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试炼终局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454 2019.07.08 11:15

  从故国来的回信让它感到慰藉与欣喜。

  议会表扬了它的努力,并通过熊猫人的信道寄来了必要的补给。信中提到了会派人调查常春藤商社与克洛契卡·林恩在附近国家的商事活动和人脉关系,但这需要时间。圣树尊上已经知晓树种被盗可能与永生之蔓信徒有联系,它老人家在审慎思考对策,接下来,它的任务依然是探听维拉克鲁斯帝国统治者的真实态度,以及尽可能寻找树种的下落。

  令它犯愁的是,一旦抓捕希斯威尔,那么他最大的用处就是揭露红蝎佣兵团的所作所为,以及用来指证林恩子爵是幕后黑手。这势必要告到统治者面前去,否则事情会非常麻烦。

  统治者的态度不明朗,这才是让它最担心的。如果选择了庇护林恩子爵,将圣树树种据为己有,自己作为提出问题的人,就会被多快好省地解决掉,可能还要连累其他人。

  凯鲁克亚在信中提到申请卡尔利兹前辈的协助,议会回应说,等七月,洛克多尔大陆的调查结束后,卡尔利兹会转道维拉克鲁斯的,稍安勿躁。

  其实,斯凯鲁·血痕在安雅兰馨的调查已经顺利结束,但议会不可能派它前往维拉克鲁斯,总觉得会产生太不可估量的麻烦事件。所以,凯鲁克亚只能祈祷提携过自己的前辈早点到来。

  凭卡尔利兹前辈那八面玲珑的本事,它相信前辈一定能和自己在本地的朋友们相处愉快,甚至于在国王和首席枢机卿面前应对自如。

  等等,它要怎么入境啊……

  似乎不是自己能考虑的事情……嗯,一定会有办法的,那可是万能的前辈。

  侯爵阁下的感谢午宴在海底餐车结束后,其他人饱食一顿都先回去了,艾莉娅留下来,与慕纳女士多聊了一会。

  “实验成功。”艾莉娅奉上给师尊带来的荞麦茶,“他活下来了,证明您的鲜血祝祷铭文很有效。”

  “就是成功了才出乎我的意料,我在想,这可能是个例。”慕纳女士有些困惑地接过茶杯,荞麦茶的香气与竹叶青又不一样,这种闻起来就甜甜的味道令人心生愉悦。“洛恩的那位朋友,实力与等级非常高。转播里也说了,不是在场的治疗职业能够复活的范畴。”

  “……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就来了。还记得我给你讲过,鲜血祝祷铭文最关键的要素吗?”

  “记得,如其名,是鲜血。”鲜血是主料。

  “刨除从神明的神殿里求来的那点聊胜于无的祝福,它能活下来的要素无非是自身防御和这次鲜血祝祷铭文。相信许多观察细致的人都看到了,在红莲冲击淹没他的过程中,边缘出现了少许薄弱的绿色外壳,像极了猎人的灵龟护盾。如果没有意外,那应该就是我让洛恩所做的龟壳饰品所带来的保护。”

  “能撑到几乎与红莲冲击同时消失,这次的鲜血祝祷铭文相当厉害。您的配方如果稳定的话,想必会有很多人登门求购,这会带来空前丰厚的生意。”话是这么说,她倒不觉得师匠会缺钱缺到这地步,海底餐车什么时候亏损过。

  艾莉娅当场举了个例子:如果第六会阶的精英人士敢于卖血并献上诚挚的祝祷,估计就会有其他会阶的冒险者,或者不是冒险者的人,献上重金恳求获得这样一副免死金牌。如果再改良一下,不需要血液主人的祝祷,而是只需要负责刻印的铭文主进行祝祷,那么,狩猎奇美拉的生意可能会达到一个峰值,因为很少有其他魔物或者敌人能够与S级魔物的致命攻击匹敌。

  萨满很有自知之明地摆手拒绝:“得了吧,我可不想因为这个配方,而让不是就餐的客人把我这餐厅的玻璃外墙都挤破。建造这海底餐厅当时差点花光我所有的积蓄,后续运营的钱都还是找你借来垫的哈哈。”

  “所以能得师匠如此倾力相助,我再怎么给您奉上学费都是应该的。”

  “扯远了,我们刚才谈到鲜血。”慕纳女士从盒子里捻起一块芝麻味的海苔干,嚼了一口,“这次血液的提供者是你的弟弟。”

  “嗯,师匠的意思是?”

  “弄不好你弟弟也是很奇怪而且很强的存在……”萨满的面前就有一个十几岁的时候单枪匹马干掉袭击家族大宅强盗的女中豪杰……所以,嗯。

  “奇怪吗?虽然说这种亲生父母不明的、抱养的孩子用奇怪来形容也正常,可‘强’算是一个什么模糊的概念?”艾莉娅以为慕纳女士是指,这孩子骨骼惊奇,年纪轻轻就拿到了猎人公会第五会阶精英等级,比起法师公会的骨骨·灵语者,就差点天分或者时间吧?

  “他的血启动了鲜血祝祷铭文,防御强度就比红莲冲击低那么一点,保证了那位战士的存活……你不觉得这一点,令人细思极恐吗?”

  “……”艾莉娅一想也有道理,宝贝弟弟顿时稀有生物指数飙升,甚至幻想了一下坏人绑走洛恩并抽取血液那种可怕的事情,“我是不是该给他提高一下冒险公会的保险等级?”

  慕纳女士摆摆手让她抓住重点:“让玫瑰骑士阁下费心,最近多看着点你弟弟,我的预感越来越不好了。”

  “谨遵您的教诲和忠告,非常感谢。”

  翌日,林恩子爵在郊外的府邸,一位神秘客人悄悄地在府邸的仆人带领下,走进了官邸。

  “听说你最近被玫瑰骑士收拾得焦头烂额啊?”希斯维尔·血棘的嘲笑毫不客气地招呼在主人家身上。

  尽管如此,脾气好的主人仍然亲自给来客沏茶,是上次对方称赞过的虫草花茶。从外表来看,林恩子爵表现得倒是云淡风轻,仿佛被猫挠了一爪,谈不上痛:“损失了小冠花商社的一半资产,和一些本来会很有趣的赚钱点子。不过不值得伤心,根源配方什么的还在我的手中,只不过需要转移海外生产罢了,小规模生产而已,闹不起世界大战,也不至于成为世界公敌。我还指望在洛克多尔赚点黄金或者其他贵金属呢。”

  “你招我来,是最近要有活了?”

  “是,我觉得来而不往非礼也。昨天圣都发生的一件事,似乎达到了一些我希望想要的效果。”

  “洗耳恭听。”

  林恩子爵递给他昨天的《圣都康乃馨日报》,头版头条是帝国统治者接见邻国女王,背面的大版则是刊载了昨日发生在战争女神之愿竞技场的代理决斗,硕大的字体写着“战争女神降临!!”,配以诸多的信息和战斗过程的图片,直到版面装不下了往内页走。似乎报社唯一的遗憾是除了凯希亚英杰在战士公会完成的那些任务,其他搜不到这个人的过往和背景,更无法完成选手采访什么的。

  “凯希亚英杰昨天在圣都的战争女神之愿竞技场,轻易打败伍兹·泰格,并与伟大的战争女神过招。而且强韧到足以在神明的招式下保住性命,恐怕维拉克鲁斯很难找到相应实力的冒险者去打赢它。”

  “哇哦!了不起!等等,你该不会是让我去跟这么可怕的家伙较量吧?大概撑不到五秒就会惨死刀下哦。”

  “总而言之,它一战成名,影响力巨大,背后的金主是阿尔卡纳侯爵,外号七巧板,以及帝国的小金库,又有玫瑰骑士撑腰。击溃它一个,就等于牵连了卡斯泰尔家和阿尔卡纳家,你这次可以多赚一笔了。”在这个话题热度未消的月份击溃刚刚成名的大英雄,想必舆论场上会有非常讽刺的波澜迭起。许多看客就是热衷于观赏高高在上的英雄从神坛跌落的过程。

  “我考虑考虑。”

  “如果你成功揭露这个间谍,那么帝国第一战士的名号会重新回到伍兹·泰格身上,想必他也会感激你的。”

  “但这应该不会影响代理决斗的结果,代理决斗可没限定决斗者的种族。唔,如果阿尔卡纳侯爵被卷入间谍事件,那么费尔顿侯爵应该不会对暮色金矿脉归属的事情善罢甘休的。”

  “我只是陈述一些好处,更多的好处你自己去找。”

  “前途似锦我都明白,关键是,你有好的药剂吗?身为幻毒使,没有药剂就等于猎人没有弓箭呐。冒险引人上钩然后撒丫子就跑等踩坑,我还是愿意给您试一试的。”

  林恩子爵打开了面前的一个箱子:“这是我新做的幻型水母荆棘,速效型种子。它可以被设置为陷阱,伪装效果非常好,你只需要激怒凯希亚英杰,让它踩上这东西就行。”

  希斯维尔看着箱子里这可爱的,不起眼的绿色小荆棘苗,忍住了想要去触碰尖刺的手指:“真不敢想象,隐藏在里面的是子爵阁下何等的愤怒。恐怕承受住战争女神红莲冲击的大英雄,也熬不过这次的毒?”

  “事成之后我分你几份,包括解毒剂,当做保命的筹码吧。万一你用得上呢?”

  “如果棘手的玫瑰骑士也在场,那可咋办?你知道的,圣骑士有那个可以去除很多毒素和疾病的技能,清洁术?”

  林恩子爵嗤笑了一声,这次的毒,他下了自己的血作为咒毒之引,是最新品种的自然毒素,圣光的神迹估计还没突破到这么快的程度,除非凯希亚千里迢迢飞过来,那倒有可能破解:

  “我考虑到这一点的。想必凯希亚英杰会很快根据有效情报,来找你寻求关于树种盗窃案的真相,以及关于我的事,到时候我会隐藏在附近作为后援,麻烦的圣骑士兼法师就由我来拖住,你将凯希亚英杰和那个猎人引入森林陷阱就行。”

  “有您这样的大佬罩着,我就安心多了。”收起林恩子爵递过来的箱子,希斯维尔的心充满喜悦的期待,“可惜,不是法师就无法操作那神奇的‘秘闻之眼’,否则我凭录像就能告发那家伙,而不是再回来给当堂做一次实验。不过,我至少保证能当场解决那个小猎人,真是迫不及待想要观赏他们自相残杀的愉悦场面了,呵呵~~~”

  鲜血会为佣兵献上金币,这次还有荣耀和发达。

  他由衷地期盼猎物早一点自投罗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