疼,拆线还没几天,治愈的法术,无论是德鲁伊的也好,圣光的也好,收效颇缓,螳螂妖英杰的伤害果然还是……自己挨了那一下到现在还能捡回一条命,可算是一种奇迹了。

  看着洛恩现在这样子,辛达本能地从朋友的角度感到心疼,可讨厌的臭虫要来骚扰大家的平静生活,谁都无可奈何:“塔尔•维拉的法师公会,影华卫队还没有要求立刻提审。不要太紧张,洛恩。我们这里进行初步研判的程序,只是一个辨别魔法伪装的简单的检查,以及一些监理状态下的提问审查,因为希斯威尔建成坚称,那个可疑的螳螂妖,利用了人类的外表。”

  “……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人渣会说的话。”很少说脏话的小少爷嫌恶地骂了一句。

  “那么,你没有理由阻拦吧。”

  “是的,我……没有。”看样子也不是平民家拦得住的。

  “等等,那我呢?我也算后脚赶到的目击者吧!不知道你们认为玫瑰骑士的话有没有信誉呢?”

  “那个自然。是的,你也要协助调查,玫瑰骑士阁下。”

  “好的好的,乐意之至。”维克多的回答里透出一股殷勤的味道,让凯鲁克亚不仅怀疑他很快就要卖友求荣了……等等,这家伙算是自己的“朋友”吗?虽然他是在兄长面前开心地称呼自己为“朋友”。

  【他现在也是我的朋友了。】

  希望这里的“朋友”最后不是用来出卖的。

  “辛达,骨,我想问一下,检查最快什么时候能结束?我不想自己的朋友在监狱一样的地方蹲太久,因为我相信他是无辜的。”

  看洛恩这么相信自己的朋友,同样作为冒险者友人的辛达觉得自己是有些为难对方了,并希望希斯威尔那个家伙的确是在诬告良家大少包庇:“哎……看在朋友一场,私下地说,最快48小时。48小时之后,举报人没有新的证据和方法能证明他的说法,那么被调查人就会被释放,然后,你们就可以对举报人提起诉讼了,法师公会也会负责控制他。”

  “一言为定。”猎人的眼中闪过冷酷的光芒,仿佛是在等待着他定下目标的猎物。

  “我可不太敢跟你一言为定,虽然我和骨都是高阶法师,因为年轻的缘故,总会没让我们担任要职,公会里的领导始终在职称上压我们一头。那些追逐名利的家伙,恐怕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我猜测,他们巴不得证明嫌疑人的嫌疑属实,好在统治者面前证明自己办事得力。但是我能向你保证,在人身调查期间,除了正常的调查手段之外,我不会让同僚过于为难凯鲁克亚。’

  “谢谢你,辛达。那就这样吧。”

  “请跟我们去法师公会,凯鲁克亚•啸风。协助王室敕命的调查是维拉克鲁斯公民应尽的义务,你的不配合与反抗会被视为敌对行为,剩下的我就不多说了。”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辛达的语气又软了几分,“虽然……虽然我们知道你在代理决斗中打赢了战士公会实力第一的伍兹•泰格,战争女神也没能要你的性命,但事情闹大了,首席枢机卿的怒火,只需要一个小火星就……非常可怕。”

  “……”凯鲁克亚凝视着这些时日以来它赖以生存的协助者,风镜背后的眼神异常复杂。它无比希望同伴能阻止自己被带走的命运,很快又明白这样是太过为难对方——自己已经伤害过他一次了。

  “跟他们去,快去……快回。”

  “发什么愣呢,走啦,凯鲁克亚。”维克多轻松地说,同时一把揽过还在纠结对方是不是舍弃了自己保全家族的伪装者,并用力在它的手臂上用力掐了一下,旋即宽慰到,“没事的,如果一个混蛋信口雌黄的话都成了真,维拉克鲁斯就再也没有公理,也不值得圣光去庇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