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七章 英杰的执行力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645 2019.08.05 18:15

  “那……撇开官方的话题,我能问一个私人问题吗?”

  “这不符合你的王家礼仪,小王子。”卡尔利兹大概猜到他想问什么了。

  “交换提问如何?”

  “我考虑考虑……嗯,可以试试,在不触碰任何官方禁忌和秘密的前提下我可以满足一些你的好奇心。”

  “既然你还会为回忆而伤心,那也就是说,并没有原谅地渊女神吧?”

  “你会原谅给你制造终身心理阴影的人吗?比如杀害你父母的仇人?”本朝的平叛史纪,它在帝国大图书馆读过了。

  “那不会。所以我好奇的地方在于,既然你并没有原谅她,为什么接受了她的权能?”

  “因为尤妮卡害怕再也无法见到我,与我交谈。事后我与她的师尊,也就是我们的初代大人商讨了,本质上尤妮卡并不想结婚,她只是想享受永远的少女爱恋氛围,享受异性对她的极度付出,付出得越多她越是欣喜。”

  “哇哦,我相信本国的很多少女也是同样的心思……”

  “我被气得不轻,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拒绝与她见面,最后初代大人带着条件去跟她说明,如果想要再次见到我,以正常友人之间的氛围相谈,那么就要給予我她部分的权能作为补偿,同时也是对她犯下错误的一种惩罚,尤妮卡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了,我从阶级上必定服从伟大的初代,于是今天展示的那枚戒指就是这么来的。”

  “你再次见到她的时候还会愤怒吗?”

  “如果你明白心死的感觉。我不再是当年那个傻白甜的主治医生了,这位患者亲手杀了过去的我。”

  “可,可怕……”牧师的言语是除了吟游诗人之外最容易带有感情的,他们用倾注的感情润色了词句,让听众尽可能地感受到这些词句里蕴含的份量。

  “换我问你了,小王子。你对加注在自己身上的预言怎么看待?你将征服怎样的‘不凡之国’,以及‘不凡之人’?”

  “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也很迷茫……莫非你是在衡量我作为贵国潜在敌对对象的可能性?”

  “为什么不,这可是恶魔君主的预言,不可小觑。她只要下决心去做,进攻凯希亚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幸好,她应该没有这个打算。也许在她看来,和平的帝国更重要,或者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你不一样,你的执念会驱使你去实践预言中提及的征服,为了摆脱凡俗且被人轻视的命运。”

  “以我们现在的文明,尚未完全认知奈芙兰德这颗星球,我相信除了这面墙上已知地域组成的‘世界地图’之外,还有更广阔的空间。换句话说,已知地域上都应该有过圣树子民的足迹,当它们已经‘无处可去’的时候,才会开辟异空间作为新的练兵场,这点我没说错吧?”

  卡尔利兹点了点头算是肯定,小王子所言的这些在诸神之间不是什么秘密,他完全可以从自己的监护人那里听说过凯希亚皇国异域练兵的传统。

  “我希望终有一天,叔父和君主能派我远赴他乡,作为冒险者去寻找未知的世界与领域,实践那份预言。”小王子正值青春朝气之年,他希望在这黄金般的年华中去获得一番成就,那句话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预言,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生目标。

  作为长生种,卡尔利兹听完小王子伟大的人生理想之后,转过脸,无声地叹了口气。

  安德烈看它这副直白的样子就不服气了:“……不可以吗?”

  “我觉得你还是省省心比较好。以人类的年龄来说你正值血气方刚之时,很适合出去做一番大事业,但你的主业现在还是在教堂里给人主持婚礼,在婚姻登记处给人盖戳,闲暇时间关心一下影华卫队的日常……我可以理解你为了掩饰这份不那么‘光彩’的工作,必须有一个正经光鲜职业来做挡箭牌。可是,在我看来,你根本没有做好任何前往冒险之路的准备,即使你跟随过影华卫队的成员执行过部分任务。我问你,你离开过这个国家吗?前往过任何你未曾真正了解的土地吗?若是连这一步都还没踏出,请不要跟我侃侃而谈你已经做好了冒险和开拓的准备。”

  面对卡尔利兹这一串连珠炮,小王子在面具下红了脸,一时间哑口无言。他仅有一次离开过帝国的土地,是去年跟随叔父前往自由贸易联合群岛访问,连探险的边都够不上。

  “那,你对自己故乡之外的土地了解多少呢?”尤其是对维拉克鲁斯?

  “一点也不吹嘘地说,我是诸位同僚中被唤醒最多的一位,要我干的杂活太多了。考虑到我的性格适合交际,于是圣树尊上它们派我游历诸国与大陆,奈芙兰德这颗星球上,目前凯希亚皇国已知的大陆和一些著名群岛上都有我的足迹,至少五百年前的维拉克鲁斯,所有的大城市我都访问过一次,现在看来虽然有了很多变化,但并未超出我们皇国的理解范围——如果我理解得没错,似乎你们土地上的守护神,以及首席枢机卿,也不希望这个国家进化过快。”

  “…………”

  “没有进化过快也是件好事,我们也是花了数万年才达到现在的繁荣。啊,写完了,能劳烦殿下帮我去讨两份签名吗?”凯希亚英杰熟练地使用着自身人类拟态的“表情”,不得不承认,它的微笑爽朗而自然,丝毫没有任何卑躬屈膝的讨好意味,似乎料定了对方一定会接自己的招。

  并没有牧师日常最警惕的魅惑魔法在起作用。

  那种感觉就好像,经历了“拳头交情”之后,不自觉地就成为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一样,帮帮忙也无妨。

  “好的,交给我吧。”人家有道是比自己年长很多倍,说起来短生种也没啥傲慢的资本。安德烈没什么犹豫地接过了报告书,走出了这件办公室。

  在影华卫队交完差,甚至得到了首席枢机卿些许赞赏,与非法入境一事的谅解。卡尔利兹稍微松了口气,但这并不意味着会被解除监视。它收起需要交到战士公会的报告文书,向那里走去。

  当卡尔利兹走到战士公会门口时,赫然发现人流正向大厅内部移动,仿佛这道门是一个正在吸入物体的孔洞,它随手拽住一个路人,问他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听到里面的人在招呼——那个‘狂风之刃’,你应该知道的,他带着酸喉的尸体回来交任务了!大名鼎鼎的酸喉哎!哎呀不说了赶紧去看热闹看了就知道哒!”路人急吼吼地挣脱牧师的拉拽,一头扎进了公会大门。

  牧师英杰愉快地吹了个短促的口哨,这种直接斩杀类的任务,后辈办事的效率还是挺不错的。

  战士公会总会的办公楼后面与各地分会一样,是偌大的演武场,卡尔利兹有些费时地挤到了看热闹的第一排,整个演武场跟要开演唱会一样,呼啦啦地涌满了大部分的座位,还不停有从几条街外丢下手里的生意和工作的,爱看热闹的圣都市民正在不断鱼贯涌入。如果这里是一口池塘,那么每个人都是正在蠕动的黑压压的蝌蚪。蝌蚪们围成圆圈,圆圈的中央是引人注目的猎物的尸体。

  战士公会的工作人员找来了萨满公会、德鲁伊公会、矿业行会与炼金行会的重要人士前来鉴定,一时间,几十个人分布在酸喉那小山丘一样几乎占满演武场沙地的身躯上爬上爬下。矿业行会和萨满公会的人拿着矿镐和矿锄在酸喉的身上敲敲打打,研究其身体的构造和成份;而德鲁伊公会与炼金行会则搬来瓶瓶罐罐,不断尝试到底什么样材质的容器才能不被酸喉的体液所腐蚀和破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