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银白焚火5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59 2019.07.18 19:40

  红榴家,大宅——

  看护人维克多不在,凯鲁克亚手脚发抖地挪下床铺,扶着靠墙的所有家具,缓慢地摸到门边,穿过走廊,一步一步挪到楼上洛恩的房间,没有敲门,但小少爷还是注意到了同伴的到来,半躺着侧过头,向它微微抬了抬手,实在是连挥手的力气都使不上来:“你来了。”

  “维克多说,我欠你一个道谢。”

  “是吗?感觉你好像欠我很多似的。”

  “这么说也没有错。”英杰拉过那个原本是艾莉娅经常落座的椅子,伸手触向对方的额头,“还在发烧?”

  “再烧我脑子就该坏掉……昨晚就退烧了。一定是听说你恢复许多的缘故。”

  “我们还能一起去冒险吗?不知道你姐姐还会不会准许你跟我一起行动。毕竟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

  “不着急,先安静一阵,休养生息是必要的。而且,还要等维克多去监狱里把‘红蝎’其他成员的下落,还有他们盗窃的树种的下落审出来才行。就快看到曙光了,多一些耐心比较好。至于我,我会说服姐姐的,你放心……姐姐也是真心期望着和平与安宁,她会认可我为此付出的一切,并以我为傲。”

  “那就好……我想,这里找不出来比你更合适的向导了。”

  “这句称赞挺中听,原来你也会委婉地夸赞人嘛。”

  “……只是稍微有点理解赛希尔前辈在外面游历回来的感受……”所以,才那么执着于保留逝去友人的信物。

  “叩叩。”

  忽然想起的敲门声。

  是一脸愉快的圣骑士杵在门口。

  “抱歉打断你们,还有力气下床吧?为了恭喜骨升任本城法师公会会长,大家决定……呃,不对,是他自己决定用打赌赢过希斯威尔的钱来请我们还有公会目前的留守者吃饭,就在你们楼下,女主人的餐厅。”

  “你去吗,凯鲁?”

  “去。”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节奏,它的语气坚定而诚恳,“在我以为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是他的善良和职业道德帮助了我。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家伙。”

  “哦哦~真是皆大欢喜~~等等,我觉得你还该谢我,好歹我帮你跑腿去教训那个陷害你的家伙哎~”

  “那是他应得的。”英杰翘了翘嘴角,毕竟在自己没力气动弹的时候,是玫瑰骑士替自己痛殴了加害者,“还是谢谢你,维克多。”

  精灵圣骑士得意坏了。只要有这一句就会很高兴,背后那些不能说的,还是一辈子埋在肚子里好了。

  当晚,宴会闹到很晚,以喝醉的蓝龙硬拉着同伴,自己变回本体,载着人家在塔尔·维拉城上空肆意地转了五圈作为结束。

  下马……不,是下龙背的时候,骨还是忍不住吐了同伴一背。

  莫德维拉的恩典还真是突然、奇怪又辛苦——他奖励了自己的怜悯与善良。

  来不及思考公会未来难处的骨,晕晕乎乎地,如是想。

  塔尔·维拉的局势骤变,惊动了狮皇宫和法师公会总会,在任命骨骨·灵语者为新任塔尔·维拉法师公会会长当日的上午,加西亚国王与普拉菲尔枢机卿召开内阁加公会紧急会议,讨论眼下如何解除塔尔·维拉城的诅咒状态。

  由塔尔·维拉城城主-埃兰公爵向最高统治者做报告,报告内容有以下几个重点——嗯,首席枢机卿让他别念太多,挑重点的跟大家讲,其他人有什么问题你再细说。

  埃兰公爵心惶惶抹了一把额头上可能不存在实体的冷汗。在他继任城主的二十多年来,这是唯一一次除自然灾害以外,全城进入紧急状态的场合。

  塔尔·维拉城全境范围内魔网沉默,沉默范围还要往外扩大至少一百公里,极少数高阶法师可以使用魔网能量施放法术——准确说仅是会长-骨骨·灵语者和留学的蓝龙王子-辛达·蓝鳞两人,其他人一边歇菜。其他职业和公会,施法会受到间歇性干扰,总的来说还能维持工作。

  唯一一个好消息是,魔晶石制造的各种道具,只要是能充便可工作的,不受沉默现象干扰。现在城内正源源不断购进充足能源的魔晶石和相关矿石作为紧急储备,线路是通过传送门运到塔尔维拉南边的岛屿上,再通过海运入城。

  外面调派入城的法师同样不能链接魔网,所以无法作为增援,只能暂时协调其他职业维持城市日常运转。城内物价正在升高,目前管理部门正在严打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恶劣行为。

  国王示意埃兰公爵暂停一下:“提莫尔,查出是什么原因了吗?”

  法师公会总会会长,同时兼任魔网之主神殿大祭司的提莫尔·兰,带着些许歉意,向国王解释到:“直到昨天,我们才从伟大的莫德维拉殿下那里得到答案,这是他老人家对塔尔·维拉的惩罚。”

  “哎?”几乎所有的枢机内阁都发出讶异的声音,他们一直以为是魔网技术故障,伟大的莫得维拉一直专心在排除,所以才没回信徒们的呼唤。埃兰公爵惊讶的声音最大,结果其他人的视线全部都瞥向他,大意是你们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令魔网之主震怒,气得几天后才肯回话?

  “我,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罪过就更大了好吗。

  “果然是那件事。”米多利·卡斯泰尔向国王和首席枢机卿点头示意,请求发言,得到国王的许可,“塔尔·维拉法师公会得到陛下和普拉菲尔阁下的授意,就红蝎佣兵团前佣兵希斯维尔的指控进行初步调查。魔网之主早已不满这个佣兵的小人作风,加之其诬陷加害我弟弟的朋友,并使用极其危险的药剂刑讯逼供,而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会长和其他人竟然放任其为所欲为。”

  “那个凯鲁克亚·啸风……上月在战争女神之愿竞技场一战成名的战士,某种意义上确实,特别危险。”

  “普拉菲尔大人所言甚是,能与女神化身过招,打到我们几位大法师的结界摇摇欲坠,实力已经难以估量。而据说希斯维尔的药剂致幻致毒,我有理由相信,如果那位战士抗拒询问,或者没有在希斯维尔公报私仇的刑讯中保持理智与克制,忍耐痛苦,法师公会的地下现在早已是屠宰场了。即便是魔网之主,恐怕一时也难以阻止惨剧的发生。”

  “并且,希斯维尔声称他的毒在猎隼城的森林里让那位战士显出原形,然而,塔尔·维拉的法师公会地下室,他一共使用了两次药剂,都没有达到其声称的效果。”提莫尔继续说,“何况,维克多·卡斯泰尔他们已经带回了击杀的螳螂妖尸体,我认为哪边在撒谎还是比较明显的。”

  “那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来了,这个瘪三一样的佣兵为什么要冒险撒谎呢?”加西亚疑惑地问。

  “关于这一点,我的弟弟维克多分析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看错了。”

  “看错?”

  “埋伏在那片森林的荆棘陷阱既然能致幻,那么,谁经过那一片都有可能踩到,希斯维尔在自己进入浅幻觉的时候,将凯鲁克亚·啸风与附近游荡的螳螂妖魔物看混淆了,以为对方是中了自己的陷阱后显露原形。如果这位战士是显露过原形,那么希斯维尔的证词中应该是——他看到过两只螳螂妖。”

  “维克多提交的尸体验看过了吗?”

  “回普拉菲尔大人,我们将其与数百年前留下来的战争残骸比对,确定是螳螂妖的尸体,并非伪物,身躯上有明显的剑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